大西瓜

凛冬拂晓48

真人无关 求放过

真人无关 求放过

真人无关 求放过



定制文,足球同人,架空,各种拉郎



CP:哈梅、C梅、布梅、猪梅、皮梅



以及涉及到一些孩子们长大后的戏份



依旧是ABO,依旧有怀孕生子情节



创作需要,作者超级放飞,各种狗血、各种虐,但千万谨记真人无关!大家看看就好,千万别当真!



日更




+



前方高虐慎入 真人无关 勿代入

前方高虐慎入 真人无关 勿代入

前方高虐慎入 真人无关 勿代入

前方高虐慎入 真人无关 勿代入

前方高虐慎入 真人无关 勿代入

前方高虐慎入 真人无关 勿代入

前方高虐慎入 真人无关 勿代入



+



凛冬拂晓





第三十五章



盛夏伴随暴雨而至。夏日无休止地被大雨浇灌,蒂亚戈带着军队赶路,半个国家都泡在泥水中,抵达边境军营花费的时间比预计多了两个星期。

军营为接待新军开始扩建,待部队抵达时已经完成。马代奥在练兵、演习之余等待着蒂亚戈的到来,希望梅西见到两个孩子都在自己身边、心情会振奋一些。

几个孩子里只有蒂亚戈和米兰在相貌上有些相似,马代奥期盼母亲见到他或许会开心些。但将他叫道这里来的主要目的还是他们共同策划下一战。皇马以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军队打败了他们,上次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巴萨援军未到,但现在母亲和蒂亚戈都分别带了军队到边境来,马代奥确信这一次他们能胜过皇马人。

但在胜负之外,马代奥更想复仇。

蒂亚戈走近军营时,等候多时的马代奥迎了过去。蒂亚戈见到他立刻笑了,但笑容很快哀伤起来。如果不是上次的意外,他现在在军营里应该见到两个弟弟。

“你还好吗?”蒂亚戈跳下马,拥抱了马代奥。

“我没事,但妈妈不太好……”马代奥答道,“来的路上还顺利?”

“都顺利,不用担心,”蒂亚戈答道,“我先去看看母亲。”

马代奥带蒂亚戈走去梅西的房间,他敲开门,挡在前面。

“妈妈,您猜是谁来了?”

蒂亚戈听到马代奥这样对梅西说话,心里凉了大半。母亲病得不轻,不然马代奥不至于用这样哄孩子似的方式说话。

“谁啊?”梅西问,声音很没精神。

“是蒂亚戈,”马代奥赶快把蒂亚戈拉进来,“您忘了他要来了?”

见到梅西时,蒂亚戈也吃了一惊。他知道母亲病了,却不知道他变成这副模样。梅西很少生病,蒂亚戈甚至没见过他身体不适的样子,现在梅西却忽然间瘦了许多,脸色也不好。

“母亲,”蒂亚戈走过去,克制着不要抱住母亲、为他、为自己弟弟的悲剧大哭一场。在旁人看来梅西或许和平常差不多,只是气色不佳,但蒂亚戈知道,母亲病得很严重。

“您都瘦了,这才离开都城多久,军营里伙食不好,您都吃不惯了吗?”蒂亚戈勉强笑道。

“我没事,”梅西答道,“你带着军队过来了?”

“集中兵力都调过来了,正在搬进军营里呢,您放心吧。”

“你父亲有公文带给我吗?”梅西问。

“只有两封,”蒂亚戈回头让侍从去拿,“都是关于和皇马开战的……”

蒂亚戈和梅西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交谈,心里七上八下。母亲像平常那样问他该问的事,目光却在他脸上来回打量,蒂亚戈知道他在自己脸上看到米兰的影子,梅西的眼睛一直没从蒂亚戈脸上离开,蒂亚戈甚至担心他会忽然抱住自己哭起来。

“你们定好什么时候开战了?”看过公文后,梅西问。

“还没有,我还要和马代奥商量。”蒂亚戈回答。

梅西犹豫着,过了半晌,问道:“你们可以在后方指挥吗?”

蒂亚戈和马代奥听后都是一惊。

“我们应该在最前面率军啊,您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告诉我们的。”蒂亚戈说。

“如果我说得并不对呢?”梅西问。

蒂亚戈看了眼马代奥。走进房间后,他的担心和焦虑越来越多。母亲身体状况变差、状态不佳,还盯着自己看米兰的影子,而到了现在,他竟然开始怀疑自己了。

马代奥不敢在母亲面前对哥哥使眼色,只低下头去。蒂亚戈答道:“您不会错。如果您做错了,我们就一直错下去,巴萨已经这样‘错’了好多年、现在不是越来越好了?”他对母亲笑道,梅西眼神哀伤,勉强笑了笑。

“我们不会有事,您放心,”蒂亚戈保证道,“巴萨的军队都在这里,我和马代奥带兵,不会出任何差错,何况还有布斯克茨亲王和苏亚雷斯将军,我们都在这里,还愁对付不过皇马吗?您尽管放心,这次我们会赢,以后的每一次也都会赢。”

“我希望你们重击皇马,最好能就此结束战争,”梅西答道,“我不想继续打下去了。”

“我们会做到,”蒂亚戈答应,连句“尽力而为”也不说,他们不需要“尽力而为”,只需要一场大胜,为米兰复仇,让皇马乞求和平,“我会和大家好好商量战术,虽然我比不上您带兵那么出色,但我们四个人加起来,总也能和您差不多了,打皇马绰绰有余,您别再担心了。别忘了好好吃饭,打赢了皇马之后还要您到战场上巡视呢。”

梅西终于笑了。

“这一战之后我们就结束战争,大家一起回都城去,我和马代奥都打过仗了,以后也不来边疆了。我们都在都城,就像从前那样,一回去我就结婚,马代奥也很快,用不上多久您就能看到我们的孩子了……”

梅西立刻赞同了他的主意,他还怕孩子们被自己教导得太固执,但在失去米兰之后,他已经不能承受再失去另一个孩子了。

与梅西聊了好半天后,蒂亚戈才告退,让他再休息一会儿。走出房间,马代奥松了口气。

“太好了,你来了,妈妈高兴多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蒂亚戈重重地叹了一声,“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米兰现在在哪?”

马代奥带蒂亚戈走去停放米兰棺木的小厅。

“骨灰就在里面,”进入小厅后,马代奥走到棺木旁说,“棺材已经封死了。”

蒂亚戈走过去,摸着棺木上的巴萨旗帜,忽然低声哭了起来。马代奥站在棺木旁,轻抚着旗帜上垂下的流苏。他已为米兰哭过很久,但此刻见到哥哥流泪,还是不免难过。

白天赶路时,夜里睡觉时,在来到这里的路上蒂亚戈只有一个想法:他最小的弟弟被人杀了,被皇马人、被克里斯杀了。这句话怎么也赶不出脑海,想到米兰已经死了,可自己还活着,正若无其事地赶路、躺在帐篷里睡觉、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蒂亚戈就恨得咬牙切齿。他只想给米兰报仇,这甚至都和巴萨没关系,不是因为皇马杀了巴萨的太子和储君,而是他们杀了他的弟弟,自己怎么能容忍此刻那些凶手还活着?克里斯,还有所有皇马人,一个也别少,全都给米兰陪葬。

战争向来如此,带来伤亡和分离,但蒂亚戈不接受。他就这样少了一个弟弟,以后餐桌上再没有他的位置,等多久也不会再见到他了,这怎么会是真的?他见到米兰出生、抱过襁褓中还是婴儿的他,他喂米兰吃东西、陪他玩、陪他练剑,教他应对国事,和他一起打猎,可忽然有一天自己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死的时候什么样?”蒂亚戈问,他眼周都是泪。

“浑身都被箭射穿了,都是血。”马代奥答道。

蒂亚戈摸着棺木上的旗帜,“如果不能为他报仇,我也没脸说自己是米兰的哥哥了……”他抹了下眼睛,“克里斯是怎么回事?他最后给了米兰一刀?他浑身是箭、还不够惨吗?”

“反正他这样做了。母亲去皇马找过他一次,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母亲也没说。”

蒂亚戈擦干眼睛,最后望了一眼棺木。

“他们说了什么都不重要了,”蒂亚戈说,“让人去请布斯克茨亲王和苏亚雷斯将军,我们该讨论战术了。”



暴雨一场接一场,凉爽干燥的天气早已无迹可寻,边境连日阴雨,偶尔雨停下来也不见天空放晴,阴霾终日笼罩着军营。克里斯两次接到报告,说平日巡逻的路上有一处因为山体滑坡被堵死,大家只能绕行。

阴雨时节难免让人烦躁无力。但克里斯认为这样的天气应对即将到来的大战再好不过,又一场血战,又一场你死我活,他听说巴萨对这一战的准备十分充分,做好了要杀光皇马人为太子报仇的准备。

下一战带兵的是蒂亚戈和马代奥,梅西还留在军营里,但不知道会不会上战场,布斯克茨和苏亚雷斯也在,他们也一定会率领一部分兵力。

克里斯没有其他计划,战术如何安排他就如何行事。如果再和梅西的孩子相遇,克里斯仍不能痛下杀手,像上一次打晕马代奥那样打晕对方就算了。但如果和梅西单独相遇,他只能避开了。

罗纳尔多来到边境,他问起米兰的死,克里斯又一次讲述当时发生的事。他对这件事很难再有任何感觉,或者说对所有事都如此。

罗纳尔多原本以为米兰一事会让克里斯对战争产生反感情绪、甚至拒绝再上战场,但克里斯虽然消沉、却并未让自己的状态影响公事,下一战他仍旧和从前一样按皇马的计划行事,他答应了罗纳尔多保护好自己——这也不过是种安慰罢了,无论对手是谁,他们最终还是要硬着头皮去打仗的,除了祈祷儿子平安归来,罗纳尔多别无他法。

“我离开都城的时候陛下还说让我们一打完仗就回去,说他给你准备了最好的礼物。你获得的已经比我还多了,不知道他还能给你什么。他说这次会让你惊喜,我问陛下到底是什么,他就是不说,一定要等你回去。”罗纳尔多说。

“希望别是赐婚,不然等我回去,要嫁人的姑娘等得头发都白了。”克里斯笑道,他对卡西的封赏或任何礼物都不放在心上,过几天大战开始,他连命能不能保住都还是未知,哪有心思去考虑什么礼物?能活着回军营自然好,但就算不能,也没什么可惜的。

如果真是这样、打仗打上十几年,这还算好的。罗纳尔多只担心儿子会死在战场上。巴萨大军压境,这次征战不比平常,尽管罗纳尔多已经决定这次他也会出战,但对是否能获胜仍旧没有把握。

虽然这次巴萨调集了许多军队,但皇马也准备充足,不见得会输给他们。克里斯自然期盼打胜仗,但和母亲的队伍开战,输赢都像是在自己身上划开一刀。赢了巴萨的战役就没让他高兴过,输了的也是。最好这仗过去之后再也别打,让他能一辈子安安静静呆在军营里。

克里斯望着窗外厚厚的云层,忽然听父亲问道:“梅西来找过你一次,你们说什么了?”

克里斯张口刚要回答,却想不起来那时和梅西的对话了,他们明明说了很多。

“他恨我,”克里斯只能记起他们谈话的最后部分,“他不会原谅我。”

罗纳尔多叹息一声。“你在打仗,我也是,我们杀过的人不计其数,你不可能期盼获得所有人的原谅。”

“我知道,但至少……我也是他的孩子,一辈子被他恨着,我会是什么感觉?”克里斯问。

“你不会一直想着这件事,一开始你可能难以释怀,但最后这些都会过去。”罗纳尔多说。梅西的孩子少了一个,他确实为梅西遗憾,但罗纳尔多真正在乎的只是他自己的孩子,他只希望克里斯活着,至于梅西是不是会恨克里斯一辈子,对他来说根本没有考虑和在意的必要。

“即使我自己也认为我做错了?”克里斯问,“即使我做了更多错事?”

“我要你活着,并且把这些念头都放下,没有人没做过错事。”

“如果我错得离谱呢?”克里斯问, “如果我根本不能被原谅呢?”

“我不在乎,”罗纳尔多答道,“有多少人恨你、不原谅你我都不在乎,你也应该把它们忘得干干净净,想也别去想,如果有人打定主意恨你,你对此根本没办法。既然解决不了,还记挂它干什么?”

克里斯久久地望着他,过了半天才迟缓地笑了。

身上沾着雨星的小狼跑进来,克里斯摸着猎犬的头。

“您会后悔把我养大吗?”克里斯忽然问。

“你怎么会这样想?”罗纳尔多问,“你还在想梅西的话?他没有亲自抚养你长大,没有二十几年都和你在一起,就算他是你母亲,对你的感情也不会多浓厚。但对我来说不同,你是我唯一的孩子,抚养你、看着你长大是我唯一的动力和快乐,”他忽然笑了,“我很难想象在梅西之后我还会和别人结婚,和那样的人恋爱过之后很难再喜欢上其他人了,如果没有你,我可能也还是一直单身,那样的日子没多大意思,但也一样能挺过来,可有了你就不一样了,你带来的快乐比我所能想象得还要多。”

克里斯抬起头,犹豫地看着父亲,仿佛担心这些话都是自己的臆想,但罗纳尔多的表情证实他所言非虚。

“你不需要是皇马的主帅,也不需要是将军、带兵作战,你可以什么都不拥有,什么都不做,我还是会为你骄傲。”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地面上横着水沟,远远近近笼罩着雾气,模糊不清。这一战一开始,克里斯就有种十分疲乏的感觉,或许是阴雨和湿冷的天气,或许是他们休息和练兵的时间还不够,无论原因是什么,他都感觉很累。

机械地应战、带兵向前冲去时,克里斯总是会格外留意一下战场上的人。他不想看到梅西,他总不能对母亲挥剑。但雨幕厚重,让人看不清远处,雨水偶尔停歇时,战场上也还是弥漫着雾气。

克里斯抹了把额角的血。这种天气就不应该开战,这对双方都不利,谁也占不到上风。皇马的弓箭手跟随冲锋队一起冲在前面,骑在马上居高压制,用箭雨向巴萨发起攻击,最开始这种方法很奏效,但随着队伍被巴萨人打散,弓箭手也无法继续占有压倒性的优势,加上风雨大,射出去的箭有一半都落了空。

克里斯看不清战况,一开始还有传令兵从军队各处跑过来向他汇报战况,再把他的指令传下去,但战争进行到几个小时后,传令兵们也找不到他了,也或许已经被敌军杀死了。克里斯通过号角手传达指令,但指令的执行很慢,战事也进展缓慢。在预计的时间里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推进到巴萨军队后方,但现在他们还是在中部徘徊。

死了太子没让巴萨军心涣散,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斗志。巴萨不是里斯本、不是波尔多,他们原本就不好对付,在失去储君的愤恨中更是将每个皇马人都当做凶手,恨不得一个活口都不留,救援兵根本就没有来抬走伤员的必要了,这一次巴萨人只要动手就会要了皇马士兵的命,他们的长矛穿过对手的喉咙,刀剑捅穿皇马人的心脏,战场上白色和红蓝的尸体越来越多,但在克里斯看来更多死去的总是皇马人。

克里斯一直没看到蒂亚戈或者马代奥,他只远远瞥见了布斯克茨和苏亚雷斯。那么巴萨的皇子在哪?他们甚至都没参战吗?这次他们不是也带兵了吗?

队伍终于又向巴萨腹地推进了一大块,但克里斯不敢回头,不知道后方的战士怎么样了,巴萨的军队从侧面包围,形势对他们不利,但进攻计划不能拖延,他必须继续向前杀过去。

其实还算顺利,还没有太糟糕,克里斯在击退眼前的巴萨人时想,虽然比原定计划慢了一两个小时,但他们的进攻仍旧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忽然间震天的轰鸣声传来。克里斯回头,巴萨的军队不知从什么地方冲过来,截断了自己带领的队伍。他们用盾牌阵将后侧队伍切断,并由弓箭手放箭、从盾牌后以长矛进攻阻挡皇马被切断的队伍上前,而负责前侧队伍的巴萨士兵则以人数优势迅速砍杀皇马将士。队伍被切断后,皇马以少敌多,克里斯知道自己的队伍凶多吉少了。

但克里斯并非没有预料到这些,他让号角手吹响号角,让后方队伍向两侧分散、从薄弱处进攻,同时请求罗纳尔多和科恩特朗的队伍支援,自己仍旧带队向前。

恍惚间一个人影向自己冲来,克里斯一怔,还以为他见到了米兰。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蒂亚戈,他穿着和米兰极其相似的战袍。他是皇子而非太子,战袍一定会有所不同,但这套衣服和米兰的如此相似,克里斯十分确定他是故意这样做的。

蒂亚戈骑马向他奔来,满心火气,气势汹汹。克里斯并不担心,蒂亚戈的作战经验比自己少了太多。蒂亚戈冲到他面前,抬起长剑挥来,克里斯刚刚用盾牌挡住,蒂亚戈用左手抽出悬挂在马匹侧面的另一把剑忽然刺过来,克里斯立刻抬剑去挡。他并非没见过别人双手用剑,这种方式攻击性虽强,但防御性很低,由此在战场上会双手用剑的人很少。

原以为蒂亚戈战场经验不足、应该容易对付,但他出剑快极了,虽然很少带兵,可他精通用剑和近身战,与他交手克里斯很难占上风,何况克里斯已经筋疲力尽地打了好几个小时了。

哪怕就一个空隙,哪怕只有一个破绽,只要蒂亚戈有半分疏忽,克里斯都可以把他掀翻下马,结束和他的战斗。他对于和兄弟们的打斗厌倦透顶,他不想下狠手杀了他们,却要不断抵挡一次次致命攻击,对方执意要和他争个你死我活。

皇马的队伍在前后夹击下死伤越来越多,克里斯看不到父亲和科恩特朗各自带领的军队在哪里,眼前只有他自己七零八散的队伍,被巴萨里外夹击、打得几近溃败。

总不能就这样认输,他必须带领队伍杀出重围,不能再和蒂亚戈单打独斗耽搁下去了。

“让开!”克里斯吼道,用剑抵住蒂亚戈的进攻,拿起盾牌向他挥去,蒂亚戈为避免砸伤从马上跳下,克里斯正要借着这个机会摆脱他,蒂亚戈却一剑刺伤马腿,马匹受惊,忽然将克里斯摔了下去。

“你没有队伍要带吗!”克里斯从马上落下,抵挡着蒂亚戈的攻击时说,“别缠着我!”

“我没有队伍要带,只有仇人要杀。”蒂亚戈答道,与米兰相像的棕色的眼眸盯着克里斯。

不打伤他就没办法离开这里了,克里斯放弃防御,连续用盾牌和剑攻击,只一心想把他打退,蒂亚戈的剑锋戳在自己身上落了好多处小伤口他都只当做看不见,只要先打退他……

“你就是这样杀死米兰的,是吗?”

蒂亚戈的剑刺向克里斯的脖子,一面厉声喝道,如同审问。

克里斯不想回答,他只希望蒂亚戈少废话几句,好赶快摆脱他。

“我不想要米兰的命,连你的命也不想要,”克里斯用盾牌击退他的左手剑,“去管你自己的队伍,给我让开。”

“你会就这样放过杀死亲弟弟的仇人吗?”蒂亚戈问道。

“问问你弟弟马代奥我救了他几次!”克里斯吼道,“你们全忘了吗!”

他的盾牌用力打在蒂亚戈左手上,长剑应声被打飞,克里斯立刻趁机加快进攻,蒂亚戈少了一把剑,应对起来困难重重,他不住后退,克里斯用盾牌挡住他的进攻,同时抬起剑向蒂亚戈刺去,这次蒂亚戈少了另一把剑作为防御,他躲避不及时,大腿被克里斯刺伤,登时血流如注。

“别挡路——”克里斯将蒂亚戈打退,沉重的盾牌向他砸去,蒂亚戈腿上流着血,动作不那么敏捷,就在盾牌即将砸向他时,一个身影忽然扑来,把克里斯掀翻在地。

马代奥忽然骑马过来,他从马上跳下,用盾牌打退克里斯。

克里斯攥着武器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把额头上的雨水。马代奥板着面孔,圆圆的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他。

很好,又一个决意要杀了自己的弟弟。

“你也是来给米兰报仇的?”克里斯问。

马代奥拉起坐在地上的蒂亚戈。他们兄弟低声说着什么,克里斯看到蒂亚戈摇摇头,想必是马代奥在问他伤得严不严重。

“你救过我,我很感激,但你害死米兰……这两件事不同……”马代奥说。

他不是个冷血的混蛋,克里斯清楚地看到了马代奥的犹豫。

“但这是两回事,对吧?”克里斯自嘲地笑了,“所以你还是要除掉我,和蒂亚戈一起给你们的弟弟报仇。”

马代奥点点头,他面色凝重。“我不想伤害你,但也不能不为米兰报仇,如果是你的话,你也会……”

“如果是我,五年前在山谷下我就直接捏碎你的喉咙,”克里斯恶狠狠地说,“想想我救过你几次、你又败在我手下几次,你打得赢我吗?你打赢过我一次吗?”

他提高声音,马代奥知道自己从没赢过他,但仍旧没露出惧怕之色。

“米兰死在你手下,我必须……”

“你赢不了我!带着你们各自的队伍继续进攻、别挡我的路,”克里斯望着他,“蒂亚戈已经受伤,你又不是我的对手,今天不是我们决一死战的好日子,赶快带着你们各自的队伍去进攻,这是战场、不是给我们三个准备的擂台。”

“不行,”马代奥攥紧了剑,“我不能让你走。”

“哪怕你自己死在我手里也不会让我走是吧?”克里斯问道,看到马代奥那副心意已定、视死如归的表情,克里斯已经知道自己今天走不掉了。伤了一个也是伤,两个也没区别。速战速决,让他们两个都受伤好了,自己可不是没给他们退路。

“如果你非要找死的话。”克里斯抬起剑。

马代奥冲了上来,蒂亚戈已经拿起那把刚刚被打飞的剑,和马代奥一起围攻克里斯。

喧嚣声越来越远。或许皇马人都死光了,至少自己的队伍是这样,他们的队伍被截断、被围攻,只有死路一条了。皇马人不做战俘,不投降也不认输。克里斯目光所及之处只有白色的身影倒在地上,巴萨人还在前进,但向前冲去的皇马人已经一个都见不到了。

先解决他们两个,然后再回头找自己的队伍,哪怕只剩下一队人也要活着回皇马。

雨越来越大,应对着马代奥和蒂亚戈的进攻时,克里斯忽然很想笑。他们应该是兄弟才对,他们应当从小就这样一起玩耍、练剑,等他们放下剑之后,应该一起去吃东西,说笑聊天。但克里斯很快为自己的想法觉得好笑了。别傻了,他们怎么会是你的兄弟?他们怎么会想和你一起?你不过是皇马一个将军的私生子,而且还是他们的死敌,你怎么能和皇子相提并论?

克里斯不想承认会有其他人能胜过自己。如果单打独斗,无论蒂亚戈还是马代奥都不足为惧,但现在他们兄弟两人合力攻击他,自己又早在大战中精疲力竭了。

梅西的儿子还算是很优秀,就算两个人合力,能和自己打平手的也很少见……

克里斯步步后退,他已快支撑不住了。他一直退到山坡处,克里斯没注意身后的地势,在躲开马代奥刺来的剑锋时一脚踩空、忽然滚了下去,他从棱角尖锐的岩石和土块上滚下,停止翻滚、躺在地上时,克里斯正要爬起来,但蒂亚戈忽然出现在视线中,紧接着冰冷的铁器穿过内脏,前所未有的寒冷包围了克里斯。他瞪大眼睛,蒂亚戈拔出剑,第二次插进他的胸膛,然后再次把剑拔出。

“就像你对米兰做的那样,是吗?”蒂亚戈问。

克里斯挣扎着要爬起来,蒂亚戈将剑插进克里斯小腹中。

“米兰身上有多少箭?十三支、十七支?”他问,冰冷的语调带着颤抖的悲恸,克里斯甚至看见蒂亚戈眼中含着泪。但要死的人明明是自己。“他浑身是箭你还不放过他?”

“他刚刚十五岁,”蒂亚戈说,又是一剑插进克里斯的腹腔,蒂亚戈含泪的眼睛映着克里斯的面庞,“他刚刚十五岁,我还没见到他最后一面。”

马代奥跑到克里斯和蒂亚戈面前,望着蒂亚戈悲恸又疯狂的样子,仿佛被吓住了。

“蒂亚戈,他已经不行了,不要再……”马代奥战栗着说出这句话,蒂亚戈再次抬手,又是一剑狠狠捅穿克里斯的胸膛。

“不……快停下……”马代奥慌了,他在克里斯身旁跪下,按住他流血的伤口试图给他止血,他不明白怎么会这样,自己曾把黄金打造的小盔甲送给克里斯,他不应该这么容易死的。

他已经不行了?克里斯迟缓地想着马代奥的话。自己已经不行了吗?就要死在这处满是荒草的泥坑里了?但他怎么会轻易死?他度过了快乐如此稀少的一生、这样的人向来长命,他生活的世界有那么多棱角、冷酷和不近人情,这些东西组成了他的一切。这样的他,过着这样不尽人意的生活,活着如此了无生趣,神怎么会让他从这种生活里解脱?

马代奥颤抖着摸克里斯的伤口,“可是你……你不是有那件小盔甲吗?”

身体中的疼痛越来越难以忍受。但这都没关系,他可以忍受,他能忍受任何痛苦、任何伤口,他早就体无完肤了,还会在乎这一次的几道伤吗。他不怕痛苦,但厌烦了。他不想一次次受伤、濒临死去、然后又重新面对这样的生活。你不会想要这样的人生,没有人想要。也正如没人想要你。

“我有,”克里斯回答马代奥问他是否有盔甲的那句话,然后讽刺地笑了,“我忘了穿。”

他气若游丝地说。马代奥绝望又恐惧,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他……他要死了,”马代奥对蒂亚戈说,“我们把他抬回去,让医生给他治疗,可以把他留在巴萨当俘虏……”

蒂亚戈还没答话,克里斯却感觉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他挺不过这一次,他也不想活下去了。

“猜猜我为什么要救你,马代奥。”克里斯费力地微笑,满是血泪的眼睛望着弟弟。

马代奥浑身一震,惊恐地望着克里斯。这句话让马代奥恐惧不已,仿佛自己已经犯下什么不可挽回的大错。

马代奥看着克里斯,连“为什么”也问不出口。克里斯望着他露出嘲讽的笑容。自己是皇马的战士,于是就只为皇马效力就好,为什么要做那么多多余的事。

雨越来越大,山谷中草木腐烂的味道愈发浓重。

“他在说什么?”蒂亚戈问。

“我不知道。”马代奥回答,他还在发抖。

雨水从克里斯脸上滚下,他的手微微抬起,想要抓住什么,马代奥鬼使神差地握住了。

“我们还是叫医生过来……先给他止血,然后抬回去,”马代奥说,他知道克里斯害死自己的弟弟,但现在看着克里斯颤抖着流血的样子他就是觉得不忍,“他毕竟救过我……”

“还是先看看战况怎么样。”蒂亚戈说,他向山谷上方爬去,正好他自己的护卫队跑来找他。

“现在怎么样了?”刚一爬上山谷蒂亚戈就透过雨幕吼着向士兵问道。

“皇马在撤退,我们赢了。”士兵大声说。

“你去向布斯克茨和苏亚雷斯汇报,我们杀了皇马的克里斯,你去让医生和救援兵过来,剩下的你们跟我下来,把皇马那个抬上来……”

蒂亚戈指挥着,心想着若克里斯不死(可能性很小)就先让他在巴萨军营里当俘虏,但他还是不可能让杀掉米兰的人活着,他迟早会死,到时候他的尸体也能让皇马花条件赎回去。

近卫队十几人走下去,费了好半天功夫才把克里斯从山坡下抬上来,这时医生还没来,马代奥仍旧惊魂不定地守在克里斯身旁。

有一会儿克里斯失去意识了,但士兵把他抬上山坡后他疼得又醒过来了。每动一下,克里斯胸腔腹腔的血就流得更多。

在医生到来之前,梅西和布斯克茨赶过来了。梅西脸色惨白地跳下马,看到血流不止的大儿子后他怔了一下,紧接着忽然扑过去,跪在地上抱起克里斯。

“克里斯……”梅西慌张地唤道。

蒂亚戈和马代奥为这忽然的一幕呆住了。布斯克茨也很诧异。

克里斯又在笑了。他嘴角咧开,露出难看的笑容。雨水落在他脸上,从长长的疤痕上滑过,从脖子上的伤口滑过,穿透盔甲落在全身各处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痕上。他应当高兴,这千疮百孔的、缺乏欢乐的一生终于要结束了。当人们要抛弃一件不想要的东西时是不会觉得心疼的,他不觉得惋惜,这条命从来就没什么可珍惜的。

“克里斯……”梅西又唤道,声音发颤,“医生在哪!快让医生过来!”

“妈妈,”克里斯咧开嘴笑着望向母亲,轻声说道,“我疼。”

他说着,眼泪顺着眼角滚下,微笑更狼狈了。清清楚楚,这是他一生中第二次以儿子的身份向梅西呼唤他,这一次梅西没有否认自己,这一次他没让自己住口,虽然从没承认过自己是他的孩子,但他终于能呼唤母亲一次了。

梅西泪如雨下,抱着他不住哭泣。

马代奥惊愕地望着他们,目瞪口呆。蒂亚戈向后退了半步。

忽然间,克里斯不那么想死了。母亲抱着他,在意他的安危,他的兄弟们也在身旁。母亲攥着他的一只手,因为担心他甚至在发抖。不该在这时候死啊。

“终于能躺在母亲怀里了,”克里斯望着梅西,笑容凄惨,他忽然吐了一大口血。梅西惊惧地捧着他的脸,手指颤抖着为他擦着血。

“别说话,别说话……不会有事……”

克里斯摇头,他用力抓着梅西的手,“能……能原谅我吗?”

克里斯期盼地看着梅西,他发抖得越来越厉害,眼中的光芒先是期盼,然后逐渐暗淡。梅西抱着他竟然说不出原谅。他失去米兰,在这件事上他没办法原谅任何人。

克里斯还在望着他,久久没有听到梅西的回答,他又笑了,眼泪大颗大颗滚下。十岁之后就没再出现的泪水忽然回来了。

他还想说些什么,但他只是紧紧抓着梅西的手,嘴唇不住发抖。越来越多的眼泪滚下。临死时他脑海中没有统帅千军万马的画面,没有凯旋时都城的花瓣、欢呼和夹道欢迎,他只想到十岁那年去探望母亲的场景。他偷偷挤在人群里,穿着自己最好的衣服,看着母亲一步步走来,他愿意就这样看他一辈子,那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二十五岁,并不漫长也不值得留恋的生命,就此告别也没有什么不好。

你认出我了。克里斯想说话,却连嘴都张不开。十岁那年,在你的婚礼上,你认出我了。你一眼就看出我是你的孩子。你不知道那给了我多少快乐。

在疼痛中,他把苦楚都忘了。童年时一直认为自己被母亲抛弃,并以私生子的身份度过一生,他应当指责梅西,但他只记得那时的短暂快乐。

他想葬在小山那处寂静的树林里。他会葬在那里,但母亲不会去看他,就像他这一生一样,母亲不会去探望他,父亲会去那里,马丁会去,皇马的将士会去,但母亲和他的兄弟不会去探望他,就像他活着时一样。

他想笑。比任何时候都想笑。他度过了什么样的一生啊。

别救他,他不想活着。

你想要什么。在攻打里斯本的那年马丁问。现在克里斯可以回答了。他想要母亲。想在他身边长大,想一直陪在他身边。他知道,他得不到。

他得到了许多东西,他不想要的东西。

许久,没有等来母亲原谅他的答复,笑容终于从克里斯脸上消失,望着母亲的目光终于不再是微笑和期盼。最后一次看一眼母亲,带着死亡也不能抹灭的失望和苦痛,克里斯闭上眼睛。

他庆幸一切就此结束了。

“克里斯!”梅西紧紧抱住他绝望地呼喊起来。他抱着孩子摇晃他,喊他的名字,但克里斯已经不再有回应了。

他的大儿子竟然就这样死了。梅西哭喊起来。他的第一个孩子,他在费尽周折、颠沛流离后生下的孩子,他在交给阿尔维斯后忽然后悔想要一把抓住他的脚把他带回来的孩子。他在梦中无数次梦见的孩子,他看见八九岁的克里斯倒在泥水中,圆圆的脚踝露在外面,浑身冰冷。

他抱着孩子哭喊。早在二十几年前自己就该抱着他不松手的。

过了不知多久,罗纳尔多出现了。他站在梅西面前望着他。梅西抬头,想要解释,想要说些什么,但罗纳尔多一言不发。他走过去,梅西退开,将克里斯交到他手里。

罗纳尔多抱着儿子,捋顺他湿冷的头发。他一直都是个好看的孩子,哪怕脸上有伤疤。

他吻着克里斯冰凉的额头,儿子的身体还有一分热度,就好像他还活着。罗纳尔多的手盖在克里斯血流不止的胸膛上,那里没有心跳,只有被戳烂的盔甲和血。

梅西一生中从未如此惊惧。良久,罗纳尔多抬头望着他。他应当对梅西说些什么,却一句也想不起来。梅西一如当年,他仍是那个战无不胜的王者,只是现在脸上挂着泪,哭他们死去的孩子。罗纳尔多如何都想不起他们曾经的往事,他脑海中只有侍从在深夜里抱给自己的婴儿,他大哭大喊,不喊破喉咙誓不罢休,后来他长大了,带着小木剑和自己住在军营里,吃着不甚可口的食物,自己为他捧着热杯子让他喝牛奶。这一切,梅西又知道什么?他又有什么可对他说?

他抱起克里斯,步伐沉重地离开。巴萨人僵直地望着他,没有人试图阻止。

梅西的两个儿子面色惨白。他们如愿为米兰报了仇,他们杀了亲哥哥。

罗纳尔多抱着儿子的尸体越走越远,克里斯的一个侍从叫着“将军”扑了过来,他厉声哭喊着,那声音在阴霾之下震慑着所有人。

评论(1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