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执迷不悟(🐷梅)18

这是一篇足球同人架空文,宫廷背景,各种妃嫔宫斗的剧情,没事弄着玩的,定制文,大家可千万要慎入啊!

ABO文,该怀孕怀孕,该生子生子,还很放飞!

德国队粉、拜仁队粉、皇马队粉及其球员人蜜不推荐看这篇,梅蜜也不推荐!太放飞了!我只是剧情需要放着玩!求放过!攻受都不是1v1!慎入!

CP猪梅(施魏因施泰格/梅西)还有其他拉郎CP


+


执迷不悟


回家后的第三天,里奥在哈维和伊涅斯塔的陪伴下去看了看正在重新布置的亲王府,三人一同吃了午饭后他独自回到宫中。走进自己的套间时,皮克和法布雷加斯正在会客室里等着他,还有一个医师侯在一旁。
“怎么了,医师也请来了?”里奥问,走过去在法布雷加斯对面坐下。
“你这两天有点没精神,塞斯克担心你,说让医师过来瞧瞧。”皮克说。
“我只是赶路时间太长、还没缓过来,没想让你们担心了,”里奥说,也不去拂他们的好意,“也好,那麻烦您帮我检查下吧。”
医师开始了检查,又仔细询问了他很多问题,问他之前都吃过什么药,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检查很快结束了,医师说到:“总体来说没有大碍,只是赶路太久,累着了,这几天宴会又多,喝酒喝得过量了,两个星期内最好不要饮酒,按时休息就没问题了,一会儿我拿些安神的药给您,每天服用一次,如果您还在服用避孕药的话,暂时停一段,两种药别混在一起吃。避孕药虽然多数对身体无害,但常年服用还是多少会有些影响,所以您会比常人更容易累……”
“避孕药?”里奥问,“我一共只吃过两个月左右,应该没影响吧?”
医师表情错愕,他看看里奥,又看看皮克和法布雷加斯。
“可……您已经连续好几年服用避孕药了,”医师犹豫说道,“不然不会有这种症状,我接触过很多常年服用避孕药的人都是这样。”
“您不会弄错了吧?”法布雷加斯问。
“我刚刚为梅西亲王检查过了,绝不会错的,而且他服用的量很大,所以很容易诊断出来。”
里奥一动不动地看着医师,微微摇了摇头,问道:“您有没有可能——任何可能——把我的症状和其他相似的症状搞混了?”
“不会,”医师答道,“症状和检查结果都指向同一个答案,绝不会出错。”
“可我……我怀孕过一次……”
“任何时候停药,身体都会恢复正常,都会正常怀孕的。”
里奥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法布雷加斯挥挥手让医师离开了。里奥浑身发抖,他呆坐片刻,忽然起身,大步迈进浴室,关死了门。
“里奥!”皮克和法布雷加斯同时叫道,两人追到浴室门口敲门,只听见里奥用闷闷的声音回答了一句“我没事”。
两人不敢继续敲门,只站在门外劝着。
里奥在浴室里看着镜子发呆——一切都能解释通了,他为什么多年不孕、为什么忽然怀上孩子,现在仔细想来,施魏因施泰格有过几次确实对他是否喝过酒或水过于在意,那时里奥还以为他是对自己太过在意的缘故——
他竟然误会得这样严重,里奥忽然笑了起来,身体发颤,手剧烈地抖着。
施魏因施泰格的许多承诺在里奥耳边飘过,可他一开始就欺骗了他,原本打算要相守一生的人就这样对待他,这还是爱情吗?他知道施魏因施泰格有难处,可这件事难道不应该告知自己吗?就算是避孕也不是只有这一种办法……他知道施魏因施泰格待自己体贴入微,可这不能改变他每一天都在给自己吃药的事实。
里奥看着镜子里那个苍白狼狈的青年,脑海中浮现原本那个神采飞扬少年的模样。这就是他失去那个自己换来的结果。
婚姻无疾而终,但他至少以为自己曾有过爱情,和另一人深爱彼此,互相信任和依赖,却没想到他从一开始就欺骗了自己——从自己到拜仁的第一天起。怒火中烧,里奥恨不得实践当年的诺言,率领军队踏平慕尼黑。
忽然里奥想到那失去的孩子。在原本应大哭的时刻,他低低地笑出声来,笑得脸颊发疼,脑袋尖锐地疼着,仿佛有人正精准地用剪刀剪碎他的身体。
胸口中有东西不断鼓动,里奥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被欺骗的愤怒在身体中涌动,他不能忍受无法发泄的感觉,最终一拳打在墙上。里奥用力过大,打在墙上那一拳让他的胳膊连着半个身子都发麻了,又麻又疼的感觉流水般在他身体中震荡,继而流走。
里奥紧闭双眼,片刻后抬头再去看镜子里的面目扭曲的青年。
到这时,终于知道他可以彻底放弃那个人了。
过了一会儿,里奥拉开门,还没等说话,法布雷加斯就忽然抱住他。
“你有我们,里奥,我们都在这儿,你想做什么都行,只要不伤害自己,你要是想收拾他我们会帮你,别为他难过了。”
“我没事了,”里奥轻声说, “我不会再想着他,反正都结束了。”
“你没事了?”法布雷加斯问,眼底闪着光,“可我恨不得杀了他,现在就杀了他——他让你吃药那么久,把你的身体都毁了!还说他爱你,看看他都做了什么!”
皮克也愤怒至极,似乎一开口就会咆哮起来。
“我们把你看做诸神送给巴萨的礼物,我们所有人都围着你转、拼了命想对你好,可他就这么待你?”法布雷加斯咬牙切齿说道,“他算什么东西,这样对待我的朋友?”
“别为他生气,”里奥无力地说道,“再让你们也为他生气就更不值了。我不是回来了吗,以后不会再和他见面了,我们再别理他了……我的情况也没那么严重,医生说了,只是更容易累,他如果开些药给我,吃上几个月就会好了。”
法布雷加斯和皮克比里奥更加气愤,见他们这样为自己忧心,里奥更打定主意要赶快忘了那个人、开始新的生活,他已经失去继续对那人抱有希望的理由了。

在那之后,里奥再没梦见过拜仁。梦中的窗外不再有纷飞的冷雨和大雪,半醒半睡时也不会想睡在施魏因施泰格身边,彻底的决裂不在他离开慕尼黑的夜晚,在发现真相的这天。


皮克给了里奥亲王的爵位,并把距离皇宫最近的、占地最大也是最华丽的一幢府邸分给里奥做亲王府,又给了他大片封地和大笔财富,还把军队的统率权交给他,里奥抛下种种恼人的思绪,每日或练兵、打仗,或和朋友们喝酒、打猎,日子过得畅快极了。
拜仁的生活犹如一场漫长梦境,在里奥回到巴塞罗那后就结束了,他不去回忆,当然也不想念,那时沉闷、乏味的宫廷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他再不用因为身为皇后时刻谨言慎行,也不需要因异乡人的身份接受旁人的冷漠和疏远,他再也不用违心地对任何人强调拜仁就是他的家,现在他回到真正的家乡,也变回了三年前的自己,但比那时背负储君重量的自己更快乐、更洒脱。摆脱无谓的后宫琐事,继续在沙场上征战,和朋友们骑马打猎、喝酒畅谈,这才是他真正归属的地方。而正如皮克所说,他在这里要什么就有什么,拥护他的将士、爱戴他的人民,还有一些听闻他单身而试图追求他的仰慕者。这样的日子太惬意、太轻松,里奥每天都沉浸在喜悦中,一次也不去想拜仁的往事,把那时的阴霾和甜蜜一同忘掉了。

回国之后,里奥有过两次长途行军,虽然和以前一样苦不堪言,但他向来不怕苦,他喜欢带兵,也善于苦中作乐,重回军队让他十分欢喜。边境不安宁,他和苏亚雷斯及内马尔一起带兵出征,在边境度过了一整个月,到底把皇马的军队打得退兵了才回都城。罗纳尔多再次见到里奥很是吃惊,听闻旁人说他卸下后位、已与施魏因施泰格分开了,现在是巴塞罗那的亲王,仍与从前一样统率军队,这意味着自己还有很多与他相见的机会,只是巴萨和皇马势如水火,巴萨和拜仁间虽然陌生,却至少没有敌意,联姻也有可能,和皇马就全无指望了。罗纳尔多不抱幻想,只盼着能在战场上与他多几次见面就好了。
距离战败不过一个月,马德里人忽然卷土重来,势在必得要击破巴萨的防线,但被梅西带着苏亚雷斯和内马尔兵分三路袭击,皇马的军队被彻底击溃,罗纳尔多再次遭遇到熟悉的惨痛失败,虽为失败愤恨不已,同时却也为迎回老对手感到开心,他又能酣畅淋漓地和里奥交锋,如果没有变故,在此后的许多年里他都能继续再见到里奥。
巴萨趁着胜利大举进攻,皇马眼看招架不住,不得已提出谈判。谈判的地点选在巴萨这方的军营中,马塞洛和科恩特朗不想露面,罗纳尔多知道输了战事不光彩,签署停战协议这种事他一辈子都不想做,但这次别无他法,必须硬着头皮去了,虽说能近距离见到里奥,但他还是感觉十分耻辱。
他走进营帐时,巴萨的三人正等着自己,罗纳尔多的注意力都在里奥身上,对苏亚雷斯和内马尔都没留意。再次见到里奥,他看似与曾经的那个少年储君并无不同,神采奕奕,永远高昂着头,坚信没有任何事能摧毁自己,与那时不同的是,他看上去更自由也更开心了,在三年的异乡婚姻生活后重回故土,他比从前更珍视这片土地为他带来的一切。
“怎么只有你自己?科恩特朗和马塞洛呢?”内马尔问,他靠在桌旁,里奥站在长桌中央,苏亚雷斯站在他身边,三人都看着他。
“我是皇马的统帅,我一个人负责就好。”罗纳尔多板着面孔答道。
内马尔回头去看里奥。
“只要签了协议就好。”里奥答道。他站在桌旁没动,苏亚雷斯命人取来停战协议给罗纳尔多,并开始讲解停战条件,罗纳尔多听着,一面留心注意着里奥,和他的设想相同,里奥对他没有丝毫眷恋,他望着自己的目光冷静沉着,不带感情,显然早已将旧日欢爱抛之脑后,只将自己当做敌人了。
停战协议的要求苛刻,但罗纳尔多已然输了,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正要签字时,内马尔和苏亚雷斯被将士叫走了,营帐中只剩下他和里奥两人,罗纳尔多拿着笔的手又停了。
“怎么不签字?”里奥问。
“你们的条件太苛刻了。”罗纳尔多答道,拖延着签字,想和里奥多聊几句。
“但你没有选择。”
罗纳尔多拿着笔没动,过了一会儿说道:“回了巴萨才多久,你就这么大胆,战术都那么狂妄。”
“打你们一个出其不意,反正我们赢了。”他露出罗纳尔多熟悉的、骄傲的笑容。
看到他现在精神焕发,与在拜仁萎靡不振的模样大为不同,罗纳尔多在庆幸之余至于还有一分骄傲,那时自己多日陪伴里奥、让他走出低谷,现在里奥这样自由和快乐,也有自己的功劳。
“你以后还要继续留在巴萨吗?我还要没完没了和你打多少次?”罗纳尔多用厌烦的语调问。
“恐怕我们要一直打下去,我不回拜仁了。”
听到他亲口说出最想听的回答,罗纳尔多心情为之一振,抬眼去看里奥,说出这话时他轻松极了,仿佛与施魏因施泰格之间分毫情愫也没有了。罗纳尔多心中软了,忍着不让眼中浮现笑意,却忍不住再次回想起与里奥共度的那夜,之后的许多个日夜罗纳尔多想起那天总会有一种无助感,认为爱情就此远去,与里奥此生再不得见面,却不想他忽然回到巴塞罗那,又成了自己熟悉的老对手。
“永远不回去了?你和他分开了?”罗纳尔多追问一句。
“彻底分开了,宁愿和你打一辈子仗也不回去。你不是去过吗,又不是什么好地方。”里奥答道。
罗纳尔多的嘴角终于不再紧绷,他抬笔在协议书上签了字,转身前又放狠话说道:“记着你们这次的苛刻要求,下次我一定全部还回来。”
“随时恭候。”里奥答道。
罗纳尔多掀开营帐的帘幕,初秋的风吹拂在脸颊上,他眼中的笑意深了。即使战败,也仍有下一次可以期待;纵使不能在一起,纵使里奥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仍有再次相见的机会。


第二章

里奥离开后,施魏因施泰格一夜间沉默了许多,克洛泽和克罗斯原本面对重罚,但两人死不承认,说信不是他们写的,里奥已经离开,施魏因施泰格没有人证,同时也不想和他们再辩对错,只以行为不检之名将克罗斯逐出皇宫、住回自己家去,罚去了克洛泽一整年俸禄,这件事也算就此平息。众大臣再三进言,劝说他放出穆勒和拉姆,声称两人一定是被皇后污蔑。里奥的离开让施魏因施泰格感觉整个人都被拆散了一般,更觉身边无人陪伴,他和拉姆、波多尔斯基及穆勒是多年的好友,此时爱人已经离开,身边再没有朋友只让他感觉度日如年,于是对他们象征性小施惩戒后就都从监牢和行宫中放出来了。
拉姆和波多尔斯基对里奥的离开十分满意,他们原以为能回到与从前无异的生活中,没料到施魏因施泰格却还是多数时间都住在皇后寝宫,仿佛在期盼有一天清早醒来时里奥会忽然出现在他床边一般。每个月他只有几天会履行义务般住在拉姆、波多尔斯基和罗伊斯宫中,罗伊斯自然是你爱来不来、我有两个宝贝女儿就一切都好的态度,但拉姆和波多尔斯基却按捺不住,对施魏因施泰格哄着劝着,说梅西原本就不属于这里,异乡人自然会有异心、不能久留,并说施魏因施泰格不过是被梅西蛊惑,忘掉他就好了。施魏因施泰格何尝不想忘了他,只是如何欺骗自己都做不到,三个月后他终于决定放弃王位,去巴塞罗那找里奥。
他刚一提出,克洛泽就坚决反对,并举出数十条理由,声称他此举是对国民的不负责任,拉姆和波多尔斯基也惊慌不已,不住地劝他,但施魏因施泰格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他已经弃您而去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陛下千万不能再上他的当,”拉姆焦急地劝着,施魏因施泰格也不答话,“在拜仁共处三年他都能一走了之,如果是在巴塞罗那,他一定更肆无忌惮了。”
“说不定……说不定他在巴萨有意中人,所以才忽然回去的,”波多尔斯基也说,“陛下,此时很有可能他已经和别人在一起、甚至结婚了,陛下一定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您知道放弃王位不能反悔,”克洛泽说,“您会永远失去王位,拜仁可是您的国家啊。”
“陛下,没有王位,您就成了普通人,恐怕里奥·梅西更不会将您放在心上……”波多尔斯基说。
“别说了,”施魏因施泰格打断他,“我已经决定了。”
“我不接受,陛下,”克洛泽说,“就算您要去巴塞罗那找皇后,也不必卸下王位,您离开的时间里我替您处理国事,您一回来……”
“不用再说了,米洛,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我不会再回来了——或许过上几年、我想念你们,可以回来看看,但我再也不会是拜仁的君主了。”施魏因施泰格说。
“您这是何苦呢,为了一个梅西连王位都不要了!没有您这样意气用事的人,梅西不过是在玩弄您、引诱您,他最初抛弃故土、千里迢迢跑来就一定是有阴谋的……”波多尔斯基一脸焦急,恨不得现在就当面给梅西两个耳光似的,胡乱找理由编排着他。
“我不想再听了,”施魏因施泰格打断他,“我走了之后王位交给米洛,他是最有资格统治拜仁的人,路易斯他们还没长大,不能治理国家,我也不想让他们继承王位。”施魏因施泰格停顿片刻,皇宫中复杂繁琐的阴谋与骚动消耗了他与里奥的爱情,统治国家繁杂而责任重大,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也背负这一切。
“您就这样一走了之,您的孩子怎么办!”拉姆问道,几乎要哭了。
“对他们来说,我原本也不是个好父亲。”他叹道。
“这话说得还真对。”罗伊斯瞥了他一眼,走进房间后第一次开口说话。
“我走了之后,你们不必留在宫中了,再结婚也可以,那是你们的自由,”施魏因施泰格说,忽略了波多尔斯基和拉姆的哀求和抗议,“马尔科,如果你喜欢,你可以回多特蒙德,带着两个小公主。”
罗伊斯只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心中却想着求之不得,他巴不得马上离开这地方,带着两个孩子回家去,他可不在乎施魏因施泰格要走还是留。
“陛下,您不能走,我和路易斯不能离开您……”波多尔斯基哀求道,施魏因施泰格安慰了他几句,拉姆不再说话,他看出施魏因施泰格心意已定,不会再改变主意了。
在众臣们多番抗议、拉姆和波多尔斯基数次吵闹、以及克洛泽、赫迪拉、穆勒等人轮流劝说后,施魏因施泰格还是离开了。他走后,罗伊斯干脆利落地带着两个小公主回了多特蒙德,没过多久莱万多夫斯基主动申请,也调去多特蒙德了。拉姆和波多尔斯基愤怒不已,难以接受施魏因施泰格远走的事实,但此时克洛泽已经搬入宫中,他两人不好再留在这里,只好暂时搬出去了,拉姆和穆勒的走动日益多了,波多尔斯基则带着孩子独居,仍对施魏因施泰格的回归抱有希望。
施魏因施泰格离开都城的当天是克洛泽加冕的日子,城中热闹非凡,他不让任何人送他,独自走了。最初的几天他有些失落,就这样告别了生活多年的故土让人哀伤,他不可避免地想到里奥离开巴塞罗那、来到拜仁的情景,那时他做好准备和自己在陌生的土地上共度余生,离开家乡时他又会有多黯然神伤,且在拜仁宫廷的生活与他原本的日子根本不能相比,虽说他是皇后、可以轻松得来一切,生活却也因此单一、乏味起来,何况还有那样多的人与他作对,将他拉进各种旋涡,甚至自己都欺骗了他,自他到拜仁的第一天他就在里奥的饮食中放了堕胎药,并在他失去孩子时辜负了他的信任。
想起之前的种种,施魏因施泰格愈发认定他一定要好好补偿里奥,与他共度余生,再不辜负他。这次前去巴塞罗那,施魏因施泰格不知道自己将会迎来什么样的际遇,但他已经无路可退,而且也不想再选择另一条路。


风雨兼程一个多月后,施魏因施泰格抵达巴塞罗那。重新来到这片土地,旧日的记忆翻涌上来,但回忆的甜蜜没有持续多久,想到相遇不久后两人一起去了拜仁,后来里奥又将他和拜仁抛在身后远走……施魏因施泰格赶快丢掉这些思绪,在城中打探着里奥的消息。
很快,他探听到里奥的住处,他走到皇宫附近的亲王府门外时天色暗了,他刚想去门口让守卫为自己通报,却忽然见到里奥骑在马上、沿着长街向大门走来,施魏因施泰格心头一热,刚要唤出他的名字,却借着半暗的光发现原来里奥并非独自一人,他和另一人同骑在一匹马上,那人从身后搂着他。霎时间施魏因施泰格胃中一片冰凉,那人年纪和里奥相仿,身材高大,一头黑发,身上透着些野性,里奥安稳地睡在他怀中,并被他搂着腰。
对于里奥来说,今天和平常一样,他只是又和内马尔、苏亚雷斯一起在城中喝酒罢了,他喝多了,甚至没办法好好骑在马上,天色晚了、街上人也不多,内马尔和苏亚雷斯把里奥抬到马上,然后苏亚雷斯也上马,坐在里奥身后牵着缰绳,里奥醉过去、已经睡着了,感觉到身后有人、就舒舒服服地靠在他怀里了,为了不让他掉下去,苏亚雷斯一只手握着缰绳,一只手环着里奥的腰。两人看起来异常亲密,内马尔笑话了他们好半天,先说马要被压死了,又说里奥看起来像负了重伤、他们俩像是新婚,他笑了一路,直到他要回自己府上、不得已转向另一条路时,他的笑声才逐渐远了。
终于见到朝思暮想的爱人,却不曾想他正靠在另一人怀里睡得正酣,这当然不是开口和里奥说话的好时机,施魏因施泰格只得忍耐,在一旁的阴影中看着这一幕,借着幽暗的光芒再看里奥几眼——若他与其他人结了婚,自己又该怎么办?真的就无计可施了吗?
“晚上好,将军。”门口的守卫对那黑发的陌生人行了个礼,为他们打开门,施魏因施泰格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进了里奥的府中,守卫们都对此见怪不怪。难道真的像波多尔斯基所说一般,里奥已经和其他人在一起了吗?
进门后,苏亚雷斯骑着马把里奥带到宅邸门口,下人立刻出来,把醉醺醺地里奥扶去了他的房间,苏亚雷斯打着哈欠,独自回他的客房了。
施魏因施泰格心灰意冷地离开亲王府,回到暂时居住的旅馆中,想着明天一定要和里奥说上话。他有恋人了也好,结婚了也好,只有他们才属于彼此,他一定要当面告诉里奥。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