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凛冬拂晓7








真人无关 求放过

真人无关 求放过

真人无关 求放过



定制文,足球同人,架空,各种拉郎



CP:哈梅、C梅、布梅、猪梅、皮梅



以及涉及到一些孩子们长大后的戏份



依旧是ABO,依旧有怀孕生子情节



创作需要,作者超级放飞,各种狗血、各种虐,但千万谨记真人无关!大家看看就好,千万别当真!



日更


+



凛冬拂晓



窗外的雪反射着明亮刺眼的阳光,拉开窗帘后,哈维将窗户打开一条小缝,让清凉的空气涌进来,片刻后又关上了,他回到床上,为里奥裹紧了毯子。

新年时他会有几天空闲。虽说这几天不用应对诸多烦心事,但他知道没有哪一件污浊、肮脏、混乱的是非和阴谋会就此消失,就在现在,在他还躺在床上看似无忧无虑的时刻,都城的地下奴隶买卖正在进行,大臣们一边就此事指责拉玛西亚众人监管不够、办事不利,一边偷偷鼓励并参与其中,为奴隶贩子打通通道,从中获利;还有那些自以为瞒过皇室的叛党们,暗中集会、偷偷联络各地的亲王和公爵,企图让军队倒戈,推翻新王的统治;甚至是年轻的皇室成员,那些不到十五岁的拉玛西亚孩子被偷偷灌输当今统治如何腐败与没落的思想,企图通过年轻人慢慢腐蚀拉玛西亚……

美丽的、昌盛的、腐败的、灰暗的巴塞罗那。

腐败灰暗,却并没“没落”。腐败甚至让这座城市生机盎然。

哈维不介意都城的丑陋和黑暗,他不讨厌巴塞罗那的阴暗面,甚至有时候他会认为都城中有如此多的阴谋和难缠对手,才让他有更多动力和激情为国家而战。

但在此刻,在新的一年到来时,哈维也可以放下那些烦恼了。他已经这样做了,昨天他在宴会上喝了许多酒,并由着自己借着酒力得到了里奥。十八岁的里奥。他刚刚即位三个月的新王,他的君主,他的朋友。

里奥还在熟睡着。昨天他们直到凌晨才睡去,里奥在他身下呻吟不止,后来累得睡着了。考虑到规矩和惯例,哈维应该在里奥睡着后离开,但他还是留下了,这时酒力已经散了大半,留在皇帝寝宫不是他头脑发昏的决定,哈维知道如果是其他人——任何人——与里奥发生了关系都应该尽快离去,但他不同,他不是任何人。

他应当是里奥最长久的恋人。虽然鲜少谈及感情,但哈维确信他和里奥之间是不同的,无论里奥以后还有多少伴侣,要和谁结婚,他与自己的感情都会是特别的,更长久也更深厚。

里奥在毯子里动了动,哈维把他搂进怀中时,里奥醒了。

“醒了吗?”

“嗯……”里奥哼了一声。

“我有事要和你说,”他在里奥耳边轻声说着,“既然我们已经上床了,不如今天就把仪式办了,然后我搬进来。”

里奥还迷糊着,正揉搓着自己的头发,听了哈维的话忽然睁开眼睛:“你在说什么?”

“结婚。”哈维说。

里奥望着他,撑着胳膊坐起来,“可是……怎么这么突然?”

“反正我们迟早会结婚,是这样吧?”

里奥点点头。

“那还等什么?朝里不让你太早正式大婚,但没说不能有伴侣。如果我们现在不结婚,那什么时候才结?为什么要等到那个时候?从大局考虑,我们结婚之后你和拉玛西亚的连结会更紧密,我也住在宫里,帮你处理国事和照顾你都更方便,其次昨天我们上了床,马上宫里就会传开,与其被人说皇帝和大臣有私情,还不如我们光明正大结婚,举行个仪式也不过是半小时的事。”

里奥还没反应过来。他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和哈维结婚,但没想过会这么快。送走自己和罗纳尔多的孩子后,里奥对亲密关系失去了兴趣,于是即位后没有伴侣也没有情人,昨天醉酒时与哈维做了,原以为不过是睡一场,但哈维却忽然提出结婚。

里奥捂住眼睛:“让我想想,哈维,我还没考虑这些……”

“你不是还在想着我能变成和你大婚的人吧?”哈维问。

“我想过,”里奥说,“我也希望是这样。”

“但你知道这事没希望,我不是最好的选择。”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因为这是事实,”哈维也坐起来,“你不能考虑我,我顶多只能做你的伴侣——幸好伴侣没有身份限制。埃尔南德兹家已经在没落了,虽然属于拉玛西亚,但也只能算是边缘化的皇室成员了。我父亲头衔太低,除我之外家里一个有权势的人都没有,你不能选我。”

知道他说的是事实,里奥根本接不上话。

“那么你同意吗?”半晌后哈维问道。

“什么?”里奥还在出神。

“结婚,”哈维说,额头与里奥相贴,轻轻吻着他的脸颊,“我们应该这样做,里奥,而且你可能会怀孕,要是你不打算吃避孕药的话。如果有了孩子,他可以是庶出,却不能是个私生子。”

正被他温柔地吻着,听到“怀孕”两字,里奥忽然抖了一下,眼睛僵直地盯在床单上不动了。

“你怎么了?”发现他的异常,哈维问道。

“我还没想过怀孕的事。”里奥说,脑海中被破碎的画面填满,他在发现怀孕的晚上孤枕难眠,假装堕胎的血洒满了他的腿和床单,他在几个小时的煎熬后生下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抱着他等待送他离去的时刻……还有离开军营前,罗纳尔多带着孩子在落日时分的荒原上忽然出现。

“里奥?”见他忽然失神,哈维问道,“你怎么了?”

“我有些担心,”里奥回过神来立刻搪塞道,“连大婚都说要推迟,如果怀孕,罗塞尔不知道又要怎么反对了。”

“如果增加皇室成员他都反对,我会直接控告他对皇室心怀不轨,他如果敢伤害我们的孩子,我愿意越过合法手段解决问题。”

“哈维,还没说到那么远呢,”里奥不自觉地摸了摸肚子,“真会怀孕吗?”

“如果你还不想,我去帮你把药拿来吃了,以后再说。”

里奥在床上呆坐,他空荡的臂弯几乎在哭喊着重新抱住那早已离开的小婴儿,里奥记得抱着那孩子的感觉,他就在怀里,软软的,肉肉的。

一直以来拼命压抑的、对孩子的想念和渴望都忽然破土而出,里奥的手指轻轻抓着床单。

“或许我们会有孩子。”

他轻声说。哈维为在里奥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欢欣感到惊讶和庆幸。他很高兴里奥愿意怀上他的孩子,但他没想到里奥会对怀孕抱着期待的态度。他太年轻了,应该将怀孕看做额外的、不必要的负担,实际上哈维一直以为里奥不会喜欢怀孕,他甚至以为里奥会拖到大臣们谏言要求他一定要绵延子嗣时才不情愿地怀上孩子。

“我不会吃药,”过了一会儿,里奥抬起头来,套上睡袍下床,走向浴室,“告诉宫里的人马上做准备,我们尽快举行仪式。”



新年后的第一天,在一场简单仪式后,哈维成了里奥的正式伴侣,搬进皇宫中。

这样一来,反对派连个新年都过不好了。仪式过后,里奥公开消息,把这件事通知到各大臣耳中,许多人还是在新年聚餐上大快朵颐时忽然听到这件事。这消息倒不至于让他们狠狠把酒杯摔到墙上,但也足够倒胃口了。

哈维·埃尔南德兹是这一代拉玛西亚人中最为精明能干的一个,他和帝王关系亲近已经让人忧心,现在竟结了婚,搬入宫去,成为再亲密不过的枕边人,这样一来,里奥身边的大小事,从国事到私事都有哈维一一照料,想诱导君主犯错或谋害他都变得更难了。反对派们咬牙切齿,恨自己没能提前选个能干的人送进宫里、爬到君主的床上去,原本这种可能还存在,可现在哈维住到宫中,他会把所有可能怀有异心的人都挡在门外。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哈维并没有强大的背景和最纯正的血统,在皇族里埃尔南德兹家算是势力较弱的。

可就算如此,里奥·梅西如愿以偿仍旧让许多人如鲠在喉。

仪式再简单也是结婚,这天开始,里奥迎来的不仅是新的一年还有伴侣。他与哈维多年来都保持着朋友的身份,现在结了婚,人虽然还是那个人,但关系不同,感觉也变了。白天时他们照常处理国事,夜晚便如所有恋人一样亲密相拥。哈维发现里奥似乎很渴望怀孕,每周都让医生过来为他检查身体,看看是不是有怀孕的迹象。终于在他们结婚一个月后,医生为里奥带来了他想要的结果,他有孩子了。

这一喜讯从都城传到全国。这超出多数人的想象,众人都以为君主年轻,不会希望这么早怀孕。

刚刚确认有了孩子,里奥就开始准备婴儿的衣服和各种用品,红蓝色的斗篷和小被子,连体婴儿服和小袜子,里奥没有避开和上一个孩子相似的衣服,这些东西缓解了对长子的想念和愧疚。但这一次不同,他腹中的这个孩子将会在他身边长大。



第六章



罗纳尔多回到府中时,佣人告诉他科恩特朗正在书房等他。话音刚落,罗纳尔多还没下马,科恩特朗已经从房里走出来了。

“看看你!”金发男人笑道,“骑在马上,一只手抱孩子,另一只手牵着缰绳,谁能想到罗纳尔多将军也会变成这样?”

“有了孩子不就是这样?”罗纳尔多问,他并不觉得好笑,“出事了?”

“我刚从陛下那儿回来,他让我告诉你下次出访马赛的人选定下来了,你和我,当然,你要是更想在家照顾你儿子,陛下也不会说什么。”

“闭嘴吧,”罗纳尔多说道,“就算带着孩子去马赛我都能把任务完成好。”

“当然了,没有你办不到的事,”科恩特朗不以为然,“给我抱抱孩子。”

“不,你会笨手笨脚把他摔到地上。”罗纳尔多直接拒绝。

“算了吧,你就是想自己一个人独占他,谁都不让抱。”科恩特朗说。

两人走进书房,一边聊着这次的马赛之行。因为巴萨新王登基时间不久,国内不安稳,卡西建议他们不要冒险穿过巴萨,还是绕路而行。

“我也不想和巴萨人打交道……”科恩特朗给自己倒茶,忽然说道:“梅西怀孕了,你听说了吗?”

显然罗纳尔多并未听过,他为这消息吃了一惊。

“这是小道消息吗?”

“巴萨全国都知道了,还能是小道消息?你不知道他在年初的时让哈维·埃尔南德兹入宫吗?”

哈维,罗纳尔多脑海中浮现那人的面孔。一个难缠的、避之不及的对手,如果他成为军队里的指挥,罗纳尔多都不敢去想自己的胜率有多大。年初入宫,现在才四月,他们就有了孩子,消息的传播速度很慢,现在就传遍了一整个国家,那就是说很有可能一二月时里奥就怀孕了。

他喜欢哈维那样的人吗?罗纳尔多回想着哈维的样子,他只见过他一次。这么快就结了婚,这么快就生了孩子。他低头看了看襁褓中眨着眼睛四处望的儿子,他有同母异父的兄弟了。

罗纳尔多记得哈维出身并不高,虽然也是拉玛西亚人,但他的家庭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名门望族。所以这意味着什么?两人是真心相爱?他不愿继续想下去了,尽管现在心中对梅西只有些淡淡的怀恋,他还是不想听到梅西与某人恋爱的消息。

“说真的,你不给儿子找个妈?”科恩特朗问,“哪怕你找个出身一般的人,说他或她是克里斯的母亲,然后结个婚收在府里,也总比别人说孩子是私生子要好。”

“去哪找这样的人?”罗纳尔多问,“你以为我没想过?可如果万一对方哪天把真相说出去,到时候丑闻更难收场,对孩子伤害也更大,不是吗?”

“有个相爱的人不就好了?”

听到这句话,罗纳尔多想到的只能是梅西。那是他唯一一次认真恋爱。

“相爱就不会有分开的那天了?你想东西能不能别这么又简单又蠢?”

“没办法,我就是和相爱的人顺顺利利在一起还组建了家庭,心满意足过着又简单又蠢的生活,”科恩特朗摊手,“可如果这样的话,克里斯真要一直顶着私生子的头衔生活了?那日子该多难过啊。”

“他爸是罗纳尔多将军,我想他还不至于过得落魄。”罗纳尔多瞪了一眼科恩特朗,但这些问题他不是没考虑过。哪怕他娶个身份低微的人冒充孩子生母,孩子都能过上体面的日子,无论母亲是谁,他都是罗纳尔多将军的嫡子,可现在他生母的身份不清,私生子的帽子已经紧紧扣上了。

“你也不用一直嘴硬吧?”科恩特朗问,“私生子过的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哪怕是皇帝的私生子都不被人待见……你还是想办法给孩子找个妈吧。”

但是人并不可靠。罗纳尔多认定了这一想法。很早之前他就喜欢依靠自己,依靠事实,而不是另一个人,后来梅西与他相恋不过几天就匆匆分手,生下孩子后一声不响丢在自家门口,更坚定了罗纳尔多这种想法。人们能做出来各种各样的事,哪怕是喜欢的人,哪怕是孩子的母亲。

亲生母亲尚且如此,他还要去相信一个特意为孩子找来的继母吗?

科恩特朗说的没错,私生子的日子不好过,他自己也知道。没有什么比没地位没身份更惨了。因为不能公开母亲是谁,人们可以对孩子生母的身份做出任意揣测,包括恶意的揣测,而这甚至都没办法反驳。

一想到这里,罗纳尔多怨恨起梅西来。但转念一想,是自己同他上床才有的孩子,是自己主动吻了他,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的错。

“别说孩子了,你不是来谈正事的吗?陛下还说什么了?马赛……”

“哦,先别说马赛,”科恩特朗打断他,“还有另外一件事呢,陛下希望你结婚。”

罗纳尔多翻了个白眼。卡西是个好君主不假,但他总是想的太多,对下属们也关心得过分了。

“他和我谈过这个了,我……”

“你先听我说,”科恩特朗打断他,“陛下是这样想的,让你和一个地位高、家世好、血统好的人结婚,如果你想,皇室成员也不是不行,到时候你和他或她结了婚,你的地位提升了,以后你们有了更多孩子,让克里斯有几个兄弟姐妹,那克里斯受欺负的时候也有人帮他了,是不是?再怎么说也不是独自一人了。”

罗纳尔多头痛地想要扶额,但他抱着孩子,于是就把额头贴在宝宝头上。这群人想事情这么都这么简单?

“我不能和别人结婚。”

“你要出家了?”科恩特朗笑道。

“你给我正经点儿,”罗纳尔多又瞪他一眼,“你们说的东西我都考虑过……”

“那陛下问你为什么不结婚你怎么说?”

“我自然有应答的话。”罗纳尔多回道。

罗纳尔多了解自己,他从来都不是能在感情上细心周到照顾别人的人,他在军营长大,习惯了打仗,多数时候他能想的只有战场,其他时候能分心照顾好自己就很难得了。现在有了克里斯,他仅有的一点儿细腻感情都花在孩子身上,罗纳尔多不可能忍受他把这些感情、精力和时间分出一半花在另一个人身上,他不能和一个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想要形式上结个婚来遮掩的这条路也堵死了。而且,如果他真和某人结了婚、有了孩子,那么孩子就会是嫡子、嫡长女,那时克里斯的立场只会变得更难堪,他会被排挤得更严重,将军府连会不会有他容身的地方都难说。现在只有他一个孩子,无论是不是私生子,罗纳尔多都宠着他,全府上下都照顾他,可如果罗纳尔多和某个皇室成员有了孩子,谁还会把克里斯放在心上?为什么大家不去巴结血统更高贵的孩子、偏要来照顾一个私生子?如果他真结了婚,对方和他们以后有的其他孩子不可能不排挤克里斯。

他试着解释,说完这些话之后,科恩特朗呆了好一会儿。

“你什么时候想这些事也能这么仔细了?”

“有了儿子以后。”罗纳尔多白了他一眼。

“你说的好像都对……”科恩特朗嘀咕着,“还有吗?”

“还有,”罗纳尔多说,“我爱过克里斯的母亲,我爱他,尊敬他,感谢他生了克里斯,我偏爱我和他的孩子,不想让任何人、任何事分割我对我和他的孩子的爱。”

科恩特朗彻底呆住了。这个“还有”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你爱过他?”

罗纳尔多点头。虽然时间短暂,但爱情的刺痛、折磨与甜蜜、痛苦分毫不少,他喜欢过里奥·梅西,甚至在某个短暂的瞬间中爱上他。





怀孕的第六个月,里奥的肚子已经变的圆鼓鼓了。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几乎不像是怀孕的人,国事也照常处理,但他在医生的指导下调整了作息,不再熬夜,很多事只要并非紧急,都由哈维和伊涅斯塔代替他决定。里奥的饮食也完全按照医生所建议的执行,所有医生提出的提议他都一一照办。哈维第一次见到了循规蹈矩的里奥,他对孩子的渴望超越任何事,仿佛已打定主意要给孩子最好的一切,他十分在乎这个孩子,对他的到来充满了欣喜和期盼。虽然不知道他这样做是因为这是“他们的”孩子,还是因为他渴望子嗣,哈维都为此感激。

搬进宫中后,哈维与里奥比原来更亲近了,多数时候哈维都住在里奥的寝宫,过了一段时间,他逐渐发现自己似乎并不像他所以为的那样了解里奥。

有过几次,里奥在梦中忽然惊醒,慌张地问孩子在哪里。

“孩子不是好好地在你肚子里吗,里奥?”哈维说,以为里奥做了噩梦。

里奥摸着肚子,借着窗外的月光,哈维看到他的表情逐渐恢复了清醒,却并没露出安心的模样,哈维怀疑是不是月光太暗、让自己看错了,或是眼睛花了,因为里奥摸着圆圆的肚子,只是凄苦地笑了。

“里奥,孩子没事,别担心。”哈维搂住他安慰,然后哄着他睡觉。

这还不是全部。甚至于到了怀孕后期,有一晚里奥哭醒了。哈维好不容易把他叫醒,以为他被噩梦惊吓,醒了自然就好了,可里奥还是大哭不止,第二天一整日都郁郁寡欢。

于是哈维这才知道,在自己不知情的时候,里奥身上有什么事发生了。他不肯对自己诉说,哈维提起过两次,里奥都说没事,只是梦魇了。



里奥的预产期越来越近,他处理国事的时间越来越少,朝中的乱子反倒多了起来。仿佛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大家就巴不得立刻把新王推下王位。哈维在议事厅中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一天晚上,他在处理过公事后终于有了一会儿空闲,和伊涅斯塔聊了起来。

“你今天看到罗塞尔的脸色了吗?”哈维问,他和伊涅斯塔坐在小桌两边,“谁也没招惹他,他那表情像准备去杀人一样。”

“罗塞尔不想看到你们相信相爱、亲密无间,君主和他的伴侣都是拉玛西亚人、都是一条船上的,他如果高兴才奇怪。”伊涅斯塔答道。

罗塞尔要打破这种平衡,哈维知道如果自己是他,也会有这种想法。

最近进言说让里奥再选几个伴侣的大臣越来越多,他们都想把自己人塞进来。一来打自己和里奥的平衡,二来在里奥身边安插眼线。君王身边注定会有很多伴侣,这样会让里奥聚集更多人、更多家族的力量,原本哈维和安德烈只打算找几个自己人赶快让他们进宫,但偏偏没有合适的。各地都不安稳,拉玛西亚人被派出去了一半去监察和平息有可能的叛乱,都城里的差不多都是小孩子了。

可就算是孩子们,他们的处境也很微妙。有些孩子在被灌输反对梅西统治的观念,所以连拉玛西亚人他们也要仔细筛选。哈维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是从哪开始的,他让人着手去查,却查不到根源。再这样下去他们只好采取强硬措施了,把拉玛西亚的孩子都送到都城外的军营去,成年以后再回来……或者更远一点,送到瓦伦西亚。

但哈维也清楚,如果把贵族们的孩子送走,他们可能会遭遇比平息叛乱还要大的阻力。可不能总是让孩子们听着莫名其妙的谣言、满心都以为里奥是个只会迫害人的君主,也不能拿狂热的父母冒险,如果真要走这一步,只好推迟实施的时间。

现在距离年末只剩下两个多月,无论如何这都不是把拉玛西亚的孩子们送出城的最好时机,他们必须等待。新年时拉玛西亚众人都会回城,到时候选出几个合适的留下,里奥看哪个顺眼就让他们尽快举行仪式,早些强大里奥的力量、多一个人照顾他,也早些让多事的大臣们闭嘴。

“你不吃醋?”听过哈维的主意后,伊涅斯塔忽然笑道。

哈维摇摇头。

伊涅斯塔感叹起来:“谁会想到老成的埃尔南德兹会成为新王的第一个伴侣呢,明明朝里有那么多活泼外向的年轻人,哪个都能逗得里奥眉开眼笑,谁知道里奥第一个会选你这块不解风情的木头。”

“你就打趣我吧。”

“你是真喜欢他,是不是?”伊涅斯塔说,“你隐藏得确实好,可事实上多数事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我早就注意到了,你一直喜欢他,别人还只以为你对他是朋友和臣子对君主的关心和照顾呢。”

伊涅斯塔确实观察细致。这句话哈维也无可反驳,除了他,哈维也不指望还有谁能看出他对里奥的感情了。直到现在他们结了婚,还有很多人认为他们的结合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有许多人说自己居心不良,对公务兢兢业业、对里奥忠心耿耿不过是另有所图,哈维总是冷着面孔,很少笑脸迎人,看他不顺眼的人自然更愿意把他当做别有用心的人看待。

伊涅斯塔和哈维聊了几句玩笑话,哈维忽然想到另一件事,问道:“你看出里奥有什么不对劲吗?”

伊涅斯塔的表情忽然变了,两人注视着对方,像在策划阴谋的间谍一般。

“你也注意到了?”伊涅斯塔问。

“他在梦里忽然哭起来,醒了也哭个不停,已经明显到这个地步了,我怎么能注意不到……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有时候他会忽然出神,一开始我以为他只是为国事心烦,毕竟麻烦多,捣乱的人一个接一个……”

“难道不是这样吗?我也注意到他偶尔出神了。”哈维说。

“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好像在为什么事担心,奇怪的是竟然一直担心这么久。”伊涅斯塔说。

“就因为这样?”

“更多的还是感觉,我也不知道原因。”伊涅斯塔答道。

无论原因是什么,他说的确实有道理,里奥的表现也证明了他心中有事。

“我怎么会没注意。”哈维叹道。

“你的精力都花费在为里奥分担政务上了,”伊涅斯塔说,“你帮他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大小事情都一一过问。为他分忧当然好,但这样一来,你的注意力就都在里奥之外的事情上了。”

哈维听了,一时竟不能分辩。人们将伊涅斯塔和他放在同等位置,两人同样能力超群,却不尽相同,哈维早知道伊涅斯塔心思更细腻,今天听到他这番话,不得不心悦诚服。

“是我忽略了,”哈维摇头,“我不擅长那些东西。”

“你和里奥谈过吗?”

“他什么也不说。”哈维答道。

伊涅斯塔显然也对此无奈:“那只好等下去了。”

如果有可能,哈维不想等。为里奥分忧,为他解决一切问题已经变成了哈维的本能,他会不由自主这样做,现在明知里奥心中有事自己却不知道是什么、无法为他解决,让哈维有一种无力感。他希望完全被里奥信任,与他分享一切,正如一直以来自己对里奥那样。

回到里奥的寝宫,佣人告诉哈维陛下已经睡下了。哈维走去卧室,轻轻推开门,里奥在床上躺着,睁着眼睛,手摸着肚子。

“哈维——”

哈维走过去,在床上坐下,里奥坐起来仿佛正要说什么,哈维忽然温柔地吻住他。里奥缓缓伸出胳膊,勾住他的脖子。哈维侧着身体,不碰到里奥的肚子,将他压到床上亲吻许久。

“你是怎么了?”里奥问,对哈维这样的反常感到奇怪。

“没什么,”他摇摇头,“刚刚你要和我说什么吗?”

“今天宝宝在肚子里转了好几次,他一会儿转向这边,一会儿又转回去,还把胳膊和腿伸来伸去,他一定很健康,是吧?”

“当然了,他是我们的孩子。”哈维说。

里奥安心地摸着肚子,与他聊过几句后打起了哈欠,天色晚了,哈维很快为里奥换了睡衣,如从前一样抱着他睡了。

困意袭来时,哈维想起自己和伊涅斯塔的对话。他不应当考虑这些,他原本就不擅应对感情……不要耽搁精力在这件事上,如果里奥有一天愿意与他分享自然最好,如果没有,他还是会像过去、像现在以及每一天一样,为里奥解决他的一切烦扰。

……无论如何,里奥生下的第一个孩子是属于他们两人的,对里奥来说,他会是特别的那个……就算里奥未来有其他伴侣,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最后浮现脑海中的这几句话仿佛结论一样,忽然间一切都有了定数,哈维确信如此,放下心来,很快睡着了。





秋季到来时,里奥生下了他与哈维的孩子。

生产过程依然痛苦,他在阵痛袭来时不断想起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想起他细瘦的胳膊和柔弱的身躯,想起马德里小屋中生产的下午,他如何在惧怕分离和生理疼痛的折磨中生下孩子,拥抱他,为他快乐,为他哭泣。

这一次他受苦的时间减少了一半。两个小时后,里奥诞下一个男孩,他早为孩子起好了名字,蒂亚戈。他和里奥送走的那个孩子大不相同。蒂亚戈更像自己,从眼睛到嘴唇,从脸庞轮廓到耳朵。在里奥从生育的疲乏与疼痛后恢复过来时,他让所有人都离开房间,自己抱着蒂亚戈打量着,婴儿刚出生,身上许多地方还有褶皱,里奥忽然哭了。我没有忘记你,他抱着蒂亚戈,却在对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说话,我从没忘记你。

里奥抱着蒂亚戈,想起自己抱着上一个孩子的时候。他们差不多大小,差不多重量,闭上眼,里奥回到两年前的下午,他抱着婴儿,笨拙地,怜爱地,不舍地,在他离开前,就那样抱了整整一天。

不该再哭了。里奥抹了抹眼睛。这一次他生下孩子,不必东躲西藏,不必忍痛分离,这个孩子会平安健康地在他身边长大,他不需要担心任何事。

里奥将对长子的一部分思念与愧疚转移到蒂戈身上。只要看见蒂亚戈健康活泼,快乐无忧,里奥仿佛就能看到远在皇马的那个孩子也是同样的光景,他也会这样快乐和平安,这减轻了些里奥的愧疚和忧愁,他一日比一日轻松,心情也比从前更好。自蒂亚戈出生后,里奥的梦魇消失了。





产后过了半个月,里奥就又回到朝堂上了。白天他与众臣商议国事,晚上回到寝宫,乳母抱来蒂亚戈,里奥会逗他逗上好一会儿。

孩子为里奥带来的快乐比哈维所能想象的还多。虽然里奥喜欢蒂亚戈,但他和孩子相处的时间却并不多,在睡觉之外,蒂亚戈每天在里奥身边也只能待上一两个小时。

虽然为孩子的到来开心,但里奥毕竟还只是个十九岁的年轻人,他不会哄孩子,缺乏技巧,也缺乏耐心,一旦孩子哭闹起来,多数时候里奥都只能把孩子交给乳母。

但在夜里,里奥一定要搂着蒂亚戈。哈维庆幸里奥的床够大,在婴儿也占据了一大片地方后,自己还不至于被赶到另一个房间去。

新年时,哈维与里奥的众多好友纷纷从巴萨各地赶回都城。他们庆祝蒂亚戈的诞生,庆祝重聚,庆祝新年。这样热闹的时刻中,哈维繁华的、灰暗的巴塞罗那都在熠熠闪光。与一年前的忧虑不同,他将朝中诸事抛之脑后,只与里奥共同庆祝节日。现在的里奥尤其轻松,见他快乐无忧,哈维的幸福感更甚了。他与里奥的新年这样快乐,这会是个好兆头,这一整年,甚至接下来的很多年,他们都能这般快乐、亲密无间。

只是新年的假期还没结束,里奥就进了布斯克茨的房中,整整三天,两人不曾踏出过卧室一步。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