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凛冬拂晓3


真人无关 求放过

真人无关 求放过

真人无关 求放过



定制文,足球同人,架空,各种拉郎



CP:哈梅、C梅、布梅、猪梅、皮梅



以及涉及到一些孩子们长大后的戏份



依旧是ABO,依旧有怀孕生子情节



创作需要,作者超级放飞,各种狗血、各种虐,但千万谨记真人无关!大家看看就好,千万别当真!



日更


+



凛冬拂晓





又是一夜落雪,清早出门时,军营已经被白色覆盖了。里奥深深吸了口气,阳光闪耀,刺得他睁不开眼睛。

布斯克茨从另一边走来,他们要一起去练兵。

“下了好大的雪。”说着话,里奥向布斯克茨笑道。

“可能是最后一场了,”布斯克茨看了看天,“天气要转暖了,冰雪融化时冷的胜过寒冬,无论人还是马,腿上都是泥。”

“那不是也挺有趣?”里奥笑道。

布斯克茨拉住里奥的手,两人走过一段积雪还没来得及清理的路,这一块地势低洼,风把雪吹落到这里集中起来,人踩上去,雪就没了半个小腿。

还有十二天就到了协约结束的日子了,皇马随时有可能开战。

这时候打仗就是最好的时机了,里奥从雪上踩过去。巴萨粮草充足,兵强马壮,士兵们是原来在国内军营镇守的那一批,他们休息充足,来到边境快一个月了,适应了天气,也熟悉地形。

不祈求和平,里奥竟希望能早些开战。普约尔说如果到了夏天还不开战,就让里奥回都城去。带兵是轮换制,普约尔认为里奥既然是储君,就没必要在这地方呆得太久,差不多象征一下就好了,总不能让他在战场上负伤。

但里奥清楚,如果回去,又会有一群人说他无所事事,说他“身为储君却从战场上逃走”,他还不如留在这儿多拼下几座城。

两人已经走到练兵场,时间还没到,集合的士兵们只来了一小部分。他们中的一半还是新兵。新兵在战场上自然不占上风,但起码在体能和心态上都有优势。下一战仍是巴萨获胜的可能性更大,既然如此,里奥更没有回都城的意愿了。身为储君不为国出战、攻城掠地,这样的储君也没什么用了。他知道自己年纪小,权力不够,位子坐得也不稳,但如果发生动乱,他要保证自己还能留在这位子上而不是被人推下去。就算已经击退过皇马人,但也也是过去的事了。他需要更多。

上午的练兵十分顺利,下午时里奥带兵巡逻,布斯克茨组织演习。忙了一整天后里奥回到房里,夜里睡觉前看见身上留下的红痕,这才想到自己刚刚和人发生了关系,就在昨天。

这晚再度回想时,里奥感觉到的仍是欣喜。白天时他根本没时间想起这些,现在想起,那时候的温存和甜蜜为里奥带来放松的感觉和深沉的睡眠。他将这件事与罗纳尔多和他身后的皇马完全分割开,他不知道是否会有下一次,但这曾带给他快乐,这样就足够了。

停战协议结束前的最后一个休息日,里奥再次去了科尔多巴,这次不需要为自己找借口了,他就是为罗纳尔多去的。

他直接去了上次的那座小房子中,他奇怪罗纳尔多和这房子有什么关系,难道是他买下的?或者是他朋友的?在科尔多巴这样的地方为什么会有个住处呢?

里奥把马匹在院子里栓好,他试着去拉门,发现门并没上锁,一把就被拉开了。他刚迈进去一只脚,就被人扯着拉进房子里。门在他们身后重重地关上,里奥刚看到罗纳尔多的脸,还没来得及道一声好,就被他抱着吻了起来。罗纳尔多只顾着吻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摸索着锁上了门。

“我一直在等你。”他说。

仅仅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也能知道他所言非虚,罗纳尔多原本生着钢铁一样的一双眼睛,但现在那双眼里只有温柔,他有些急切,有些心焦,仿佛这一个星期一来一直在忧虑着什么。

“你是怎么了?”里奥摸了摸他的脸颊,“好像瘦了。出什么事了?”

他抱住里奥,手掌在他后背上缓缓滑动,下巴抵在里奥肩膀上。

“我在想我们,怎么能不着急。”

里奥没去想这句话,他抬头吻上罗纳尔多的嘴唇,罗纳尔多也顾不得焦急和忧虑了,他与里奥温柔地亲吻,很快进了楼上的卧室。

只是一个星期没见,两人也像是久别重逢一般,他们断续做了大半个下午,又睡了一会儿,醒来后才第一次有空说话。

里奥还闭着眼,他背对着罗纳尔多侧躺着。罗纳尔多从身后抱着他,他的手扣在里奥的手上,嘴唇贴着里奥的肩膀,偶尔断续地吻他。

“上周回去之后我才想到,我们都不了解对方。”罗纳尔多说。

“了不了解有什么关系?”里奥问。

“你不担心以后吗?”他问,“我们在战场上会是什么样子。”

“就和原来一样,还能是什么样子。”里奥说。

“我狠不下心对你下手。”

“想杀我不那么容易,你担心得太多了,就像我想杀你也很难一样。别担心这些不可能的事。”

罗纳尔多不理解里奥为何对这份感情这样没有忧虑。他将矛盾与烦扰抛之脑后,只看到眼前的欢愉。

“我不明白你。”他低声说。

里奥转过身来,额头与罗纳尔多相贴。他闭着眼,手指摸着罗纳尔多硬硬的头发。他是将军,不明白自己也不奇怪,里奥的身份是储君,他身上的重量太多,早就学会不为自己添加更多负担。眼前若有爱情、有温存和甜蜜,他就只负责享受这一切就好,如果有责任需要背负,他愿意承担,但他们的爱情没有结果和明天,也没有责任,里奥便只在这一时一刻喜欢着他,与他相拥。

“我喜欢你。”里奥说,他的声音很轻,却不容置疑,如同在王位上宣布他的旨意。

罗纳尔多再度吻他。这只能是场来路不清、无始无终的爱情。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敌人的储君,更没想到能得到回应。现在里奥躺在床上,手指揉着他的头发,低声告诉他他喜欢自己。这让罗纳尔多无法克制。如果里奥不是巴萨人,他会将这只开始了不足半月的感情看做是一生的责任,希望和他共度余生。

天色渐暗,里奥从床上坐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这次罗纳尔多没再缠着他。他们拥有的时间太少,这加快了他们的成长和变化。里奥已不再有上个星期时忐忑不安的模样,他静静地穿着衣服,目光望着窗外光秃的树干和落雪。罗纳尔多坐起来,随着他的目光望出去。

“以后我可能不会来了,”里奥忽然说道,“所以别再等我了。停战协议马上结束了,你和我都没时间四处跑了,我很喜欢你,但这样下去不会有什么好处。”

他的话让罗纳尔多被钉住般僵硬。

“你在说什么?我们——我们才见过几次面,你就说不会再来了?”

里奥穿好了衣服和鞋,对着镜子整理了下衣领,“我们在打仗,如果一直私下来往,我们迟早会混淆私事和公事,见了面无法狠下心动手,甚至连军队都带不好,你和我都负担不起那样的结果。”

“不会的,”罗纳尔多匆匆说道,套上裤子跳下床,“这和我们是谁没关系,我知道这有风险,但只要战场上交手的时候和从前一样……”

“你觉得这很容易做到吗?上一次在我肚子上割了一刀后手软、心软的不是你吗?”里奥轻声问道,捋着他的头发,“那时我们还没私下说过话,你就已经不忍心下手了。”

“不然呢?难道我应该杀了你吗?”

“别说气话……我们是对手,不应该手下留情,”里奥环着他的腰,他本想哄着罗纳尔多,但想到马上就不再见面了,这样的动作暧昧太多,他松开手,“谁也决定不了战场上的事,真到了不得已要分出胜负的时候,难道还能心软吗?这不只是我们的私事,还关系到巴萨和皇马。”

罗纳尔多摇摇头:“你太狠心了,里奥。”

“我们必须有所取舍,”里奥叹气,“你不能因为我们的感情放弃你的前途和皇马的利益,我也不能丢下巴萨不管。”

罗纳尔多垂着头,这时忽然抬眼望着里奥,“你是储君,”他说道,仿佛刚刚想起这个事实,“你当然不会因为我动摇你储君的位置。”

里奥回望着他。自己已经对罗纳尔多诉说心意,告诉他自己喜欢着他,现在他不能任由恋情继续,想要终止也这么难吗?他怎么会想到储君这件事上?

“我以为我们在恋爱,别再说这些刺痛人的话了好吗?现在我们结束了,至少能做到不要恶言相向吧?”

罗纳尔多听着,重点却只在于他并没有反驳自己刚刚的话。

“你会为任何事放弃王位吗?”罗纳尔多问。

“不会,难道你会吗?”里奥利落答道,反问了一句。

“我明白了,”罗纳尔多冷笑一声,“谁会为了个情人放弃王位和国家呢。”

“如果你是太子,难道会因为爱情放弃皇马么?”

“我当然会,我是真的喜欢你——”

“你不会,”里奥打断他,“你从来都不是储君,如果你知道有一天你会成为皇马的君主,你不会轻易说出这种话。”

罗纳尔多沉默片刻,温柔的眼睛慢慢结了冰。“我喜欢你胜过一切,虽然相处时间很少,”他干巴巴地说,“如果我站在你的位置上我不会为任何事放弃你。但相比于我,你更看重王位……我明白了。”

“不是你说的那样——”

“那么你不是为了王位放弃我的?”罗纳尔多问。

若说“不是”听起来像撒谎,可如果回答“是”也并非事实。他把话题绕进了一个圈子。

“有很多原因,我刚刚说了,你也听到了,”里奥几乎不愿解释下去,“储君的位子不是随随便便就赐给我的,我有许多事要考虑,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知道了,”罗纳尔多颓然答道,“你走吧。如你所愿,我们不会再私下见面了。”

里奥拿起佩剑。

“好。”

他走到门口,罗纳尔多又说道:“下次在战场上,我会下狠手。”

“好。”里奥再次答道,拉开门走进空旷的小厅,踩着吱呀的楼梯快步离开了,房间中的空气让他有窒息感。

罗纳尔多在椅子上颓然坐下。平生第一次,他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里奥的脚步声很重,他快速走下楼梯,吱呀的声响与上次一模一样,楼下那扇门开了又关,仍旧带进一阵冷风和清晰的响动。但这次罗纳尔多没再到窗前去看里奥的背影,里奥离开小小的庭院时也不曾回头。

长街上的雪开始化了。



事情没能顺利解决让里奥胸口憋闷,他策马疾驰,痛痛快快地跑了好一会儿。原本以为能和罗纳尔多平和顺利地分开,却被他添了一肚子气。

回到军营,里奥被带去普约尔的房间。他进门后见到普约尔坐在桌旁,酒菜已经摆好,正在等他。

“今天是节日吗?”里奥问。

“好久没三个人一起吃饭了,我让人去叫塞尔吉奥了,”普约尔指了下椅子让里奥坐下,“刚回来?”

“去科尔多巴走了走。”

普约尔点头,“今天你休息,去热闹的地方走走逛逛也好。”

“现在天气好,路也好走,雪都开始化了。”里奥说。

“是啊,过几天就到处都是泥水了,赶路不好赶,要是这时候打仗就麻烦了,”普约尔说,他向门口望了一眼,“去科尔多巴做什么了?有人见到你进了一栋房子,你在那里有朋友?”

里奥在心中轻叹,心想结束见面的做法果然是正确的,这迟早都会被人发现。

“我和人见了面,还有上星期,但一共只有这两次,以后不会再有了。”里奥坦白道。

“我相信你,”普约尔说,“朝里不喜欢你的人都说你年纪太小,没经验,不懂国事,但我有几年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是储君,不可能不识大体。在朝里你是未来君主,我是你的部下,但在军队里,你是我手下的将军,你做的事不得体,我必须提出来。”

“是我的错,再不会有了。”里奥微微垂下头。

普约尔伸过手来,把厚实的手掌放在里奥脖子上。

“你确实年轻,缺乏经验,但你是我们最好的人选,我们不希望巴萨落到除你之外任何人的手里。别让有异心的人抓到机会把你推下储君之位,陛下刚让巴萨繁荣起来也不过几十年,我们不能再回到过去的黑暗年代了。”

“您说得对,”里奥低垂着头,“我不会让别人有可趁之机。”

“背负这么多重量很为难你,但我们都在尽力帮你,我和哈维、安德烈,我们所有人。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但我们都是一样的。”

“我明白,”里奥答道,“我不会让您失望。”

普约尔在他肩上拍了拍,“好了,塞尔吉奥也该来了,准备吃饭吧。”



雪很快融化了,青草不会那么早生长,泥水更早地覆盖了军营和周边。

一整天的练兵后,里奥回到房里洗过澡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时间还太早,他睡不着,只想多躺一会儿,让骨头和肌肉都舒服些。

敲门声响后,布斯克茨拿着一包东西进来了。

“不是这么早就睡了吧?”

“没有,累了,躺着歇着呢。”里奥说。

布斯克茨拿起手中的东西,“这是你这个月的药,我从大夫那儿过来,他让我带给你。感染风寒的人太多,他走不开了。”

里奥躺在床上不想动,“你帮我放到盒子里吧,还是原来那个。”

布斯克茨找出里奥放着药的木头盒子。医生每个月会按照标准给里奥抑制剂和避孕药,布斯克茨打开盒子,忽然注意到里奥从没碰过的避孕药被打开了。

“你的避孕药怎么打开了?”布斯克茨问,“你不会是给当做抑制剂吃了吧?”

里奥摆摆手:“有一天累糊涂了,把避孕药吃完了才发现自己吃错了,没什么影响,抑制剂我也补上了。”

“有没有你这么糊涂的。”布斯克茨叹了一声,帮里奥把盒子里的药摆好。碰到那份被打开过的避孕药时,布斯克茨忽然感觉指尖传来一阵凉意,他转头去看床上,里奥闭着眼躺在那儿,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布斯克茨把药放好,走到里奥床边坐下。里奥把手伸给他让他握住。他以为布斯克茨要说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也没听见,睁开眼时发现他正看着自己。

“怎么了?”

布斯克茨摇摇头,“累了,在你房里待一会儿。今天练兵怎么样?”

“少了三分之一的人,大家都生病了……但状态还好。我们现在的状态特别被动,竟然被传染风寒了,如果这个时候皇马说要打仗可怎么办?”

“胡乱担心可不是你的风格,”布斯克茨说,“你这几天身体还好吧?怎么这么没精神。”

“我好着呢,不用担心,”里奥在他手上拍了拍,又提到军队,“现在这些没生病的可能都是身体好的,或许我们该训练出一些精锐部队,可以以一敌十的那种……”

“你又在说你自己了,不是谁都能像你一样的。”

“我能以一敌百,”里奥忽然笑了,“你怎么能看不起人呢?”

布斯克茨和他说笑几句后离开了。回房时一路上都在想里奥那份打开的避孕药。每一份药都是五个装着药的小包放在一起,里奥说他吃错了,可他会连续吃错两包吗?

布斯克茨第一次被一种难言的感觉刺痛。对里奥,他和朋友们一样,作为储君,他们拥护他,作为朋友,他们喜爱他,虽然自己比里奥大一岁,但布斯克茨一直觉得里奥像弟弟一样,照料他、为他做些生活和工作上力所能及的事都是布斯克茨的乐趣,他还没来得及去想里奥也会有长大的一天时,事情忽然就有了变化。

体会着那阵糟糕的刺痛感,布斯克茨意识到这甚至都和恋爱无关,他只是像朋友和家人一样嫉妒,嫉妒一个未曾谋面的人曾与里奥亲近,他原本不应当这样做的,布斯克茨为自己的嫉妒找着合适的借口,里奥只有十六岁,这……可十六岁也并不是孩子了,都已经上阵打仗了不是吗,军营里有很多人刚满十四周岁就被送来,在战场上,又有谁是孩子呢。



第三章



最初发现身体状况有异时,里奥在晚饭时打起了瞌睡。他的侍从叫醒他,带他回房去睡觉了。里奥想也不想,脱了衣服钻进毯子下,很快进入梦乡。那晚他睡得很安稳,第二天醒来也精神极好。侍从说起他昨天竟在吃饭时睡着,里奥回答说自己不过是累了。

这样说完,里奥忽然回想起自己最近的身体状况并不好。他时常感觉没精神,总是想睡觉。他坐在桌旁回想最近身体的各种症状,然后手落到平坦的腹部上。他看上去像是怀孕的人吗?避孕药吃的太迟、已经没有效果了?

这不太可能。里奥想。他只和人上过两次床,怎么会这样轻易就怀孕?

思虑许久,里奥在一天的练兵结束后让人去请医生来。他遣散旁人,房中只剩下他们两个。

“我最近身体不大舒服,需要您帮我做个检查,但无论结果如何,您都要保证不告诉任何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声张。”

“保护病人的隐私是我的职责。”医生答道。

里奥信任他,自从里奥进军营以来就是眼前的医生陪同他一起。

医生问了他几个问题,简单做过检查后,他收起药箱,神情高深莫测。

“您怀孕了,可能有两个月。”

“您确定?不会有错?”

“不会有错,我很确定。”

里奥靠在椅背上,手指绞在一起。他不怕任何事,可怀孕除外。

“作为医生,我要公事公办问一句,您打算留下它还是拿掉?”

“您的建议呢?”里奥问,“从医生的角度来说。”

“您身体状况良好,生下孩子也会很快恢复,如果流产,以后可能造成怀孕困难。”

“我需要您详细讲述一下各种利弊。”里奥追问。

医生事无巨细地对里奥讲述生产和堕胎的利弊后,里奥送走了他。

那晚渐暗的天空上出现一颗暗红色的星。如同着了火,在天际燃烧。只有里奥一人望着它,军营中的人们忙碌着各自的事,那颗星在接近无人知晓的时刻烧着了自己。夕阳被淡淡的暮色逐渐淹没,逐渐吞噬,黄昏已至。

一切都像是坏兆头,任何事都能让他惊慌。他攥着拳头,并非出于勇气而是懦弱,第一次,他感觉到害怕。

怀孕了。

他想道。并未开口,里奥忽然被一阵恐惧笼罩,仿佛害怕房中另有其人,并听到他心中所想。

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他们会如何处置自己?他有了孩子,并且是敌人的孩子。

杂乱的脚步、咆哮的人们与惊惧的哭喊组成了里奥的想象。他无法让自己停下,任由面目不清的人们包围他,他被无数双手撕扯。他忽然意识到那惊心的哭喊是他自己的声音。

他不能慌。里奥摩挲着墙壁让自己有支撑。尽管从荒诞的想象中回过神来,他的手还是在发抖。他会被废去储君的头衔,就算他的朋友们保护他,他也只能一辈子是个亲王,无论他如何努力,做出什么样的功绩,都不能夺回王位。

对真实情况的推测比刚刚的无稽想象更加恐怖。

清醒些,别乱想。他攥紧了手。

在战场厮杀和朝堂争斗后,在好不容易成为储君后,他迎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结局。若被其他人发现自己怀孕、他会面临什么结果?朝中会不会大乱,将他拉下储君之位,从此再无翻身的可能?他长久以来的努力和朋友们的期盼就要这样落空了?

无声无息将胎儿拿掉的想法出现了,他扶着墙壁,手指发抖,杀了它吗?还未成为君王,就要杀掉自己的孩子?

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

“将军?”门忽然被敲响,里奥几乎跳了起来。

“什么事?”他压着声音问。

“晚饭给您取回来了。”

里奥扶着额头。他差点忘了这件事。

“进来吧。”里奥在桌旁坐下,侍从进来摆好饭菜出去了,并说一会儿他回来收碗碟。

里奥拿起刀叉,只看了一眼盘中暗红的肉排就一把丢开叉子,他忽然起身,桌子被他撞翻,餐盘和食物一齐翻倒、砸在地上,发出巨响。

“将军,出事了吗?”

“没事,”里奥大声回答道,看着满地狼藉烦乱不已。他走到门口一把拉开门:“我不小心把桌子碰翻了,麻烦你们收拾一下。晚饭我不吃了,一会儿回来。”

他将残局交给侍从收拾,自己没办法在屋子里呆下去,绕到人少的路上大步走着,等到他被栅栏拦住时,他才发现自己走到了军营最东侧。

那是面向巴塞罗那的方向。

眼前的东方一无所有,荒原,远处的小山,夕阳已落,光芒尽逝,所见之处一片灰暗萧瑟。

傍晚的风冷了,里奥出门时忘了穿外衣,现在却不想回去取。他只想站在这里,被寒气冻清醒,或被冷风吹清醒,无论是什么,能让他恢复理智就好。

不能为任何事惊慌和崩溃,他在心中默念,不能为任何事惊慌崩溃。

重复了许久,虽然仍旧没有主意,但他终归冷静下来了。在风势更大之前,里奥回到房中。那里已经被收拾得整洁利落,窗明几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在来不及思考任何事之前,里奥把自己裹进毯子里睡了。今晚他只需要睡眠,明天他会给自己答案。



在那颗橘红色的星燃烧自己时,里奥在天还未亮时醒来了。他注视了一会儿那颗异常明亮的星,开始思索腹中孩子的去留。

他要留下孩子,但更重要的是巴萨。在保持一切不变的情况下、在他能稳稳地保留储君之位并在未来可以即位的情况下,他要生下孩子。

在慌乱和充足的休息之后,里奥终于可以好好思考这件事了。

在昨天傍晚的慌乱中,他曾切实以为自己的未来就这样完了。但一个胎儿不能阻止他的统治和未来。他确实有了敌人的孩子,但这和他将成为巴萨的君主、统治这个国家并不冲突,是谁说因为生了一个孩子他就不能治理好国家了?难道因为有了孩子他就不是个合格的将军、不能在每一场战役上将敌人打得落花流水了?

他坚信自己是不可替代的那个,他确信自己可以留下孩子。到怀孕后期、无法遮掩的时候他会告诉普约尔这件事,那时就算想要流产也晚了,再说如果最近皇马忽然开战,他也不能以此为借口缩在军营中不上战场……保佑他能拖得足够久吧。

流产不在里奥的选择范围里。医生说流产会损害身体,虽说他对于以后是否会有孩子、能否再怀孕并不在乎,但他不愿伤害自己的身体,他需要这具身体和他一起上战场、上朝堂,绝没有损毁它的道理。

刚刚确认自己怀孕后,里奥时常会失眠。这样不能安眠的夜晚困扰了他几日,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回到军队上,回到皇马的一举一动上,只有他和医生知道孩子的存在,他仍掌握着主动权,没有任何事需要害怕,孩子带给他的困扰很快消散了。胎儿仿佛明白他心中所想,安静在里奥的身体中住着,从不捣乱。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