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执迷不悟(🐷梅)35

这是一篇足球同人架空文,宫廷背景,各种妃嫔宫斗的剧情,没事弄着玩的,定制文,大家可千万要慎入啊!

ABO文,该怀孕怀孕,该生子生子,还很放飞!

德国队粉、拜仁队粉、皇马队粉及其球员人蜜不推荐看这篇,梅蜜也不推荐!太放飞了!我只是剧情需要放着玩!求放过!攻受都不是1v1!慎入!

CP猪梅(施魏因施泰格/梅西)还有其他拉郎CP


+


执迷不悟

皮克说到做到。郊外被他称为行宫的房子十分清净,政务也好、公文也好、下人也好,统统没有,清静得仿佛与世隔绝。施魏因施泰格把带来的行装从马车上搬下来,两人走进空旷的大房子巡视一圈,这里只有一层,占地面积大到里奥走了一半就不想继续探索的地步,虽然空无一人,但整洁干净,无可挑剔。厨房中蔬菜水果牛奶鲜肉一应俱全,看起来像是在他们抵达之前刚刚有人送到的。
“我们要自己做饭了。”里奥拿起煎锅看了看,惊讶地得出结论。
“放着我来。”施魏因施泰格说。
里奥把煎锅放回原位,每次施魏因施泰格这样说他都感觉很奇妙。
过了一会儿,不擅厨艺的拜仁前君主开始倒腾厨房,里奥不走也不过来帮忙,就盯着看施魏因施泰格如何煞有介事地洗菜切肉。
“你这刀法还像模像样的。”里奥赞叹。接下来又如此称赞了他煮肉、拌菜的娴熟手法。
但最终做好的看似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味道却不尽人意,不吃就要饿肚子,两人只能味同嚼蜡地吃光晚饭。
“我让你吃了两年来最糟糕的一顿饭。”施魏因施泰格感叹。
“吃过那么多好吃的东西,全忘了,就这顿能记一辈子,记忆犹新,”里奥匪夷所思地回想刚刚没味道的晚餐,“而且我竟然全吃光了。”
他摸了摸肚子,施魏因施泰格把他拉起来出门散步,消食了回来好睡觉。
远离琐事的人群,里奥和施魏因施泰格度过了一个月清静甚至无聊的日子。无事可做让他们将注意力都转移到日常琐事上来,施魏因施泰格做的菜肴依旧不甚可口,偶尔灵光一闪的时刻,他做出几道味道尚可的饭菜,两人都喜不自胜,在没吃完之前视若珍宝,夸赞个没完;此外因为没有外人和各种事务打扰,他们花了为数惊人的时间在床上,反正这是用来休养生息的假期,不加以利用反倒可惜。
“这才是做梦也想不到的日子,”里奥躺在沙发上,他们从床上一直做到地板上,又转移到沙发上,“放下剑不去打仗,和你没完没了地上床,就好像以前的那些事从没发生过似的。”
“有些事不发生更好,”施魏因施泰格伏在他身上,认真吻那些淡去的伤痕,“继续那样生活,你迟早要死在战场上,或许都用不上很久,就在还年纪轻轻的时候。”
“我一直都这么想,那和吃饭喝水一样正常,带兵打仗,统治国家,战死沙场——那时候感觉就算即位也还是要出去打仗,不声不响死在某个地方。我没想过生活会变成这样。”
“没人要求你为巴萨送命,我也不能眼看你送死。就算打仗,也没有你那种不要命的打法。”
“我就是抱着那样的信念长大的,到慕尼黑之后以为自己要老死在宫里,还觉得很可惜。”
海浪声远远传来,里奥睁开眼,月色尤其明亮,在夜晚中光芒也仿佛刺眼起来。
“你记得我病怏怏的那段时间吗?刚从边境回来,身体还没好,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想做,恋爱也不敢,”他静静摩挲着施魏因施泰格的手掌,“但有趣的是人们什么事都做得到,在什么样的绝境中都能恢复。我甚至还想回到沙场,再去打几场又怎么样,再被抓、被折磨、受伤又怎么样,有什么好怕。”
“别提打仗,”施魏因施泰格说,提起这个词他就心中一阵寒意,“你今天怎么了?说的这么多?”
“我现在又觉得害怕了。”他轻声说。
“为什么?怎么了?”
施魏因施泰格抬头望他。里奥表情古怪,他露出不能称之为笑容的微笑。忽然间事情都到了临界点,所想象和以为的一切都改变了,他曾坚信的东西都改变了,他不再以原本设想了千万次的方式应对,转瞬间一切都变得彻彻底底。
用自己也不确信的语气,他犹疑说道:
“有孩子了。”
他的语气第一次这样没有底气和不知所措。
惊讶的施魏因施泰格还没开口,里奥说道:“我不知道我想不想要它,但它来了。本来还不确定,但今天……尤其是刚才,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你……你不是一直在吃药吗?”
“最近没有,”里奥说,好几次他都拿着药丸久久打量着,他没有不吃的理由,也没有吃药的理由,忽然间坚定不移的信念都变得犹疑不决,“有好几次想吃,最后都丢掉了。”
施魏因施泰格的手迟疑地覆盖到里奥的小腹上。那里留着深深的刀痕和伤疤,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抚摸这里存在的那个小生命时,里奥的小腹十分光滑、微微鼓起。
里奥的手也放了上去。施魏因施泰格的手滑过伤痕,握住里奥的手。
“你想留下它我们就留下。”
“为什么这么说?”里奥问,他的声音小的几乎难以听清,“如果我说不想要,就让它离开吗?”
施魏因施泰格闭上眼,重重地点着头。
“为什么我会不要它?”
“你说你害怕。”
漫长的寂静。
施魏因施泰格握住里奥的手吻了吻手心。
“你决定了吗?”
里奥摇头。“留下也害怕,让它离开也害怕。”
“抱歉。”施魏因施泰格伏在里奥身上,头枕在他胸前,里奥用手指梳着他的头发。
“没怪你,不提以前的事了。”
“由你决定,你想留下就留下,不想要我们就尽快回都城去找医师。”
“你不想要吗?”里奥问。
“比起孩子我更在意你,”施魏因施泰格轻声叹息,“它让你不开心的话,还是算了。我不想你顾虑这么多。”
里奥长长吸了一口气,环住施魏因施泰格的脖子,“我想睡觉了。”
他抱起里奥回到床上,他们如每晚入睡前那般亲吻,这一次施魏因施泰格的动作轻柔了许多。
终于告诉施魏因施泰格怀孕一事,里奥以为自己会彻夜不眠,反复思索究竟是否要留下孩子。他的顾虑和担心太多,几乎要撑破脑袋。但在施魏因施泰格温柔的亲吻和拥抱中,他很快睡着了,睡眠一如平常那样安稳。
若从实际的角度来讲,里奥不在乎孩子,如果只泛泛地说有个爱人,并且要为爱人生下孩子,里奥不会有多大兴趣,但现在“爱人”不是个模糊的概念和形象,而是施魏因施泰格。
他并没刻意盼着孩子,与施魏因施泰格复合后他的日子与从前一样,他想喝酒就喝酒,吃避孕药也不会背着人,在政务繁乱时他尽管大发脾气,在闲暇骑马时出城打猎,和十年前一样对猎物穷追不舍,跳上马背,滚下山坡,带着他的猎物满载而归。
一切都在转瞬间发生。他不再自然而然地吞下避孕药,迟疑地丢开药丸,不知自己到底在盼着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他曾想或许自己的身体早就毁了,怀不上孩子了,忽然发现怀孕的迹象时,里奥只有困惑,没有快乐。这里不是拜仁,没有人会逼迫他堕胎,但他身为巴萨亲王,这个身份同样会为孩子带来风险,成为梅西的孩子,敌国和国内有异心的人都会把他当做目标。他不能接受孩子被人当做标靶和可能受伤的事实。他担心得太多。
熟悉的束缚感从天而降,恐惧随之而来。
在被更多忧虑与恐惧包围之前,里奥枕着施魏因施泰格的胳膊睡着了。梦里他回到几年前发现自己初次怀孕的那天,欣喜和幸福感冲击着他,那一刻他切实感觉到自己是被保佑着的,神回应了他的渴望,他终于和爱人有了孩子。很快,梦中出现了酸涩的药剂和染血的楼梯,继而是皇马营地的大火和遮盖视线的鲜血,但里奥并未惊醒,他在梦中如旁观者一般观看那一切发生,转身离去时,他怀中抱着一个裹在蓝色襁褓中的婴儿。

两人在第二天启程回都城了。施魏因施泰格准备了充足的食物,将马车布置得舒舒服服,和里奥像平常那样说笑一路,回到亲王府。
到家后,里奥直白告诉特尔施特根自己怀孕了,让他注意下自己的饮食和生活用品。
“有孩子了?”特尔施特根问,“给您准备的避孕药失效了?”他极其务实地问道,仿佛听了答案就准备去质问医师和药房。
“没有,是我没吃药。至于孩子……还没决定留不留下,但暂时还是注意着。下午让医师过来一趟。”里奥说。
说话时施魏因施泰格正为里奥脱去外套,特尔施特根特意观察了他的表情,但拜仁前君主脸上只有柔情。特尔施特根疑惑他做皇帝时那些霸道和独断都哪里去了。
“有了孩子还不知道要不要。”特尔施特根用没人能听见的声音嘟囔着离开了。
午饭后医师来了,细心为里奥检查了身体,施魏因施泰格在一旁陪着。
“您确实怀孕了,”医师检查后说,“可能有二十天左右,这些天有什么反应?”
“比以前爱睡了,有时候会觉得头晕,这些都是正常反应吗?”
“目前来看都正常,孩子也健康。您只要注意饮食、不做剧烈运动就好,我给您开些养胎的药,每天早晚饭后各一次。”
“那如果想拿掉孩子呢?要怎么做?有什么影响?”里奥问。施魏因施泰格在他身旁坐着,手放在里奥的腿上。
“只要用药就可以,您身体状况不在最好的阶段,总的来说还有些虚弱,我会为您调理比较缓和的药,但无论怎么缓和也还是流产的药,大概会用上一整个下午,过程会很难熬。至于对身体的影响,因为您以前已经流产过一次,所以以后会更难怀上孩子。”
里奥看了施魏因施泰格一眼,后者握了下他的手。
“除了难怀孕之外对身体还有其他影响吗?”施魏因施泰格问。
“基本不会,这种例子很少见。”医师回答。
“听起来好像还好。”施魏因施泰格看着里奥。
“如果我不想要这个孩子,最晚要什么时候决定?”里奥问。
“这样的话您只有半个月时间考虑了,如果不想要,越早决定越好。”
里奥点点头,没再说话。
“流产对身体的影响会更大,是吗?”施魏因施泰格问。
“其实差不多,都会多少造成些影响,哪种都有风险,流产会影响身体,怀孕生产也会。”
“我们还要再考虑,”里奥说,转向施魏因施泰格,“我累了,想躺一会儿,你送先生出去吧。”
医师欠身行礼,施魏因施泰格送他走出房间,两人站在门廊上说了十几分钟,施魏因施泰格事无巨细地问了以里奥现在的身体状态、怀孕和流产分别会对身体造成的影响,还有这段时间的饮食起居注意等事项,一一问过记下了,才送走医师。
回到房里时,里奥已经躺回床上了。
“困了吗?”施魏因施泰格坐到床边。
里奥摇摇头:“身上发懒,就是想躺着。”
“想不想吃什么?这几天吃的稍微多一点也没关系,一会儿厨房的人要去采购了。”
“想喝汤,鱼汤、蘑菇汤、奶油汤……说着就想吃。”
“还有吗?我一起告诉他们。肉还要吗?”
“买生肉,不要腌过的。”
施魏因施泰格拿了张纸,一行行记下来。
“还有呢?”
“想不起来了,先这些。”
施魏因施泰格点点头,拿着纸条刚要出去,里奥叫道:“巴斯蒂安,现在我就想喝奶油汤了。”
“我这就去厨房,做完了直接给你端回来。”他快步出去了。
孩子的去留还没决定,施魏因施泰格提前搜集了许多有助身体恢复的食物和药材,无论流产还是生育都会需要这些。若是几年前他会更希望生下孩子,但现在他只实际地想到相对于一个从未谋面的孩子,还是里奥的快乐更重要。
十天过去了,两人一直没谈论过孩子。里奥看上去心事重重,时常出神,但他从不提起这件事,也没让其他人知晓。

一天夜里,里奥忽然收到皇宫的传召,皮克让他马上进宫,有事和他商量。那时天色晚了,两人正准备睡觉,虽说这种半夜传召并非从未有过,但忽然夜里宣里奥进宫,还是让施魏因施泰格放心不下,宫里的规矩对里奥向来没用,他像从前一样,陪里奥一同去了。
“知道是什么事吗?”趁着用人去牵马的功夫,里奥问从宫里传来消息的侍从。
“陛下接到一封信,我知道的就是这些。”
马匹牵来了,里奥和施魏因施泰格各自骑上马,跟着侍从奔向皇宫。天色已晚,街上没有行人,几人快马疾驰,几分钟就到了宫里。
里奥被直接带到皮克的小议事厅,施魏因施泰格在一旁的偏厅等他。
皮克在睡衣外面穿着外套,手中拿着封信来回踱步,正等着里奥。最近皮克和法布雷加斯的第三个孩子刚刚出生,里奥觉得这第三个孩子把皮克弄得神经很紧张,最近事情的严重等级到了皮克那里总要上升一个度。
“出事了吗?”
皮克把信塞到里奥手里。
“托尔托萨公爵联合巴伦西亚公爵意图谋反,信是我们的探子传来的。消息送到了,但人可能已经被杀了。”
里奥急匆匆看了一遍信。有人想要谋反自然让人惊讶,但这种事并非从未发生过,太平日子过久了总会有人动歪脑筋,这两个地方虽说有军队但人数并不多,皮克大可不必如此惊慌。
“你打算怎么做?”看过信后里奥问。
“我不知道,刚接到消息,还没回过神来。他们手里都有军队,虽然人数不能和我们相比,但我不想开战……何况还是内战。”
“只有这两个地方不可能谋反,没有实力,自取灭亡,一定还有其他人,”里奥断定,“人已经有心谋反了,先解决事,再解决人,现在不能抽走他们的军队,但这一步迟早要走。不管怎么说,先派人过去稳住情况。你认为呢?”
皮克仍是半出神的状态,他点了点头。
“都城有集中兵力,就算只拿出一半也比托尔托萨和巴伦西亚多。不用慌,这件事交给哈维和伊涅斯塔,让他们带着军队在国内走一遍,安分守己的自然不用管,冥顽不灵的都慢慢解决掉。”
“哈维和伊涅斯塔去就没问题了?”皮克问。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合适的人选,不然就是我去。”
“你不能去,你要留在都城里。”皮克伸了下手,动作像是想抓住里奥的胳膊。
“大不了就打仗,你慌什么?以前也不是没打过。”里奥问。
“可我即位之后还没遭遇过内乱!这可是谋反!万一打起来了怎么办?自己人打自己人……内斗……想想就难受。”
“什么时候又开始顾虑这些了?”里奥问道,他知道皮克最近状态奇怪,但听他说出这样软弱的话还是头一遭,“这可没个皇帝的样子了。”
“他们都这么说,”皮克哼了一声,“我就是心软,就是见不得那么多人为了土地被杀。”
“领土是要保卫的,杰拉德,”里奥拍拍他的手臂,“你最近怎么了?无论大事小事都愁得不行……孩子们不是都很好吗?”
提到孩子们,皮克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些小家伙,有了他们就什么都担心,来了封信说有人要谋反,还没动作呢,我就想到都城沦陷、孩子们被抓起来的画面了。你想想,万一他们出了什么事,我怎么……你不明白那种感觉。”他说不下去了。
其实他还真知道那是什么感觉,里奥想,皮克还不知道他有了孩子。
“做你的梦吧,我还在都城呢,这里能沦陷?我能由着别人欺负你的孩子?胡思乱想什么呢?兵强马壮的有什么可怕?”里奥问, “别乱担心,我们会搞定的。现在就让哈维、伊涅斯塔和佩德罗、普约尔还有布斯克茨一起过来,我们商量一下,尽快让他们带兵出发。”
“但你不能走,都城里哪怕就留下一个人也要留着你。”皮克说。
刚刚的话算是白劝了,他还是担心。里奥叹气。“你这么不相信大家真让我恼火。当然了,我留下来保护你们……快传大家进宫吧。”
皮克叫来侍卫,让他去通传几人过来,另外又嘱咐他们加强宫里的守卫。里奥趁着这时去偏厅见施魏因施泰格,好歹让他知道情况不严重,不用一个人干守在房间里担心。
“出事了?”见到里奥进来,施魏因施泰格立刻站起来。
“不严重,正在准备行动,一会儿哈维他们会进宫来,我们要商讨一下,可能要花上几个小时。”
施魏因施泰格走到里奥身边,环顾四下确定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在里奥头上吻了吻。
“我在这儿等你,事情商讨好了,我们一起回家,别累着自己,”施魏因施泰格摸了摸他的头发,“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里奥摇摇头,“你陪着我就够了。”
话音刚落,下人敲门进来,说皮克让他过去,里奥赶快回到议事厅里。
没过多久哈维等人都来了。事情还没到十万火急的程度,但皮克最近神经紧张,这件事不尽早开始处理,他就一日不得安宁。众人匆忙赶来,商讨应对方案直到半夜,会议结束后,哈维和伊涅斯塔直接去城郊的军营,带上一部分兵力出发。
大臣们从皇宫中离开时已经是凌晨了。里奥去偏厅叫醒施魏因施泰格,他不常熬夜,早就困了,里奥和施魏因施泰格一起走出宫殿,带着等待他们的亲卫队离开。回去的路上里奥骑在马上哈欠不断,反倒是施魏因施泰格警醒地注意着周遭的环境,以避免任何突发情况。
“别睡着了,里奥,”施魏因施泰格和他并肩骑着马,“你再这样就没办法骑马了。”
“我快困死了,”里奥揉了揉眼睛,“大半夜讨论国事一直说到天亮,杰拉德这家伙,还不知道我肚子里……”他吞掉没说完的话,周围还有亲卫队的众人。
“明天没事了吧?”
“该定下的事今天都定下了,明天还要再去看看他,但我要好好睡一觉,醒了再进宫,”里奥又打了个哈欠,“真嫉妒内马尔和路易,边境不打仗,他们在军营里整天逍遥快活,什么事都没有……”
天还没亮,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夜色深,路上一片漆黑。忽然间一道闪电滑过,轰鸣的雷声立刻跟了过来。里奥还迷糊着,他的马却受惊了,嘶鸣一声后疾驰飞奔,里奥立刻抓紧缰绳,虽然只是瞬间,但他用力过猛,手指几乎要磨破了,马高高抬起前蹄,将他从背上甩下。
“里奥!”施魏因施泰格跳下马跑去,里奥蜷缩在地上,双手护着小腹。
“大人!”护卫们扑过来,焦急地扑倒他身边。
“没事吧,里奥?伤到了吗?”施魏因施泰格的声音因为紧张压得极低,过快的语速暴露了他的焦急。
“不太舒服,但应该没事……让医师过来。”
护卫立刻赶去叫医师。施魏因施泰格不敢再让里奥骑马,抱着他走回亲王府。不巧的是他们距离亲王府还有很长一段路程,走路要花上十几分钟,这么长的时间里一直抱着一个成年人实在不是容易完成的任务,但施魏因施泰格唯恐里奥受伤,心中焦急,也来不及去想胳膊酸累或腰腿支撑不住,一直将里奥抱回卧房。
施魏因施泰格刚把里奥安放在床上,下人就把医师带进来了。
施魏因施泰格匆匆迎过去,“他刚刚从马上摔下来了,掉下来的时候还有意识,但我带他回来的路上他晕过去了。”
医师刚在里奥身旁坐下,看了看他的样子疑惑地皱着眉头,转瞬间又笑了。
“阁下,亲王不是晕倒,他只是太困、睡着了。”
“睡——睡着了?”
施魏因施泰格问,感觉荒唐又好笑,“这么说他没事了?他还有孩子,您知道……”
“这要检查一下,”医师打开药箱,“但亲王能睡得这么熟,想来也不会有大碍。夜里亲王没睡觉吗?”
“没有,他们有事要做,一夜没睡。他之前说怀孕以后总觉得困。”
虽然还不知道里奥是不是没事,但他看睡得这么安稳,施魏因施泰格多少也放下心来。
这边医师正检查着,里奥动了动,手在床边来回摸着,施魏因施泰格赶快握住,里奥安分下来,握着他的手又沉沉地睡着了。
“亲王没事,您尽管放心好了,”确定里奥安好后医师收起药箱,施魏因施泰格送他到门外,“半个月马上就到了,您和亲王考虑得怎么样了?”
“他什么都没说,我还不知道他的意思。”
“两位尽快决定吧,如果能生下来拖久了再决定也无所谓,但如果流产的话,太晚决定对身体不好。”
“我们会尽快考虑好的,下午等到里奥醒了麻烦您再过来一次。”
医师答应着离开了。施魏因施泰格赶快回到卧室,免得里奥又睡不踏实。他走到床边时里奥还在沉沉睡着,右手搭在肚子上。





-----

明天大结局。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