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执迷不悟(🐷梅)27

这是一篇足球同人架空文,宫廷背景,各种妃嫔宫斗的剧情,没事弄着玩的,定制文,大家可千万要慎入啊!

ABO文,该怀孕怀孕,该生子生子,还很放飞!

德国队粉、拜仁队粉、皇马队粉及其球员人蜜不推荐看这篇,梅蜜也不推荐!太放飞了!我只是剧情需要放着玩!求放过!攻受都不是1v1!慎入!

CP猪梅(施魏因施泰格/梅西)还有其他拉郎CP


+


执迷不悟



去跟踪皇马的部队、探查他们营地所在何处的三个士兵并没有回来。里奥不能等下去,派遣七个分队各自去找。之前里奥凭借判断找到了他们的新扎营处,但这次战役过去后皇马迅速撤离了,这附近地势险恶,别说想找营地,就是想赶路也困难重重。直到深夜,里奥也没找到皇马的军营。
里奥带着五个人向北方一路疾驰,但眼看天都快亮了,他们还是一无所获。走到一片山谷低洼处,里奥正犹豫接下来向哪个方向走,忽然草丛中传来一阵声响,众人立刻拔剑,做出防御姿态,弓箭手已经拉开了弓,对着林中的黑影。
“什么人?”里奥问道。
“将军,是我们!”
里奥听出正是他派遣去探查皇马营地的人。
“你们找到他了吗?”
“我们没找到施魏因施泰格阁下,但把卡西利亚斯带来了。” 其中一人压低声音说道,里奥和众人迎上去,发现他们拖拽着一个大活人。
里奥以为他们拖着的是施魏因施泰格,却没想到竟是对方的主帅,惊讶问道:“拉莫斯不是说他死了吗?”
“他在昏迷中,一开始我们也以为他死了。”
里奥走到他跟前去,他们不能点火把,又在密林中,只能借着月光辨认,那确实是卡西利亚斯。
“他没死,但是昏迷了,所以我们才能把他带出来。”
“可你们……施魏因施泰格呢?见到他了?”里奥忙问道。
三人的神色忽然变了,其中一人答道:“我们没见到他,在军营外我们碰到三个皇马士兵,他们来打水做饭,我们打了他们个出其不意,然后换上皇马的军装混进军营里,好不容易打听到施魏因施泰格被关在哪里,谁知道……我们进去后,那里并没有人,只有……很多血。”
里奥倒吸一口气:“可能那里关着的并不是……”
“我们见到了这个,不知道是不是施魏因施泰格阁下的东西……”那士兵面露不忍,将一枚戒指递到里奥手中,冰凉的金属碰到皮肤后里奥抖了一下,这确实是巴斯蒂安的戒指,自己的那枚早就丢掉了,他却一直戴着。
里奥脑中混乱不已,强忍着慌乱问道:“可你们怎么会把卡西带出来?他是主帅,竟然能被你们劫走,不会是重了他们的计吧?”
他这样一说,众人都感觉惊恐,四下望着,唯恐中了埋伏。
“不会是中计。我们没找到施魏因施泰格阁下,正想偷偷溜出去,但皇马军营里忽然乱了,有人喊着要追叛徒,我们以为他们说的是我们,就赶快藏进最近的营帐,里面有六个人在守着,我们打翻他们几个,这时候外面乱糟糟的,我们想光凭自己也逃不出来,不如带一个当人质,谁想到营帐里的竟然是卡西,我们穿着皇马的军服,军营里的人都在乱跑,没人注意到我们……”
里奥听着,眼前浮现的却是他们提到施魏因施泰格时说的场景,一滩极为夸张的血泊横在他面前,让里奥不由发抖。
“卡西利亚斯是重要人质,他不能跟我们再回到营地,万一他这一次真死了、你们的苦心就白费了,”里奥强支撑着用平稳声调说道,“传我的令,军队即刻出发,到这里等我。告诉内马尔和拉基蒂奇,我们有卡西利亚斯在手,让他们传达给将士,这次我们手中有人质,不会白白送死,甚至可能不会开战。”
里奥嘱咐下去,让四个人回去送信了,他和另外几人以及昏迷的卡西利亚斯一同等着。

夜晚消散,天已大亮,里奥一刻也合不上眼,焦急地等待军队的到来,焦急地猜测施魏因施泰格的遭遇。或许他趁着皇马军营大乱的时候逃走了?说不定也像那几个巴萨士兵一样换了皇马的军装?里奥在脑海中做着无数种假设,就是不敢去想他已经遭人暗害。
中午时分,巴萨的军队终于赶来,里奥让医师为卡西利亚斯检查,确认他只是昏迷、状况稳定后,士兵们将他抬了下去。在拉莫斯还在为卡西失踪大发雷霆时,里奥已经将巴萨的军队横在皇马的军营前。
“给皇马传话,告诉拉莫斯将军,我在军营门口等他出来签停战协议。”
里奥说完,传令兵立刻去办了。很快拉莫斯赶了出来,他没了昨天的阴狠,脸上只有极力隐藏的慌乱和憔悴。
“施魏因施泰格在哪?”里奥问道。
“签了协议自然会让你见人。”拉莫斯答道,他挺着胸,装作底气十足。
“我怎么知道他其实不在你手里?”
听到这句话,拉莫斯看着里奥的目光似乎变了,但他仍旧固执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
“少说废话,我不相信你又怎么样?施魏因施泰格人在哪里?”
拉莫斯倒也不怕别人和他硬碰硬,听这话他猜测里奥并不知道施魏因施泰格身在何处,大声说道:“就在皇马的军营里,你签了协议,我们立刻放人。”
罗纳尔多骑着马走过来,停在拉莫斯几步之外,他看了看里奥,又去看他身后的将士,目光并不和里奥相接。
里奥让副官呈上去协议,说道:“这就是我们的协议,我已经签了,现在该你们了。”
拉莫斯和罗纳尔多拿过文书,看了几眼,拉莫斯质问道:“昨天的协议上写得清清楚楚,你们的守卫军要撤回巴萨境内十公里,让给我们五座城,为什么今天反而要让我们回撤?”
“因为卡西利亚斯在我手上。”里奥说。
拉莫斯早预料到了这个可能,但他极力避免去想这一假设成真,听到里奥这样说,脸色骤然白了,反驳的话也说不出。
“昨天你说我们杀了他,我竟然相信了你,还对他的死表示遗憾,在主帅的性命上都对我撒谎,还真是你的一贯作风。来人,把卡西利亚斯抬上来。”
一个士兵跑去传令了,拉莫斯望着他跑去的方向心急如焚,很快两个人抬着一个担架出来,他们越走越近,拉莫斯看清了卡西的面孔,这才松了口气。
“我们不能后撤十公里,”拉莫斯咬着牙坚持,“那太多了。”
“讨价还价?”里奥冷笑一声,“十根手指也太多了,你说呢?”一个士兵举刀,准备好里奥一声令下他就动手。
“梅西,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得寸进尺?那施魏因施泰格在哪?你把他还回来。”
“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我根本没见过他,你还想推到我身上?”
“你杀了施魏因施泰格,我就杀了卡西,这很公平。”
“他连巴萨的士兵都不是,凭什么他的命能换我们的主帅!”拉莫斯吼道,“我根本没杀他,他自己逃跑了!”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想怎么撒谎都好,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把他藏起来、下一次打仗还用他威胁我?”
两人互不信任,拉莫斯也不肯签协约,双方僵持着。两人均不肯相让,里奥不同意把卡西交给他们,拉莫斯也没办法给他施魏因施泰格。
争执片刻,罗纳尔多在拉莫斯耳边说了什么,后者不做反应,罗纳尔多将这当成默许,策马向前几步,走到里奥身边。
“我们没有杀施魏因施泰格……昨天我放他走了。”他低声说道。
里奥倒吸一口气,“你——你——”
“他受了伤,我们拷问了他……他很可能只剩下半条命了。你们的人带走了卡西,自然知道昨天我们的军营里乱了套,我放走施魏因施泰格的时候被拉莫斯发现了,他去追我,不然有他陪着卡西,你们带不走他。”
罗纳尔多说了昨晚发生的事,里奥知道施魏因施泰格没死时松了口气,但听说他被严刑拷打、现在可能已经晕倒在马背上、被马匹带着不知前往何处,不免又十分焦急。
“他还活着,但需要你去找他,”罗纳尔多说,“这次我们势均力敌,让皇马一口气让出五座城,回国之后我和拉莫斯还有卡西都会被降罪,但如果协约不那么苛刻,拉莫斯签了字,这件事赶快了结,你也好立刻派人去找施魏因施泰格,这片地方常有熊出没,你也知道……”
罗纳尔多虽是敌人,里奥却知道他不会骗自己,商讨了半天,里奥终于同意修改协议,将五座城改为两座,退后十公里改为五公里,这样拉莫斯才签了协约,双方各自撤兵了。
撤兵后里奥让拉基蒂奇带大部队回都城,守卫边疆的将士回到边境军营中,他安排了几只队伍分头去搜寻施魏因施泰格,自己也率领其中一只,在边境处不分昼夜地找了起来。
那天的搜寻一直到深夜,里奥困倦难耐,躺下休息时他才忽然想到,他还没问罗纳尔多为什么要放走施魏因施泰格。就算他对自己有意,但冒这样的险、和自己人撕破脸、甚至被当成叛徒……

被拉莫斯和他的手下拷打半日后,施魏因施泰格在深夜时被胳膊上一道伤口的刺痛疼得醒了过来。醒来时他毫不怀疑自己仍在梦中,因为罗纳尔多正在为他打开锁链。
“别出声。”他说,这时他已经打开双手的手铐,正在开脚上的脚铐。
“你怎么会救我?”施魏因施泰格问。他被拷打得遍体鳞伤,已快说不出话了。
“皇马不干这种不知羞耻的事。”罗纳尔多说,这说法冠冕堂皇,但他也确实为拉莫斯的做法恼火,卡西利亚斯受了重伤,拉莫斯恼怒不已,打定主意要为他复仇。但施魏因施泰格不是巴萨的将士,相当于平民,将平民卷入战火并充当人质向来是各国都鄙夷的做法。但罗纳尔多并非没有私心,他不想让里奥为难,按照里奥的性格,他不会同意停战协议上的种种条款,如果拉莫斯一怒之下真的杀了施魏因施泰格,到时里奥一定会悔恨不已。
罗纳尔多带着他向外走,感觉自己半边衣服都要被施魏因施泰格的血染透了,心里叹着他被拷打得只身下半条命还是不肯吐露巴萨营地的所在,巴萨和皇马的将士也不知有几个人能做到。
“你也……也算配得上里奥。”罗纳尔多说道。他虽然一直不喜欢里奥的恋人,现在也不得不心生敬佩,施魏因施泰格是拜仁的人,就算他说出巴萨营地的位置也算不得叛变,但他不愿背叛里奥,甚至不惜搭进自己的性命。
罗纳尔多不敢让施魏因施泰格在营地里就骑上马,那样即使是在黑夜也太明显。他在营地外准备了马匹。罗纳尔多拖着施魏因施泰格出了军营,走了没多远,忽然听见马蹄声传来,回头一望,正是拉莫斯骑在马上。
“你今天放走他、自己也别回来,皇马没有你这种叛徒!”
施魏因施泰格听出那是拉莫斯的声音,这时他距离罗纳尔多准备的马只有几步之遥,若在平时他尽可纵身上马,但现在浑身皮开肉绽,他连动一下都费力,偏偏拉莫斯还在这时候赶到。
“我不是叛徒!你扣留他当人质太卑劣,有损皇马的名声——”罗纳尔多说道,这时拉莫斯已经策马追上他们,越下马冲着罗纳尔多就刺了过去。
“少拿这些话糊弄我,拿人质换城池有什么稀罕!难道你没换过?”
“他不是敌军,只能算是平民,你用他威胁梅西——”
“亏得你还敢提梅西,你和他有私情,难道你不是为了讨好他……”
罗纳尔多听不得他再说自己和里奥,剑挥得越来越快,拉莫斯招架不住,也无暇说话了。
拉莫斯出门时仓促,他告诉士兵派人去接应他,自己先赶了过来,追上罗纳尔多时那队人马还没到,生怕施魏因施泰格逃走,他立刻缠住罗纳尔多,不让他走。两人各自拔剑,斗了起来,天色又黑,他们都没注意施魏因施泰格,他那时奄奄一息躺在地上,仿佛如死了一般,在皇马那两人打斗正酣时,他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用尽全身力气跳上马,在幽静的森林中无声无息离开了。


第七章

一连寻了半个月,里奥仍一无所获。他让旁人都回都城去,自己继续找,下属不忍让他自己在外游荡,这一批回去了,又派来另一批人接替,陪他一起寻找施魏因施泰格。
里奥已将边境搜寻了一遍,虽没有找到施魏因施泰格,但好在也不曾见到尸体,里奥安慰自己他一定活着,说不定被过往的商队救起来,现在已经平安无事了,他受了伤,待到身体康复后就回巴萨了。
但他真的会回巴萨吗?里奥想,万一他心灰意冷,自己一直没接受他,他又莫名卷入纷争、被严刑拷打,说不定由此再不想踏入巴萨半步,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他好端端的拜仁君主,到巴萨来吃了许多闭门羹就算了,还要受这种苦……
“明天我们顺着河向上游走,说不定能找到施魏因施泰格阁下。”
一袋水送到里奥面前,是里奥亲卫队的一个士兵。里奥接过水喝了几口,拧上盖子。
“但愿吧,”他叹道,看着眼前同样疲倦的年轻人,“这次麻烦你们了,本来可以休息了还要跟着我到处跑。”
“不是有额外奖励额吗?”士兵憨厚地笑笑,“而且我们愿意跟着您。”
里奥露出倦怠的笑容。
“中午多休息一会儿再出发吧。”
说完话,他靠着树闭上眼睛。过了几分钟,里奥忽然感觉到一阵异常的眩晕。这不对,他努力睁开眼,见到刚刚的士兵站起身来,再看身旁,十几个人都躺下了,连原本应该放哨的守卫也躺在地上。
“你……”
没说出第二个字,里奥晕了过去。

施魏因施泰格爬上马后,恍惚间走了没多久就伏在马背上晕了过去,马匹载着他顺着水流走下去,越走越远。几个小时后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溪流边,马儿在一旁吃草。
施魏因施泰格忍着未愈合的条条伤疤走到那匹马旁边,他见马鞍上一面挂着一个袋子,只期盼里面有吃的能让他果腹,打开左边的袋子,果然见到了一整包干粮,再看右边的袋子,里面装着些常用的药品,这是军队马匹的固定装备。施魏因施泰格把药品拿出来,刚刚这一动,胳膊上没愈合的伤口又开始破裂流血,他望着一袋子药,再看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竟然不觉得这些药有什么用。
忍着疼,他开始为看起来比较严重的伤口清理和包扎,药品并不多,他不敢一次性用光,剩下一部分留着以后再用。拉莫斯下手太重,他只处理了一半的伤口就过去了大半天,干粮也来不及吃一口,累得躺在地上睡着了。
施魏因施泰格醒来时是傍晚,他对这附近的地形不了解,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能让他安心睡觉的地方。山路崎岖,他连马也不能骑,牵着马走到天黑时才找到一处地势较高的山洞,这里比较隐蔽,他的伤太多,不宜赶路太久,施魏因施泰格牵着马进了山洞,想在这里躲藏几天,他不熟悉路,如果乱走很容易走失,不如等到伤口恢复得好一些再回头去找巴萨的营地。
也不知道里奥怎么样了。夜里他躺在硬邦邦的地上时想。上一次在山洞中过夜时还有里奥陪伴,虽然那时候他们只剩下两块面包、还被马德里的追兵围追堵截,但回想起来仍觉得比此刻要好上太多。
施魏因施泰格平躺着,一动不动,浑身上下都疼。疼到这种地步,想来是不会死了。
在山洞中休养了几天,伤口虽然结痂,但还是走一步疼一下。干粮所剩不多,施魏因施泰格不能再等下去,他重新上路,寻找巴萨的军营。走了几天他都没见到营地,第六天时他正在溪水边打水,忽然听见有脚步声向自己走来,一回头时,两柄剑已经指着他的鼻尖了。
没找到巴萨的营地,施魏因施泰格反而走到皇马的地盘来了。

拉莫斯在营帐里守到第四天时,罗纳尔多劝他去休息一会儿,拉莫斯只摸了摸空瘪的肚子,他想起自己上一次吃东西是在昨天早上,但他竟然不觉得饿,甚至也不困。
“不用管我,”他沾湿毛巾为卡西擦脸,“你去忙你的,回程都安排好了?”
“明天就能回去了,”罗纳尔多靠在一张桌子上,“给伊戈尔的车也准备好了,我陪着他,医师也会一直跟着。”
“快带他回去,”拉莫斯忽然笑了,“他在这里,我心里就只能装着他了。”
“已经没事了,你就是操心太多。”
“你自己看,”拉莫斯抬起手指着卡西,“我给他擦脸他都不醒,正常人睡觉会这样?”
罗纳尔多也无法解释:“他昨天刚醒过来,肯定还需要休息。回去就好了,都城什么都有,王府里一堆人伺候,肯定很快就好了。”
拉莫斯仍是握着卡西的手望着他。
“你要是担心他,还是你回去吧,我在军营里。”罗纳尔多说。
“你以为我不想回去?”拉莫斯问,“规矩不能改,原定今年就是我在边境,跟陛下倒是可以解释,但伊戈尔知道了还是会和我生气。”
“说到底你还是惦记他。”罗纳尔多笑了声。
“帮我照顾好他,”拉莫斯认真望着罗纳尔多,“我不能再失去他一次了。”
“说话别这么不吉利,我当然会照顾好伊戈尔。”罗纳尔多岔开话题,想到上一场战役结束时的场景,那时卡西忽然昏迷不醒,医生说可能有生命危险,拉莫斯当时就惊得脸色惨白,话都不会说了,木头人似的在床边守着,后来罗纳尔多去放走施魏因施泰格,拉莫斯追过来后卡西被人带走,他仿佛被人抽走了魂,随时会崩溃一般。
整顿好了军队,罗纳尔多带着恢复中的卡西利亚斯和部分军队回都城,拉莫斯在边疆带军,一年后再回去。

拉莫斯也在战场上厮杀了十来年了,但如此记恨一个对手还是第一次。梅西确实几次三番让他吃了苦头,栽了许多跟头,但战争向来有输有赢,他也看得开,可这次卡西受伤让他彻底将梅西贴上势不两立的仇人标签,虽然刺伤卡西的是苏亚雷斯,但拉莫斯脑中只有梅西说要砍下伊戈尔手指时的样子,只要梅西一句话,他的伊戈尔就不复完整、甚至当场身亡,梅西的脸仿佛带着面具,那张脸上没有半点人的痕迹。只在那一瞬间后,梅西对拉莫斯来说就永远是个没有血肉的杀戮机器。
好在卡西已经慢慢恢复了。在他还没抵达都城时拉莫斯就收到了他在路上写给自己的信,他说自己已经好了很多,还说果然回家是最好的伤药,让他安心守着边疆,他身体完全恢复后就来陪自己。
大战的戾气逐渐散去,拉莫斯如卡西所说,在边境每日安心每日练兵、巡逻,过着单调却满足的生活。

战后不过半个月,一天清早,拉莫斯还没来得及吃饭,士官说巡逻兵夜巡后有重要的事禀报。
“他们说在北部发现巴萨军的踪迹。”士官说。
“巴萨军?”拉莫斯眉头紧皱,难道他们打算卷土重来?“让他们进来说话。”
两个巡逻兵走进帐篷,立刻汇报道,“将军,昨天晚上我们分队在北部河流交汇处发现一队巴萨的队伍,大约十五人,其中还有里奥·梅西。”
“十五人?梅西也在?”拉莫斯感到奇怪,“他们怎么会在这里?你们确定只有十五人?”
“只有十五人,刚刚我们在来的路上和其他巡逻兵讨论过,他们说也发现了巴萨的小分队,但他们似乎在找人,可能是施魏因施泰格。”
听到这里拉莫斯才松了口气,皇马的军队撤回了大半,不能负担战争,如果梅西又要开战就只有鱼死网破一条路了。
梅西……
“我记得他身边有我们的卧底,是吗?”拉莫斯忽然想到这件事。
“有,他在巴萨军队里已经十多年了,但用的不多,只在五年前获得了一点价值很小的情报。”
“巴萨这次人这么少……”拉莫斯思附着,“不管他在那个分队里,不管你们怎么联络,让他想办法抓住梅西。”
“抓住梅西?”一旁的副官问道,“这会挑起两国战争的,将军——”
“那要看你怎么想了,”拉莫斯说道,“说不定这能终结两国的战争,万一我们杀了他呢?巴萨为此军心大乱……快去办,动作越快越好。”他吩咐道,久违地感觉到身体中又燃起了火。他的伊戈尔还在舟车劳顿中养伤,现在梅西就在马德里边境,他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

三天后的一个午夜,在狂风卷着暴雨袭击军营时,拉莫斯被士官叫醒,带去牢房。
“您说人一带回来就通知您,我们就赶快过来了。”
“你们做得很好,比我预料得快多了。”
拉莫斯走进牢房,被士官带去最里面的房间。军营的牢房多年派不上用场,半数已经改成了储藏室,只剩下四个房间还保持着原本的样子。
“我们为他戴好了手铐和脚镣,免得他逃脱,”士官解释着,“上脚铐的时候他醒过来了,差点给他挣脱开……”
拉莫斯走到最里面的牢房,守卫拿出钥匙开门。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拉莫斯对角落里的人笑道。
里奥在角落里的一张小床上坐着,他的双手双脚上扣着数量夸张的锁链,它们确保里奥只能在三步之内的范围活动,并且每移动一次都要付出平常人十几倍的努力。
“你果然还是喜欢下三滥的手段,”里奥瞟了他一眼,“我很高兴见到你,这次有了我,你又能升官发财了吧?”
里奥讥笑道,故意惹怒他。反正拉莫斯也从不是他要尊敬的人。
“你在我的地盘上,梅西,激怒我没有好处。”拉莫斯走到里奥对面。
里奥仍旧神色鄙夷:“你连靠近我都不敢,拉莫斯将军,虽然手脚被锁住,但我咬下你的鼻子也不难。你是不是早准备好口枷给我了?
“别以为我会中你的计,你的激将法没用,梅西,我一开始就没打算堵住你的嘴。”
“这次请我来有什么事?”里奥问,“你要是想加官进爵,就快点把我送到马德里去,我看腻你这张脸了。”
“你是我的犯人,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拉莫斯扯住里奥手臂上的一条锁链用力一拽,里奥被拉得身体忽然向前栽去,险些从床上掉下来。
“这么说,”里奥直起被拉得前倾的身体,“你打算让我看看你的能耐了?”他轻笑一声,“那很好,我还从没见过你有什么本事呢。”
里奥笑,拉莫斯也对他回以假笑,紧接着他忽然伸手扇在里奥脸上。这一耳光抽得太狠,里奥被打得眼冒金星,头也晕了。
“这一巴掌是为伊戈尔打的。”
“卡西被苏亚雷斯刺伤,被巴萨的士兵带走,你却要打我一巴掌?”里奥感觉嘴中一阵腥甜,口腔被打坏了,“你是为你自己打的,因为我吓得你六神无主,是吧?我看见你当时的眼神了。”
拉莫斯又是连着四个耳光打了过去,里奥感觉耳中嗡嗡作响,他知道睁开眼也什么都看不清,干脆低下头,紧闭着眼睛缓解眩晕。
“再多来几巴掌,说不定我还能对你刮目相看个一分半分。”里奥讽刺道。
“知道你的问题在哪吗?”拉莫斯扯住里奥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你太自负,太惹人讨厌,当了几年储君就忘了自己是谁,你不配称王,也别和我摆出君主的架子——”
“你不配让我装模作样给你看,拉莫斯,我不过是看不起你罢了,你算什么东西,在我手下吃的败仗没有十次也有八次——哦,被戳到痛处就要打人了?”
拉莫斯脸色忽变,里奥借机嘲笑他,他越发恼火了。里奥被他连扇了好几个巴掌,嘴唇打裂了,嘴角也渗出血来,脸上仍无惧色,始终死死地瞪着他对视。
“你以为我没办法让你低头,是吗?”拉莫斯说道,手在里奥的脸上滑过,里奥感觉到一阵恶寒,从拉莫斯忽然改变的语调中猜出了他的用意。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