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执迷不悟(🐷梅)24

这是一篇足球同人架空文,宫廷背景,各种妃嫔宫斗的剧情,没事弄着玩的,定制文,大家可千万要慎入啊!

ABO文,该怀孕怀孕,该生子生子,还很放飞!

德国队粉、拜仁队粉、皇马队粉及其球员人蜜不推荐看这篇,梅蜜也不推荐!太放飞了!我只是剧情需要放着玩!求放过!攻受都不是1v1!慎入!

CP猪梅(施魏因施泰格/梅西)还有其他拉郎CP


+


执迷不悟



第五章

抵达边境后,皇马和巴萨很快开战了。这次皇马采取新的战术,每一次都在里奥以为他们获胜在望时、皇马忽然派出大批新的兵力,任士兵如何英勇也支撑不住这样的车轮战,巴萨很快显露出疲乏的一面,里奥本人也被俘虏了。
战场上的事往往不是将领一人就可以控制的,很多时候将领都会被当做关键目标特殊照顾,里奥曾被敌军抓到过三次,每一次他都能顺利逃脱,所以即使这次被皇马俘虏他也不担心,时刻都观察着,等待逃走的机会。俘虏他的人是罗纳尔多,他和卡西利亚斯分开作战,如此一来里奥知道自己逃脱的可能性更大了,虽说他不明白缘由,但在他看来,罗纳尔多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强硬冷酷的那一类人,面对自己时尤其如此。
里奥被罗纳尔多带到军营中,因为身份特殊,他没有和其他俘虏关在一起,而是单独在一间守卫森严的帐篷里被软禁着。罗纳尔多安排好其他事后来看他,里奥身上拷着手铐、脚铐和铁链,到了马德里军营后他等了太久,身体乏累,已经睡着了。
罗纳尔多挥手,让守卫到外面去。他在床榻前站着一动不动,望着里奥。他看得出了神,刚要伸手去理顺里奥沾血的头发,里奥忽然醒了。
“这次你抓到我了。”里奥望着疲乏地说道,眼睛仍是不服输地看着罗纳尔多。
他的嗓子哑了,脸上、头发上都沾着血,罗纳尔多渴望自己能亲自抹掉那些血迹,但这样做毕竟不合适,只板着面孔回复:“只要你不惹事,我们不会伤害你。”
这次真变成筹码了。里奥想,瞟了眼帐篷和外面的人影,知道自己被很多守卫包围着。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谈判?”
“等到伊戈尔凯旋的时候。”
里奥闭上眼,不敢想内马尔和苏亚雷斯也被俘虏。不会的……自己是深入敌军腹地最深的一个,他告诉过他们不要冒险,只交给他自己就好……
“如果你们抓到内马尔和苏亚雷斯……”
“一定会告诉你,”罗纳尔多看出了他的担忧,“但我们的俘虏有你就足够了。”
里奥深深地吸了口气,口腔中都是血腥和铁锈的味道,他咳嗽几声,罗纳尔多转过身去向门外的守卫嘱咐道:“找两个人照顾他,别让他病怏怏的,免得到时候筹码都当不成。”
罗纳尔多的两个侍从负担了照顾里奥的任务。里奥被关押到这里的第二天,皇马按照计划改变扎营地点,里奥并未受伤,可以骑马,但罗纳尔多还是让他被好几层锁链铐住、坐在马车里赶路。里奥发现这一次罗纳尔多身边没有那些副将们,这让他逃脱的机会增加了不少,罗纳尔多虽看似性格冷酷,却并非不近人情,何况里奥隐约感觉到他与自己相处时还算温和,猜想或许他是对自己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赶路那天,罗纳尔多在中午和晚上都亲自来为里奥送饭,看着他吃掉,说是为了避免里奥对来送饭的士兵耍花招。事实上里奥正有此意,但罗纳尔多亲自监督他吃饭,他也只能放弃在这时候逃跑的打算。
不仅如此,入夜时罗纳尔多甚至让里奥和他住在一个营帐里,说他亲自看着他、里奥才不会逃跑。
“你们给我挂了七条锁链还有一副手铐,我抬胳膊都费力,哪来的力气逃跑?”睡觉前里奥故意对他抱怨,“我都要睡觉了,这些链子不能打开几条吗?我这样你让我怎么睡觉?”
罗纳尔多打量他几眼,“不能。”
“你们不是优待俘虏吗?现在天气这么潮湿,带着这么多条铁链子,胳膊腿都冻得冰凉,还怎么睡?”
“不能打开。”
里奥做出恼火的样子,继续磨着他。罗纳尔多原本不可能被他说动,但他早对里奥动了心,听里奥说了一会儿,也多少有些不忍。
“你自己看看,手腕和脚都磨成什么样了,这样下去非磨破了不可,再碰上个发烧或者感染——”
里奥继续找着借口,罗纳尔多走过来,拉开他的袖子。
“喂,你干什么——”
罗纳尔多检查了他的手腕,果然被磨红了,脚踝也是。其实这些对里奥来说都无所谓,但罗纳尔多喜欢他,不忍见到他被委屈。
“而且这样连衣服都脱不了,你们要是整天不让我换衣服,过几天身上一定会生疮……”
罗纳尔多权衡着,拉起里奥。
“到我床上来。”
“干什么?”里奥忽然被他抱起来,身上的铁链哗啦啦响着。
“我可以打开几条链子,”罗纳尔多把里奥抱到自己的床铺上放下,里奥抬头看着他,“但我会留下两条,另一边都铐在我身上,你别想逃跑。”
里奥松了一口气。
“我跑到哪去?都不知道被你们带到什么地方了。快帮我打开,难受死了。”
罗纳尔多拿下钥匙,为里奥打开五条锁链,只在手上和脚上各留下一条,另一边都扣在罗纳尔多自己身上。
“这不是好多了。”里奥舒舒服服地躺下,瞟了眼门口守卫的影子。他们不在营帐附近,听罗纳尔多吩咐他们时都要走几步,他应该是让守卫站在营帐几步之外了。
夜里睡觉时,里奥考虑到第一天夜里罗纳尔多一定对他十分防备,便打算明天晚上再逃跑,但他也不敢就这么轻易睡过去,假寐了很久,留心着状况,思考着逃脱方法,一面装出已经睡熟的样子。
罗纳尔多同样没睡,他等了好久,听着里奥的呼吸声,以为他睡熟了,于是侧过身来,小心地抱住他,但他也担心里奥是不是还醒着,所以也做出熟睡的样子,就算被里奥发现他也可以用睡着了做梦来搪塞。
他这一翻身、胳膊搂过来之后,完全是拥抱恋人的样子。里奥想推开他,但不想让他发现自己还醒着,忍了一会儿后,一翻身滚到里面去了,他不介意和罗纳尔多之前的性爱,但那只是一时的激情和欲望,已经消失殆尽,里奥并不想和他亲密。
几分钟过去了,罗纳尔多又蹭了过来,紧紧抱住他。里奥也顾不得装睡了,用力去推他。
“放开,快被你压死了……”他推开罗纳尔多,后者不好意思再蹭过去,躺在一旁不动。
被喜欢的人躲开一次、推开一次,罗纳尔多心如死灰地安心睡觉了。
里奥被他挤到床铺的最里面,忽然想起施魏因施泰格来。上一次他们在亲王府亲昵地相拥睡了一晚,虽然还是分手的状态,里奥却并不讨厌他。下次再见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己还被困在敌人的军营里,还是赶快逃出去吧。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里奥也睡着了。


接下里的两天里奥都没找到逃跑的机会。多数时候他被关在营帐里,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和形势。于是他又开始对罗纳尔多软磨硬泡,终于对方同意每天让他出去放风一次,里奥趁着这时把周围环境都观察清楚了,也留心了逃跑的路线。夜晚守卫的人会少一些,趁着夜色逃跑仍旧是最好的选择。
第四天的晚上忽然下起大雨,一直没有停歇的迹象。这是逃跑的最好时机。
里奥问罗纳尔多有没有酒,说自己想喝酒,根据这几天的经验,他的要求只要不过分,罗纳尔多都会同意。果然,对方犹豫片刻后还是为里奥拿来了酒。
“当俘虏还整天提各种要求。”罗纳尔多说。
里奥在桌旁坐着,给自己到了半杯,一饮而尽,“因为我不是平常的俘虏,可以用我要挟多少好处、你们最清楚了。”
罗纳尔多不吭声,里奥笑道:“而且你不是很喜欢我这个俘虏吗,什么要求都会同意?”
“得寸进尺。”这样说着,他脸色不自然起来了。
“怎么说我也是客人,你不能让我自己喝个没完吧?”里奥问,“不陪我喝几杯?”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响着滚滚的雷声。大雨不会停,就是今天了……
“就算看在我们有私交的份上,别让我自斟自饮了。”里奥笑着。听他提起“私交”一词,罗纳尔多脸色更古怪了。他闷头不语,拿过里奥的酒杯,倒了半杯,也一饮而尽。
和罗纳尔多一门心思擅长带兵不同,里奥在做储君时习惯了朝中的尔虞我诈,在拜仁皇宫又终日面对后宫的争斗,他不仅擅长带兵,对政治谋略也很有一套,劝服别人或是套话更不在话下。他絮絮叨叨说着,和罗纳尔多拉近关系、一杯接一杯喝下去,里奥自己酒量很好,罗纳尔多微微有些醉时,他仍旧清醒。
“其实当你们的俘虏还不太糟,我在这里还被你们当成要保护的犯人对待,换个稍微野蛮点的对手,早被剥了衣服、满军营游行了。”里奥说。
他说起话来真假掺半,罗纳尔多听得很认真,和他聊得越来越多,不知不觉酒也喝得多了。
“皇马不做那样的事,不体面。”罗纳尔多答道。
“体面?”里奥笑了起来,“你说得对,尊严也好、人性也好,但在军队里还是‘体面’更确切,我喜欢这个词……幸好对手是你们,要是被抓到不体面的地方,早被整个营的士兵轮过一遍了。”
听他这样说,罗纳尔多的脸色忽然苍白了几分,他不自觉把里奥带入那句话中,一阵酸楚忽然从胸口荡开。
“我不会让人那样对你。”
“当然了,皇马一向优待俘虏。我向你保证巴萨也是这样。”
从未对里奥表明过自己的心意,他听到自己发自肺腑的话也没有任何反应。无论多少次,罗纳尔多还是觉得有些受伤。这次没等里奥提议,罗纳尔多自己喝下一大杯。
里奥酒量大,他喝得越多就越放松,在罗纳尔多看来就更有吸引力。里奥偶尔舔一下嘴唇,或是有酒从嘴唇边流下,罗纳尔多都会看得眼睛发直。他克制着不去抓住里奥的衣领、啃咬他的嘴唇,不去想他的双腿缠在自己腰上的感觉,于是不断给自己添酒。
“我有件私事想问你,”又喝掉一大瓶后,里奥为罗纳尔多倒满酒杯,“和死敌上床是你的特殊爱好吗?你还这样和谁做过?”
他把酒递到罗纳尔多嘴边,话题越扯越远,罗纳尔多醉了,也越来越放松了。
“没有别人,只有你。”
“我不相信,”里奥撇撇嘴,听着外面轰鸣的雷声,心想罗纳尔多再喝上五六杯酒、自己就可以行动了,“我们单独见了两次,你就和我上床两次,让我相信你和别人没有过,这怎么可能?”
罗纳尔多接过又一杯酒喝掉。
“怎么可能有别人!我都说了没有……”
“我听说你要订婚了?”
“没有,我没订婚。”他说,脸红了起来。
“都传到巴塞罗那了还不承认,”里奥向空杯子中倒酒,“你们的年轻将领那么多,我看他们都不错。”
“年轻……”他嘟囔着,忽然抬头看里奥,“拉基蒂奇也很年轻,不是吗?”
“我和他又没什么,都是谣传。”
罗纳尔多盯着他看了一阵,忽然转开目光:“反正你迟早要结婚,管他是跟谁呢,总归不是我。”
“如果是你不就乱套了!”里奥说,心想他这是真的醉了。
“我希望是我……可有什么用呢,我和你永远不可能……我没办法和别人订婚,我只想要你……”
这太混乱了。里奥呆滞地看着罗纳尔多——他喝醉了会说出这种胡话?这都是些什么?
“罗纳尔多,你在装醉吗?”里奥问,“别装了,这可没多大意思。”
罗纳尔多摇着头,目光飘忽。
“你根本不明白……我爱了你那么多年……”
里奥彻底慌了。这不可能,他一定是在装醉——要么就是把自己当成了别人。
“你说的是谁?科恩特朗、莫德里奇、罗德里格斯、拉莫斯——到底是谁啊?”
“里奥·梅西!”他吼了一声,“我爱的是你!疯了一样地爱你、想要你!”
喝了太多酒,罗纳尔多眼睛红红的,配上他那张过分深情又严肃的脸简直有几分滑稽,里奥却笑不出来。
“你醉了。”里奥呆呆地说道,心想自己灌醉罗纳尔多的计划一定是出了问题,他在装醉,自己被他骗了——他没办法承认这是真的。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做那些……在拜仁的时候……”
要么是自己醉了,要么是他醉了——但不管是谁发疯都不能耽误里奥逃离皇马军营的计划。
“你在说什么?”里奥向后退着,罗纳尔多站起身靠近他,抓着里奥的肩膀。
“我喜欢你,”蜡烛的光芒在他身后被吞没,里奥一步步后退,坐到床榻上,罗纳尔多望着他,仿正在遭受折磨,“我喜欢你,甚至爱着你,但我们……”
他说不下去了,捧住里奥的脸亲吻他,他在靠近自己闭上眼睛时,里奥攥住手上的锁链正要狠心砸到他头上,忽然罗纳尔多重重地压在他身上。
里奥以为他醉过去了,结果在罗纳尔多趴到自己肩上时竟看到施魏因施泰格愤怒的面孔。
“他再敢碰你我就让他人头落地。”他眼里直冒火气,手中拿着里奥的剑,刚刚他用剑柄打在罗纳尔多头上让他晕了过去。
“巴斯蒂安?”里奥惊讶地望着他。
“走。”施魏因施泰格一把推开罗纳尔多,后者软绵绵地躺了下去。
“我的链子!”里奥说,他手上脚上的锁链哗啦啦响着,他蹲下身匆忙地翻罗纳尔多的衣服,很快找到那串精巧的钥匙。
“快点儿,这个是开这把锁的……”里奥行动不便,施魏因施泰格拿过钥匙,按照里奥所说的为他一一打开,然后拉着里奥一起跑了出去。
外面雷声滚滚,大雨不止,士兵们忙乱地跑动着。
“怎么没有人看守这边?”里奥和施魏因施泰格一面跑一面问道。
“苏亚雷斯把他们引开了。”他回答。
“那路易怎么办?”
“他让我们不要回去找他,说他自有办法逃脱。”两人跳下一个陡坡,雨太大,他们都滚了下去。
形势紧急,他们没再来得及交谈,在暴雨中跑着,不断改变路线,穿进丛林,爬上小山坡,又走进山谷。等他们终于停下脚步时,天已经微微发亮了。
“没事了,他们追不上了。”里奥说,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气。施魏因施泰格也累得双腿发麻,在里奥身边和他并排坐下。里奥正喘着粗气、揉着腿,施魏因施泰格忽然搂住他狠狠地吻了起来。
“你又怎么了!”里奥推开他,“我还没喘过气呢!”
“你说怎么了?”施魏因施泰格问,刚要冲里奥发火,看见他满脸狼狈、脸颊上还沾着泥浆的样子又觉得于心不忍。
“过来。”他怒气冲冲地把里奥拉过来,粗暴地为他把脸上的泥浆和汗水都擦得干干净净。
“没受伤吧?”他问,也不肯直视里奥。
“没有,你呢?”
施魏因施泰格摇头。拿出一块硬邦邦的面包塞进里奥手里。里奥接过来掰了一半递给他:“你怎么会忽然出现在皇马的营地里?”
“出发前我就让苏亚雷斯把我安排到军队里了。”他闷闷地答道。
“谢谢你来救我,巴斯蒂安,”里奥大口啃着面包,“多亏你了。”
“其实没有我你也能跑出来,我看见你攥着铁链要去打他了。”
“但有你在我才能更快解开那些锁链啊,总之还是要谢谢你,还带着我跑出这么远。”里奥说,不知怎么两人忽然彼此都客气起来。
啃了没滋味的面包,施魏因施泰格和里奥在附近找到一处小山洞,两人一夜没合眼,见到山洞后也不管地上的石头沙土,躺下就睡着了。


终于从皇马军营逃脱,里奥和施魏因施泰格赶路了一整夜,在藏身的山洞中睡到中午,醒来后里奥本想尽快出发,但他没力气再走动了,之前的几天都被关押着一动不动,昨天忽然跑了一夜,小腿又酸又胀。施魏因施泰格也浑身发软,两人都没力气,决定暂时休息,第二天再出发。现在他们栖身的山洞很有可能是他们唯一一个能遮风挡雨的“住处”,没休息好就贸然出发的话,他们负担不了夜里无处安身的后果。
休息了大半日,施魏因施泰格又拿出一块硬面包给里奥,里奥照旧掰开,一人一半。啃了一会儿,施魏因施泰格见里奥正在出神,问道:“在想什么?”
“路易说他会从哪边离开了吗?”里奥捡起一截树枝在地上画着地图,推测皇马阵营的所在地和他们现在的位置。
“他没说。不用担心他,你的人你自己还不知道,他也身经百战了,况且,”施魏因施泰格略一顿,仿佛要被迫承认某个不愉快的事实似的:“拉基蒂奇会接应他,他们都安排好了。”
“有伊万接应?”里奥很惊喜,“太好了,路易不会有事了。内马尔呢?”
“他没事,坐镇军营,和巴尔特拉一起对付卡西利亚斯。”
“他们都没事就好,我还担心卡西利亚斯会挫败他们……”
“主要兵力都拿去对付你了,卡西利亚斯打得也不顺利。”
里奥听后精神大振,硬面包也啃得更来劲了。
“这几天你受委屈了吗?”施魏因施泰格问。
说话时他的脸色陡然古怪起来。里奥忽然想到施魏因施泰格打晕罗纳尔多时后者正要吻自己,再看他脸色古怪,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没有,好吃好喝的,整天呆着。罗纳尔多还算是个体面人,不会乱来。”里奥中肯地评价道。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醉醺醺地对你表白,还把你按到床上。”
“我必须灌醉他,那是预先计划好的,”里奥强调,“但我没想到他喝多了会那样胡说,说不定是我把他灌傻了。”
“别傻了,酒后吐真言,他明明是真情流露。”
里奥撸起袖子,把胳膊伸到施魏因施泰格面前:“你说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别吓唬我了。”
“他绝对喜欢你。”
“我们干嘛还要啰嗦这件事?”里奥瞪着他,“他表白也好、发疯也好,我又不喜欢他,你总提他干什么?你看上他了?”
施魏因施泰格被呛得说不出话,嘟哝了句:“还不是怕你喜欢他。”
“喜欢谁也不会喜欢敌人,”里奥颇为不屑,“你还有几块面包?我本来也想偷点吃的带走,一见到你全吓忘了。”
“还有三块,本来带了很多,但东西是分着装的,放在另一个袋子里的都丢了,”施魏因施泰格问,“为什么见到我就吓得忘了?”
“怕你和我一样被皇马逮住,”里奥说,“到时候想逃跑就难了。”
施魏因施泰格脸上露出些宽慰。当晚两人讨论着逃跑的路线,也没顾上聊天,夜里各自睡了,第二天继续上路。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