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执迷不悟(🐷梅)23

这是一篇足球同人架空文,宫廷背景,各种妃嫔宫斗的剧情,没事弄着玩的,定制文,大家可千万要慎入啊!

ABO文,该怀孕怀孕,该生子生子,还很放飞!

德国队粉、拜仁队粉、皇马队粉及其球员人蜜不推荐看这篇,梅蜜也不推荐!太放飞了!我只是剧情需要放着玩!求放过!攻受都不是1v1!慎入!

CP猪梅(施魏因施泰格/梅西)还有其他拉郎CP


+


执迷不悟


第四章

施魏因施泰格醒来时,房中只有他一人。他虽疲倦,但精神很好,昨夜的一切历历在目,虽然里奥不在身旁,但他知道这不可能是臆想。
看到窗帘后透出的刺眼光亮,他赫然发觉现在已经是晌午了。施魏因施泰格起床穿衣服,一边猜测里奥去了哪里。他知道自己身份特殊,不方便在府中来回走动,心想只好这样等他了。但万一他出门去办事或会客,自己就不知道要等上多久了。
打量着房间,施魏因施泰格以为自己会看到许多巴萨风格的装饰,就像里奥在拜仁的寝宫那样,但这里的布置只给人浅淡的感觉,甚至和里奥做储君时的寝宫也不相似,浓烈的巴萨元素少了许多,房中的布置带有树木和海洋的随性感,墙上挂着弓箭、盾牌、刀、头盔和长剑,这些东西在拜仁时都要收起来,最多可以在书房中挂一个当装饰,但现在里奥回了家,随心所欲布置自己的房间,看上去虽有些不伦不类,却恰好是里奥的风格。
也对,这才是他。施魏因施泰格正想着,门忽然被无声无息推开了,施魏因施泰格叹道:“里奥,我刚回来你就这样丢下我……”
他停下了,对上一双天真的大眼睛。他竟看到一个小男孩走了进来,约莫四五岁的模样,梳着又长又软的黑发,神情好奇。
“我不是里奥,”他说着走进屋子,手摸着家具和墙壁,眼睛却在看施魏因施泰格,“你是谁?”
“我是巴斯蒂安,你呢?”施魏因施泰格软下声音,猜测着这个孩子是谁。
“我是米兰,”他走到施魏因施泰格面前几步远的地方,把自己藏在桌子后面,从桌腿旁露出脸看他,“我没见过你。”
“名字真好听,”施魏因施泰格向他伸出手,“我能抱抱你吗?”
米兰打量着他,好一会儿才挪着脚步走过来,施魏因施泰格抱住他,捏了捏他的脸。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他问。
“我们来看里奥,我和爸爸妈妈一起……”米兰用软软的声调说。
施魏因施泰格忽然反应过来这是皮克和法布雷加斯的孩子,这么说他们也来这里了?怪不得里奥不见踪影,一定是去陪他们了。
“你怎么会自己跑到这里来?爸爸妈妈呢?”施魏因施泰格转向薄纱遮挡的窗外,看有没有人过来找他。
“我就自己跑来跑去……”
“米兰?你在哪——”走廊外忽然响起声音,施魏因施泰格赶快放下孩子,“他们在找你呢,快出去,米兰,别说你见过我。”
孩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一溜烟跑出去了。
他刚出门就被法布雷加斯一把抱起来,高高举过头顶。
“又自己跑远了,也不等等我们?”
他们站在里奥的起居室门口,法布雷加斯亲昵地逗着孩子,里奥看了眼卧室的方向,刚要带法布雷加斯离开这里,他已经大步迈进起居室了,拿起桌上的壶倒水,说走得渴了。
法布雷加斯抱着孩子在屋子里坐下。里奥看见卧室的门开着,刚刚米兰跑出来时没有关门,好在从这个角度看不到什么。
“中午想吃什么?”里奥问,装作随意地走到卧室前关了门,“来之前也不说一声,宴席也要临时准备。”
“可不是我们忽然要来的,是米兰吵着要见你。”法布雷加斯说。
门被里奥关上后,施魏因施泰格认真考虑了一下要不要把自己藏进衣橱里,但那未免太可笑,他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于是只在桌旁坐着,并非有意地听着他们谈话。
两人聊了一会儿闲话,等待开餐,他们说的都是巴萨的事,施魏因施泰格不感兴趣,但说了一会儿,话题落到里奥身上。
“你现在还有没有要孩子的打算了?”法布雷加斯忽然问道,施魏因施泰格隔着一堵墙、听见这话也吓了一跳,但法布雷加斯和里奥从小就是朋友,以为房里没外人,说话也没顾忌。
“忽然说这个干什么?”里奥问。起居室和卧室之间是软墙,根本不隔音。
“我和杰拉德在准备要下一个孩子,”法布雷加斯耸耸肩,“忽然想起来,就也问你一句。拜仁那头猪给你吃药那么久,我怕会影响你的身体。”
“没那么严重,”里奥喝了口茶,有些尴尬,“我还没想那么多,以后再说吧。”
“拉基蒂奇不想要孩子?”法布雷加斯又问,施魏因施泰格险些碰翻桌子。
“怎么说到他了?我要不要孩子和他有什么关系。”
“杰拉德说你们在一起了啊,不是吗?”法布雷加斯问。
“没有的事,他又听谁乱说的?”
法布雷加斯叹息:“我还以为是真的呢,还计划给你们送什么贺礼呢。”
“别送了,给你省钱了。”里奥说,又看了眼卧室。
米兰在屋子里跑了一圈,“噔噔噔”地跑回到里奥身边,伸着胳膊要他抱。
“伊万可是个不错的人选,”法布雷加斯思索着,“你要是和他有了孩子,长得该多漂亮。”
“我和谁有孩子长得都一样漂亮。”里奥说。
“但伊万年轻啊,长得又好看。连他你也不满意,我都不知道该把谁介绍给你了……不对,你是不是早就和他在一起了、只是没公布?”
“真在一起了有什么不能公布的?”
法布雷加斯的手在桌子上敲着。
“你该不会是害怕恋爱了吧?谁也不敢接受。”
“胡扯,我是对谁都看不上,”里奥哼了一声,“找个和我相配的人就那么容易?”
法布雷加斯看着房间,“抛开其他的不谈,罗纳尔多还勉强能配得上你,身份、地位、能力都不差,他也算得上是个厉害人物,但他是皇马的人,所以对巴萨而言比监狱里的囚徒都不如——但总归还是比施魏因施泰格强。”
听他提起罗纳尔多,还顺势抹黑了下施魏因施泰格,里奥更难堪了。
“你怎么总提他——拜仁那个?”
“他对你那么糟,我不能亲自给他几巴掌、至少能贬低他几句解解气吧?”
施魏因施泰格忍着一声不吭,法布雷加斯说起话来确实爽快,可也真是不留情啊。还提起那个罗纳尔多……一想到他和里奥上床的画面,施魏因施泰格就觉得眼睛冒火,也恨不得像法布雷加斯说的,亲自动手给他几巴掌。
“他对我没那么糟,别说这个了,”里奥打住话题,急于离开房间,“我们去吃饭吧。”
“哪有这么快能准备好的,再等一会儿,我走累了。”法布雷加斯说。
“马上要备孕了还这么没精神,你快起来,多走动走动。”里奥硬是推着他出去了,施魏因施泰格在原本的位置上坐着,回想他们刚刚的谈话。他出神了好一会儿,房门被推开时还吓了一跳。
一个人端着餐盘走了进来。
“中午好,巴斯蒂安,我来送午饭了。”
“谢谢你,马克。”施魏因施泰格随口应道,还在想法布雷加斯的话,忽然他意识到自己刚刚见到了谁,猛然抬起头看他,竟看见特尔施特根站在他面前,他和在拜仁时一样,脸上带着寡然无味的神情,装束也与从前无异,我行我素地穿着拜仁的衣服行走在巴萨的亲王府里。
“马克?你怎么在这里?”施魏因施泰格立刻站起身来。
“我追随皇后过来了,”特尔施特根答道,“哦,现在我也叫他亲王了。好久不见了,您一切都好?”
“我怎么可能好,”他急急地答道,“你来到巴萨还住在里奥家里、我却要靠着一副落魄样才能混进来。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对亲王可没有非分之想,想留在这里当然容易,”特尔施特根慢悠悠说道,“我比您早几天,也就一个星期吧。”
“可你怎么会跑到巴萨来?”
“我一直喜欢皇后——亲王,我是说。他对我很好,我也愿意在他身边继续效力。”
他总结得言简意赅。虽然让人惊讶,但这确实是特尔施特根的行事风格……施魏因施泰格还想问他更多细节,忽然想到特尔施特根留在里奥身边就意味着自己在亲王府中有了眼线。
“马克,你能帮我吗?”
“帮您什么?”
“明知故问,我要让里奥重新接受我。”
“有那么多巴萨的漂亮年轻人可选,我可不确定亲王会不会再接受你。”
“马克,别闹了,”特尔施特根说起话来没大没小,施魏因施泰格也听习惯了,“告诉我,他到底有没有和别人约会。”
“没有。”他利落答道。
“那我就还有机会。”
“您还是没有,”特尔施特根说起话来依旧不留情,“他不和任何人约会,您也不是例外。亲王喜欢自己生活,没有和别人在一起的打算。”
“你——你才来这里几天,你怎么知道?”
特尔施特根耸肩:“这种事看就看出来了,他每天操心着军队,在军队之外就和那几个巴萨的邋遢鬼喝酒打猎,高兴得不分东南西北,根本不去想恋爱。他过得太开心了。”
“和我在一起会更开心。”施魏因施泰格说。
“恐怕亲王不会这么认为,他前天和苏亚雷斯喝酒,喝醉的时候砸着杯子说拜仁的日子糟糕透顶,‘死也不回去了’。”
“马克,你能不能给我点好消息?”施魏因施泰格无奈问道。
“我只有实话,不分好坏。亲王现在很喜欢一个人生活,您或者其他人都没办法。”
施魏因施泰格不做声,忽然想起刚刚见到的米兰,“他会喜欢孩子吗?如果我和他有了孩子呢?”
“您是在说什么啊,”特尔施特根叹息,“以亲王的性格,有了孩子他就会愿意和孩子的爸爸一起生活吗?您不可能用孩子拴住他。”
“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随便问问……”
“他会喝避孕药的,所以您不用考虑这条路了。”
“你说什么?”施魏因施泰格惊讶。
“家里一直备着避孕药,亲王如果不想要孩子,那他绝不会怀孕。”特尔施特根说。
话题很快结束了。特尔施特根给施魏因施泰格留下了满肚子疑问后走开了。里奥不想恋爱、不想要孩子,这比里奥爱上了别人还让他头疼,如果里奥根本不想要爱情,自己又怎么能重新和他在一起?
施魏因施泰格独自吃了午饭,他要等着见里奥,和他说说接下来的打算,当然更关键是要知道他的态度。晚餐前里奥终于现身了,进门后见到施魏因施泰格,略呆了下。
“你还在这里?”
施魏因施泰格怎么也没想到他见到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你希望我走?”
“我是说——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亲王府了,一整天都过去了。”里奥说。
“还没和你好好说句话,我总不至于不辞而别。”
里奥脱下外衣放在一旁,“你怎么回来了?”
“我早说了我会回来、说我们要一起生活,你忘了?现在我们不在军营里,你没理由把我赶走了。”
“但你不能留在我家里,趁着天还没黑,这就回去吧。”
他的态度和从前没有多少改变。施魏因施泰格望着他,果然和特尔施特根说的一样,他不想恋爱,不想和任何人有交集。
“你不想和任何人在一起?”施魏因施泰格问。
里奥不明白他怎么会忽然冒出这样一句。
“确实。”
“这让我失去了和你见面的理由。”施魏因施泰格说。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里奥说,旧日恋人消瘦的模样让他于心不忍,他前一天刚刚风尘仆仆地从拜仁赶来。尽管抗拒着和他来往,里奥还是这样说道。
“我不是为做朋友来的,”施魏因施泰格靠近他,环住里奥的腰,“我不相信你对我一丁点感觉都没有,昨天……”他适时停下话头。
“我喝多了,以为是做梦。”里奥说,拿下他的手。
“早上刚醒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会在我身边,还想好好和你说说话。”他说,依旧固执地想用直白的想法和词句打动里奥,“我很想你,回来的一路上都在想。夜里到你房里,灯关着,我们就像回到从前一样。”
里奥忽然打了个寒颤。
“今天早上我也以为回到从前了,”他说道,语气沉闷,“但我吓了一跳,发现自己在巴萨才安下心来。一瞬间里我以为自己又什么都没有、每天只能在拜仁皇宫里等你。”
施魏因施泰格发现这似乎是他们第一次好好谈起那段过去,他们对同一段时光的记忆如此不同。
“我们离开拜仁了,再不回去了。我以为你想要我,里奥,昨天你一直抱着我不松手……”
“我只是喝醉了,别再提这些了。”
“现在和从前不同了,你在巴萨,没有人敢伤害你,”想起今天见到的米兰,施魏因施泰格大着胆子说道:“……就算你不想要我,也要个孩子好吗?就当做是弥补之前的遗憾。”
他已经做好准备听到里奥的又一次拒绝了,但在拒绝之前,他见到里奥脸上瞬间闪过的黯淡。
“我们不谈这些,”里奥说,“你该回去了。”
施魏因施泰格不能继续逗留,只得走了。



离开亲王府,施魏因施泰格回到他在巴塞罗那的住所,他住在原本作为拜仁联络处的香料店,几年前和里奥初遇时这里的真实用途已经暴露,现在只是一家平常的商店而已。施魏因施泰格经营着店铺,不想自己终日无所事事。
里奥既然已经表明暂时不想恋爱,他自然不想死缠烂打、惹得他不开心。忍着不去见里奥,他只偶尔在亲王府附近转转,若能看到里奥,他便会一整天心满意足,但他再未像从前那般再把他拦下,只是远远地看他一眼。
尽管上一次见面时里奥的态度已经缓和,施魏因施泰格仍不想打扰他,直到自己生日这天,他克制不住去见里奥的愿望,入夜时去了亲王府,让特尔施特根帮忙把他带了进去。
“今天有客人吗?”从偏门进去时施魏因施泰格问。
“有,刚走,下人还在收拾呢,”特尔施特根说,“幸好你没来,谈公事的时候还挺正常,但晚宴一开始拉基蒂奇就变样了,对里奥大献殷勤,你看了非气得吐血不可。”
“里奥喜欢他?”
“他哪那么容易喜欢上谁?”特尔施特根反问,将他带到里奥的房间附近,“好了,我要把你扔在这儿了,剩下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亲王要是问起来,我就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说完话他匆匆走了,施魏因施泰格看到里奥的房间光已经灭了,猜想他或许已经睡了。
施魏因施泰格悄悄走进去,推开卧室门时留心听着里奥熟睡的呼吸声。他走到床前坐下,借着窗帘透过来的月光打量他。他伸出手去,摸摸里奥的头发,又摸摸他的耳朵和脸颊。仔细想来,自己又是一个月没和他正式见过面了。
在里奥唇上轻轻吻了下后,他脱掉衣服上床,在里奥身旁躺下,小心翼翼地抱住他。
施魏因施泰格闭上眼,抱住了里奥刚要睡觉,忽然听见里奥说道:“你在干什么呢?”
“你还醒着!”施魏因施泰格吓了一跳,他一直以为里奥睡着了,他忽然的说话声在夜里听起来特别响,“醒了怎么不说话?”
“你鬼鬼祟祟的,我想看看你到底要干什么,”里奥翻过身侧躺着看他,和他拉开些距离,“你进来的时候我就醒了。”
“吓了我一跳,”施魏因施泰格还是搂着他,“我想来看看你。”
“特意选今天过来?”里奥问。
“你还记得今天是我生日?”施魏因施泰格惊喜问道。
“要礼物吗?明天给你补一份。”
“不要,”他说,忽然喜不自胜,“只想陪你一会儿。”说罢又试探着搂住里奥。
“我都被你弄糊涂了,你要是说想滚床我还能理解。”里奥咕哝着。
“不要,不想累着你,听马克说你这几天都很忙。我只想和你好好待一会儿。”
里奥其实应该把他赶出去,但施魏因施泰格又没做什么,只是搂着他,今天又是他生日,里奥怎么也不好拒绝,他今天确实累了,没力气和他理论或什么,何况,他现在也不那样抵触施魏因施泰格了。
“那睡吧,”里奥打了个哈欠,“生日快乐,巴斯蒂安。”
“谢谢你,宝贝。”
施魏因施泰格不嫌肉麻地说着情话吻上里奥的嘴唇,抱着他心满意足地睡了。



第二天吃早餐时,施魏因施泰格有一种回到拜仁的感觉。里奥和他在房间的小餐厅吃饭,特尔施特根大清早就过来了,通知里奥今天的安排。唯一提醒他这里是巴塞罗那的是苏亚雷斯的忽然出现,施魏因施泰格一开始弄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总住在这里,后来还是特尔施特根告诉他,苏亚雷斯在朝中被一些人排挤,里奥通过让他住进亲王府的方式表明自己的态度,为他撑腰,说等他的住处修建好了再让他搬回去。
说不定等我也搬进亲王府之后苏亚雷斯还是会住在这里,施魏因施泰格越想越远,他不介意,里奥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
“皮克说上午让您到宫里去,他有话和您说,今天本来还有其他安排,但都推掉了。”特尔施特根说。
施魏因施泰格想着他奇怪的说话方式,特尔施特根为里奥工作,却不称呼皮克为“陛下”,还是没把自己当成巴萨的人。
“今天去是什么事来着?”里奥问,“马上就出门了,他有别的安排?”
“他的安排就是让您留在都城,这次他不想让您出征,前天你们刚讨论过这件事。”
里奥摇摇头:“也只有杰拉德能说出这样的话,不带兵打仗,我统率军队干什么?”
“您是他的朋友,上次巴萨失去好几位重要的将领,他自然不想让您冒险,这也可以理解。”
“带军又不是儿戏,”里奥切着盘中的肉,“不让我出发前好好歇歇,非要去和他辩论放我去打仗。”
“您还真要打起精神来绞尽脑汁说服他,听说皇马这次会让卡西利亚斯和罗纳尔多一起带兵,派出的军队也更庞大了,今天早上我们刚获得了新的情报,他们打算一举击溃巴萨、打破防线,一步步侵占过来,据说这次的军队阵容是二十年来最大的,并且还有传言说里斯本和他们已经结盟,必要的话也会派上援兵。”
“结盟了?”里奥轻哼一声,“这么多年过去,终于有个明确态度了。”
“所以这次的情况比从前更危险了。”
“都到了这个地步,更不能藏在都城里了。知道了,一会儿我去见他。还有其他事吗?”
特尔施特根答复说没有后退下了。
“形势很糟吗?怎么连带兵都不让你去了。”施魏因施泰格问。
“还不是怕我丢了命,”里奥思索着,并没仔细听对方的话,“去了正好,我要告诉杰拉德这次会多调几万人过去……”
里奥想得出了神,眉头越皱越紧,刀叉也放下了,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对施魏因施泰格说道:“一会我要进宫去,你也回去吧。”
施魏因施泰格答应了,他不想给里奥添麻烦,早饭后就回去了。里奥和特尔施特根为这次出征忧心的样子让施魏因施泰格心神不宁,这次战事听上去比以往都要艰险,他对里奥上次受伤、走失一事心有余悸,不想再遭受失去里奥这一念头的折磨。思索半日后,他趁里奥不在时又回到亲王府,找到苏亚雷斯。

在出征之前法布雷加斯为里奥践行,他趁着这个机会告诉里奥自己已经有了第三个孩子,他说等里奥回来、孩子出生后,他要让里奥做这个孩子的教父。法布雷加斯不知道这时机并不合适,里奥在上战场前会尽量避免这样感性的场面,那会让他想起许多不该想起的事。在向马德里进军的路上,里奥脑中尽是上一次战役中牺牲的将士,其中有些人与他相识超过十年,是他信任的朋友,这不是他第一次失去伙伴,但却是第一次有如此大规模的伤亡。又一次向马德里出征,他本应带着怒火和不甘,却因忽然得知法布雷加斯怀孕的消息感伤起来,有一个小生命即将降生,同时不知有多少人会殒命。
几天的行军后,里奥很快忘记惹人不快的情绪,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即将到来的大战上,并不知道施魏因施泰格对苏亚雷斯软磨硬泡后,让他把自己安排到了军队里。苏亚雷斯原本不可能同意,但这次战事和以往不同,异常凶险,巴萨的兵力在上次战役中消耗了不少,情况很不乐观,想起上次施魏因施泰格找到了受伤的里奥,苏亚雷斯想到或许带着他还是有用处的,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