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执迷不悟(🐷梅)7

这是一篇足球同人架空文,宫廷背景,各种妃嫔宫斗的剧情,没事弄着玩的,定制文,大家可千万要慎入啊!

ABO文,该怀孕怀孕,该生子生子,还很放飞!

德国队粉、拜仁队粉、皇马队粉及其球员人蜜不推荐看这篇,梅蜜也不推荐!太放飞了!我只是剧情需要放着玩!求放过!攻受都不是1v1!慎入!

CP猪梅(施魏因施泰格/梅西)还有其他拉郎CP



+







执迷不悟



处理好事情后,里奥让施魏因施泰格在罗伊斯宫里住上几天,说这次他受了委屈,让施魏因施泰格好好陪陪他。后者在罗伊斯宫中一连住了四天,里奥才让他回到自己这里。

多日未和里奥亲近,施魏因施泰格像是把攒下的精力留了下来、只等着今天全花在里奥身上一般,过了半夜,里奥受不住了,正想让他停下,施魏因施泰格却又开口了——到了动情时他说话连想也不想,今夜又是如此。他将里奥压在床头,紧紧掐着他的腰一下下深入,口中唤着里奥的名字,一面说道“怀上我的孩子,里奥……我要干到你怀上我的太子……”

里奥低声呜咽,手掌无力地抵在施魏因施泰格肩上,他忽然加快了冲撞,里奥连声尖叫起来。抵达高潮的片刻,他暂时遗忘了没有孩子的苦楚。他爱着施魏因施泰格,想和他组建真正的家庭。他自己原本认为没有孩子也无所谓,可终日看着拉姆和波多尔斯基带着他们的孩子在宫中行走,现在连罗伊斯都怀孕了,而克罗斯还是新人,久居宫中却没有后代的只有自己一人,无论如何他心中都没办法平衡。

两人躺下时,里奥还在想孩子的事,自己躺到一旁去了。施魏因施泰格挪过身子从背后抱住他,问道:“你累了么?怎么离我这么远。”

里奥摇摇头,原不想说,现在只觉得憋在心中堵得难受,说道:“我在想为什么我还没有孩子。我想生下你的孩子,巴斯蒂安……我想和你一起养育孩子。你隔段时间就会说那些话,让我怀上你的太子,我当然想,可就是没有……我又没生病,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每个医师都说我身体没问题,说怀上孩子只是时间问题,每次我都满怀希望,过不了三五个月又要失望,总是没动静……”

“里奥,里奥……”施魏因施泰格将他翻转过来,抱进怀中,吻着他的脸颊和眼睛,“不是你的错,无论你有没有孩子我都一样爱你。”

“可你说过你想让我怀上你的孩子!我也想!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我再不说了,里奥,你别着急……”

“我不是在说你不好,巴斯蒂安,”里奥的语气更急了,“我只是……”

他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他只是不甘心又委屈。没有别人委屈他,是他自己的身体委屈了自己。这又怪得了谁呢?

施魏因施泰格着急起来,里奥的说话声变了,他以为里奥会哭,这让他心疼不已,他正匆忙地想着安慰的话,里奥已经再度翻过身背对自己了。

“没事了,巴斯蒂安,刚刚我心情不好,已经没事了。睡吧。”他说,语调闷闷的,迅速结束了自己刚刚的忧虑和失态,并翻过身去,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施魏因施泰格的手在他腰上轻轻抚摸着。他记得晚饭时里奥的杯子——他只喝了水,在和他同房之前,里奥连酒都不喝,只喝水和果汁。他这样想要孩子,自己却一直这样伤害他、欺骗他,想到这儿,施魏因施泰格再度抱住他,用双臂紧紧将他环在怀中。

“我不在乎你能不能给我孩子,里奥,你是我唯一爱的人。”

“你对我来说也是如此,巴斯蒂安,我再不提这件事了。”里奥说。

“不,宝贝,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不高兴就不高兴,你是我的皇后,想做什么都行。”说完话,施魏因施泰格握住里奥的肩膀又将他翻转过来,温柔地吻着。

波多尔斯基被关在宫中不许出门,别人去探望也有限制,在禁足第二天时拉姆来过,过了一个月后才被允许第二次探视。拉姆进门时波多尔斯基正在卧室里躺着,听见门响他马上坐了起来,唤着“路易斯”,看清来人后神色立刻暗淡下去。

“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路易斯。”

“又没生病,还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拉姆说道,在床边坐下。

“整天困在这宫里,能好到哪去。”波多尔斯基应道。

拉姆低低地叹了口气。

“只等着你早些出来呢,我们也有个照应。那外人自己受宠,罗伊斯又有了孩子,我们更没抬头的日子了。”

波多尔斯基一怔,从床上坐直身体:“菲利普,关在宫里不让出门的是我又不是你,你怎么比我还丧气?”

拉姆苦笑:“这情况还不清楚么。那个人根本没办法扳倒,你也看到陛下多护着他了。现在除了他,巴斯蒂安已经不在乎别人了,连去罗伊斯宫里都是那个人催着他去,要么就和他一起。”

“你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了?”波多尔斯基问,“刚进宫的时候我们照样被人压着,不也都熬过来了?”

两人对视片刻,拉姆竟像是不解其意,波多尔斯基说道:“你忘了巴拉克吗?”他压低声音,“我们能把巴拉克拉下来,自然也能把他拉下来。和巴拉克比,他算资历浅的。”

“他是巴塞罗那的人,背景太强大了。”

“巴塞罗那远在天边,能妨碍我们什么?”波多尔斯基问,“我还给过巴拉克一巴掌,你不记得了吗?现在坐在巴拉克位置上的可是你。”

听到这话,拉姆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些,波多尔斯基思附片刻说道:“原以为陛下不会宠他这么久,只想等他自己被冷落就罢了,现在既然已经欺负到我们头上,就不能再忍着了……之前我们的算盘都打错了地方,拿身边人下手没有效果,只有直击要害才能除掉他。”

“你有计划吗?”拉姆问。

波多尔斯基想了想说道:“现在我还没想好,只打算多给他几次苦头吃……第一次要让他容易逃脱,但落下把柄,之后的事就好办了,陛下不会每次情况不利的时候都相信他。”

拉姆望着他,低声说道:“我听说巴塞罗那的使臣要来了,信函已经送来,估计人过上两个月后就到了。据说来的使臣是他的朋友。”

两人交换着目光,拉姆继续说道:“可陛下太宠他了,就算真有什么事,陛下也都会袒护他的。”

“陛下袒护他一次两次很正常,可如果次数多了,陛下也不得不改变态度了。”波多尔斯基说。

拉姆不做声,望着窗外的枯枝想了一会儿。

“既然陛下袒护他,我们就顺着陛下,等他出事时也袒护他好了……我们几次三番宽容大度,他却一再出事——”

“到时候就算我们继续为他‘求情’,陛下也不会继续宠他了。说不定还有重罚……”波多尔斯基接上话。

“这可是个长远的活计,”拉姆叹道,“大概又要花上一两年的功夫。”

“那也比一辈子屈居人下要好,”波多尔斯基说,“我们还有孩子呢,就算为孩子的将来着想也必须要走这一步。”

拉姆点点头,“今后不能再出这种事了——这次连累了你,下次可能就是我。这还只是治治罗伊斯呢,就落到被禁足的地步。我们和那个人不一样,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们有朋友有熟人,完全不用孤军奋战。”

波多尔斯基叹道:“我们的优势比他大多了,之前竟然忽略了。朝中所有人都不喜欢他——米洛会很乐意铲除这个眼中钉的。”



第五章

巴塞罗那提前一个月发来信函,他们会派使臣来访拜仁。得知使臣是哈维后里奥开心极了,在哈维抵达都城的那天,里奥和施魏因施泰格及众臣一起迎接了他,国宴之后里奥先回到宫中,过了一会儿哈维也过来了。施魏因施泰格知道他们久不相见会有很多话要说,于是提前告诉里奥他在睡觉前再过来。里奥自然想像少年时那样和哈维一起住、通宵畅谈,但这不合规矩,他不想看施魏因施泰格吃醋或为难,也就没提这要求。

里奥回到宫中等了一会儿,下人通传说哈维来了。里奥立刻迎出去,到了门口一见到哈维便一把抱住他。

“哈维!”他扑到哈维身上,两人紧紧拥抱着。

哈维拍着里奥的后背,“我还以为要过上十年八载才能再见到你。”

“别这么说,现在不是见到了吗。”里奥答道。哈维的声音沧桑了不少。

“看看你,已经是拜仁的皇后了,”哈维放开里奥、打量着他,“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里奥点头,拉着他走进会客厅,那里早已准备好酒水点心,两人在软椅上坐下。

“不痛不痒,没什么劲头,但也还算顺利,抱怨不得。”

“他对你好吗?”哈维问,没直接提施魏因施泰格的名字。

“再好不过了,”里奥微笑,“他从未在别人身上花过心思,这么久过去了还是只在意我一个。”

“算他有眼力。”哈维笑道。

“快告诉我国内怎么样了,杰拉德他们还好吗?还有塞斯克、普约尔——”

“杰拉德和塞斯克要结婚了,”哈维笑道,里奥高兴地叹了一声,哈维讲起他们的趣事,讲起巴塞罗那的众位朋友。里奥和他们平常也有通信,但信件都要经过检查,写的也只是些不甚详细的近况,只能得知朋友们还安好,幸福与否、状态如何就全然不知了。

里奥与哈维久久地聊着。那天里奥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巴塞罗那,回到久违的故乡,被朋友包围,还是那个随性快意的年轻储君。很久未有过地,他忘却了皇宫的束缚和烦闷,与哈维谈天说地,一直到深夜才让他告辞,回住处睡觉了。

“明天还要见面呢,”施魏因施泰格打趣里奥,“看你依依不舍的样子,好像哈维明天就要走似的。”

“我很久没见他了呀。”里奥说,到底看着哈维和侍从们的身影在转弯处消失才回到房中。

那晚和施魏因施泰格就寝时,里奥滔滔不绝地说起他和哈维的聊天内容,巴塞罗那如今怎么样了,那里的朋友们都在各自做什么,闹出了什么样有趣的事。他说个没完,施魏因施泰格好久没见到他兴致这样好,也不忍打断他。

“好久没见到你这么高兴了,”待他终于停下时施魏因施泰格说,“里奥,你不喜欢拜仁吗?这里让你不开心吗?”

“怎么会,你别乱想,”里奥说,“哈维是我的朋友,好久没见的朋友来探望你,你也一定高兴。”

“你在拜仁有朋友吗?”

“当然有了,马克就是。或许马尔科也是,我很喜欢他们。”

“但在巴塞罗那朋友更多吧?”

“当然了,我在那里长大,如果这都没朋友,我的人缘是有多差?”里奥笑起来,“不仅杰拉德、普约尔、哈维他们,还有好多将士,我们都是朋友。大家一起出生入死,早就不分彼此了。”

“我希望你在拜仁也能有那么多朋友,”施魏因施泰格说,“我在意你的快乐,里奥。”

“我很快乐,巴斯蒂安,”里奥握住他的手,面庞在夜色中洋溢着喜悦,“在拜仁有你就足够了,我只要你就好了。”

“见到家乡的朋友那么高兴,倒好像是这里亏待了你似的。”

“你再这样乱想我要生气了,巴斯蒂安。虽然我在巴塞罗那长大,但这里是你的国家,我是你的皇后,我一刻也没忘过,”里奥说,“……说到这个,要是什么时候能回去一次就好了。你说不忙的时候会陪我回巴塞罗那看看,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忙完。”

“事情太多,我走不开,里奥。”

里奥靠在他身上,轻声说道:“我没怪你,巴斯蒂安,我们可以等,等到什么时候有空了,我们做好准备、一起回去看看。现在都两年多过去了,巴塞罗那一定变化很大……”

施魏因施泰格吻了过来,两人缠绵许久后,里奥问起施魏因施泰格附近有没有好玩的地方。

“我想带哈维去附近转转,不想整天闷在都城里。他好不容易来一次,我想带他去周围走走。你去过格雷弗尔芬吗?那里远吗?好玩吗?”

“哪个地方我都不觉得好玩,”施魏因施泰格笑道,“怎么忽然想要出城了?慕尼黑更繁华也更安全,你在都城里我还放心些。”

“嫁过来两年多了,连出个城都不让,”里奥撇撇嘴,“怎么说我也是征战沙场的人,去旁边的小城玩玩、还能有谁伤了我不成?”

“我是担心你,万一有人伤到你可怎么办?”

“我好不容易有朋友来一趟的,你还不让我出门……我在慕尼黑呆了两年半了,最多只去过郊外,这次哈维来了,你就让我和他出门去逛逛,我都憋坏了。”

施魏因施泰格略想了想,答道:“那好吧,但一定要早点回来,最多三天。”

“三天都不够赶路的!七天。”

“五天,宝贝。”

“六天,就这么定了,”里奥说,不等施魏因施泰格说话,忽然捧着他的脸吻了起来,“谢谢你,巴斯蒂安!”

施魏因施泰格笑了,搂着他接吻。

“别忘了向宫里报备,让他们提前把马和人都准备好。”

“放心吧,不会出错的。”里奥说,施魏因施泰格轻轻咬着他的锁骨。

“一定按时回来,宝贝。”

“不按时回来我还能去哪?”里奥笑道。

两天后里奥在原定时间出发了,施魏因施泰格对他又叮嘱一番,看着他的背影在道路尽头转弯后消失时,施魏因施泰格心中怅然若失。他从没让里奥离开过都城,这次他匆忙和友人离开,要过上六天才能回来,自己这六天也不知道该如何打发。

回到书房,施魏因施泰格拿过未处理的文书挨个看着。没处理的事物很多,他一直忙到晚上,直到夜深了才起身离开。施魏因施泰格还未离开书房,下人忽然通传说诺伊尔阁下来了。施魏因施泰格示意让他进来,诺伊尔立刻大步迈进房间。

“陛下,刚刚皇后宫中人来报,说在整理房间时发现皇后的后印不见了,”诺伊尔说,施魏因施泰格还未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却注意到诺伊尔神色惊恐,如临大敌,“同时莱万多夫斯基也刚刚告诉我说书房中有几份机密的文件都消失了。皇后宫中人说,不仅是后印,连同皇后从巴塞罗那带来的佩剑、戎装都不见踪影,下人们想到皇后今早和哈维一起离开皇宫,担心会出事,于是通报给我,皇后今天忽然出城,事出蹊跷,为还皇后清白,我已经让赫迪拉带人去追他回来了。”

施魏因施泰格一时懵住,问道:“你的意思是——”

“皇后似乎打算离开拜仁,回到巴塞罗那——我们绝不敢诽谤皇后——但他带着机密文书一起消失,很可能早有预谋。”

“荒唐!”施魏因施泰格怒斥,“你在污蔑皇后叛国!他不可能离开拜仁,更不会离开我!”

“陛下,赫迪拉已经去追了,如果能追得上,您可以亲自问问皇后,也好洗刷他的冤屈。”诺伊尔说。

“他只是和哈维一起去附近的城镇散散心,怎么可能是逃回巴塞罗那!他是我的皇后,是拜仁的皇后,他怎么可能离开!”

“请您息怒,陛下,现在赫迪拉将军可能已经追赶上他们,待他们回来,您自然可以向皇后问个明白。他将军事文书、后印和自己从巴塞罗那带来的佩剑都拿走,如果只是去附近的城镇走走,怎么会拿着这些东西?”

施魏因施泰格不说话了,这时克洛泽也来了。

“陛下,我听说了皇后打算离开拜仁,已经让信使赶去最近的几个边境出入口、让他们严守边境,不让皇后离开。赫迪拉会追上他的,您暂且放心。”

听到他也这样说,施魏因施泰格不禁有些动摇。没过多久,莱万多夫斯基也来了,他说机密文书共丢了十三份,外人一旦掌握这些信息,会对拜仁的军事弱点了如指掌,文书的泄露对国家极为不利。皇后宫中的人也将丢失的东西列了清单,除了后印、从巴塞罗那带来的佩剑与戎装外,皇后宫中最名贵的几件珍宝也不见了。

虽然夜色已深,但大臣们还是纷纷赶到。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说着,施魏因施泰格愈发相信里奥决意离开自己已经是事实了。他们都在等赫迪拉的消息,到了午夜,信使先回来了,转告施魏因施泰格说皇后已经被赫迪拉将军拦下,现在大队人马正在向都城返回,再过半天就能到了,信使还说文书、后印均在,他的衣物、佩剑等丢失的东西都找到了。

“皇后或许只是被巴塞罗那使臣蛊惑,加之思乡心切,才会做出这样不明智的举动。”克洛泽说。他一反常态,为皇后说话,但诺伊尔等人均未有惊讶的表现。

“叛国罪的罪名太大,请陛下千万三思,不要重罚皇后,以免拜仁与巴塞罗那再生事端。”诺伊尔说。

“巴塞罗那同样是强国,惹怒他们没有好处。请陛下宽容皇后这一次,既顾念了陛下与皇后的感情,又不会破坏两国关系。”莱万多夫斯基说。

施魏因施泰格一言不发,他被里奥想要离开他的念头震惊,好一会儿都听不见别人的话。大臣们左右劝着他,有人说皇后这样的叛国行为不可饶恕,一定要重罚,甚至要废除他的皇后身份,但克洛泽等一直在劝说施魏因施泰格让这件事小事化了,不要惹怒巴塞罗那,不要伤及他和皇后的感情。

施魏因施泰格心乱如麻,克洛泽遣散众人,和他单独谈了一会儿,最终说道:“陛下,拜仁可以容下一个异国的皇后,但却不知拜仁在皇后心中地位如何……我和您一样震惊,原以为您与皇后感情深厚,万万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这一次或许皇后只是被人蛊惑,请陛下宽恕皇后,但若再有这样的事发生,拜仁是不会容忍的。”

他的话像是已经认定里奥是有预谋离开一般。施魏因施泰格仍在里奥可能离开他带来的震惊中,他好半天没答话,最后用没有底气的声音说:“米洛,我想这件事可能只是误会……里奥不会离开我。”

克洛泽不反驳他的话,只是以并不信服的口吻说道:“当然,这其中一定有误会,可能只是皇后受了别人的挑唆。”

他越是这样说,越像是已经确认了里奥今天出城确实是为了偷偷潜回巴塞罗那。这时已经过了午夜,波多尔斯基和拉姆也赶来了,提到皇后时两人都说他或许只是太想家了,并说他离家多年难免想念、独自在异乡居住一定有很多难处等,那些话浸到施魏因施泰格脑子里,愈发让他恐慌。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