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偶发事件(猪梅)32 完结章

平安夜完结,兆头不错。


哈哈哈是不是猝不及防……


===



婚讯宣布后,里奥在巴萨的队友们响应俱乐部的建议,同时也是出于个人意愿对他表示支持,纷纷在社交网络上发文对他表示祝贺,国家队的队友们则有些困惑,觉得自己立场奇特,被夹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阿奎罗当然第一时间表示了支持,在他的带动下,迪玛利亚、伊瓜因、加戈、罗霍等人也纷纷加入,全队都装作不知道对方是谁一般只字不提施魏因施泰格,只说祝里奥新婚快乐。施魏因施泰格面临的情况差不多,俱乐部队友们还都肯做个表面功夫,但国家队队友中却鲜有人表态。

对于能收到多少祝福里奥并不在意,网上有许多人表示怀疑或困惑,他花很多时间玩手机,想不去注意也难,但从未有人说过过激的话,他也就没放在心上。

现在蒂亚戈多了新任务,每天他都会花些时间在拆箱子上,施魏因施泰格买了许许多多东西送来,一箱箱东西太多,拆也拆不完。

“又找到一个写着‘蒂亚戈’的卡片!”孩子拆开一个赛车玩具说道,“这个也是给我的……巴斯蒂安给我们买了好多东西啊。”

“再这样下去要换房子了,都放不下了。”里奥说。

施魏因施泰格买东西堆满房子的方式看似简单粗暴,实际上买来的东西都经过精挑细选。里奥感激施魏因施泰格的心意,他们两人的性格中都有粗心大意的地方,里奥在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其实并没很好地照顾自己,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便顺其自然,听之任之,他会忽略自己,但施魏因施泰格不会,他难得地细心起来,问过许多怀孕生子的朋友和熟人,问他熟悉的医生和营养师,在几十家商店里买了各种东西送到里奥家中。其中一个巨大的箱子是一种专门为怀孕的人设计的床被,像一个巨大的空心抱枕一样,在侧躺时可以让鼓起的肚子靠在抱枕上,身后还有一个连接在一起的枕头托着腰部,这样一来里奥再也不用像上次一样难熬地睡在躺椅上了。

早告诉施魏因施泰格不用花心思在食物上,俱乐部都会准备好送到家里,但他还是不放心,仍买了许多贵得离谱的东西,那些食材打着孕期时可以放心食用的旗号卖得特别贵,施魏因施泰格生怕里奥嘴馋、不能随心所欲吃东西,一旦见到看顺眼的就要买来,可就算有蒂亚戈帮忙、里奥也吃不过来,多出来的他只好分给队友们,这让多数巴萨成员对只见过一两次面的德国人好感倍增,看到他对里奥关怀备至,连皮克对他的态度也改观了不少。

家里的浴巾、毛巾、床单、被罩等生活用品都换了一遍。施魏因施泰格来到巴塞罗那的时候每次都带着好几个巨大的旅行箱,明明可以在当地买到,他都要亲自去选,自己人肉快递带给里奥。来了之后他把已经清洗过一次的床单、被罩、枕头套甚至床垫都换好,然后拿着吸尘器把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虽然他只能每周过来一次,但里奥确实感觉家里到处都有他的踪迹,他来一次家里就要多出许多东西。他向朋友打听两个孩子的抚养禁忌,得到了最为实用的“千万不要忽略第一个孩子”的建议,于是每次买东西他都特意带出蒂亚戈的那份,衣服、玩具或是零食,时间久了,蒂亚戈越来越觉得有个弟弟或妹妹是件很开心的事了。

晚饭后蒂亚戈自己拆着一箱箱东西,里奥抱着肚子躺在沙发上。他仍旧有许多不适,身体酸胀疼痛,肌肉软而无力,骨头都没了硬度似的,但与那时不同的是这次他不再感觉抑郁了,也不再有那么多担心,他不再是独自一人,他有蒂亚戈,也有施魏因施泰格,他们的关心足以让他放松下来。他已经有生养蒂亚戈的经验,知道自己可以很快恢复,这对他的体能不会有改变,他仍会是原本的自己。





过了四个月,里奥的睡眠糟糕起来。一夜在睡着时他的胳膊压着了胸口,做了噩梦,在梦中回到了九年前,他蜷缩着身体在床上哭,窗外刮着大风,似乎还有雨水落进来,将他浇得浑身湿透,他的床像沼泽一样湿滑、黏腻和冰冷,他什么也做不了,只有不住地哭着,这是只有他一人知道的软弱和痛苦,这是他自己的错误,他唯有自己承担,痛苦也好,孤单也好,折磨也好,都自己一个人承受且不能言说。他就在这样的梦境里哭着,眼泪连衣服都沾湿了,可他就是停不下来,世界上没有事情需要他去做,他只要哭下去,只能无止无休地哭下去。

忽然醒来的一瞬间,里奥睁眼望着一片漆黑的房间,以为自己还在梦中,心脏狂跳不止,他混淆了现实和梦境,一瞬间只以为自己回到了过去,仍在初次怀孕的无望中。

这时一双手伸了过来,它们刚刚触碰到里奥的时候甚至吓了他一跳,他条件反射地躲了一下,但立刻就被拉进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施魏因施泰格睡得死,最近却总能在里奥半夜醒来的时候也跟着醒来。

“怎么了,宝贝?”

“没事,巴斯蒂安,睡吧。”他应着,被对方更紧地搂住了身体。原本这样的拥抱会让里奥不适应,但现在,在刚从噩梦中醒来的时刻,他只想安心地睡在这个人怀里。

这不是九年前了。他再也不是独自一人背负着属于两人重量的里奥·梅西。

施魏因施泰格暖热结实的臂膀搂住他,仿佛可以将噩梦、将一切阴霾都抵挡在臂弯之外。

现在施魏因施泰格只在放假时过来,里奥无论如何不同意他耽搁训练,不能每天都陪在这里,他源源不断将更多东西送到里奥家中,也让商店送来一批又一批实用的生活用品和食物,家中一直保持着被堆满的状态。

“巴斯蒂安一定很爱你,爸爸。”吃着饭,蒂亚戈忽然说道。

里奥拿着勺子的手一僵。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这么这么爱你。”蒂亚戈放下刀叉,挥着双臂画了一个圆,把整个家包起来似的。他是在说每次施魏因施泰格来为他们重新布置和打扫家里,又为他们带来那样多的东西,他在房子中来回忙着,围着里奥和蒂亚戈忙来忙去。

“他很爱我们。”里奥说,低头拨弄着盘子里的菜,一阵暖流涌遍全身。





中午吃过饭后里奥陪蒂亚戈看动画片,广告空隙时他拿起手机刷着,蒂亚戈也趴在他肩上看。

“是莉亚——”见到法布雷加斯女儿的照片,蒂亚戈叫道。

“她长大了好多啊,头发也长了。”里奥说。

“她真好看……”蒂亚戈指着照片下的留言说:“下面那个人说希望塞斯克能带女儿去自己的餐厅,说她的餐厅有西班牙菜和冰激凌……她在邀请他们呢。”

“莉亚和塞斯克叔叔都受欢迎,”里奥笑道,手机上的通知弹了出来,里奥习惯性点开查看,蒂亚戈念道:“肮脏的阿根廷……咦?”

里奥立刻把手机背对蒂亚戈,蒂亚戈不认识脏话,读不出下面的句子。里奥仓促看了一眼,那是句恶毒的留言,对方说了很长一串,都是对里奥的辱骂和对蒂亚戈的人身威胁。

“爸爸,那个人说了什么?是不好的话对吗?”

里奥点头:“他说了不好的话,但这和我们无关,我们没做错什么。不要理他们,接着看电视吧。你想要酸奶吗?”

蒂亚戈摇摇头,他感觉到事情很不好,爸爸被人用很难听的话说了,他又没做错什么。

“你不高兴吗,爸爸?那个人说了难听的话。”

“网站会解决的,蒂亚戈,我们不用管。我确实不高兴,但过一会儿就好了,别担心。”

“他不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蒂亚戈说道,忽然委屈起来,“我爸爸很好。”

“别这样,蒂亚戈,”里奥赶快把孩子抱到腿上,“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为什么要说你不好……我们都不认识他……”蒂亚戈哭了起来,低声说着:“你还有小宝宝呢……”

“那个人什么都不知道,蒂亚戈,不要理他,那只是疯话。”里奥的手在蒂亚戈胳膊和后背上滑着,他原本没生气,可他惹哭了蒂亚戈,这让里奥恼火起来。

“他只是在乱说,我们不会因为别人说我们是什么样就真的变成那个样子,所以那些话无关紧要,别难过了,好吗?”

蒂亚戈似懂非懂:“可我还是不喜欢他那样说你。”

“他说的话不对,会有人处理的,我这就把他的留言提交给网站,他们不会让他再继续胡说了,”里奥在蒂亚戈脸上亲了亲,“所以别哭了,好吗?”

孩子点点头,里奥继续抱着他看电视,一面把那人的留言提交给网站去处理。蒂亚戈在他腿上坐了一会,想到他现在有了小宝宝,不能累到,于是从里奥膝盖上下来了,靠在他怀里继续看动画片。

这件事很快被眼尖的媒体发现了,不过一两个小时,“梅西及家人遭遇极端球迷威胁”的消息就在社交网络上刷开了,那人一连发了好几条评论,网站很快删掉了,但早有其他网友截了图,媒体也借着这些截图大做文章。十几分钟后,施魏因施泰格立刻打过电话来。

“不过是有人在乱说罢了,网站会处理的。”里奥说。

“我认为我们需要报警,”施魏因施泰格说,“我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说出这样的话,但他不仅侮辱了你,还威胁了你和蒂亚戈的安全,总是有人说他们要伤害别人、但没人理会,最后酿成大祸,这样的事太多了。”

手机震动了一下,里奥看了眼信息。

“巴斯蒂安,我们不用报警了……巴萨已经这样做了。他们还说一会儿会来接我和蒂亚戈去俱乐部,说要谈论一下安保的问题。”里奥说。

俱乐部的忽然表态让施魏因施泰格松了一口气:“太好了,里奥,听听他们的意见,我很担心你,怕会忽然冒出一个疯子做出什么荒唐事,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马上赶过去。”

“别这样大张旗鼓,没事的。需要你过来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挂了电话,里奥和蒂亚戈刚刚穿戴好衣服,俱乐部的车就到了。车在巴萨的办公区停下,里奥和蒂亚戈被工作人员带去恩里克的办公室,那里已经有三个人正在交谈了。

“快坐下。”恩里克看到他后招招手,并让工作人员带着蒂亚戈去房间另一边玩。

里奥在椅子上坐下,四个人围坐在桌子旁。

“我以为不用这么兴师动众。”里奥说。

“这是俱乐部的疏忽,我们必须弥补,”戴眼镜的女士说道,“何况你现在身体情况特殊,我们不想让哪怕是受到惊吓这样的事发生。”

“你被侮辱,就是巴萨被侮辱,我们不能允许有人这样对待你。”她身旁的那位先生附和。

“俱乐部打算怎么做?”

“我们已经报警,会有专人与警方配合,时刻汇报他们的进展。我们知道你的住宅区安全有保障,但俱乐部希望我们可以为你的房子增强一下安保措施,比如更新监控设备……你的房子也买了不少年了是吧?”那位女士继续说道。

里奥和她聊了一会儿,他一直住在单身时买下的老房子中,确实需要加强安保措施了,何况家中还有蒂亚戈,里奥不想让他遭受惊吓。

商讨过后,里奥同意了巴萨负责安保这件事,巴萨立刻让人着手去办,里奥带着蒂亚戈回家了。

几个星期后,球迷威胁的风波似乎已经平息,巴萨为他更新了监控设备,里奥的生活和从前无异,孕期满六个月之前他都能正常训练和比赛,Omega体质让他在怀孕的前半段时间肚子都不会有明显的鼓起。

戴好护具,里奥正常上场,都知道孕期Omega可以如常踢球,所以对手们也和从前一样铲他、阻断他带球,他一如既往地躲避和戏弄对方,有些动作现在做起来有些吃力,但还没达到吃不消的地步,他仍旧和球队一起取得胜利。每每有了漂亮的进球,球场上都是一阵阵高喊“梅西”的呼喊声。人们并不在乎他是否结婚或怀孕,他们爱着自己的球队和球员,胜利失败,荣辱与共,永远支持他们的俱乐部。

恩里克走进赛后的更衣室,里奥刚从浴室出来,他裸着上身,汗水从脖颈滑到肩上和锁骨上,肌肉上也覆了薄薄的一层汗,他的小腹微微鼓起,看起来只像是晚饭多吃了些而已。

“你还好吧?”恩里克问。

里奥点头,从他身旁走过、坐在自己的柜子前。

“一会儿吃完了跟我去做体检,你现在情况特殊,我得多注意点儿。”恩里克说。

里奥吃着饼干一面点头,内马尔在他肚子上摸了摸说道:“小宝宝好厉害啊,这么懂事,一点儿也不给你添麻烦。”

“踢不了多久了,赛季结束之后就要休息了。”里奥咽下饼干,换好衣服跟着恩里克去体检了。

今天的比赛时间是在下午,体检过后队医证实一切正常,恩里克也放下心来。离开俱乐部,里奥去学校接了蒂亚戈一起回家了。

“巴斯蒂安昨天说他还要给我们买东西呢……”下车后蒂亚戈背着书包跳到门口。

“再买真要堆不下了。”里奥打开门,进去后他觉得屋子中特别冷,继而发现家中一片狼藉,门厅处都是泥巴,茶几翻倒,沙发被划破,巴斯蒂安买来的还未拆封的东西也被划坏,家中的各种物品都乱丢在地上。

里奥立刻抱起蒂亚戈回到车上,直接开车去了住宅区的管理处。

“爸爸,家里为什么……有人闯进来了是吗?”蒂亚戈问,脸色发白。

“对,有人闯进去了,我不确定他是不是还在房子里,我们不能呆在那儿。”里奥很快开车到了管理处,在那里报了警,一面安慰受到惊吓的蒂亚戈。警察在几分钟后赶到,他们检查了房子,里面并没有人,房子中的物品有很多都被恶意损坏了,窗户也被打破了一扇,看上去像是有人在里奥回家之前闯了进去。物品没有丢失,盗窃的可能立刻被排除了。警方调取了家中的监控录像、开车调查。

在警察局走过了报案的程序后,里奥带着蒂亚戈回到他和皮克同居时的住处,他买下了那栋房子,一直闲置着。现在居住的地方遭到了破坏,他不想让蒂亚戈看见家中到处都被恶意损坏的场景——甚至有一些蒂亚戈的玩具也被毁坏了,这让里奥尤其恼怒。见到家中的狼藉场面后蒂亚戈有些害怕,他不敢独处,总是要呆在里奥身旁。

媒体在三个小时内就得知并公布了这个消息,并说警方已经锁定了嫌疑人,施魏因施泰格当天晚上就赶来了。

敲门声响起时蒂亚戈吓得一哆嗦,在沙发上抱紧了里奥。

“没事,应该是巴斯蒂安,我去看看。”里奥走过去,蒂亚戈跟在他身后,拉着他的衣服。

“里奥,是我。”门外的人大声说道。里奥立刻打开门,门刚一开,施魏因施泰格就用力抱住他,蒂亚戈也扑了过来,抱着他的腰。

“我担心你们,”他吻着里奥,然后抱起蒂亚戈:“吓着你了吗,宝贝?没事的,别害怕。”

“有人弄坏了我们的家……”蒂亚戈说,害怕地搂着施魏因施泰格的脖子,“还有人说爸爸不好……”

“他们已经逮捕那个人了,”里奥锁好门,和施魏因施泰格一起走进屋子,“他就住在巴塞罗那,顺着监控的线索很容易就找到了。”

“可我还是担心你们,我吓坏了,他没伤害到你和蒂亚戈是万幸,如果你们回来得早一点和他碰上面……”

“就算碰面我也不会让他伤害任何人,”里奥答道,看上去意外地平静,却带着分怒气,“我是职业球员,也是父亲,该害怕的不是我们。”

他的手搭在小腹上,神情严峻。施魏因施泰格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下:“我的里奥……你总是这么倔强。看到了吗,蒂亚戈,我和里奥都在这儿,没什么好害怕的。”

蒂亚戈像只刚出生的小奶猫一样点了下头,把头埋在施魏因施泰格怀里。

“我留下来,”坐在沙发上,施魏因施泰格怀中抱着蒂亚戈,右手臂揽着里奥,“队医让我在家好好养伤,可事情都变成这样了,我也没办法在家里继续呆下去了。你吓着了吗?”

“我还好,只是生气那个人吓着了蒂亚戈。”

“我没事,爸爸。”蒂亚戈埋头在施魏因施泰格怀里对里奥说。

施魏因施泰格摸着蒂亚戈的头发、轻拍他的后背安抚他。

“你身体还好吗?”

“一紧张都忘了难受了,”里奥说,“这半天都没吐过,浑身紧绷绷的。”

“我帮你放水,先去洗澡吧,还能好受点。”施魏因施泰格起身去了浴室,蒂亚戈又扑到里奥身上抱着他。

在里奥的家遭遇破坏的新闻曝光后,有很多人认为偏激球迷的行为过火,但也有很多人说这是梅西和施魏因施泰格自讨苦吃的结果,原因显而易见,他们身处的国家队中都有很多狂热球迷,球迷们彼此厌恶对方,他们宁愿看到双方队长决一死战、哪怕流血受伤,也不想看到他们皆大欢喜、天长地久,网上由此展开又一轮争论,甚至也有些体育和新闻界的知名人物说他们公开恋情实属考虑不周。

“不公开难道偷偷摸摸一辈子?孩子都有了,他们又不是看不见,”施魏因施泰格扔下周刊,又拿起来看了眼封面,“这什么东西,以后不要订了……”

“留着,”里奥说道,“他们的比赛评论还能看,就是胡说八道多了点儿。”

“我怕你看这些东西生气,宝贝。”

“几年前会生气,现在不会了,何况还带着孩子。或许生了孩子之后我会找他们算账,如果有人造谣就等着传票吧。”

“我不敢相信竟然有那么多人支持那种言论,说的好像我们在一起就应该遭受这样的事。”

“人们什么都会说,我们听得还少吗?”里奥摇头,“每次国家队的比赛之后都没有好听的话,人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随他们去吧。”

在看到里奥怀孕的不适后,施魏因施泰格又一次后悔起来,他开始想到公开恋情是否确实是个不明智的决定,这影响了里奥,给他原本就带有争议的生活添了更多麻烦。

一天晚饭后两人在还未收拾的桌子上谈起这件事。里奥想了想,问道:“你怎么会想得这么多?”

“我在想你会不会后悔。”

里奥摇摇头,斟酌着词句。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追求没有打扰的生活,让我只管去踢球,其他事什么都不用想。最初打扰我的事都让我深恶痛绝,后来……也忘了是什么时候,那种想法消失了。只要和别人接触,只要和社会发生联系,我们都不可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没有家人朋友,身边空无一人,倒有可能一心一意只做自己喜欢的事。但在蒂亚戈之后,我已经不想再回到那种生活中了……有很多事比足球更美好,比如蒂亚戈。”

施魏因施泰格看着他,脸上浮现钢铁融化般柔软的笑意。

“还有你,还有它。”里奥说,指着自己的肚子。

“我不会让你为任何事担心。”施魏因施泰格搂过里奥吻着他说道。

恶毒的流言和破坏没有让里奥消沉,反倒给了他力量。这一次他不再只有自己,蒂亚戈和巴斯蒂安都在他身边。他已经结婚,不再是秘密地怀着孩子,有人陪伴他,整个世界都知道了这件事,无论他们给的是不是祝福,他都感觉自己从未有过地强大起来。

怀孕的不适感仍在,但现在里奥不需要为任何事忧心。他知道有人爱着他,有人在为他承担除了怀孕生产之外的一切,尽力消除他的不适和消沉。

让怀孕变的不同的另一个存在是蒂亚戈。最初他被陌生人闯入和破坏房子一事吓得不轻,但几天后他又忽然勇敢起来,觉得自己有义务要保护和照顾爸爸,就像爸爸和巴斯蒂安照顾自己一样。他常会主动帮忙做许多事,帮里奥跑腿,拿这个取那个,甚至试着做简单的三明治。他不知道多出一个弟弟或妹妹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但他已经喜欢上这个没出生的小家伙了。

里奥在睡午觉醒来时,发现蒂亚戈在他身旁,他小心地摸着里奥微微鼓起的肚子,嘴唇动着。里奥仔细去听,发现他在对没出世的孩子说话。

“你在说什么,宝贝?”

蒂亚戈转过头来看着他:“我说我好想见他,想让他快点出来。”

他跪在地上,脑袋挨着里奥的肚子。

“他也很想见你。”里奥伸出手抱住蒂亚戈。如果这个宝贝能让蒂亚戈这样快乐……留下它的决定到底还是正确的。





恶毒的留言或闯入家门的破坏再没发生过。随着巴萨这个赛季以双冠王画上尾声,里奥正式开始了休息。预产期在九月,Omega体质恢复得快,十一月时里奥就可以继续上场踢球了。

六个月一过,里奥的肚子立刻吹气球般鼓了起来。身体笨重起来,他什么也做不了,施魏因施泰格包揽家中大小事务,一有时间就陪在里奥身边。里奥自己并未特别在怀孕这件事上分心,但施魏因施泰格却看重得不得了,到了后期,他果然什么也不让里奥做了,除了每天例行的运动外,恨不得动也不让里奥动一下,生怕累着他。

他之前为里奥买的孕期腰枕和抱枕都很适用,却改不了里奥的失眠和烦躁。他贪睡,孩子又闹得他睡不着,有一段时间睡觉成了顶折磨人的事,施魏因施泰格不是会安慰人的类型,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那几句话翻来覆去说着,后来没了办法,干脆去吻里奥,哄着他安静,里奥被吻得累了,也就少了些脾气,不再闹了。施魏因施泰格老老实实地抱着他,轻轻揉着他身上,一面低声说话哄他睡觉。

肚子越来越大后,里奥的体重也增加了。无论里奥在家里要去什么地方,施魏因施泰格总喜欢抱着他,并说他的肌肉足可以支撑抱着里奥做训练。里奥对于这种运动兴致不高,他总是懒懒的,施魏因施泰格把他抱到阳台上去让他晒太阳,一回身把蒂亚戈也抱过来了,两人一左一右坐在里奥旁边,剥水果给他吃,把饮料喂到他嘴边。

“没有人这样过日子,这太不正常了。”里奥躺在椅子上晒着太阳,略微不安,施魏因施泰格答道:“以后只会比这更夸张,你还是赶快适应吧。”

他的话没错,在那之后他对里奥宠得更多了。假期的第二个月,里奥的家人都来了,忽然间父母、两个哥哥、妹妹都挤进房子里,还带了家中的小狗来,施魏因施泰格忙碌地为他们安排着住宿和饮食,把家中打理的井井有条。

在家人之外,也常会有队友三三两两地过来看他。那时施魏因施泰格会给他们准备好茶水和点心,然后便在房子中忙着其他要做的事,或者陪蒂亚戈写作业或踢球。

里奥在预产期时住进医院,孩子推迟了两个星期才出生,那段时间施魏因施泰格每天都心惊胆战,里奥稍有不适他就以为孩子要出生了。他等得焦急,担心推迟的出生会对里奥或孩子的身体有影响,而等到孩子到来那天他的心慌没有丝毫好转,他想要进产房陪着里奥,但立刻被里奥拒绝了,他自己知道那场景很吓人,更不想在自己无法控制情绪时让施魏因施泰格在场。

这一次生产和上次一样难熬,好在时间减少了很多。里奥在三个小时的折磨后出了产房,他们的第二个宝贝也是男孩,长着和里奥一模一样的大眼睛。

护士先把婴儿抱给里奥看,他累极了,上次生产耗尽了眼泪,这次里奥只会笑了,他无力地、微笑着看孩子,点了点头,护士在确定婴儿一切正常、不需要放进保温箱后,把孩子抱给门口等待的施魏因施泰格。里奥的家人和自己的父母都在旁边,他却忽然不争气地哭了,他的孩子,这一次他没错过任何事。他亲手接过刚出生的儿子,在他头上印下第一个亲吻。他的眼泪落到小宝宝的鼻尖上,婴儿忽然响亮地哭了起来,他笨拙地抱着孩子哄着,一边抹着自己的眼泪。他蹲下去,让蒂亚戈也看看小宝宝,蒂亚戈吻走婴儿眼旁的泪花,并亲吻了施魏因施泰格,低声说着“爸爸不要哭啦”,这并没让他止住眼泪,施魏因施泰格搂过蒂亚戈抱着,眼泪大滴大滴地落在婴儿的襁褓上。

里奥昏睡着被推回病房,施魏因施泰格在床边守着。他过了很久都没醒过来,施魏因施泰格劝说双方的家人先回酒店了,病房里只剩下他们和刚出生的小宝宝。

施魏因施泰格坐在床边的一把椅子上,婴儿被放在里奥的床上,现在正酣睡着,他皱着浅淡的眉毛,撅着小嘴。

里奥终于自漫长的睡眠中醒来,他刚要习惯性去摸腹部,就发现自己的手被攥住了。

“巴斯蒂安……”里奥轻声叫道,施魏因施泰格正在出神地看着孩子。

“你终于醒了,”他说,抓起里奥的手用力吻了一下,“我都快等不及了,怎么睡了这么久?缓过来了吗?”

“感觉没那么糟,”里奥轻声说,“比第一次好。”

“不要有下一次了,我再不能看着你这样受苦了……这太折磨人了。”

里奥点了下头。

“我想看看宝宝。”

施魏因施泰格抱起孩子给里奥看,里奥摸了摸他的脸颊,恍惚间好像回到蒂亚戈出生那天,他对神祈祷,以为神抛弃了自己,然后在昏暗的病房里面对父亲的哀愁和眼泪,哄着他说自己很高兴,让他给孩子取名字。

“他和蒂亚戈不太像,”里奥说,“蒂亚戈在哪?”

“你爸妈带着他回去了,他们等了好几个小时,太久了。明天早上他们会过来的。”

摸着孩子柔嫩的脸颊,里奥红了眼眶。

“这和之前不一样了,你知道吗……”没了力气,里奥垂下胳膊,施魏因施泰格抱着孩子,吻了吻里奥的额头。

看着施魏因施泰格,里奥有些恍惚。他抬起手,在德国人脸上摸了摸,说道:“多么奇怪……你只个喝醉酒的陌生人,我们却变成了现在这样。有两个孩子,变成一家人……”

里奥的说话声低了,消失在窗外低低的、轻微的虫鸣声中。病房中的灯关了,只剩下床头的夜灯开着,散碎的光芒落在两人身上。灯罩上带着些蓝色,蓝白相间的光影映在房间中。他曾为之拼搏的一切,他生活中的一切。他记得第一次为巴萨一队出战时的喜悦,蓝白球衣穿上身时的欣喜,蒂亚戈成长带来的快乐,他曾以为这是生活中所有幸福的来源。

“最开始我以为你对我没那么重要,”里奥轻声说,“我错得太离谱了……不只是你的,我的世界也变了。”

他伸出手臂,环住施魏因施泰格,泪水夺眶而出。





在错过了蒂亚戈的出生和成长后,施魏因施泰格寸步不离地见证了马代奥的每次欢笑和眼泪。有时午睡后醒来,看到里奥和蒂亚戈、马代奥分别躺在自己身边时,他都会有恍惚的感觉,仿佛他没有这样的好运来拥有这一切。他亲吻里奥和两个孩子,在恍惚中再度睡去。

马代奥比蒂亚戈更活泼,也更爱哭闹,他常在夜里大哭起来,几乎每一次都是施魏因施泰格下床去哄,他不让里奥起床,自己披上睡衣,睡眼朦胧地抱起孩子哄着,摇晃着,哼着歌,有时会在孩子睡着时自己直接抱着他横在床上睡过去。有一段时间孩子尤其爱哭闹,他一整个月都没安睡过一个晚上,但即便如此他也不让里奥下床。

“你已经独自养过七年了,这不算什么。”

那似乎成了他宠爱里奥的借口,无论什么事,无论什么时候,他把里奥要做的事扛在自己身上时总是这样说。

里奥在十一月时复出,他和施魏因施泰格在巴塞罗那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仪式,只邀请了双方亲友参加。在错过七年之后,他们的生活与世界终于长久地重叠在一起。





时光以随心所欲的方式流转着,他每一次踏上球场时仿佛都和第一次踩上诺坎普草坪的那天无异。

里奥穿好队服,戴上队长袖标上场。球场仍旧嘈杂,人声鼎沸,沸反盈天。

与在巴萨首秀那天相比,他接受的掌声和欢呼更多,接受的敌意和嘘声也在增加。他改变了太多,从进攻的终端变成组织者,从跟在罗尼身后的小孩变成球队的队长之一;与那时相比,他身边离开了太多人,但永远有新鲜血液注入,永远渴望胜利。

与首秀那天相比,他的名字被更多人所熟知,一朝夺奖人们把他拥上世界之巅,一朝失利立刻将他推下深渊,看他征服世界,看他铩羽而归,看着他打破数个记录,猜测他的极限和终点,他们无数次预言这是他下滑的开始,但他没给任何人机会,仍在创造纪录,改写足球。

没了当初孩子气的面容,一改当年青涩幼稚的模样。他拥有自己的家庭,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另一人的伴侣。戴上队长袖标,背负重量,带着蓝白与红蓝的球队一次次冲击极限。许多事改变得彻彻底底,但有些事永远不会变。

走出球员通道,接受人们的呐喊,无论欢呼还是嘲笑。

为一场又一场胜利勇往直前。



END



评论(2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