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偶发事件(猪梅)29

尽管已经决定会生下孩子,但这并不耽误他再次迎来消沉的情绪。他知道生活要再一次被改变了,意料之外地,毫无准备地。而且竟还是在同一个人身上栽了两次,哪里还有比这更让人恼火的事?

在彻底接受这个事实之前,里奥恼火了好一会儿。不过是一次没能避孕就立刻中招,这种几率简直是故意和他过不去,哪里有这么凑巧的事?两次都是意外,两次都是那德国人。

生着气,发着火,恼怒他又一次扰乱自己的人生,里奥越发不想和他联系了,虽说怀了孕,但他还是那个倔强又一根筋的里奥·梅西,如果不是他,自己今天也不必烦扰这些事,虽说决定了孩子会生下来,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要原谅他之前的冒失和粗暴。

这是我自己的孩子。里奥生着气想到。他或她,完完全全是我自己的,和德国人无关,也不会和德国人长得相像。他已经自己生育和抚养过一个孩子,再重复一遍又有什么大不了?

这样想着,里奥还是心虚了。怀孕时的极度不适和生育时的痛苦回忆忽然浮现,几乎让他头皮发麻。这次,宝贝,这次你不要这样折磨爸爸了,他摸着肚子想到,现在不比当年,你再那样折腾一遭,我还能恢复过来吗。

回忆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不适,里奥想到他也该考虑怎么和俱乐部以及国家队解释了。又怀孕了,这可怎么说呢,又要耽误训练和比赛。里奥叹了口气,房子空旷,他的叹气声显得特别大。还有爸妈呢,这次要怎么和他们说?他们会不会又一次觉得难过?看到自己的孩子又一次怀了孕、父亲不知身在何方,他们会怎么想?

一想到父母可能会伤心,里奥立刻没了力气。他捂住脸,长长地叹着气。这次不能再让他们难过了,至于该怎么不让他们难过,过几天再考虑吧,反正刚怀孕,时间还多得是……那么这次又要让外界以为罗德里格多了个孩子、自己多了个侄子或侄女?

麻烦事太多了,里奥刚想抛却这堆心烦事去睡觉,忽然想到自己既然怀了孕,那么就要开始吃Omega孕期的药物了。但药不能乱吃,他需要尽快去看医生,从医生那里拿到处方药。一想到又要告诉别人自己怀了孕,里奥浑身都不舒服起来,如果这件事只有自己知道该多好,他不想让自己之外的任何人知情,同一个地方摔了两次,简直没有更丢脸的了。

接下来的两天连降暴雪,根本没办法开车出门,雪终于停下后,道路的清理工作做得极慢,开车仍然不安全,里奥也不敢贸然坐出租车,大雪天的,还是在家闭门不出比较安全。

听闻他自己在家,布斯克茨冒险开车过来了,他说路况还好,只是要十二万分小心,开起车来比平常累了一倍。





布斯克茨在来的路上去了超市,买了许多食物。和他预料的一样,里奥家中没有多少存货了,里奥只步行去了附近的杂货店买了些东西,店中东西不全,食品有限,里奥这几天挑食得严重,不顺眼的东西一概没看,只买了很少几样就回来了。

布斯克茨从天而降,带了大量新鲜水果蔬菜和肉类,当然也按照里奥的喜好买了许多零食。

“我来看你没关系吧?听说你和施魏因施泰格和好了。”他一面说一面向冰箱里放着柠檬。

“哦……”里奥站在一旁帮他递东西,“没事,其实我们生气了,好久没联系了。”

“冷战了?”布斯克茨问,“等你们和好了,可告诉他对我别多心,我就是自己在家里呆着没意思,跑过来和你一起打发时间的。”

“谁知道能不能和好。”里奥说,不愿去想这件事。

“那好,不说这事了,”放好了水果,布斯克茨拿出袋子里的一盒肉,“你想怎么做?煎还是烤?”

里奥看着那块牛肉,想到它们油滋滋的样子觉得很倒胃口,说道:“做汤吧,不想吃油腻的,这个我拿手,我来做。”

“那其他的呢?这儿还有些牛尾和培根,猪排我也买了一块,你想吃哪个?”

里奥听见肉就心烦,说道:“我有肉汤就够了,你想吃什么随意做吧,不用带出我那份。我想再拌个荷兰豆……你买了鱼,太好了,蒸了之后浇柠檬……”

“教练又没在这儿,你怎么吃得这么听话?”布斯克茨问,还四下看了看,好像期望能看到恩里克忽然在房子里出现似的。

“这两天不想吃油多的。”里奥答道。

两人很快做好了晚饭,吃饭时布斯克茨开了瓶酒,递给里奥时候他说今天不想喝酒,自己拿着果汁喝着,布斯克茨觉得奇怪,但也没说什么。

微微睁开眼时,里奥透过窗帘看到外面闪耀到刺眼的白色。覆盖城市的大雪带来了冷风和雾,房子被雪包围,被雾隔绝,从窗中望出去而不见一物,仿佛只剩下自己和房子陷落在白色的末日边缘。

道路上积雪未清,空气中雾气不散,小小的房子像是成了孤岛。里奥翻了个身,右手护在肚子上。似乎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自己和这个一声不吭的小生命。

身后的被子动了动,发出窸窣的声响。里奥忽然想到他并非独自一人,也并非只有肚子里没出世的孩子。

“爸爸……”

软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里奥翻过身来,拉开被子,让蒂亚戈滚到自己怀里。孩子昨天回来了,他和布斯克茨缓慢地开着车,经过被雪淹没的城市去机场接他。他刚刚从阿根廷回来,对西班牙的大雪带来的阻碍和不便一无所知,他在院子里又跑又跳,在雪堆上钻来钻去,满心欢喜地欢迎这场雪。刚一回来,他黏着里奥不放,晚上睡觉前还跑到里奥的房间里,滔滔不绝地说着他和本哈明玩了什么、聊了什么,说的里奥都困了才停下,然后就顺势在这里睡下了。

蒂亚戈挨着里奥,树枝般细瘦的胳膊和腿搭在他身上,被子中暖暖的,里奥满足地抱着他。

“爸爸你醒了吗?”他咕哝着问。

“醒了,宝贝,怎么了?”

孩子“咯咯”地笑了起来,抱着里奥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好几下:“我好久没见到你了,想亲你……但你脸上都是胡茬,太扎嘴了。”

“一会儿爸爸去刮胡子。”里奥答应着。蒂亚戈又揉了会儿眼睛,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穿着小睡衣和里奥聊着。

“我去本哈明家住的时候,我们俩一起睡在他的床上,半夜的时候我差点掉下去,后来他妈妈把床推到墙边了,本哈明睡在外面,他说他不会掉下去……他妈妈说因为本哈明不常在他外公家住,所以睡的是单人床。我们吃了特别好吃的火腿,好像是别人送给他们的,不知道在哪能买到……”

里奥望着他,听他说各种零碎的小事,眼睛不由弯了起来。不知道这样的时光还能有多久,等到万恶的青春期到了,蒂亚戈很有可能会变了性格,到时他回到家里,书包一甩、一言不发、拒绝和家长交流,那画面倒是很可怕。想到这儿,里奥又把蒂亚戈抱了过来,让他躺在自己旁边,不知道以后蒂亚戈会变成什么样,反正珍惜现在的时光就对了。他还会有个弟弟或妹妹呢,以后蒂亚戈就再也不是独生子了,这让里奥为蒂亚戈短暂地难过了几秒钟,但无论是不是唯一的孩子,他对蒂亚戈的爱都不会减少。

过了一会儿,父子俩起床了,各自去洗澡。里奥摸着平坦的小腹,想到自己的境况已经和当年不同了,他要和蒂亚戈好好聊聊这件事,让他接受自己将会有个弟弟或妹妹的事实。小孩子依赖父母,他要让蒂亚戈知道即使有了另一个孩子他也会一样爱他,小宝宝也会爱他……现在后悔自己不善言辞为时已晚,里奥组织着朴素的语言,希望让蒂亚戈以最好的心态迎接这个宝贝。

布斯克茨先起床了,他向壁炉里添了木头,然后就在厨房里忙着做早餐。壁炉的火烧得很旺,蒂亚戈下楼后在壁炉旁的沙发椅上坐下看电视,里奥给他倒了牛奶,自己走进厨房和布斯克茨做早饭。

布斯克茨煎好了一份火腿,里奥看了就觉得没胃口,原本爱吃的东西现在看了都厌烦,他翻着厨房的柜子找其他食材。想到蒂亚戈也爱吃甜的,里奥做了香蕉煎饼,加上放了玉米和淡奶油的粥,吃饭时也没动过泛着油的煎火腿。饭后三人在沙发上看新闻,蒂亚戈和里奥闹了起来,里奥原本陪着他闹,但在蒂亚戈扑倒自己身上时忽然拦住了他。

“慢点儿,宝贝,你这样忽然扑过来会吓人一跳的。”

蒂亚戈听了他的话,不再动作幅度那么大,他开始咬里奥的耳朵和他闹着。里奥陪着他玩,不自觉地用左手护着小腹,习惯性地搭在上面。

午饭前布斯克茨去外面转了转,回来时说路上的雪清理得差不多了,开车出门应该已经没问题了。

“那正好,我下午想出去,”里奥望着窗户外面,“能麻烦你在家照看一下蒂亚戈吗?”

“我倒是没问题,”布斯克茨说,“但我能问一句吗……你最近身体不舒服?”

里奥的表情微妙,有些尴尬。

“嗯,需要去医院看看。”他应着。

布斯克茨打量着他,压低声音问道:“怀孕了?”

里奥摸着耳朵,懊恼地“嗯”了一声。布斯克茨心细,里奥也没想能瞒过他。

虽然已经料到,听里奥这样说布斯克茨还是很惊讶,他原以为自己可能想多了,或许里奥只是身体不适,没想到真的怀孕了。里奥窝在沙发上玩手机,布斯克茨坐到他身边去。

“怎么会……是有意要的吗?”

里奥又挠了下头发:“不是,但既然有了,就生下来吧。不想做流产,舍不得送走孩子,也担心恢复太慢。给蒂亚戈个弟弟或妹妹,不是也挺好的。”

沉默一会儿,布斯克茨问道:“还和施魏因施泰格生气呢?他还不知道?”

里奥摇头:“一点儿也不想理他,虽说是好事,但这次又是因为他……又要耽误赛季,还让生活整个都变了。一想到训练开始后要告诉卢乔我要戴护具了,简直有种觉得自己脸皮很厚的感觉,俱乐部还不知道怎么说呢……”

“别想那么多,卢乔会搞定的,”布斯克茨安慰道,“俱乐部也不用担心,他们总不会拦着你生孩子。下午你要去医院吗?我陪你去吧,自己去感觉怪孤单的。”

“那蒂亚戈呢?”里奥问,自己立刻想到了解决办法:“送到路易家里?”

布斯克茨点点头:“送到他家吧,我们先吃饭。”

“哎,说不定没怀呢,”里奥叹道,“万一验孕棒都过期了、或者我只是其他反应,肠胃不适什么的……”

下午到了医院,检查过后医生下了结论:里奥百分之百怀孕了,不用妄想是肠胃不适了。

他们去的还是里奥上一次怀孕时的医院,私密性有保障,不用担心消息外漏。里奥庆幸有布斯克茨陪着他,这样比独自跑医院要好很多。布斯克茨在里奥检查时接过他的大衣,抱着衣服坐在椅子上等着,里奥做过检查后医生把布斯克茨也叫进去,对两人说了各种注意事项,并开了几种Omega孕期服用的药,两人拿着检查报告,取过药后回家了。





训练和比赛已经开始,眼下正是忙碌的时候,但施魏因施泰格还是又抽空飞到巴塞罗那来了。冷战后他一直心情低落,节日过得也颓唐,打不起精神。即使冷战他也一直想念里奥。原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气过了也就算了,他在机场匆忙买了礼物,急匆匆来到里奥家看他。

下了计程车后,施魏因施泰格吃了闭门羹,想给里奥打电话,却发现手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电了。他在门外的树丛旁一言不发地来回踱步,借着树木的影子躲在后面,以免邻居们或任何人发现他出现在里奥家门前,他一面走着一面想到应该问里奥要一副钥匙,他们是要结婚的人,钥匙也应该配两份。

等了好半天,施魏因施泰格终于看到一辆车开了过来,并停在里奥家门口。这辆车他不认识,也就没敢贸然从树后面走出,而见到车上下来的人是布斯克茨后,他更打消了走出去的念头——不过是赌气了,里奥已经这么快又和他在一起了吗?

里奥从副驾驶上下来,布斯克茨去扶他,里奥推开他笑道:“这才刚怀孕,哪用得着人扶啊。”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布斯克茨笑道,“你吓了我一跳,忽然就有了……”

“好了,别说啦。”里奥说。两人一起走到车后去拿背箱里的东西,布斯克茨只让里奥拿着一个纸袋,其他的他都自己拎着了。

“我又不是什么都不能干,快给我,别都自己拿着。”

“路上滑,别拿那么多东西了,你看着路。”布斯克茨说,他锁好车,把手搭在里奥肩膀上和他一起走到房门前并拿出钥匙开门。

施魏因施泰格呆滞地站在树木的阴影中。两人的对话让他血液倒流。布斯克茨的那句“你吓了我一跳,忽然就有了”让他全身都冷,他们忽然复合、并有了孩子?脑海中西班牙人搂着里奥的肩膀走进房子的画面在眼前不肯散去,施魏因施泰格在阴影中伫立着一动不动,似乎也变成了树。他在惊愕中缓慢思考着。他几乎不能想象更彻底、更无法逆转的破裂,里奥与布斯克茨有了孩子,听布斯克茨所说,他们大概也不是故意的,但他们的样子像是已经决定要留下这孩子了。

不能犯错,不能疏忽大意,片刻不留神,未来的模样就彻底变了。只不过是一次赌气和冷战,事情怎么会这样快就失控、冲到无可挽回的那条路上?

施魏因施泰格试着移动,脚步沉重,腿也仿佛有千斤重,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拖着沉重的脚步从阴影后走出,沿着冬日冷清的街道独自离开了。





曾经幸福如此简单,唾手可得,却在转瞬间溜走。之前他和里奥讨论着如何劝说俱乐部,如何公开他们的关系,甚至结婚,可幸福被毁坏得如此轻易,里奥又和布斯克茨有了关系,或许他只是一时兴起,但孩子已经到来,他们决意留下孩子,自然会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他们都是巴萨的球员,他们的结合没有阻力,俱乐部会乐于见到这一幕,大肆宣扬他们的婚姻。忽然间里奥与皮克宣布订婚时电视上的画面又出现了,大屏幕上播放着两人的视频,红蓝纸屑在巴塞罗那大街小巷肆意飞舞。如今那情景又要重演一遍了。只不过这一次结婚对象不是心性不定的巴萨后卫,而是沉稳安静的布斯克茨,他不会像皮克那样做出仓促的决定和不加思考的荒唐事,他和里奥的婚约一旦宣布就不会改变。这俨然已经变成事实了。

原本他应该拥有这一切的。施魏因施泰格想到,在路上大步走着,胸中满腔怒火,有生之年他第一次这样后悔,他亲手毁了一切,不过是一次争执,一次冷战,他就让事情毁坏到无法修复的地步。

不想当天就坐飞机折返,施魏因施泰格住进附近的酒店中。原想第二天再离开,但第二天整整一天他什么都没做,没去机场,也没想过订机票,从早上刚一睁眼开始他就想着这件事会不会有其他解决办法,任何解决办法,里奥有没有可能与布斯克茨分开,与自己复合。一整天他滴水未进,食物让他反胃,酒水色味尽失,他感觉不到饥饿,只不断思考着这件事。但他看不到未来,看不到任何可行性。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