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偶发事件(猪梅)18






不想施魏因施泰格每周都跑到巴塞罗那来,里奥有时也会去慕尼黑。德国人不想让他折腾,说自己习惯飞机了,不会累,里奥多数时候拗不过他,但有几次里奥坚持一定要自己去慕尼黑看他,让他在家里歇着。

里奥辗转得知拜仁也给了施魏因施泰格压力。两人恋爱正浓,只有外界的干涉让他们偶尔忧虑,但忧虑总是短暂,他们会很快从不安的氛围中挣脱出,和世间所有恋人一样亲吻说笑。

在施魏因施泰格看来他们有了一次巨大的进展:里奥同意了一次暂时标记,这大概会持续三四天,里奥回巴塞罗那时用相应的抑制剂类产品涂抹一下就能掩盖气味、不至被别人发现。施魏因施泰格为这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进展欣喜若狂,之前里奥对他总是不远不近,在他没取消和皮克的婚礼时他的态度简直可以称得上难以捉摸,圣诞节前他们度过了蜜月般的几天,但这不意味着里奥会有太多改变,他对施魏因施泰格如同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他们亲吻做爱,却没有任何恋人应有的计划,没有未来,没有订婚或结婚的打算,甚至里奥都不曾谈过他们会这样“在一起”多久,偶尔施魏因施泰格提到,里奥会很快岔开话题,拒绝谈下去。

但无论如何,他同意了一次短暂标记,施魏因施泰格为这快乐暂时忘却了他的顾虑。他咬破里奥耳后的腺体,里奥在他怀中战栗着高潮,染上他的Alpha味道。

“里奥……”施魏因施泰格轻声唤着,迷恋地吻着他,从嘴唇到锁骨再到胸前,然后回过头来又轻轻舔他耳后的腺体。他早就想咬破这里,早就想标记他的里奥……但阿根廷人可不会认同“他的里奥”这个说法,德国人在兴奋之余感到一份无奈,里奥看似平和,实际上却是个性十足的球员,他不认同自己会归属于谁(哦除了他的国家队和俱乐部),也不会愿意被谁标记——可恋人们不就应该这样么……施魏因施泰格想。

想再多也不能改变里奥的主意,虽然话语不多,动作也不多,他却充满掌控力,无论在感情上还是球场上,施魏因施泰格放下妄想他同意标记的场景,专心吻他,抱着他睡了。

第二天上午里奥赖在床上不起来,施魏因施泰格去厨房找了一圈吃的,做了几样简餐端进卧室,和里奥靠在床上吃着。施魏因施泰格爱干净,但每次里奥来了都把所到之处祸害一遍,在这儿在那儿吃东西弄得食物残渣洒得到处都是,床上、沙发上、地毯上,非常难打理,但德国人从不介意,每次都哼着歌打扫干净。

“我被队友们孤立了,”里奥大口喝着刚刚榨好的苹果汁,“俱乐部告诉他们的。但其实只是表面孤立,私底下我们还是挺好。”

“我被队友们训斥了,”施魏因施泰格咽下卖相难看的碎肉香肠:“虽然还没被孤立,但我估计快了。我们这是在比惨吗?”他笑道。

“可别接着比下去,现在就够受了,我们都小心点儿。”里奥说。

在床上耽搁了好半天后,里奥去洗澡了。趁着他洗澡的时候施魏因施泰格收拾着卧室,不然晚上睡觉时身底下全是面包渣。里奥的衣服扔在床头柜上堆着,施魏因施泰格看着不顺眼,想帮他抻平了放好,刚拿起衣服拽平褶皱,就看见一小片东西从口袋了掉了出来。

把那一小块东西捡起来,施魏因施泰格发现他正拿着一板被剪开的药,原本可能是一板药上一共有四个或六个胶囊,现在这一小块被剪了下来,可以看到药板边缘被剪得很平滑,让人不至于割伤手。正以为里奥病了,反过来要看药背面的药名时,里奥走进来找什么,看到施魏因施泰格时脸上闪过瞬间的不自然,然后说道:“那是感冒药,巴斯蒂安,带在身上以防万一的。”

“感冒药还不是哪都有卖。”施魏因施泰格说,把药片递给他。手伸过去时施魏因施泰格无意间瞟了下背面的名字,却发现那些字被故意涂抹过,他的胳膊伸出去一半又收回来了。

“这怎么涂花了?”他问,觉得很奇怪。

“大概是孩子涂的。”里奥说,把药拿走了。

“那是什么,里奥?是抑制剂吗?”他问,忽然感觉很奇怪——那不像是孩子涂抹的,而是有意为之、确保一个字也不会被看清而仔细涂抹的。

“都说了是感冒药。”里奥说,拿过药向浴室走,他的神态很不自然,施魏因施泰格有了奇怪的不安感,但他还是什么都没问。过了一会儿里奥从浴室出来,两人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度过了大半天,但气氛仍旧怪怪的,谁也不提刚刚的药。

晚上两人一同吃着饭,餐桌上他们的话都不多,施魏因施泰格觉得自从发现那片药之后气氛就变了。

“你那片药呢,里奥?”

“问这个干什么?”

“我就是想问问……还在你口袋里吗?”

“我吃了。”里奥答道。

“你又没感冒,吃它干什么?”

“觉得有点头晕,怕会感冒。”里奥头也不抬地答道。

沉默了一会儿,施魏因施泰格问道:“里奥,如果我问你那片药的包装在哪,你是不是也说不出来了?”

“你总问这个干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对我隐瞒什么,看到我发现那片药之后你就变得很奇怪。”

“是你想多了。”里奥以生硬的口吻答道。

“我们不至于因为一片药就吵架,别这样瞒着我好吗?”

“我没有什么可瞒你的,你想得太多了。”

里奥的语气越来越冷,施魏因施泰格也问不下去了。他闷头吃着饭,回想着似乎在哪儿见过那种药,忽然间他想起自己曾看着卢卡斯把那药装进行囊里,在他们还恋爱、还住在同一个房间的时候,那种胶囊的红白颜色很少见,那是……

“那是避孕药。”自言自语一般,施魏因施泰格说道。

里奥忽然抬起头来,德国人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和里奥对望着。后者虽然没答话,但表情已然出卖了他。

“我以为我们是恋人,”施魏因施泰格说,声音低了许多,“这种事……你至少要告诉我,不要让我一直蒙在鼓里。”

里奥不答话,施魏因施泰格抬起头来看着他:“你知道我们上床都是有保护措施的,我并没有不顾你的感受,为什么你还背着我吃药呢?”

“以防万一,”里奥放下刀叉,表情冷淡,“只是不想再怀孕罢了。”

“里奥,就算有了孩子也不是坏事,蒂亚戈不是最好的例子吗。”施魏因施泰格说道。

里奥一直避开他的目光,听了这话他缓缓抬起头来,施魏因施泰格被他的目光震慑,一时怔住了。

“你认为你看到的就是全部吗?”里奥问,声音迟缓,不敢置信,“你看到蒂亚戈健康可爱、平安成长,就认为有孩子也不错是吗?”

忽然里奥站起身来,拿了手机钱包、穿上外套就向外走,他不想诉苦般告诉施魏因施泰格怀孕时他的低落、痛苦、绝望和无助,同时还要忍受身体上的折磨;也不想告诉他自己在生下蒂亚戈时置身炼狱的感觉让他在转瞬间以为神也抛弃了他、几乎要放弃信仰,并以为他要死在那泛着白光的手术室里;或是独自带大蒂亚戈、在日常琐事中如何零件般磨损了自己——在Omega这性别之前,他首先是人,而非父亲或母亲,首先他是自己,他愿意为蒂亚戈付出,可他也知道那有多痛苦。

而德国人一无所知。刀不戳在他身上,他当然不觉得疼。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用经历,他多了一个孩子,那孩子继承了他的血脉,延续了他的一部分。他什么都不用付出。

对他来说,有了孩子当然不是坏事。

施魏因施泰格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发火,立刻在门口拉住里奥,这时候里奥已经走到门外,施魏因施泰格抓住他的手,里奥用力挣脱开了。

“你要去哪儿,里奥?”

“别跟着我,”里奥甩开他的胳膊,“有孩子很好,是吗?以后别来找我,谁能给你生孩子你就和谁在一起。”

“你这是发的什么火?”施魏因施泰格问道,感觉莫名其妙,“应该生气的是我才对,你一直背着我偷偷吃药,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还是说你只是不想再有我的孩子?”

里奥转过身来,一字一顿问道:“我为什么会希望再怀上你的孩子?”他说的很慢,每个词都清清楚楚:“你给我个原因,为什么?因为我想再毁了自己职业生涯?因为我想再耽误一个赛季?还是想再体验一遍怀孕、生产、照顾孩子这一系列我恨之入骨、再也不想经历的感觉?”

“你……你不能这样说,”施魏因施泰格被他的话惊吓,“蒂亚戈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能用这样的词形容——”

“如果你经历了我经历的,我保证你只会说出更狠心的话。”里奥说。

德国人沉默着,片刻后回答:“我并没有意想让你经历这些,抱歉。”

“我不想怀孕,再也不想有孩子了,所以我吃了药,这是我能给你最坦诚的解释。”

“但我们是恋人,里奥,你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应该知情,这涉及到我们两个人,你表现得这么——这么抗拒怀上我的孩子,我感觉很糟糕。”

“这是我的本能反应,我确实抗拒怀孕,”里奥说道,“我们见面和约会从不是为了怀上孩子,恋爱涉及到两个人,但怀孕之后的一切都只有我一个人承担,你不能替我疼、不能替我难受、不能替我挺着肚子去训练、去失眠、去呕吐、去崩溃,所以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不想接受、不想承担这一切,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忽然间发现自己如此彻底地被排除在里奥的世界之外,施魏因施泰格乱了思绪,他以为里奥只是话少和内向,没想到心底处他竟然将自己当做外人看待,他原本就感觉里奥不信任自己,今天的话更证实了他的想法。

“你应该信任我,里奥,我们是恋人,我是蒂亚戈的父亲,你不能……总是不相信我。”

里奥没说话,施魏因施泰格说道:“和皮克取消婚礼的事,你一直不告诉我,哪怕我不能帮你做什么,至少你可以对我说说这件事,感觉心烦的时我可以为你分担一下,但这样的事你都不告我……”忽然间另一个念头击中了施魏因施泰格:如果不是蒂亚戈生病,里奥连他自己有一个孩子都不会告诉他。

“你从来都不信任我。”施魏因施泰格说道。里奥不置可否,这加重了他的恼怒。

“所以你什么都不承诺,是这样吗,”德国人冷了声调,“你没有信任我的理由,所以不肯答应我任何事。对你说了多少遍喜欢也没用。我早该知道了。”

或许他根本不喜欢自己。施魏因施泰格想,所以会有那么多遍有去无回的“你喜欢我吗”和从来没有回应的“我爱你”。他不是能轻易说出这些话的人,只让他表白一次他都觉得困难,对如果不是真心喜欢他也不会说得出口,可仔细想来……他确实不曾得到任何回应。

是自己太迟钝了。爱得太多,被蒙了眼,这么简单的事实都看不到。突然间一阵难言的苦涩和愤恨涌了上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爱上某个人,爱情应该很美好——起码听起来是这样,他不知道会有这样多的阴霾和酸楚。

“你不让我标记你。”他喃喃说道,彻底明白了。

“我为什么要让你标记我?”里奥问,“因为性别如此我就要变成你的所有物吗?因为是Omega我就必须是个要贴上归属权的东西吗?你连我是个有权力自己做出选择的‘人’都看不出来吗?你可以标记之后一走了之,我呢!你告诉我我会怎么样!”说到最后,他的音调提高了。

“里奥你知道我不会那样做,你知道我有多在乎你——”

“人会变,”里奥露出无望的笑容,“人会离开。什么都会发生。”

施魏因施泰格攥紧了拳头:他只是不相信自己,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不会相信自己。

在球场上拼到流血也不曾放弃,此刻施魏因施泰格却忽然想要松手了,他抓不住里奥,他喜欢的、爱着的人对他没有相同甚至类似的情感,他保持着距离,疏远地将自己推到他的世界之外;他对每一个队友慷慨微笑和拥抱,只对自己克制又疏远,别人一个进球、一个助攻就能带来拥抱,自己看着竟觉得过于容易了,因为对他来说得到这些亲密从不轻松,他记得里奥主动将手放在他后背上时心中的惊讶与狂喜,仿佛那不是手掌搭在身上,而是爱人将性命交给他收藏。

这不公平。他不是没有骄傲的人,只是这次忘了设防,渐渐不去在乎了。

这太累了。而且正如队友们所说……这不会有结果。

“你不会和我在一起,是吗?永远也不会和我结婚。”施魏因施泰格说,仿佛在陈述事实。

“你知道我们不能结婚,俱乐部会打压我们,国家队甚至有可能上不了场,你也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不是吗?”

“过去几个月我一直辗转巴塞罗那和慕尼黑去看你!俱乐部对我警告那么多次我都置若罔闻,只为了你,难道你不知道?”

“我说过让你不要来回跑、不要惹管理层不高兴,我提出过我也可以来慕尼黑看你——”里奥说。

“你还不明白我把你看得和俱乐部一样重要吗?我冒着被他们打压的风险去看你,你却连句承诺都没有,”施魏因施泰格摇着头,“你不想再要孩子,也不想和我结婚,什么都不能耽误你的职业生涯是吗?”

“我在乎我的职业生涯,也在乎你的,你知道我劝过你要对俱乐部小心,”里奥加重了语气,“如果结婚,我们就都完了。”

“假设这一切都与足球无关,你会和我结婚吗?”

里奥望着他,答道:“不会。我不会结婚,拒绝了巴萨安排的婚姻之后我已经不想和任何人结婚了。我只希望生活简单些,让我能专心踢球就好。”

“尤其不能让一个忽然到来的孩子打扰你是吗?”施魏因施泰格问。

“尤其不能让一个忽然到来的孩子打扰我,没错,”里奥斩钉截铁地重复,“我知道那有多难熬,我受够了,我不会再怀上任何人的孩子。但如果结婚——结婚就会心软,或者……谁知道呢,就算没心软也莫名其妙地不得已怀孕,不想要孩子却有了,还要被迫生下来……这样的例子还少么。”

“你知道我不会那样对你。”施魏因施泰格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你不会,但万一呢?事情发生了,我去让谁负责?会有人替我流产、替我生孩子吗?那份苦是谁来受?”

“你想得太偏激了,里奥,事情不总是那么糟——”

“事情就是那么糟!”他大声喝道,“我就是从那里走过来的、我一清二楚!”



叫喊声绝望地震荡在夜里,只是一句话,里奥忽然感到眼眶发热。

“你不能控制什么会发生什么不会发生,所以你不得不谨慎、不得不小心,命运是会开玩笑的,神不会总是站在你身旁。喝醉了酒,你为什么没走到别人的房间里,我带了药,可为什么忘了检查它是不是过期,这两件事只要有一件没发生,我都不会经受那一切,”他的语调在最后的那个词上加重了,“一切,”他重复着,失神一般:“刀子没捅在你身上,施魏因施泰格,受伤的不是你,流血的不是你……你不会明白。”

浑身鲜血的不是你,在夜里绝望到哭不出来的不是你,里奥心灰意冷地想着,他怎么能指望德国人明白这一切?

“现在有了蒂亚戈我很开心,但我宁愿没生下他,”里奥低声说道,“他现在没有名分、不知道自己生父是谁,你觉得这样很好吗?你见过怀孕的人是什么样吗?以为只是肚子大了那么简单?怀着孩子的时候我每一天都在后悔我为什么要留下他、我和自己又没仇为什么要这样让自己受苦?Alpha不管有过多少孩子生活都没有变化,我可以吗?我能把怀孕、生孩子交给别人吗?你只需要上床就能得到一个孩子,我呢?我不只是个Omega我还是个球员、是个有权力选择自己生活的成年人,可忽然怀孕让一切都被打乱了,无论留着他还是打掉它都会伤害我的身体、花上半年时间康复、耽误俱乐部和国家队的好多场比赛——我并没选择这样的生活,也不想再接受一次。”

缓慢接受着话语中传递的信息,德国人说不出话。过了半晌,里奥低声说:

“生他的时候花了整整十个小时,我以为我会死在医院里。那时候我有两个愿望,马上死去以免再经受这样的痛苦,要么让这一切消失——什么都没发生过,没有怀孕,没有孩子。”

“生孩子并不幸福,施魏因施泰格,那是我经历过最痛苦的事。”

而这一切都是我带来的。施魏因施泰格在心中接上话。从未说过,或许他也从没意识到……他恨我。


里奥转身走了,施魏因施泰格不能追上去。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