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偶发事件(猪梅)13

自从里奥搬回自己的房子里后,施魏因施泰格对于每周来到巴塞罗那更热心了。他希望给里奥和蒂亚戈最好的一切,愿意想尽办法让他们开心,他不知疲倦地做着这一切,就像能从照料里奥和蒂亚戈的行动中获取能量似的。

在里奥对他不嫌麻烦每周都赶来看他们一事道谢时,施魏因施泰格摇摇头。

“每周走出机场和早上从酒店来这儿的路上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因为马上能见到你们了,没有比这更让我高兴的事。”

他说,笑容由衷,让人感觉温暖。只有真正幸福的人才能露出这样的微笑,里奥被他传染,心中也被暖流包围一般轻飘飘的。

虽然周周都来,施魏因施泰格却从没在里奥家住过。尽管酒店不远,但来回走毕竟很麻烦,早上德国人很早就来了,晚上又等到里奥睡觉时才走,这时天已经冷了,他每次晚上回酒店都冻得够呛。

施魏因施泰格开始盼着一场大风大雨。这样他就有理由不再回到酒店去住,外面天气恶劣,里奥当然也不能让他走进冷雨中去。可这场风雨就是不来,施魏因施泰格也不好主动提出要住在这儿。

一天晚上他正要离开,穿着厚重的外衣时,里奥忽然提出让他住在这里。

“天气越来越冷了,今天还降温……你别折腾了,住在这儿吧。”

两个月前明明每天都住在这儿,现在不过是又能回到原点,施魏因施泰格却感觉像听到了里奥的告白一样,高兴得几乎想去亲他一口。

折腾了一个多月后终于能重新住在这里了。他仍住在之前的客房里,和原来一样。仅仅是住在这里施魏因施泰格就觉得心满意足,他并没指望和里奥亲近,他只是想留在这儿,和里奥、蒂亚戈在一起,像一家人那样。



第八章



一脚踢飞滚到身旁的球,里奥看着皮球飞出去的弧线,也顺道看到了那边的皮克,他还是平常嘻嘻哈哈的样子,正和阿尔维斯说着什么。

两人一直僵持着,里奥越来越觉得烦了。如果还是小孩子就好了,心里有什么不痛快都可以直说,或是卷起袖子打一架,什么都解决了,要么和好了,要么再也不来往,多容易。偏偏长大了就要变成现在这幅温吞的样子,皮克就是死活不回家,只说了句“不合适”打发里奥,就像刚刚看了一套不甚满意的房子似的——不满意还住了六年,他的反射弧已经比诺坎普周长还长了。

但婚还是要结的,里奥想,别和他生气了,他不过是小孩子似的任性罢了,小孩子……明明自己的生日比他要小上四个月,倒要一直让着他了。里奥打算好了,再等他几天,到时候他再没反应,自己无论如何要把他揪回家去。

“你和杰拉德最近是在干什么呢?”伊涅斯塔坐在一个皮球上问道。

里奥正无意识地盯着皮克看,没想到会有人忽然提起他们的事,答道:“没什么,挺好的。”

“你信吗?”伊涅斯塔问一旁的布斯克茨,后者摇了摇头。

“喂,干嘛要到处说——”

“大家都知道了,”伊涅斯塔耸肩,“你要是不能和杰拉德结婚了,我支持你和塞尔吉奥在一起。”

他一本正经开着玩笑,自己和布斯克茨都笑了,内马尔听到他们的话,把胳膊搭在里奥肩上说道:“还有我还有我,我也是个不错的人选。”

“你年纪太小了,轮不到你,”伊涅斯塔说,“我只投票给塞尔吉奥和路易。”

“路易都结婚了,”内马尔说,“还是我比较合适。”

“你们开玩笑要不要说得跟真的似的?”里奥问,“结婚那天胡说八道的人一律和皇马的坐一起。”

“皇马的人来干嘛?你花钱雇人砸场子?”内马尔笑道。

休息时间结束了,话题暂时打住,恩里克集合了球员做新一轮训练。中午吃饭前里奥被哈维拉住,他又被问了一遍和杰拉德是不是闹别扭了。跟哈维没什么可瞒着的,里奥如实说了。

“这么一直僵持着,俱乐部迟早要来找你们谈话,不能把他哄回家去吗?”哈维问。

“那么容易倒好了,我哄过了、骂过了、道歉了、也训他了,什么都没用,他就是不回去。”

“高层没人找你们谈话?”哈维问,“在杰拉德说不结婚的视频传得满天飞之后?”

“我听说高层找他谈了,”伊涅斯塔忽然端着个餐盘冒出来,“这次是他捅了篓子,又不是里奥,找里奥谈什么。”

三人端着各自的餐盘走到一张桌子旁坐下。

“找他都谈什么了?”里奥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据说谈了有一个钟头,”伊涅斯塔耸肩,“出来之后他就像熊被捋顺了毛似的乖多了。”

“你哪听来的这些消息?”哈维问。

“和关键部门的工作人员关系好罢了。”伊涅斯塔答道。

他的话给了里奥一点希望,说不定杰拉德已经改变心意了,只是还没好意思低下头来,或许只要自己主动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但你和德国人走得太近了。”三人在桌边坐下时伊涅斯塔忽然指出。哈维和里奥都吓了一跳,哈维瞪大眼睛看着里奥,里奥诧异地看伊涅斯塔。

“我只是路过取个勺子!”特尔施特根举着餐具无辜答道,从他们桌旁走过去了。

“所以说你都哪听来的这些消息啊!”里奥问,“他是来看孩子。”

“小点声,里奥,”伊涅斯塔做了个手势,“无论他来干什么,你和他走得近俱乐部都不会高兴,还是在杰拉德连家都不回的情况下。”

“他不回家不是我的责任。”里奥指出。

“但俱乐部只关心你们能不能按时结婚、会不会闹出丑闻,”伊涅斯塔压低声音,“被人发现拜仁中场每周都跑到你家去,很快就会有‘施魏因施泰格横插一脚、拉玛西亚情侣分道扬镳’的丑闻了,飞得比你们订婚时候的消息还快。”

“你怎么这么快就想好了标题?”里奥诧异,“不对,我是要问……他每周都跑到我家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了吗?”

“不,我只是在酒店和机场都有朋友罢了。”

“你的朋友真八卦。”哈维说。

“严肃点,我可没开玩笑,想想这件事的后果,里奥。”伊涅斯塔说。

“对啊,你可是我们的里奥,我们可不想看见你被别人拐跑了。”内马尔端着餐盘在里奥旁边坐下,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句开始听的。

“到底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了?”里奥烦躁起来。

“瞒不住的,迟早大家都知道,”内马尔说,“但别担心,我会站在你这边的。”

“无论我做什么决定你都支持我?”里奥怀疑地看他。

“不,我只会支持‘为了你好’的决定,不支持你个人的任性的打算。”内马尔说着,戳走了里奥盘里的一块肉。

我想要损友,里奥想着,不要这帮会为了我好给我压力的家伙……现在后悔队友过分深明大义为时已晚,里奥暗暗想到他们给自己压力的那天。现在他就感觉到心烦了,明明和德国人还没怎么样呢。





杰拉德赌气不回家,自己干脆搬出来,听起来似乎很“公平”,但现在过去了一个多月,里奥逐渐觉得这做法不妥了,这仿佛更坐实了他与皮克分手的事实,但他只是气不过皮克的态度,并不是真要和他分开。

想着要按部就班结婚,里奥却渐渐为德国人分心起来。皮克是自己的伴侣没错,可施魏因施泰格对他和蒂亚戈尽心尽力,仿佛只因里奥生下了他们的孩子他便从此决意为他们奉献余生似的,他变着花地哄着蒂亚戈,想尽办法让里奥高兴,做什么都心甘情愿的样子,有时里奥都会于心不忍,其实他倒宁愿德国人懒洋洋地什么都不做,自己也免了欠他人情。看出里奥的顾虑,德国人说他这样做都是为了孩子。里奥心想着自己又不傻,这话要是也信脑子就白长了,告白的话三番五次说了,大风天里挡着衣领的深情接吻也发生了,现在他每周都跑来围着自己和孩子转,心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想到俱乐部发现后会带来的混乱,里奥决定和德国人谈清楚,他们这种相处模式不能继续下去,自己也该搬回到和皮克同居的房子里了。

这天晚上施魏因施泰格以一桌子阿根廷菜迎接了里奥和蒂亚戈。里奥在吃饭时想着如何拐弯抹角开口,如何有铺垫地开始这个话题,他不擅长这些,最后放弃了努力,蒂亚戈回房间后两人收拾着桌子,里奥硬着头皮说道:

“我有事想和你说,巴斯蒂安,我在想,或许你不该再来了,我是说,至少别来得这么勤,会惹人误会。我的队友已经有人知道你常来这儿了。”

刚刚还哼着歌收拾着餐具,不过几秒钟的功夫里奥就说出赶他走的话了。忽然被下了逐客令,施魏因施泰格有些懵。

“可我……只是来看看你和蒂亚戈不是吗?我们连……我亲都没亲过你,在你搬回到这房子之后。”

“话是这么说,可别人不知道,他们只看到你每周都来我这儿,人们会编造出很多东西,才不会管我们是不是什么都没发生。”

施魏因施泰格看着桌子不做声,问道:“你和皮克和好了?你们谈过了?”

“还没有。”

“还没和他谈过,你就做好准备要放弃我了?”

里奥努力舒缓表情,不露出急躁的样子。

“巴斯蒂安,你知道我和他是要结婚的。”

施魏因施泰格擦干手上的水渍,问道:“那好,你倒是说说为什么和他结婚。”

“俱乐部早就安排好了,哪有为什么,”里奥答道,“我不想人生再出差错了。”

德国人认命地点点头,又问道:“抛开俱乐部不说,你更喜欢他还是我?”里奥怔住,无从回答,德国人自己说道:“好,不逼你说这个,那你说说和谁生活在一起更舒心,这个说起来容易吧?”

里奥不可能在施魏因施泰格面前说皮克的不是,皮克当然没有德国人细心,也不是体贴的性子,他爱玩爱闹,生性洒脱,偶尔来了兴致会高高兴兴地扮演男友和继父的角色,但他不会留心着去做这做那,也根本没生着这根神经。但这只是他原本性格就如此,并不是贬低他的理由。

“你们性格不一样,没什么可比的。”

“这就是和我一起生活更舒心的意思了,”施魏因施泰格断言,“如果和我呆在一起更舒服,为什么要硬着头皮选他?何况他都说不结婚了。”

“你知道我们订婚了,事情六年前就定下了,现在反悔、外面会闹成什么样?”

“是你怕天翻地覆还是我怕?”施魏因施泰格问,“我们谁都不在乎,你还要担心舆论和媒体吗?”

里奥不愿考虑这些,复杂的事一秒都不愿想,他只想过计划好的人生。施魏因施泰格不想逼问太多,走过去抱住里奥,在他额头上吻了吻:“你喜欢我,不是吗?我吻你的那天你没有躲开……”说着他搂紧了里奥和他接吻,里奥避开了,德国人不依不挠将他压在料理台上吻着,里奥躲着他的亲吻,施魏因施泰格始终不能好好地吻到他嘴唇上,干脆将手伸到里奥身下,忽然出现的Alpha信息素压制着里奥,他对这样的触碰原本就敏感,现在更是立刻软了身子。德国人把他不肯接吻一事抛到脑后,将精力转移到里奥身上,吻着他的颈子和锁骨。

此时施魏因施泰格已经两地来回跑了有一个半月,这是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也是第一次有身体接触,之前连个脸颊上的亲吻都没有。

性只是性,并不意味着什么。里奥一直这样告诉自己,他和皮克对此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但里奥知道,这次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他不能用之前简单的想法看待与施魏因施泰格的性爱,他感觉到了复杂的东西。或许是那些无微不至的照料让他的软下心来,或许是早已习惯他的存在和陪伴让里奥对他不再设防,无论是什么,从未有过的矛盾在他身体中悄悄生长:因为施魏因施泰格,他第一次对结婚一事有了犹豫。

在那之后他们偶尔做爱。“偶尔”之所以没变成“经常”,是因为里奥很多时候都会忽然消沉下来,情事无法继续,施魏因施泰格并不强求,仿佛知道他在为什么烦恼一般,只拥抱着他睡着,亲吻他的脸颊和眼睛,陪着他辗转反侧,或不发一言。

在那之后,德国人不再在做爱时将告白挂在嘴上,他的告白变成了询问,你喜欢我吗,里奥,他问,你喜欢我吗,每到那时他都专注看着里奥,眼睛坦诚,神情认真,让里奥不敢直视,他闭上眼,施魏因施泰格仍在问着,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出现,在脑海中不住回响,逼迫里奥思考。喜欢我吗,他问。

训练结束后恩里克叫住里奥,说俱乐部的管理人员想和他谈谈,让他快去换衣服,自己和他一起去。里奥猜到要么是他们督促自己和皮克和好,要么是发现了施魏因施泰格每周都跑来。里奥暗自祈祷希望是前者,这只需要自己再去劝劝皮克罢了,说不定俱乐部也会帮着他劝西班牙人回心转意。

里奥换好衣服,和恩里克去了训练基地的一间小会议室,进去之后只有一个年纪在五十上下的女士等着他们,里奥记得在俱乐部的公关活动上见过她。

“你好,里奥,卢乔。”她和里奥及恩里克握了手,简单说明来意:“俱乐部听说了一些事,他们可是头疼坏了,我就不向你们转述当时会议室里乌烟瘴气、吵破喉咙的情景了,只把俱乐部的意思说清楚:施魏因施泰格去你家去得太频繁了,无论你和他只是朋友还是什么,在你和杰拉德现在分居的情况下,这都不是件好事,媒体会用它来大做文章,所以俱乐部希望你尽快和他断了来往,就算要来往,也至少是三两个月再见个面,别这样频繁就好,不然谁都会觉得蹊跷的。搬回家里去吧,里奥,杰拉德周一也会搬回去。”

听到施魏因施泰格的名字时里奥还有些慌,但对方的态度很好,语气也不严厉,没有逼迫的意思,里奥也就不紧张了。

“杰拉德同意下周一搬回去?”里奥问,“他没提过这事,我以为他还在赌气呢。”

“他已经答应我们了,不会有错,下周一按时回到家里,那么你呢,里奥?你的答案?”

这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余地了。“我当然也会搬回去……下周一一定。至于施魏因施泰格,我会和他谈的。”里奥回答。

“他不能总是跑到巴塞罗那来,里奥,这太显眼了。”她说。

“我知道,我会和他说清楚的。”里奥应道,心中轻快了不少,没有人逼问他和德国人的关系,而杰拉德已经同意回家,自己当然也搬回去,计划不变,十二月仍旧是成婚的时候。

没想到对话会这样轻松地结束,里奥高兴地和她道别后走了。

第二天是休息的日子,里奥知道施魏因施泰格要来,提前打了电话给他,告诉他自己下周一就搬回到和皮克的房子中去,皮克也会回去。

“我还是会去看你。”他说,声音有些阴沉。

“俱乐部已经发现了,你再过来的话我们都会很麻烦。”

“已经没有必要害怕麻烦了,明天训练一结束我就过去。”他说,之后就挂断了电话。里奥感觉到他这次情绪和以往不同,他听上去心情不佳,里奥也不好多做阻拦,将这当做他们断绝来往前的最后一次见面。





第二天晚上七点多,施魏因施泰格出现在里奥家门口,里奥打开门,看见德国人如被寒气冻僵的野兽般站在门口,天气并不很冷,他却仿佛眉梢眼角都结了冰似的,金发也被冻僵了一般,他看上去孤独而陌生,孤注一掷且满腔怒火。

没等里奥说话,施魏因施泰格忽然用力搂过他,就这样站在门外和他接吻,两只手臂铁钳般锁住了他,他的衣服沾了寒气,室外空气也冷,里奥不由自主地发颤,德国人搂着他不住地亲吻着,里奥四肢冷得发抖,唇齿间却都被他的亲吻挑拨得火热。

“会被看到……”里奥好不容易趁着亲吻的空隙说,德国人却不管,继续牢牢地吻住他的嘴唇,他的亲吻愈发霸道,里奥的头向上仰去,被他吻得几近窒息。

好不容易两人移动到室内,到了沙发上时施魏因施泰格人仍不肯放过他,也不说话,将他锁在沙发靠背与自己之间,不让里奥有可以躲避的地方。

“你怎么了?”里奥别开头、趁着施魏因施泰格没再堵住他的嘴时问道。

原以为他还是刚刚那幅怒不可遏的样子,但施魏因施泰格看着他苦笑,眼中带着生涩的温柔。

他不说话,用手捋着里奥短短的头发,仔细打量着他的面庞。他太过认真,里奥不知发生了什么,甚至有些害怕。

“说句话啊,你是怎么了?”

“我爱上你了,还能怎么了?”施魏因施泰格微笑着轻声说道,再度握着里奥的下巴吻他。这次的吻极尽柔情,没了刚刚的霸道与强硬,也少了那时的寒冷与迫人。

被他搂在怀里吻着,里奥却被刚刚的告别吓了一跳。

“你别这样东一句西一句的,到底怎么了?”过了好一会儿德国人放开他,里奥问道。

施魏因施泰格沉默一会儿,过了好半天才说道:“俱乐部找到我头上,让我不要再来找你。但我又来了,我不能忍受不见你。”

平时他的西语说得很好,这次因为情绪与以往不同,他的西语说得破碎而干涩,却句句带着无所隐瞒的真实。

强装镇定,里奥却感觉到心中一直压抑的东西正在被他撬动。他避开德国人的目光,说道:“俱乐部找你……很严重吗?”

“让我不要再来见你,不然会给我很多限制……包括上场时间和首发……我舍不得你,也舍不得足球,”他说,脸上时里奥从未见过的无奈和苦涩,“但我来了。”

“你怎么回复他们的?”里奥问,担心德国人真会失去首发机会和缩减上场时间。

“我说让我考虑,之后会给他们答复。里奥,别让我考虑了,我和在一起好吗?我们公开这件事,光明正大在一起好不好?”

这不行,里奥慌张地想到,杰拉德刚刚同意周一搬回到房子里,而他也做好准备和德国人一刀两断,可他忽然在夜里赶来,怒气冲冲,带着发狂般的爱意和孤注一掷,说想要他们公开这件事——公开什么?他们有一个孩子、他们断续地见面和上床吗?

明知道心中已经有些地方被施魏因施泰格拨动了,里奥硬是压制着、视而不见,说道:“巴斯蒂安,你没考虑清楚,公开了也没什么好处,俱乐部会打压你,对你的职业生涯不利……而且这样对蒂亚戈也没好处。”

“不要说俱乐部和孩子,我现在只想问你,你觉得这主意怎么样?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被他一语戳到了痛处,里奥后退了下:“你知道我的计划里没有这样的改变,巴斯蒂安。”

施魏因施泰格明白这是拒绝的意思。他并没忘记里奥说他要搬回皮克的房子中的事。

抬头看了看楼梯和吊灯,打量着壁纸和家具,施魏因施泰格冷了面孔。

“你的计划里没有我,我总是扰乱你,对吧?”他问。温柔与告白并未换得同等的回答,他收起刚刚的情绪,话语中也不再有柔情了。

里奥没说话,德国人自言自语说道:“谁知道呢,这说不定是我最后一次来这儿呢。你更在意我的职业生涯的话,我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在意呢?”他心中窝着火,最后的话满是讽刺味道。里奥还没想到要不要接上这句话、劝他两句什么,忽然就被他压在身下。

“如果是最后一次了,是不是要好好做一场呢?”

在他眼中看到从未有过的危险和冷酷,里奥忽然间慌了神,他并不在发情期,这时候并不适合情事,但Alpha的信息素已经包围过来了。

那天的施魏因施泰格与往日不同,他认定了与里奥没有未来、这是最后一次,性事也比平常更激烈,里奥早已吃不消了,却不能拒绝,想着若是最后一次,那就由着他……被他带着火气地按在床上交合,里奥心底某处也在迟疑着,微微发疼,他以为自己对他没有一点感觉,可事实上……

“我不许你和别人结婚……不许和他结婚……”施魏因施泰格紧紧掐着他的腰,一面顶弄着一面说,里奥咬着嘴唇,把呻吟声压制在嗓子里,当做没听到他的话。德国人继续进出着他的身体,说道:“你是我的,里奥,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你整个人都是我的……”

里奥听着这话觉得刺耳,忽然爆发吼了他一句:“谁见了鬼的是你的!”

刚刚还一脸发狠样子的施魏因施泰格忽然变了表情,怕里奥生气、立刻改口:“我是你的,里奥,我说错了,我是你的……”他一边动着一边俯下身来和他接吻,抬起头时又用那种里奥害怕的深情目光看着他。

霸道地将里奥推到床上,霸道地滚了床,事后却忽然温柔起来,抱着里奥说他刚刚并不是想要和他发火。

“别生气,里奥,我不是在和你发脾气……”他轻声说着,道歉一般,“也没想强迫你做什么……”

废话,里奥在心里骂着,要不是我顺着你,你强迫有什么用。

为刚刚德国人的态度不爽,里奥并没理他。

“别搬回去,好吗,里奥?”他吻着里奥的耳朵、肩膀和后背,“我还想来看你,还有蒂亚戈……”

里奥翻过身来,忽然吻住施魏因施泰格的嘴唇,德国人惊讶到忘了回应,这是里奥第一次主动吻他。

里奥环着他的脖颈,慢慢将施魏因施泰格压到身下,动情地吻着他,德国人沉醉地回吻着。

好一会儿后,里奥抬起头来,与施魏因施泰格对望着。后者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抬起头去吻他的脸和嘴唇,里奥伸出手去捋他的头发。

“巴斯蒂安……我们以后不能再见面了。”

刚刚里奥第一次给他的主动亲吻让施魏因施泰格欣喜若狂,听了这句话才知道原来是告别前的安慰,施魏因施泰格气极了,紧紧攥着里奥的手臂。

“这是什么意思?你刚刚主动吻我……就是为了告诉我再也不见面吗?”

“你还有很多比赛要踢,有很多奖杯等着你去去拿,我也是,我们都知道什么更重要,不是吗?”里奥问。

施魏因施泰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仿佛刚刚看见绿洲的人发现那不过是海市蜃楼,最终他仍旧孤身一人在沙漠上游荡着等待死亡。

“第一次主动吻我,就为了说出这样的话?”他问,眼睛颤动着,“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吻我,你喜欢我吗,里奥?”

“我不知道。”里奥说。他松开胳膊从德国人身旁移开,在一边躺下,施魏因施泰格怔怔地看着半明半暗夜色中的天花板,这一次他没再抱住里奥。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