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偶发事件(猪梅)12

赛季开始后的第二个星期,里奥在带蒂亚戈出去玩的时候把手机落在家里了。皮克好好地躺在沙发上睡午觉,忽然被铃声惊醒,他等着对方自己放弃,铃声却地老天荒地响了下去,皮克被烦得够呛,也没看是不是自己的手机,就摸过来放到耳边接听了。

他还困着,只含糊地哼了一声当做是打招呼,电话那边的人却精神头十足。

“我到巴塞罗那来了,里奥,你出门了吗?我在你家门口呢。”

皮克琢磨着自己接错了电话。他坐起身来看窗外,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他诚实地回答道:“我家门外没人啊。”说完话他才觉得事情不对,看了眼屏幕,上面写着“施魏因施泰格”,而且这也不是自己的手机。

德国人愣了,还没开口说话,皮克就回过神来说道:“你来找我男朋友干什么?”

施魏因施泰格反应过来手机另一端的是皮克,理了下思路答道:“只是来看看他。”

皮克看了看手机,确定对方确实是施魏因施泰格,说:“你知道你和蒂亚戈的关系……还特意跑来看里奥干什么?不知道我们再过三个月就结婚了吗?”

“里奥呢?”他问。

“他不在,你没回答我的问题。”皮克说。

“我只是来看看他,就算他要结婚了,也可以有朋友来看他不是吗。”

“你不是朋友,施魏因施泰格,跟我用不着兜圈子。之前你和里奥上床了,我不介意,但我介意你和他继续联系,我才是他男朋友,别忘了。”

“我不想对你表现出敌意,”想了下后德国人说:“我只是记挂他,想来看看。”

“他和我在一起,不用你牵挂。”

思索片刻,德国人干脆豁出去,把想法说了出来——反正他已经下定决心要这样做了。

“我不想绕弯子,或许你听来这很荒唐,但我说的是真的:我很喜欢里奥,也喜欢和他还有蒂亚戈一起生活。”

“哦,那就有趣了,”皮克呆了两秒后说,“想想看,施魏因施泰格,我和里奥一起住、在同一个俱乐部训练,我们已经订婚,婚期也定在十二月,这种情况下你说想和里奥、蒂亚戈生活在一起,我很好奇你打算怎么做。”

德国人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答道:“我会让里奥接受我的。”

“是因为蒂亚戈吗?”皮克问,“因为你是他的生父,所以你觉得你应该和里奥在一起?”

“这和孩子没关系。我喜欢里奥,想和他还有蒂亚戈生活在一起。”

“你一定是地球表面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皮克说, “知道我零六年见到里奥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吗?我在冬歇期回国,来看他的时候他在睡觉,他就那么一个人在沙发上孤零零躺着,肚子鼓得老大,身上盖着条毯子,睡觉的时候也皱着眉头。从窗户外面看到我都为他难受。我等他醒了才敲门,进去之后发现他是我见过的怀孕的人中最低落的一个,我们认识半辈子了,里奥从没这么消沉过,我看在眼里,比什么都难受。他耽误了多少场比赛,你可以替他算算,足球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和我一样清楚。你害惨了他,施魏因施泰格,所以离里奥远点儿,别想再把他拖下水了。”

施魏因施泰格听着,一句都反驳不了。皮克也没给他反驳的机会,挂了电话翻身就睡,但继续补觉没补成,他睡不着了,只好坐起来气闷地剥桔子吃,想着德国人算哪根葱竟然有胆子勾搭里奥。

过了一会儿里奥带着蒂亚戈回来了。等到晚饭后蒂亚戈上楼去写作业,皮克递给里奥手机,告诉他德国人来了电话。

“他来巴塞罗那找你,我把他骂了一顿,他理亏,没等他说话我就把电话挂了。”皮克总结道。

“为什么?”里奥一怔。

“他害惨了你,现在还想回来再拉你下水,我当然不会让他得逞了。”皮克摊了摊手。

“不是那样,Geri,”里奥放下为蒂亚戈准备的第二天早餐原料,隔着厨房吧台看皮克,“你知道零六年那时候他喝醉酒了,不是故意的,不能说是他的错。”

“但孩子总归是他的,”皮克说,“所以归根结底,还是他的错。上次他来看你我就觉得心烦,但没办法,他需要留在这儿照顾蒂亚戈,不得已忍了,但以后可没这么便宜的事了,我不能让他一直骚扰你。”

“他没有骚扰我,他只是想看看孩子。”

“怎么可能,他的目的是你,才不是蒂亚戈。他都说了什么‘喜欢里奥’……竟然有脸说出这种话,再接近你,不知道又会把你害成什么样。”

里奥叹气:“他不会故意做那种事,Geri,他很照顾蒂亚戈,也没为难过我。”

皮克盯着他看了几秒,说道:“我每说一句你都在否定我,里奥,我知道你们有一个孩子,可你不能每句话都偏袒他。”

“我只是在说这件事,对事不对人,没有偏袒他,”里奥说,“你在电话里怎么说的?”

“我忘了,”皮克大手一挥,“总之就是把他说的哑口无言了,让他离你和蒂亚戈远点儿。”

“Geri,他怎么说也是蒂亚戈的父亲,他如果来看看孩子也很正常——”

“我亲爱的里奥,我说了他的目的不是蒂亚戈,是你,”皮克说道,“如果他来看孩子,我有什么可拦着的?他爱看就看好了,可他说他想和你一起生活,我有什么理由不把他骂走?”

他的声音有些提高,里奥头痛地叹了口气,说道:“Geri,不管他说了什么,这件事应该让我来解决……等下,你说他来巴塞罗那找我?”

“对啊,一张嘴就说他在你家门口什么的……”

“你怎么没早点告诉我?”里奥拿过手机,发现德国人的来电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前的事了。

“陪孩子又吃饭又玩的,哪有空提他?”皮克说。

“我一回来你就该告诉我啊,他来了巴塞罗那,还被你一个电话骂走,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皮克见里奥拿着手机,表情忧心忡忡,心下不满,问道:“你不是要给他打电话吧?”

里奥本想打电话问问德国人现在在哪,也替皮克道个歉,但现在皮克一副生气的样子,里奥知道他有时会忽然耍小孩子脾气、碰到什么都要发火,只得摇摇头。

“没有,没事。”

眼看着里奥的表情不自然起来,皮克冷笑一声说道:“想给他打电话就打好了,一晚上都在帮着他说话……还说什么结不结婚,一心惦记着别人,结婚有什么用。”

知道他赌气,里奥刚要开口劝他,皮克竟忽然拉过他的手把中指上的订婚戒指摘了下来,随手丢到身后,自己拿起车钥匙和外套走了出去。

“Geri!”里奥想阻止他晚上赌气开车出去乱逛,皮克却用力甩上门,门板险些打在里奥脸上。忽然摔过来的门吓了里奥一跳,也让他心凉起来。他站在门口听着汽车引擎发动,继而开走了。里奥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回到沙发上呆坐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刚刚杰拉德丢出去的戒指,他在沙发、地毯、置物架间找了半个晚上,最后才从花盆的叶子间摸出戒指,重新戴回手上。





皮克之前也这样赌气过,里奥知道过几天就好了,大不了哄哄他。第二天去训练时,里奥在去场地的路上正好碰见他向更衣室走来,里奥迎了过去。

“早,Geri。”

“早。”他冷淡说道,不看里奥一眼,脚步也没停下,从里奥身边大步走过了。看样子还在赌气,里奥想,他本想多和他说几句话,但皮克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只能等晚上再试试,说不定到时候他的气就消了。

训练结束后为了防止皮克一溜烟地跑掉,里奥用最快速度换好衣服,这时皮克还在穿衬衫。里奥走到他旁边去说道:“晚上我们一起回去吧,你想吃什么,我们在回家路上买,顺道去接蒂亚戈。”

皮克仍旧面无表情,答了句:“我晚上有事,你自己回去吧。”

他今天又打定主意不回家了,里奥在心里叹了口气,无奈地想着多大点事至于要赌气这么久。

“别在外面玩太久,我和孩子会惦记你。”

皮克含糊地“嗯”了一声,里奥又说道:“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玩累了早点回来。”说罢,他在皮克脸上亲了一下,拿好自己的东西去接蒂亚戈了。

本以为皮克过上个两三天就会回家,这次却一个星期没见他回来,放假时也不知道跑去哪里了,里奥给他打电话,他总是不接,偶尔接起来也是敷衍,不过两句半就挂断了。

皮克这一闹,里奥也忘了施魏因施泰格上周末来找他的事,这周他带着蒂亚戈在外面玩时忽然又接到德国人的电话,他说他在巴塞罗那,想看看蒂亚戈,里奥答复说他们在附近的公园里,德国人很快赶来了。他陪蒂亚戈玩了很久,里奥就上周皮克接电话一事道了歉,但没提他和皮克的争吵、以及皮克一直没回家的事。蒂亚戈在公园玩累后里奥就带着他回去了。施魏因施泰格看出里奥想保持距离,并不紧跟着他们。他说自己明天还能在这儿待一天,问清里奥明天他会带蒂亚戈去游乐场后,施魏因施泰格说自己明天会去陪蒂亚戈再玩一会儿。

一个星期过去了,里奥想皮克的赌气也该结束了,再开始训练时就要让他回家,毕竟十二月就要结婚了,这样闹着总是不妥。再看见皮克时里奥发现他竟把订婚戒指摘下去了。大龄儿童的别扭行为气得里奥差点在众人面前吼他,但他还是忍住了,结束训练后里奥在皮克的车旁等他,很快皮克走过来了。

“已经一个星期了,杰拉德,该回家了。”里奥站在车旁说。

皮克耸耸肩:“回去干什么?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我们是一家人,杰拉德,你可以赌气、可以跑到外面住,但不能一直耍小孩子脾气,我和蒂亚戈会担心你。之前的事是我不好,我道歉,但你闹够了脾气也该回家了。”

皮克想了想,看了眼里奥的戒指说道:“我不想回去。”

里奥抬头凝视他,缓缓说道:“再过两个月就结婚了,你想闹到什么时候?闹到俱乐部也知道、让他们来训我们吗?吵架那天是我不好,我道歉,你可以发火但不能一直赌气躲在外面,你有家庭,别忘了。”

皮克执拗地瞪着眼睛看天,说了句:“我觉得在外面比在家里好。在哪里舒坦就呆在哪里,这不是挺正常的。”

“巴萨安排了我们结婚,”里奥一字一顿说道,“别忘了我们有婚约,答应的事就要做到,已经定好的计划就要执行,何况已经对媒体公布了,我们不能失信,也不能让别人看巴萨的笑话。”

“那有什么关系?”皮克问,“不结婚能怎么样?不想结就不结了呗,你又不是对我爱得死心塌地,我也没对你至死不渝——”

“那不重要,杰拉德,”他的话惹人心烦,里奥的火气上来了,语气也重了:“没人强迫我们爱得死去活来,我们只是要结婚,不需要原因,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

皮克知道里奥说的有道理,俱乐部早为他们安排好了一切,他们也同意了,媒体早已大肆宣传他们的婚事,如果忽然生变,绝对会荣膺年度闹剧之首。但皮克向来不在乎这些,他任性惯了,总是随性而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如果是在气头上就更什么都不顾了。

皮克理亏,答不出话。里奥正以为他态度软下来时,皮克忽然握住他的手,第二次把订婚戒指摘了下来,用力丢了出去。

“不想结婚就不结了呗,哪有那么麻烦……”他说。

“杰拉德!”

戒指被第二次扔出去,里奥再也忍不住火气了,他厉声吼了一句,皮克被他震住,呆呆地站在原地,话也不敢说了,里奥没工夫骂他,瞪了他一眼后赶快去停车场外的草丛里找戒指,而他在湿滑的草丛中摸得满手泥土时,皮克竟逃逸似的开着车跑了,里奥看呆了,都忘了骂他。

好不容易找回沾着露水和泥土的戒指时,皮克早不见踪影了。里奥回到车上用纸巾擦了擦戒指,又戴上了。

你可以接着闹,杰拉德,但终究还是要好好结婚的,逃避责任也不能逃一辈子。里奥想,一面启动了汽车。

皮克的恶劣态度让里奥决定晾他几天,先不管他,再过上一周他还这么闹别扭,自己就要和他来真格的了。皮克有时闹脾气,里奥习惯性让着他,但真到了有关原则的事情上里奥的态度是不会软的,皮克知道自己不对,别扭着也会认错。

蒂亚戈每天都问Geri什么时候回来,到周末时则会问巴斯蒂安会不会来看他,他刚刚提醒过里奥,施魏因施泰格的电话就打来了,说他已经到了巴塞罗那,明天想看看蒂亚戈。里奥回答说他们明天会去给蒂亚戈买衣服和玩具,之后在一家餐厅里吃饭,德国人问能不能陪他们一起,里奥同意了。蒂亚戈在沙发上高兴地蹦啊蹦的,里奥伸着胳膊护着,怕他摔下去。

蒂亚戈喜欢游乐场和公园,也觉得商场有趣。他对服装区兴趣不高,却很喜欢逛家电区,里奥琢磨着他大概到了对这类笨重东西感兴趣的奇怪时期,他会问售货员这个洗衣机和另一个有什么不同,听到智能、变频、涡轮增压这样的词时蒂亚戈瞪大了眼睛,这和他听到电视上说恒星、轨道半径、星体磁场时没有区别,都是听不太懂又很高深厉害的东西,他的好奇心很重,每层楼都要转个遍,对各种东西提出疑问,为什么它是这样而不是那样,为什么看起来差不多价钱却不一样,商场对他来说也像游乐场一般。

里奥带着他在商场中逛着,很快施魏因施泰格也来了,这次德国人接过讲解的重任,为他解释各种东西是什么,碰到自己也不懂的就先告诉蒂亚戈他不知道,然后胡诌一阵,逗得孩子笑个没完。

买好了蒂亚戈的衣服、玩具和一点生活用品,三人去订好的餐厅吃了饭,蒂亚戈点的甜品是冰激凌,只吃了几口他就断言家里做的更有有趣。

“家里的好像没有这个好吃,但做得更好玩,”蒂亚戈说,“下次我想放进去一点儿干果什么的……”

“我都快忘了,冰激凌机还在原来的房子里呢,也忘了搬过去,”里奥忽然想到,“今天累了,明天我们把机器搬到现在的房子里。”

“可爸爸都不会做……”蒂亚戈噘着嘴。

“我可以学啊,”里奥说,“说不定能做得比巴斯蒂安还好吃呢。”

蒂亚戈怀疑地看着他,施魏因施泰格暗笑,感觉很有成就感。





里奥每天照常去训练,一天训练结束后,里奥在基地外面看见拿着球衣对他挥手的一群球迷。去接蒂亚戈时间还来得及,里奥放慢车速停了车,落下车窗,接过球迷的球衣和笔为他们签名、配合他们自拍,他刚为第二个人签了名字,几个人扛着摄像机和话筒气喘呼呼冲到里奥的车旁大声问道:“梅西,对于皮克说你们的婚约取消你有什么话想说?”“这是皮克单方面决定的吗?”“是你还是他提出取消婚约的?”

里奥一怔,签字的动作忽然停了,幸而他带着墨镜遮掩了表情,没人能看出他的神色变化。里奥签好这件衣服,一言不发开车走了。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能贸然回答,何况这些记者也不是为了要个答案,他们只需要里奥的只言片语然后拿去大做文章罢了,甚至里奥并未说话他们也可以写“谈及婚约取消梅西黯然失色不发一言”。

里奥到学校接了蒂亚戈,好在蒂亚戈似乎还什么都不知道,也没问什么。到家后里奥先让他去写作业,然后拿出手机查看是怎么回事。

很快,一堆写着“皮克宣告婚约取消”的网页出现了。点开视频,皮克从商场中走出,被记者追上,记者问他最近为什么很少和梅西一起出现,皮克一面拉开车门一面挥了下手答道:“我们不结婚了,婚约取消了。”记者追问原因,皮克已经开着车走远了。

时间显示视频是昨天晚上拍下的,整个过程连十秒钟都不到,点击量已经破千万了。

晚上里奥照常准备晚餐,和蒂亚戈吃饭,陪他写作业,陪他玩,哄他睡着。一直到十点钟里奥才有了空闲。他关了灯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给皮克打了电话。响了好一会儿那边才接听,他原以为皮克那边会是派对的吵闹和嘈杂,没想到电话接通后他听到的是和自己身边相同的寂静。

“我看到你回答记者的视频了,你说‘不结婚了,婚约取消’,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沉默回答了他,里奥攥着电话,转瞬间以为自己又置身不能决定腹中胎儿去留的那一晚,他等待着,原本还有些焦虑,此刻却不知为什么,莫名释然了。

“我想我们大概不太合适,里奥。”皮克答道。

这是痛骂、指责和抱怨他的最好时机。痛骂他为什么过了快六年才说不合适,指责他不负责任、打破承诺,抱怨他把消息告诉了全世界却还瞒着自己,但恍惚间里奥什么也不想说了,无论自己说什么,那些话语都不能被皮克接收,就如同他们之间挡了一堵墙和一整片汪洋般,无论以前如何,现在这一秒,他们活在不同的世界中,言语无法抵达彼此。

“再见了,杰拉德。”里奥说,身体和头脑被疲倦占领,他挂断电话,关了机,用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盖住。

他不需要解释,不想问原因,甚至不愿去想。

第二天去训练时,皮克似乎想和他说些什么,但里奥无视了他,没看过他一眼,不想听他说一个字,甚至不愿和他距离太近。

两人的位置忽然调过来了。之前还是里奥去找赌气的皮克说话,现在变成皮克五次三番要对里奥说话,里奥都无视他走开了。

更衣室的人们发现了两人的气氛奇怪,训练一结束纷纷迅速换好衣服撤退了,留下他们小情侣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屋子里只剩下他们,里奥不紧不慢地换着衣服,皮克系好了鞋带,看了他几眼,犹豫着说道:“里奥,你听到我昨天的话了……我觉得我们不合适,或许还是不要结婚比较好。”

“这话你应该对俱乐部说,而且是在六年前。”里奥冷冷说道。

“之前是我想得太简单了,可过了这么久,我只是忽然觉得……”

他没再说下去,找不到合适的说法,里奥等了几秒钟,说道:“我不管你怎么想,杰拉德,也不在乎你对记者说了什么,我们需要结婚,就是这样。婚期在十二月,你知道,全世界也知道。我没有别的话可说,你也不用解释,我不想听。再见。”

他拿好东西离开了,没再看皮克一眼。





里奥心里窝着火,带着蒂亚戈搬出和皮克同住的房子,回到他单身时住的那栋。蒂亚戈注意到了皮克不在家的时间太久,里奥的心情和从前不同,他们还搬了家,孩子知道家里出了事,却不知道怎么办,变得小心翼翼的,生怕惹里奥生气。

这时天气更凉了,里奥刚回到这栋房子时只顾着打扫和整理,窗户大敞四开,冷气灌进屋子他还觉得没关系、只是换换空气。晚上蒂亚戈到家时,里奥的鼻子开始不舒服,不停地打喷嚏,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冒了,于是赶快吃了药,但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他已经头晕脑胀起不来床了。好不容易换好衣服下楼,给蒂亚戈做好了早饭后,里奥才想到自己应该离蒂亚戈远一点,免得把感冒传染给他。

蒂亚戈喜欢和他亲近,里奥感冒之后蒂亚戈只能和爸爸保持着距离,还要看爸爸每天在家里都戴口罩,连脸都不露出来。一天蒂亚戈写作业的时候闷闷地说:“说不定你都不是我爸爸呢,你天天带着口罩……”

里奥笑了,戴着口罩闷闷地说道:“我不是你爸爸,那我是谁呢?”

“谁知道呢,”蒂亚戈说,“就是一个假装是我爸爸的人……”

“乖,宝贝,”里奥隔着口罩在蒂亚戈脸上亲了一口,“爸爸是怕传染给你。”

三天后,里奥的感冒没好,蒂亚戈却咳嗽着起床了。他到底还是传染给了孩子。

里奥郁闷地摘下口罩——也用不上这东西了。

“都是爸爸不好,想让你别被传染感冒都做不到。爸爸太笨了。”里奥叹着。

蒂亚戈却很高兴,他爬到里奥腿上坐着,抱着他的胳膊。

“可这样说话很好玩啊,”蒂亚戈说,“要是小鱼会说话就是像我这样,喃喃喃——”他的鼻子不通气,鼻音很重,说起话来很滑稽,里奥和他都笑了。



周末之前德国人打来电话问他们的安排,里奥告诉他这周不带蒂亚戈出门了,他们两个都感冒了,要在家好好养着,并告诉施魏因施泰格这周就不要折腾过来了。但听了里奥和蒂亚戈鼻音浓重的说话声,施魏因施泰格更没有不来的理由了,训练一结束他就跑去机场,最快速度赶来了。

进门后父子两人正擦着鼻涕不亦乐乎地打着游戏,和他打招呼,一张嘴都是变了味的西班牙语,施魏因施泰格想到“苦中作乐”这个词,想笑却笑不出来。

里奥因为感冒,身上懒懒的,什么也不想做,有自动洗碗机摆在那儿他都懒得把碗放进去,后来干脆饭也不做,开始叫外卖了。施魏因施泰格来了之后先收拾了家里,洗了父子两人的衣服,又做好了热乎乎的饭菜给他们。

蒂亚戈因为他的到来很开心,比之前精神了很多。晚上缠着施魏因施泰格哄他睡觉,因为病着,德国人多陪他玩儿了一会,很晚才下楼来。

施魏因施泰格回到客厅中。里奥浑身乏力地躺在沙发上,等着过一会儿去睡觉。

“他睡了?”里奥问。

“费了好半天功夫,他总是被我逗笑。”施魏因施泰格说,在里奥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好好的过来看看孩子,却要平白无故干活干上一整天。”里奥笑道。

“能看见你们我就很高兴了,能帮上忙就更好了,”他说,“其实也没多少区别,是不是?就像赛季开始前我们住在一起似的,就在这栋房子里。”

里奥略笑了笑,神色尴尬。施魏因施泰格明白他的意思,上次他们因为照顾孩子不得不住在一起,这次就不同了。德国人也看到了媒体耸人听闻的报道,说皮克单方面宣布取消婚约,梅西却一直在等着他。现在里奥虽然已经搬回原本的房子中,戒指却仍戴在手上。

“天晚了,我也该走了,”施魏因施泰格站起身来,“明天我早些过来,酒店离这儿很近。你不用管早餐,我做。”

里奥站起来送他,一面道谢,叮嘱他路上小心。走出门口时德国人想回头吻他,最终只是克制着,挥手离开了。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