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偶发事件(猪梅)9






德国人搞不清每次做爱后里奥是什么时候下床的。有过一两次他听见响声,想要醒过来睁眼去看,无奈困得要命,不过几秒钟就又睡了。但回想起来,大概也就是比他起得早一些罢了,绝对不是半夜溜出房间——但前几次里奥似乎是这么做的,可这样毕竟麻烦,何况性事激烈,耗费体力,他半夜溜去过另一间客房几次,后来就懈怠了,安稳睡到天明,比施魏因施泰格早醒一些,拿好衣服后去洗漱。



施魏因施泰格知道自己睡觉太死了。他是外面雷电交加、自己在室内也睡得横过来听不见一丝响的典型,但每次睡醒后身旁空无一人的感觉总归让人不爽,好像是自己被睡过就丢在一旁了似的。他知道跟里奥说这事也没用,他不乐意搭理自己,于是德国人不嫌麻烦地买了智能手环,以国民天赋迅速捅咕几下就调好了手环的震动闹钟,他不想用手机闹钟的震动,怕那样里奥会听见。他估摸了里奥起床的时间,把闹钟选在他起床的二十分钟前。



第一天这样做时,施魏因施泰格成功地睡过头了,他感觉到了手环在震动,但他就是醒不来,别说起床了,他连眼睛都睁不开,就这样德国人错失了早起的机会,醒来时天已大亮,床铺空荡,与平常一样;第二天他在闹钟震动时醒了,但床榻依旧空着,他错误估计了里奥的起床时间;第三天德国人干脆把闹钟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这次他准时醒了,天色刚透出些蒙蒙亮,里奥侧躺在床的另一端背对着自己。施魏因施泰格无视距离的疏远感,悄声蹭到里奥旁边搂住他——这样环着他,德国人才恍然大悟地发现自己之前竟从未在睡觉时抱过他,或者说,里奥从未让他有过亲密接触的机会。性事结束后施魏因施泰格时常会想要与里奥相拥而眠,但他刚刚抱住他,里奥便无意地翻来覆去,状似疲惫地翻个身,脱离他的胸膛和手臂,远远地睡在大床的另一边。德国人也是迟钝,竟也没太留心,以为他只是累了,而自己也疲倦不已,躺在原本的地方呼呼大睡。



这次终于可以抱着睡着的里奥让施魏因施泰格高兴极了。他的胸膛贴在里奥的后背上,右手从里奥脖子与枕头的空隙下伸过,左手搂住他的腰。德国人清醒又欢欣,里奥却正在深眠中,什么也不知道。这亲密的姿势维持了一会儿,里奥翻过身来,头抵着他的肩膀,胸膛与他相贴,手臂也搭在德国人的身上,正是扑进他怀中安睡的样子,施魏因施泰格欣喜不已,此时里奥无意识的亲密比与性爱更让他开心。



他在里奥脸上偷偷亲了一下,里奥当然没醒,施魏因施泰格心中充满莫名的胜利感。他满足地抱着里奥,偶尔又偷偷地亲他的脸和嘴唇,但他不敢亲太多次,怕里奥会醒。



过了一会儿,里奥似乎要醒了,他动动胳膊又动动腿,施魏因施泰格搂着他,在耳边说道:“还早呢,再睡一会儿。”



但里奥翻了个身,仍是要起床的样子。德国人忽然在电光火石间明白了里奥要做什么,赶快说道:“你睡,我做早饭,蒂亚戈的食谱不就贴在冰箱上吗。”



听了这话,里奥起床的动力少了大半,他确实是要早起给孩子准备早饭,现在有人说他会去做饭,他自然不必要没睡饱就起床了,床榻柔软舒适,被窝里暖暖的,里奥很快睡过去了。



施魏因施泰格下了床,捡了衣服穿好后去了浴室洗漱,志在必得地要打一场漂亮的胜仗——做一顿漂亮的早餐,他可是孩子的爹,做好孩子的爹和里奥的合格伴侣,从下厨开始,他要负起照顾一家老小的责任……嗯,虽说一共就三口人。



早起还困着,德国人迅速洗了澡,精神焕发地挽起袖子下楼,眯着眼睛看冰箱上蒂亚戈的食谱。他从来都不是语言大师,西语会说但不是很会写,好多词也不知道是什么,一面查一面用德语在上面标注好,然后从冰箱里翻出食材开始做饭。



其实他不擅长下厨。穿着围裙煎蛋的时候施魏因施泰格开始严重怀疑起自己来。他对于为家庭服务意得志满,以为自己一定能做好,下了厨才想起来自己做饭一直不好吃,之前单身那么多年能好好地存活下来完全就像卢卡斯说的那样,他“不拥有正常人的味觉,吃木头都能津津有味大快朵颐”,他说的当然夸张了,施魏因施泰格只是极度不挑食罢了,吃什么都能活。



硬着头皮,小心翼翼,施魏因施泰格做好了早饭,每个他都尝了,味道调理到满意的程度上才端上桌,但也有无可救药的两道菜被他偷偷倒进垃圾桶后重做了。



“爸爸……”



稚嫩的声音传来,施魏因施泰格忽然感觉心脏一阵狂跳,蒂亚戈竟然叫他爸爸了。



他倒掉第三道糟糕的菜肴后直起身,刚要答应,就看见揉着眼睛的蒂亚戈困惑起来:“是你呀,巴斯蒂安,我还以为是爸爸呢……”



对着饭勺和盘子,施魏因施泰格发誓孩子迟早有一天会叫他爸爸的。



“他在睡觉呢,我给你做好了饭。先吃吗?”



蒂亚戈摇摇头:“爸爸说要一起吃饭。”



“你怎么下楼了?还没洗脸刷牙吧?”



蒂亚戈早上醒来后会习惯性找里奥。爸爸会抱着他问昨天睡得好不好,有没有做梦,然后他才会自己去洗脸、刷牙,但今天他竟然不在这里。



“爸爸在哪儿呢?”



“他还在睡觉,在他房间里,”施魏因施泰格答道,“你要去找他吗?”



蒂亚戈摇摇头,“那我去洗澡了。”



过了一会儿,里奥也下楼了。充足的睡眠让他精神好了不少,见到德国人已经做好了饭,对他的脸色也不像平日那么紧绷了。



“我做了早饭,”施魏因斯泰格说,克制着语调里的自满,“按照食谱做的,你看对吧?”



里奥看了看饭菜,瞟了眼食谱,看着上面小小的德文注释时他脸上晃过一闪而逝的情绪,看不清那是什么,但他的表情始终还是缓和的。这时蒂亚戈也洗漱好下楼了,里奥抱起他,亲昵地吻了他的脸。



“谢谢你做了早饭。”里奥对施魏因施泰格说。



蒂亚戈也说道:“谢谢你做了早饭,巴斯蒂安。”



施魏因施泰格有点不自在,他刚想到自己白白吃了许多天里奥做的饭菜,一句感谢都没有。他觉得他是自己人,但就算是自己人也该道谢的,他实在大大咧咧过了头。



“别说这个了,以后早上都我来做吧,不然你太累了。”说到这儿,施魏因施泰格回过神来,想到里奥其实完全可以睡饱了再起床做饭,他似乎只是不想和自己一起醒来——今天自己的思绪如此清明,让施魏因施泰格受挫不少——里奥只是不喜欢他罢了。



他做的早餐还算受欢迎,德国人心情好了不少,蒂亚戈吃得开心,施魏因施泰格差点说出句“爸爸做得好吃吧”,幸好他及时收住了话头,不然他敢保证里奥会分分钟把他踢出家门。



饭后德国人收拾了厨房,虽说有洗碗机,但清理砧板和厨具、擦桌子、倒垃圾这些琐碎事还是要做的。他主动要做这些,里奥也不和他争,拿着书和蒂亚戈上楼了。最近蒂亚戈恢复得不错,但还不能上学,里奥每天会陪他读读书。



在里奥家里住了快一个月,两人的交流仍旧很少。德国人知道里奥不爱说话,但面对自己时里奥似乎省略和减免了交谈一般,施魏因施泰格有意融入到这个家庭里,时常想和里奥聊上几句,可他总是有办法迅速而礼貌地结束了话题,或说他想起有事情要去做,立即把他晾在一边了。



在里奥又一次不动声色地杀死话题、起身要去买某个无关紧要的东西时,施魏因施泰格终于忍无可忍叫住他。



“和我说话就那么难受吗?一个屋檐下住着,你用得着一直这样躲着我吗?”



听出他声音中的火气,里奥放下刚刚拿起的车钥匙,答道:“我只是觉得我们没什么可聊的,我们不是朋友不是队友,不过是认识罢了,没必要聊什么天。”



“可不管怎么说我都是蒂亚戈的生父——”



“不许提,”里奥压低了声音警告他,瞟了眼楼上:“再也不许提起这件事。”



“好,好,我不说,可我们真有必要这么陌生吗?”



“这样很好。”里奥答道。



气闷的德国人克制着脾气,说道:“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没想到你这几年会变化这么大,和当时的好像都不是一个人了似的。”



里奥听出他想聊天,这不合他的意,他不想和德国人变成熟人或朋友,更不想和他推心置腹。



“时间久了人都会变,”里奥答道,“我过得很好,不用为我担心。”



又是这样,礼貌冷淡地结束话题,德国人觉得他的话里尽是疏远,和自己说话就那么痛苦?



“是啊,想必你过得好,巴萨围着你转,拿奖拿到手软,金球也到手四个了,为你操心也是我多管闲事了。”一吐之前的不快般,那些话忽然不受控制地溜出口。



里奥抬头看他,对视时施魏因施泰格忽然发觉自己说错了话。里奥的眼睛第一次对他露出些情绪,不敢置信和被冒犯。德国人后悔莫及,连续三届世界杯里奥的国家队都败给了德国队,这次自己的队伍拿了大力神杯,现在他却讥讽阿根廷人拿奖太多。



以为里奥会向他发火,或至少甩几句狠话——施魏因施泰格也宁愿是这样,可里奥只是定定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地拿起车钥匙出门了。



施魏因施泰格后悔莫及,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等着他回来。蒂亚戈午睡醒了后下楼来玩,里奥回来了,买了些日用品和食物,他面色如旧,对蒂亚戈说说笑笑,只是和德国人的交流更少了——这次连眼神接触都免了。



德国人恼火极了,自己明明不善言辞,怎么在这时候忽然说了最惹人嫌的话,还精准地向别人捅了刀子。里奥大概会彻底无视他了。



接下来的几天德国人都小心着不去惹里奥,晚上也不敢溜进他房里了,里奥似乎慢慢调节了心情,待他如旧,话语不咸不淡,礼节无可挑剔。















第六章







蒂亚戈精神好了许多,开始惦记去外面玩了。里奥在网上查了最近一家游乐场里的各种设施,和蒂亚戈商量好哪个可以玩哪个不能玩,蒂亚戈知道自己身体还没彻底好起来,听了爸爸的话,选了几个好玩又不会惊险的项目,第二天他们一起去了游乐场。有些游乐设施需要大人陪伴,施魏因施泰格和里奥轮流陪他,晚上回家时蒂亚戈累得睡着了,施魏因施泰格把他从车里抱进家中。



“放在沙发上吧,”里奥走在前面打开门,“不用送到楼上,他也挺重了。”



德国人把孩子放到沙发上,盖好毯子,他和里奥也累了,分别占着沙发上另外的空位睡着了。



黄昏时施魏因施泰格先醒了,他到冰箱前去看食谱,研究晚上做什么菜。这时冰箱上反光的部分似乎有个奇怪的光斑,他回头去看光的来源,发现是客厅上的一本相册上的装饰反射了阳光。里奥和蒂亚戈都睡着,施魏因施泰格走过去悄悄拿下厚重的相册。



他原以为里面会有很多里奥小时候的照片,可刚一打开,就发现满眼都是蓝白和红蓝。早知道是这些东西就不看了,他想,这有什么好看,网上一堆一堆的他都懒得瞟一眼。翻着翻着,施魏因施泰格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那是蒂亚戈出生时的照片。



即使已经接受自己成为父亲的事实一个月,他却在看着照片时第一次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暖流和柔软。照片上的蒂亚戈还那样小,他在襁褓中皱着眉,眼上带着泪花。感觉温暖,却也有种难言的虚空渗入身体,那是他的孩子,他刚刚出生,还挥着肉肉的小拳头哭得满眼是泪,而那时自己不在他身边,没能看着他出生,没能陪着他长大。



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会后悔的人,一切却都被这个孩子打乱。他错过了无法弥补的七年,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的孩子在另一个国度长大,他哭闹,欢笑,玩耍,睡着。自己错过了这一切。



向后翻去,更多蒂亚戈的照片出现在眼前。小时候的他圆圆鼓鼓的,眼睛还没有现在这样大,脸颊上的肉很多,还有双下巴,两岁左右的时候他变得好看了很多,头发短短的,胳膊和手不再浑圆得像个肉丸,到六岁时已不再胖了,双下巴也早就不见了,早早露出了小帅哥的模样。



继续翻着,里奥的照片多了起来。有一张是里奥熟睡的照片,他躺在病床上,前所未有地憔悴和疲惫,刚出生的蒂亚戈在襁褓中,被他搂在臂弯里。



施魏因施泰格忽然想到自己前几天与里奥的对话,那时他一时脑子发懵,说了难听的话惹里奥生气,现在回想起来恨不得给自己几个耳光,他经历了不知道什么样的辛苦生下和养大这个孩子,自己竟然还出言讥讽。



他躺在病床上疲惫不堪时自己应该出现在那里,蒂亚戈哭闹和安睡时自己也应该陪在他身边。一瞬间施魏因施泰格被后悔牢牢缠住,竟没办法从这情绪中脱身了。



过了好半天,他把相册放回到架子上,看着睡着的里奥和孩子发呆。



后悔无益,他只能做得更多。已经过去的他补偿不了万一,以后能做的却还有很多。







施魏因施泰格脱离客人的角度打量这栋房子,这个家。他大可以做得更多。想到里奥自己带孩子受的苦和累,他打定主意要把家庭琐事都包下,他抢着做,里奥争不过他也就不抢了。



德国人逐渐把家务都扛到了自己身上,里奥轻松了许多,施魏因施泰格的精力仿佛用不完,包了三餐和家务,还陪蒂亚戈踢球、看球赛、讲故事,他对蒂亚戈很体贴又细心,蒂亚戈也逐渐对他有了好感,里奥对施魏因施泰格的漠然渐渐少了。



有时施魏因施泰格自己努力收拾着家务时,里奥会和他一起做,不想总是让他自己忙碌,也更是因为不想欠他太多人情。施魏因施泰格总是会让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无论是饭铲还是吸尘器。



“没事,我来吧,反正也没事做。”里奥坚持,这不会有什么效果,因为施魏因施泰格会更快地做完自己的那份活,跑来替换里奥。



一天里奥午睡醒来后发现德国人坐在厨房的地板上捣鼓着什么,他走过去看,施魏因施泰格正研究着自己买来之后只用过两次的冰激凌机,里奥嫌做起来麻烦,味道又不如想象中好,干脆放到一边接灰去了。现在德国人把它擦得干干净净的,机器旁边放着好几个碟子和碗,里面装着芒果、草莓、香蕉、蓝莓、牛奶、鸡蛋、奶油、巧克力和酸奶。



“好用吗?”里奥问,“我快一年没用过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坏。”



“没有,好用着呢,就是灰多了点儿,清理了半天……”他低声说着一面按下按钮,用碟子接了一份冰激凌。



“给你,”他爽快地把冰激凌递过来,“快尝尝。”



里奥尝了一口,酸奶、草莓和奶油混合冰激凌的味道好得让他惊讶,他自己试过类似的做法,但味道并不尽人意。



“你是怎么做得这么好吃的?”里奥问。



“看说明书。”施魏因施泰格用标准简单粗暴的答案答复了他。对他来说只要是机器,说明书就能解决一切。



“奶油我放得不多,甜味都是水果的,一会儿蒂亚戈醒了也可以吃,但毕竟是凉的东西不能多吃……”他嘟囔着,继续看说明书上附带的其他口味冰激凌的做法了。



里奥知道蒂亚戈会喜欢,孩子一醒他就把他带到厨房去,说家里又可以做冰激凌了。



“可是家里做的不好吃……”蒂亚戈犹豫说道。



“这次不一样了,保证好吃,不信可以先尝一口。”施魏因施泰格把装着香蕉奶油冰激凌的碟子递过去,蒂亚戈吃了一口,惊喜地瞪大眼睛,几乎要跳起来了。



“这个真的很好吃!爸爸你尝了吗?”



“我尝了,你吃吧。”里奥笑道。



“你可以做自己想吃的味道哦,”施魏因施泰格说,“原料这么多,自己组合一下吧。”



“放什么都可以吗?”



“什么都可以。”



蒂亚戈试探着选了几样原料,里奥鼓励他自己放进去,他组合了几个草莓、一把蓝莓、半根香蕉和半盒酸奶,然后自己按下按钮,很快冰激凌做好了,按照里奥的胃口来说那味道有些怪,蒂亚戈却开心极了,手舞足蹈的,又用芒果、奶油和巧克力做了第二种特制冰激凌,这次的味道惨绝人寰,里奥吃不下去,蒂亚戈尝了尝后也吐着舌头把碟子推开了,施魏因施泰格说不能暴遣天物,都吃掉了。



“我就是喜欢这种,”他飞速吃完一整碟,“普通口味的太没意思了,还是蒂亚戈做的好吃。”



冰激凌又凉又甜,不能吃太多,蒂亚戈一共吃了小半碟后不再吃了,施魏因施泰格开始收拾满桌子的狼藉。



“做冰激凌高兴吗?”他问。



“高兴!”蒂亚戈叫道。



“那亲我一下好不好?”



蒂亚戈难为情地笑了,他看看里奥,里奥点了下头,蒂亚戈立刻倾身过去,环着施魏因施泰格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评论(7)

热度(35)

  1. 小蛇丸子大西瓜 转载了此文字
    冷cp推广,猪梅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