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699观后感(下)

http://lidamao277.lofter.com/post/1f1f23c6_116a9b0a

发个全文图片

=


第二天似乎下了雨,湿润的风从天窗处流了进来,雨滴坠在地上,发出点点声响。人常困在封闭黑暗的空间之中,便对时间的流逝感到迟钝,也分不清幻象与真实。

黑暗中的雨滴声太清晰,佐助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处在无限月读之中。或许解开眼罩,自己便能看到健在的左臂,这里也不是监狱,而是夕照中的草地,而幼年时的鸣人便抱着秋千,悬在草地的上空。

过了好一会儿,上忍来交接了,他们似乎还谈到了鸣人的事。佐助这才回过神来,无限月读结束了,而自己要遭受到的周而复始的折磨,或许才刚刚开始。

雨声似乎又大了起来,黑暗之中,有人靠了过来,解开了缚着佐助的眼罩。佐助睁开眼,又微眯起眼,侧头望了眼天窗。鸣人并未变成鸣子的模样,他来的时候没有打伞,头发和外衣还带着雨季的湿气。鸣人今夜没有急着触碰佐助,而是在床铺上坐了好一会儿,似乎刚适应了这片黑暗。

鸣人来时经过一道亮如白昼的长廊,其中的灯光太过刺眼,鸣人只想快点离开那儿,就如同离开昨天的会议室一样。

伊鲁卡把鸣人带到会议室门口,自己却没有走进去。鸣人迟疑着,推门并走了进去。他环视了一眼屋内,除了朝他点头致意的卡卡西,鸣人并不认识屋内的其他人。

身上的创口又开始隐隐作痛,鸣人只能咬牙忍耐着。

"至于处死佐助一事。"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鸣人呼吸一窒,失声道:"处死佐助?"

"以绝后患。"

鸣人握紧了拳头,起身说道:"这次大战若是没了佐助,也不会那么快就取得胜利。就算他以前做错了什么,这次佐助所做的也算是抵过了吧!"

长桌的另一端,为首的那人用食指中指敲了敲桌子,道:"五影会谈时,你就是这样求雷影的?"

鸣人一怔,沉默了。

那人又道:"结果你也知道了。"

鸣人咬牙道:"现在情况和那时候的不一样。佐助那时一心只想着复仇,别的都不管。现在他失去了手臂,对木叶的看法也改变了许多......"

另一人冷笑了声,道:"是,幸好他改了当火影的念头。"

鸣人眼圈发红,道:"那也不至于要处死他。"鸣人还想继续说点什么,为首那人又朝向卡卡西说道:"你认为该如何处置佐助?”那人顿了顿,轻笑了声:“火影大人。”

鸣人困惑又焦急地看着卡卡西,卡卡西只是沉声说道:“以前的事,佐助确实难辞其咎。但对他处刑一事,还需商榷。”

“佐助作为第七班的一员,在这次大战中确实有所作为。”

“再者,杀了佐助,如今也于事无补,只会打破战后暂时的平衡罢了。宇智波一族的事便是前车之鉴,若有人在如今这种敏感的时期,拿佐助为由,惹出同样的麻烦,恐怕在座你我,都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众人只是看着卡卡西,沉默着。

“与其杀了佐助,让木叶背上不义的骂名,倒不如维持现状,放佐助走。”

“放他走?”桌子另一端传来一声冷笑。

卡卡西淡淡地答道:“以后再发生什么事,就跟木叶没有关系了。”

众人脸色神情变换,他们也心知卡卡西言下之意,放了佐助,做个顺水人情,以后也能更好地将佐助收为己用,况且就算木叶再出了什么事端,一一算到佐助头上就是。

卡卡西静默地看着众人,心知各人都想到了当年宇智波一族之事,这事在木叶高层的心中还如鲠在喉,他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而鸣人还茫然又焦虑地站立着,坐也不是,继续站在也不妥当,最后他只能又将目光投向了卡卡西。

卡卡西望着鸣人那双湛蓝的眼睛,心想今日自己说了这些话,也不知道日后鸣人和佐助会不会记恨自己。

可如今最重要的是,让佐助活下去。活下去总有转机,卡卡西能做的,也只有那么多了。

鸣人又开了几次口,可没人让他说下去,他眼圈发热,握紧拳头,站在那儿,只觉得创口处又流血了,也才渐渐明白他们把自己叫来,不是让自己来讨价还价的。

众人低语了一番,为首那人才开口道:“既然不对佐助处刑是火影大人的意思,那便听火影大人的吧。”

“只是死罪能免……”

鸣人猛地抬起头,咬牙道:“无论是怎样的惩罚,我都愿意和佐助一起承担。”

只要佐助活着。

走出会议室前,卡卡西喊住了鸣人,摸了摸他的头发,淡淡道:“鸣人,回去好好休息。”

他又问了句:“你没事吧?”

===车====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guadawang&tid=3210570#Content

======

佐助望了望窗外,天已蒙蒙亮了。又是新的一天,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同,佐助想。鸣人还会随着黑夜一起到来,直到木叶有了可以要挟佐助的筹码,佐助才有可能走出这里。

‘鸣人走出监狱,回到自己的房里,倒在床上,卷着被子,一动不动,只觉得疲倦不堪。他这是第几次到佐助哪里去了?第七次?第九次?不记得了。

今天鸣人本该到病院里取检查结果,他左眼上的伤口还未痊愈,用柱间细胞再生的手臂还需要复健和调整,可鸣人不想离开这无人打扰的房间。

鸣人正睡得迷迷糊糊时,听到了有人敲打房门的声音,鸣人起身开门,看到樱带着病历过来了。

“真是的。”樱皱眉道,“不是说好了今天来病院里来吗?”

鸣人略带歉意地笑了笑,说:“睡过头了嘛。”

樱在屋内寻个位置坐下了,那天鸣人做复查时她不在,她也是今天才看到鸣人的所有的检查结果。她在病院里等了半天,也不见鸣人过来,她多少有点儿担心,况且她也有着询问佐助的事的私心,便捎着病历和食物过来了。

樱一页页地翻看着病历,面色也一点点儿地冷了下来。

鸣人看着她皱眉的样子,也不知道她是想到了什么。半晌,樱才抬头望他,说道:“鸣人,你没事吧?”

鸣人一怔,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问他有没有事?鸣人没由来地想到此刻孤零零地待在监狱里的佐助,才定了定神,问道:“我的右手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樱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你的体内有佐助大量的查克拉,还有……”鸣人沉默了。樱只觉得心烦意乱,鸣人还在住院的时候,樱偶尔会去查看,可病房里总是见不到鸣人的身影。此时她才想到这可能与佐助有关。

樱道:“他们对你和佐助做了什么……”

鸣人移开目光,说道:“别再问了。”两人僵持着,樱的手因她内心挥之不去的猜疑而微微发抖着,鸣人看在眼里,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了好一会儿,樱起身,恢复了往日的神态,道:“你的右手没事,但是明天还是要来医院一趟。”鸣人应了,送她出门,又蒙头睡去了。

而佐助也难得地睡了一天一夜,可他睡得很浅,一点儿响动就让他惊醒。朦胧之中似乎有人朝他走了过来,佐助在梦中告诉自己,是鸣人过来了。可等了好一会儿,逼仄的监狱里所有的声响都褪去,他才知道这里确实只有他一人。

佐助就这样半梦半醒地熬到天亮,直到开门声把他彻底吵醒。

“佐助。”

佐助面无表情起抬起头,没有作声。

“你可以走了。”卡卡西道,并让人解开了佐助身上的束缚。佐助只觉得全身轻松了不少,他起身,跟着卡卡西走出了监狱。

“你本该受到更重的刑罚,你能出来,是因为鸣人为你求情。”

“罪行既往不咎,以后需慎行。”卡卡西淡淡道:“好自为之吧。”

此时天光敞亮,万物都明晃晃的,佐助被周遭的光亮托着向前走,朝阳下的风轻飘飘的,佐助也走得很快。过了一会儿,佐助听到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不疾不徐的,无比坚定的。

佐助没有回头,鸣人也没有出声喊他。两人一前一后地穿过密林,彼此的脚步声惊起了一群鸣鸟。两人越往东走,视野也就变得愈发地开阔起来。鸣人回头看了一眼,火影岩已经隐没在密林之后了。佐助停住了脚步,淡淡道:“我以为你不会再跟来了。”

鸣人向前走了几步,抬起了左手:“这个,还你。”

佐助看了一眼鸣人手中的那个有着划痕的护额,却没有接过来。他轻笑了下,道:“你还留着呢。”

鸣人只是嗯了一声。

佐助转身又走了一段路,鸣人又跟了上来。他们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再折回去也要花上很多的时间,佐助开口道:“你回去吧。”

鸣人在后面停住了,道:“如果我说,我不想回去呢?”

佐助回头,看鸣人那双眼睛,和他那被风吹鼓起来的上衣,看了好一会儿。佐助心底有很多话想说,可他张了张口,所有的话和心中的那点儿恨意,又都平复了下去。

佐助朝鸣人走去,鸣人也没有避开,佐助抬手摸了摸鸣人眼角处的结痂,又用手隔着鸣人的衣物,触碰了鸣人的小腹,最后收回了手。

“下次吧。”拿回护额也罢,同行也好。


  再见,鸣人。佐助想。


tbc or end?


后续太污就不发了。

评论(2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