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足球同人】窒息深海 01

这篇超级无敌大爆炸剧情!佩服我自己!哈哈哈哈哈哈哈!

929aeter:

足球同人,现实向,ABO




分级:R18




有怀孕,有生子,雷者勿入




高能预警:




本文部分剧情十分高能




为了不降低阅读体验




不能把高能预警详细写出来




只能笼统地说:




有非常难以预料的情节——非常搞事的情节,童叟无欺




有渣,有雷,有黑化




适合对剧情、角色、CP都十分包容,而且心大的朋友阅读




如在阅读过程中有不适反应,请及时关闭页面,切勿继续挨虐




如果继续看下去,请勿拍砖,谢谢




主角配角包括:梅西,施魏因施泰格,穆勒,拉姆等等




以上球员的球迷,不建议阅读本文




虽说这篇又雷又狗血,但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文看起来才爽……




真人无关!真人无关!真人无关!勿代入!








(本章预警:会提到巴西世界杯决赛)








+






第一章


 


被人扼住喉咙,问他失败的感觉怎么样时,里奥只想笑。


那个夏天他过得很糟,那个夏天像仇敌一样试图谋杀他。


有几个瞬间,他似乎真的被无法战胜的东西杀死了,他在深渊下,在看似会永远绵延下去的绝望中。


失利是那堵倒向他的墙,与质疑、嘲笑、幸灾乐祸一起袭来,人们以欢庆的姿态观看他人的陨落和功败垂成,他的整个夏天满是奚落、嘲讽,仿佛错过这次机会就再无翻身之日。


他向着无底深渊不断下坠,同时他的生活像是被人撕开,分裂成两部分。


多数时候,他像从未经历过那场比赛一样,如常地应对一切,那时的他看上去和两个月前无异,可只要一旦被迫想起夏日的那场失利,他就会忽然恍惚起来。当时的痛苦又一次在身体中荡开,他回到人声鼎沸的赛场,耳畔回响着欢呼声,周身麻木冰冷。


在有诸多外界因素干扰的情况下,恢复并不像他想象得那么容易。但在无法思考的困境中,里奥意识到这里已经是最低点,他无法且不应当继续下沉。


正如无论多么辉煌的胜利和光鲜都会淡去色彩,失败带来的苦楚也迟早会远去,无用的讽刺、奚落和嘲笑更是不值一提。那只是一次征战,不是他生活的全部。


尽管类似的情形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但里奥还是惊奇地发现,他竟真的无法被击倒。


就在他几乎被活埋进地下时,里奥开始了抗争。无论他有多么沮丧、消沉、不甘和怨恨,他都不能就此认输,必须以若无其事的姿态爬出来。


 


回想起来,那个夏天始终是苦涩的。但若继续说下去,里奥会说那一年也没那么糟。


至少,到秋天,在气温骤降、叶子飘落的时候,他很快乐。


 


假期开始后,里奥独自在巴塞罗那住了半个月。他还没处理好情绪,不能让阿根廷家中的爸妈为他担心。但在巴塞罗那独自居住只让他的生活暗无天日,里奥提前了度假计划,并第一次花心思仔细挑选度假地点。他想去人少的地方,现在他最不想做的事就是被人群包围。


在朋友的推荐下,他去了一处没有被完全开发的海岛。岛上人家不多,酒店也只有几家,食宿的价格却一点也不便宜。但好在游人少,阳光毒辣耀眼,景色静谧宜人,正合里奥的心意。


他依旧每晚都在噩梦中度过。他的梦精准地召集所有他不喜欢的时刻、不喜欢的面孔,让他厌恶、反感和后悔的事每天都在梦里重新发生。


第一天,凌晨醒来后里奥平静地梳理梦中的场景,确认它们不过是过去的阴霾;第二天,他告诉自己那些事就算再发生一遍他也不会害怕;第三天,醒了之后里奥干脆起床去海边踢球了。反正他睡不着,反正噩梦还会继续纠缠。


在月色下的海滩上踢球踢得大汗淋漓时,里奥终于感觉轻松了。足球像个糟糕透顶的情人——或许每件为你带来快乐与激情的东西都是这样——让你为它哭笑,甘愿被它折磨。


踢累了,里奥在海滩上坐下,球放在屈起的腿上,就好像他还在故乡。


 


酒店中的饭菜完全不对胃口,而小岛上餐厅不多,菜肴都是一路货色,里奥吃得十分郁闷,确认几家餐厅都不合胃口后,他只好去了看起来最吵的那家。点餐和等待时,餐厅里的喧嚣像轰炸机一样,客人们欢快地用里奥听不懂的语言交谈、畅饮,震得他耳朵疼,但食物端上来后,里奥就忘了这里有多吵闹,已经过去四天了,他第一次吃到合心意的东西。


快吃完饭时,里奥听见有人在叫他。最开始他没当回事,以为是在叫一个同名的人,但听到那声音又叫了两次“里奥”后,他还是抬起头来看了看,结果竟然隔着一群人看到向他招手的施魏因施泰格。


两家餐厅的露天用餐区挨着,中间隔着树篱挡开。里奥奇怪地看到施魏因施泰格在做手势让他过去。


反正已经吃饱了,过去看看他到底要干嘛也无所谓。里奥向侍者示意了一下,把钱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开了。他绕过两家餐厅的小篱笆,走到施魏因施泰格的桌前。


“你好,怎么了?”


施魏因施泰格把他拉到自己旁边:“能借我钱吗?我忘带钱包了,什么都没拿就出来了。”


里奥这才知道他怎么会招手让自己过来、而不是他走到里奥那边。餐费还没给,侍者不会让他离开餐厅的。


“哦,这个呀。”里奥找出钞票递给他,施魏因施泰格长舒一口气,赶快结了账。


“和他们说回酒店取他们也听不懂,我正发愁怎么办呢,幸好你在这儿……你来多久了?”


他们离开餐厅向外走。


“四五天。”


“你自己来的?住在哪啊?”


里奥答了酒店名字,不意外地发现施魏因施泰格也住在那里,几家酒店里他们住的那家算是好的了,其他的都太老了。


“你到我那儿去,我好把钱还你。”他提议道。


里奥没再说话,跟着施魏因施泰格向他的住处走。他当然不需要对方还给他餐费,但施魏因施泰格不见得会喜欢欠人情给他。


一个月前他们刚刚在世界杯的决赛上厮杀了一场,双方人马与仇敌无异,在场外碰面仍有些尴尬。


虽然不讨厌施魏因施泰格,但里奥对和他有更多交流也没什么兴趣。


走进酒店,快走到施魏因施泰格的房门前时,他忽然停下,里奥也跟着他站住了。


“昨天晚上的是你吗?”


“什么?”


“在海边踢球的那个,大半夜的时候……可能有两点钟吧。”


里奥从没想过还会有人知道这件事。


“是我,你看到了?”


施魏因施泰格笑了。“我看到了,但太远、看不清脸……我只觉得像你,那时候不知道你在这儿,以为一定是其他人。”


“大半夜的你还能看出来是我?”里奥十分惊讶。


“你踢球的样子我还是能认出来的。”他笑道。


里奥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两人走到德国人房间门口,施魏因施泰格让他等一下,自己进去拿钱。


房门没锁,他推开门进去,里面冒出好几个人的声音。


“你去哪了?”


“起得那么晚,吃饭都能被落下,钱包手机都不拿就出去乱逛——”


“那个是……”


里奥吃了一惊。施魏因施泰格应该告诉他还有几个德国人在这儿的,现在里奥站在门外的走廊上,和拉姆、穆勒、默特萨克面面相觑。他们在房间窗口那侧打牌,双方隔了至少七八米,距离太远,就算不打招呼也不勉强,于是两边都没开口。拉姆好奇地看看施魏因施泰格又看看里奥,默特萨克和穆勒也盯着他。


里奥向走廊深处看着。施魏因施泰格很快拿着钱出来了,走到门口他才想起里奥和自己的队友们见面会很尴尬,赶快把门关上,然后对里奥道谢。


“你们队里很多人来这儿度假吗?”里奥问。


“就我自己,他们仨昨天耽误了航班,只能赶今天夜里的飞机,知道我在这儿就来烦我了,晚上就走。”


里奥点点头。施魏因施泰格又对他道谢,里奥客客气气地回复了他,继而离开了。


 


这一晚的噩梦更甚。


虽说已经连续几夜做梦,但这还是里奥第一次从睡梦中被惊醒,之前他都只是平平常常地醒来,这天晚上却是被吓醒的,眼睛“忽”地睁开,心脏剧烈地狂跳着。


他梦到自己失去一切,一夜间一无所有,他的俱乐部和国家队都不要他,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收留他,他甚至不能踢球了,他的腿不听使唤,难以移动。


从梦中醒来,里奥恼怒地抓着床褥。如果真要发生什么,就让它冲着我来好了,就让它发生好了,难道他会怕吗?这样在梦里反复惊吓他有什么意思?


恼了半天,里奥平静下来,梦里出现什么都是他自己的问题,哪有别人可怨。


因为睡不着,因为想要清清楚楚地让他的噩梦看到他还能好端端地踢球,里奥穿上衣服,又去了海滩。


月明星稀,海面闪着微光,波浪温柔地敲打着海岸。


里奥踏着沙子,踩进水中,皮球被踢出去又被他追上,或被海浪送回,里奥奔跑着,鞋子很快湿了。


吹起微风时,里奥踢得累了,抱着球在沙滩上坐下。


月色皎洁,温柔澄澈,恍若梦境。


在这样的月光下,似乎不会有任何坏事发生,时间缓慢地流逝,与海风一起拥住他。


里奥脱下鞋,躺在沙滩上,海浪温柔地抚弄着他的脚。


海洋悄声细语,微风扎着他的皮肤。里奥恍惚地看着月亮,细细品味万籁俱静的此刻,和孑然一身的自己。


他记不起上一次他温柔地、动情地亲吻某个人是什么时候,上一次又是在哪里,他满心欢喜与哀愁地拥着喜欢的人。但那发生过,他知道,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在他还为一个吻和一次约会欣喜若狂的时候。那时他的世界单薄又易碎,他还没长大,他对所有事都一无所知,他的前途与未来不甚明朗。


在看似拥有一切的时候,里奥仍没获得他最想要的东西。


在第一次为队友的孩子庆生时,他被婴儿软软的手握住指头,里奥诧异地和那个小生命对视,从那时起他就知道他会有孩子,而且不止一个,他要像他的父母那样,组建一个热热闹闹的家庭……只是,已经过去了七八年,他越是期盼,在相反的路上走得就越远。


他想要完整的自由,想要孩子和家庭,想为他的国家夺得一切荣誉。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是不是意味着他其实什么都没得到?那些冠军和奖牌并不是一切,可如果对其他人说出口,他们一定会将这看做是他无耻的炫耀。


风凉了,里奥坐起来。


我想给你最好的。想着遥远的家乡,里奥望着海面思附。我会给你最好的。这不是结束,他能做到更多。


月光冷了。陡然间,他对阿根廷和罗萨里奥的想念浓郁起来,恨不得马上就飞回到家里,在罗萨里奥懒洋洋的阳光下睡着。


 


“你那样做太危险了。”


翌日中午,在昨天那家餐厅中又见到施魏因施泰格时,德国人一见到他就说道。


“什么?”


里奥抬起头来,施魏因施泰格已经在他面前坐下了。


“我昨天看到你夜里又去踢球了,还大半夜地躺在海滩上,万一忽然被海浪卷走了怎么办?”


“怎么可能忽然有海浪?”里奥惊讶地反问,觉得德国人的想法太天马行空了。


“在海边什么事不可能?你那样太危险了。”


侍者给他们送来菜单,两人极其业余地说了几句对深夜海滩安全隐患的看法,同时很快点好了餐,然后才发现他们坐到一起吃饭了。


本来应该感觉尴尬,但或许是因为两人心中都无趣又坦荡,他们就这样在同一张桌旁坐下了,平淡无聊地谈起了假期。


“你的队友们走了?”


施魏因施泰格点点头:“一阵风一样,忽然闯进来,闹了我一天就跑了。他们去意大利……我也想换个地方了。”


“意大利吗?”


“太吵了,不想去。你有计划?”


“我要回家了,明天上午的机票。”


“阿根廷,”施魏因施泰格念着,“我还没去过呢。”


“别去,尤其今年,你是德国人,不会受欢迎的。”里奥提醒道。


施魏因施泰格笑了,吃了会儿东西,他问道:“阿根廷是什么样的?和巴西像吗?”


“不像,”里奥立刻答道,“没有哪个地方像阿根廷,没有哪个地方那么美——你不该问我,我是阿根廷人,当然认为自己的国家最好。”


“不见得,我可不能对你说德国是最美的地方,那儿没多少有趣的去处,气候也不好……这可是实话,要不然每年夏天德国人都洪水泛滥似的跑去南欧干什么,”吃了口食物,施魏因施泰格顿了顿,问道,“阿根廷有什么好吃的吗?”


里奥是最没资格说别人嘴馋的人,听他这样问,立刻头头是道地说了起来。说着美食,两人越说胃口越好,这顿饭吃的比平常都多。


或许因为话题全部过于无害,都是食物和度假,加之许久没有和人聊天的缘故,里奥觉得心情好些了。实际上,这些日子他很少说话。施魏因施泰格是德国队的人不假,但他并不惹人讨厌。


饭后两人一起回酒店,施魏因施泰格提起里奥半夜跑出去的事。


“晚上你还要出去踢球吗?”


“有可能。”


“干嘛就非选在大半夜不可?”


“睡不着。”


“真的?”施魏因施泰格诧异,声音流露出“这可不好”的意味,“怎么会忽然——”


他立刻打住话头,里奥只当做没听见,两人继续走。


踩着不甚平坦的小路,脚下的石头一步步地硌着脚掌,就好像光着脚一样。走得久了,脚下已经没有异样感了。


过去了这么久,其实早该放下了。就好像反复惦念会有什么用似的。


沉默着走回酒店,快走到要各自分开的转弯处时,里奥提起话头。


“比赛结束那天……谢谢你过来安慰我。虽然我一个字都没听懂。”


施魏因施泰格惊讶他忽然提起这件事,听到后面,立刻笑了。


“什么——你都没听懂?那我不是白说了?”


“球场太吵了,你当时说的还是德语,我怎么能听懂?”


“我说的是德语?可——听不懂你还点头?”


“我只能假装听懂了,不然还能追着你问‘你刚才说什么’不成?”


里奥表情有些懊恼,施魏因施泰格笑得畅快极了。


“我也忘了当时说什么了,那天赛后的事想起来都晕晕乎乎的……但我很高兴你对我没有敌意。”


有敌意的话就不会同意和格策合影了,对对手哪来那么多感情……里奥胡乱想着,但也不得不承认施魏因施泰格比其他德国人看着更顺眼些,可能是因为他原本就是不错的人。


“我对你没意见。”里奥说。


这实在算不上是句亲切的话,但施魏因施泰格还是慷慨地笑了。


走到转弯处,两人道别,各自回了房间。


 


里奥干脆不再理会梦里又出现什么了。


这天晚上他仍在半夜醒来,梦中的压抑和愤怒填满了身体,似乎随时会让他像个火球一样炸开。但这次醒来后,他一秒钟也不去回忆刚刚梦到了什么,望着灰暗的夜空呆了片刻,扔开被子下床穿衣服。


深夜中借着月光再次走到沙滩上时,里奥见到了等在那里的施魏因施泰格。


“你特意不睡觉大半夜跑出来?”里奥问。


施魏因施泰格点头。


“但万一我今天晚上没出来怎么办?”


“我只是想试试,”他答道,“我在睡觉之前忽然想起来,如果有个可以和梅西私下单独踢球的机会,错过好像很可惜——而且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我不在西甲,和你交手的机会更少。”


“你是冲着和我分胜负来的?”笑容从里奥脸上掠过。


“我只是觉得机会难得。”他答道。


里奥也不再说,嘴角的笑抿下去,一脚把球踢向他,施魏因施泰格立刻接住了。


独自踢球和与人对抗的感觉完全不同,里奥只恨前几天夜里怎么没人陪他,同样是在海滩上踢球,今天晚上痛快多了。


皮球滚到海浪上,滚到沙坑中,踢了快一个小时后,他们的鞋早就湿了,袜子上也沾了细沙。


两人气喘吁吁地坐到沙滩上。


“回家以后,”施魏因施泰格喘着粗气,“你可别再这样半夜踢球了,再把家里人吓一跳……”


“我也不想再这样了,”里奥答道,胡乱理了理头发,“说不定到时候就好了呢,不会再半夜醒过来了。”


施魏因施泰格望着月亮洒在海上的光芒,目光转到里奥身上。


“你真是在想世界杯?”


原本这问题不可能问出口,但刚刚他们踢球踢了快一个小时,而且只有他们两人参与,运动过后还兴奋的身体磨糙了神经。这时候大概没什么话不能说。


 “一时半会儿不可能忘掉吧。”里奥答道。他和施魏因施泰格踩到了同一个频率上,一个平平常常地问出来,一个若无其事地答出口。


里奥无法和队友谈这件事,也不能和朋友交谈。前者会和他一起沮丧,后者更糟——会安慰甚至怜悯他。这些东西里奥都不想要。到最后,和他谈起这件事的竟然是对手,而且他们都不觉得难堪。其他德国人可能会对此冷嘲热讽,但施魏因施泰格不会。


“其实我不说你也知道,很多事不仅靠实力,也依靠运气……德国队已经好几次亚军了,这次……”


里奥不知道这是否比所谓的“下一次机会”更能安慰人,但在这天夜里,他对这些话异常地不在意。


“或许吧,反正我的国家就在那儿,输也好赢也好,我都只能为她拼命。不然还能怎么办?”


里奥放松地抻了抻胳膊躺下。施魏因施泰格仍在一旁坐着。


海风越来越大时,他们回了酒店,道过晚安后各自回房间。刚一关好门,里奥就向床榻扑了上去。托施魏因施泰格的福,他今天快累死了,肯定能马上睡着。


 




上午,里奥匆匆离开海岛,赶去机场。


在飞机上,他做了个很长的梦。他在梦中重新经历了一遍不久前的起飞,梦中的他不知为什么对此热泪盈眶,就好像他是离开地球的宇航员,抛下纷乱、耀眼、让他又哭又笑的过去,一头扎进浩瀚的黑暗宇宙,不知何时才能踏上归途,他莫名地眼中盈泪,为他不知来路的旅途感激、欢喜。







评论(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