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凛冬拂晓47

真人无关 求放过

真人无关 求放过

真人无关 求放过



定制文,足球同人,架空,各种拉郎



CP:哈梅、C梅、布梅、猪梅、皮梅



以及涉及到一些孩子们长大后的戏份



依旧是ABO,依旧有怀孕生子情节



创作需要,作者超级放飞,各种狗血、各种虐,但千万谨记真人无关!大家看看就好,千万别当真!



日更




+



凛冬拂晓



第三十四章



母亲的房间总是很安静,马代奥知道,但最近这种安静让他心慌,这不是平常的静谧,是哀悼和悲伤在作祟。来到母亲房门口时他甚至没有勇气推开门,他怕母亲的面容更加憔悴,桌上又是放着没动过的饭菜。

敲开门,马代奥进去了。这几天每次看到母亲面色平静地呆坐在一旁,马代奥都在心中把诸神都感谢一遍,只因为他见到的母亲没有哀伤过度或忽然崩溃。但这仍旧不是原本的他了。

“母亲,”马代奥走到他身边坐下,“您早上吃药了吗?”

梅西疲乏地点点头。

“今天感觉好些了吗?”他又问。问出这样的话让他心如刀绞。梅西还没有老去,他原本应该在二十年之后才和母亲有这样的对话。

“还好。”梅西叹息似的答道。

马代奥又和他聊了几句,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提起这件事的好时机,但他也不敢得知状况后不向母亲汇报。确定母亲今天状态还好后,他说道:“有一件事要告诉您,我们在战场上找到了米兰的一个侍从,他已经昏迷好多天了,每天只能醒来一会儿,说几句胡话,今天他醒了,说要见我,我赶快去了。他说米兰去世之前他就在米兰身边,但那时候已经身受重伤、无法动弹了……他看见一些东西。”

梅西的眼睛忽然警觉起来。

“他看到什么了?”

“他说那时候米兰中了十几箭,后来皇马的人来了……克里斯把他身上所有的箭都拔掉,还擦干净米兰脸上的血,”马代奥停顿一下,梅西听得入神,他补充了最后一句:“然后……克里斯拿出一把匕首,一刀扎进米兰胸膛,再之后……米兰就不再挣扎了。”

梅西直直地望着他,他仿佛呆住了,惊讶到说不出话,怒不可遏又难以置信。

“克里斯?”梅西问。他的声音有些走形。

马代奥点头,“那个侍从还活着,您可以去问他。”

“克里斯?”梅西又问,但这一次已经不是在问,而是纯粹出于惊讶重复了那人的名字。

“母亲,别这样,别生气,我会为米兰报仇的……”看到梅西脸色忽然变化,马代奥赶快劝道。

转瞬间,梅西忽然说不出话了。克里斯竟然杀了米兰?难道他不知道米兰是他弟弟吗?怎么能忍心对米兰下手?

“他杀了米兰?”梅西问,还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期盼会听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他把匕首插到米兰胸口。”马代奥谨慎地答道,复述事实。

“他不仅带兵包围米兰,还亲手杀了他?”梅西问,“难道……难道包围米兰的队伍、带兵围剿还不够吗?他还要——亲自动手?”

马代奥不知如何应对母亲的问题,事实就是如此,克里斯就是这样做的。

梅西脑海中眩晕起来,震惊和恨意让他说不出话。克里斯就算在皇马长大也是自己的孩子,他两次救了马代奥,还有一次为了护安德烈周全还在脸上留疤,他怎么会动手杀死米兰?

“我要见他,米兰的侍从。”梅西说。

“我们得去病房看他,他还起不了床。”

梅西立刻站起来,“带我过去。”

在药味浓重的大病房里,梅西见到了米兰的侍从。他重述了当时发生的事,他们如何被克里斯的军队包围,战况越来越不利于巴萨,后来米兰中了埋伏,周围人几乎都被杀死,米兰中箭倒下,克里斯赶来后如何拔掉箭,又如何抽出匕首,一刀插在米兰胸膛上。他叙述得很详细,连克里斯如何擦干净了米兰的脸也说得十分清楚,梅西听着,感觉像是亲眼看着儿子又被杀死一次,那匕首捅在米兰胸膛,也扎在梅西心上。他的大儿子杀死小儿子……克里斯,他还是自己的孩子吗?

他曾经两次救了马代奥,还为了让安德烈不落入窘境而故意让他、自己却受了伤,这样的克里斯,怎么会忽然变成杀死米兰的凶手?

被马代奥送回房间后,梅西仍在想着克里斯。他拒绝了和自己回巴萨的提议,结果却在皇马变成了这样的人吗?他怎么能亲手杀死自己的弟弟?如果当初他和自己回巴萨……

如果他没有选择回皇马,现在的惨剧也不会发生。

“我要见他,”梅西忽然说道,“安排下去,我要和他见面,越快越好。”

“但是——”马代奥迟疑地望着他,“现在我们并不是要讲和、也没有协议要签——”

“只管安排,我要见他。他不会不见。”梅西说道。

马代奥仍是疑惑,但还是赶快去办了。



在梦中,克里斯反复死去。在梦中,他的痛感和恐惧比平常更甚。

什么都能让他感觉疼痛,什么都能让他害怕。他在漆黑的、滴着水的山洞中走着,不辨方向,孤身一人。他在漫长、黑暗、没有尽头的路途上行走,疲惫不堪却无法停下。

甚至醒来也没让他好受多少。他仍和在梦境中时一样痛苦。

昨夜身边有一群人围着他,醒来时那一切却好像都是自己的幻觉一样。他睁开眼,只有塞尔困倦地坐在椅子上、半个身子伏在床上睡着了。他听见声音,睁眼看到克里斯。

“你醒了?好些没有?昨天你发烧了,大家都吓坏了……还以为是伤口感染……”他咕哝着揉了揉眼睛。

“好多了,”克里斯答道,“你怎么在这儿?”

“大家轮流守夜。”塞尔答了一句。他走到门口,吩咐仆人送饭菜过来,自己离开了。侍从立刻走进来,很快,饭菜也端进来了。

“您感觉怎么样?”侍从问,“昨天您忽然发烧,吓了我们一跳,大家都很担心。”

“我没事了,”克里斯自己摸摸额头,“军营里没事吧?巡逻和守夜都没发现问题?”

“当然没问题了,他们的太子死了,哪有可能在这时候还有心思攻击?”侍从笑道,“我听马丁殿下说他要向陛下申请给您更多封地和奖赏,昨天战报已经向都城送了,陛下知道了一定很高兴,您父亲知道消息也会开心。”

克里斯恍若在梦中一般,听到“您父亲”这个词时忽然有种很难受的感觉,他还在想自己在为什么觉得难受,这才迟缓地想到自己昨天亲手杀了米兰。

“您怎么了?脸色好难看。”侍从问道,拿起一杯水递给他,“先喝点水,阁下,饭菜很快就送来了。”

克里斯接过水杯。温热的水像酒一样烫着他的嗓子,水也苦涩异常。

若父亲知道他杀了母亲的一个孩子,他会怎么想?他也会认为我疯了吗?

早餐端上来了。克里斯向嘴中填着食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他很快没胃口了,脑中仍旧迷糊着。

“克里斯——”

马丁轰隆隆地敲了敲门,大踏步进来了,在桌子另一边坐下。克里斯吩咐仆人把早餐拿走。

“梅西到了,你能想象吗?他竟然这么快就来了,他昨天还去了战场,据说是他把米兰带回去的,”马丁一进来就说了一大串,“他亲眼见到了儿子的尸体!想想这能给他多大的打击!”

马丁兴奋地说着,并不掩饰他的兴奋和激动。若是敌人的储君死了,自己这一方确实应当开心。

克里斯只点点头。“是啊。”

他亲眼见到了儿子的尸体,说不定他更想看到的是我的尸体。如果用我的命换米兰的,或许他会很安慰。毕竟自己只是个外人,不同姓,还是敌人……

马丁亢奋地说着,预测梅西一定会和他们拼命。如果换了其他人可能会消沉一两个月,但梅西不会给皇马那么多时间,他没了儿子,虽然伤心,但也一定想为他报仇,下一次他很可能会亲自上战场,皇马要面对最强大的对手了。马丁还记得自己上一次用马代奥要挟梅西的时候,那时候的梅西何等傲慢、不可一世,马丁甚至在他面前露怯,以为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打得过他,但现在皇马已经不再是五年前的皇马,他们有新的主帅,有作战经验丰富的军队,这一次他们一定能赢,克里斯也一定会大获全胜。

如果是五年前,听到这些话后克里斯会反问马丁“我能吗?”,但现在他已经不会再问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打败母亲,他对打败母亲亲自率领的军队没有兴趣,他不想知道自己比母亲更强大……他又想多了。他怎么会比母亲强?

“我会尽力。”克里斯答道。

“你先休息,”马丁说,“我和副将们商量商量下一仗怎么打……听人说你昨天发烧了?现在好了吗?”

克里斯摇摇头。“头疼,烧退了,但还是难受。我想睡一会儿,如果能睡着的话。不然这样我没办法带兵……加强巡逻,小心着巴萨人,别让他们趁虚而入。”

“现在我们的军队士气大涨!什么‘趁虚而入’,现在皇马攻无不克,还怕几个巴萨人偷袭军营吗?”马丁笑了起来。克里斯头脑晕沉,没心思陪他说话。

“什么也别担心,好好养几天,这些天你什么也别干,都交给副将们,你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为下一战做准备,梅西来了,他肯定想为儿子复仇……”

马丁还在说着。想为儿子复仇,对谁?对我吗?克里斯想,对另一个儿子复仇。

他不想面对这样的境况,不想率军和母亲作战,甚至不希望那天是自己动手杀了米兰。如果死的是自己,事情就容易多了。母亲不会再一次对他失望,不会对他愤怒、厌恶,自己有什么存在价值?为了杀人而活的一生很值得骄傲吗?

他不知道其他人如何看待自己,但他从没为自己骄傲过。他不认为杀人有多值得宣扬,去他的国家和领土,管他什么捍卫还是进攻,他都不想参与,十三岁他在战场上第一次见到伙伴被杀,一瞬间大脑完全空白,他想哭,也想大喊,但最后他如人们所说,像个战士一样拿起刀冲上去,为伙伴报仇。此后类似的事每一年都在发生,他不能为此骄傲,也不能因为这些感到快乐。

嘱咐他好好休息、并为下一战对抗梅西做准备后,马丁走了。

克里斯胃里只有零星的早餐,他不饿,但浑身没力气。他不需要有力气,他不想有精力去和母亲作对。躺回床上,一闭上眼就是母亲抱着米兰哭泣的模样。母亲那时会有多难过?又会有多恨自己?

和梅西作战,他有胜利的可能吗?但在这之前——他想要胜利吗?

克里斯脑海中的自己站在战场上一动不动。他怎么能对抗母亲?在战场上和母亲相遇之后难道还要对他挥剑吗?

他不知道世上有几个人能做到,总之他做不到。

一连几日,克里斯都神色倦怠,他的身体从没这样虚弱过。

克里斯每天都能见到塞尔几次,这天他又带着端来晚餐的仆人走到克里斯房里。

“我们一起吃。”他让仆人把晚餐放在桌子上。

克里斯把一下午都没看过一页的战事记录放到一旁,塞尔在桌子对面坐下。

克里斯已经习惯了塞尔的存在,他像侍从一样陪在自己身边,偶尔还会守夜。

塞尔不说话,克里斯也无话可说。吃了一会儿,他很快厌倦了,放下刀叉不吃了。

“就这些?”塞尔问,“你这就吃饱了?”

“吃不进去了。”克里斯答道。

塞尔望了他一眼,继续低下头吃自己的饭。

“马丁说他给都城送信了,让你父亲过来。”过了一会儿,塞尔说道。

“让他来干什么?现在也不是他带兵。”

“你现在身体虚弱,马丁很担心,觉得如果你父亲来了你会好一些,毕竟有家人陪伴了。”

马丁担心下一战会受影响,克里斯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确实不好。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就是对所有事都感觉无趣,什么也不想做。这几天马丁来看过他几次,神情越来越难看,自己再这样下去,距离马丁和自己撕破脸把他吼一顿也不远了。

这根本不像克里斯。他一直以什么也不要的态度把自己的所有精力都花在军营里,他只有打仗带兵要做,这是他的全部生活。但他忽然变了。

塞尔还在慢条斯理地吃饭。

“你打仗打累了么?”他忽然问。

“我不知道。”克里斯答道。他不会对塞尔说太多,更不可能对他坦露自己的想法。

“如果不打仗了,你想做什么?”

“没想过,”克里斯答道,“没有不打仗的时候。”

“我是说以后。”

“以后也不得安生。和巴萨的战争难道会三五年就结束?”克里斯问,“等到战争结束,我早就老得拿不动剑了,那时候干什么都无所谓了。”

塞尔没兴致地搅着汤。

“那你想一辈子打仗了?不打仗也呆在军营?”

克里斯点点头,不想和他继续谈下去。

“你就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哈。克里斯在心里忽然笑了。总有人问他这样的问题,他为国家如此卖命,已经获得了很多东西,但他还在继续拼命,到底是为了得到什么呢?

他有想要的东西,他当然有,但他知道自己得不到。他想要什么?想生活在母亲身边,不是改名换姓,而是让他承认自己是他的孩子,过着身为梅西儿子的正常生活。但他没有,他得不到。永远也不可能,在任何条件下都不可能。为此克里斯忽然笑起来,塞尔吓了一跳。

“能不能再给我父亲送一封信?”克里斯笑着说,“别折腾他过来了,我自己能好起来。我现在就感觉好多了。”自己在为什么烦扰?早知道得不到的东西有什么可让他心烦的?他不是早就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塞尔像是有些害怕,以为他精神不正常了。

“你怎么了?刚才笑什么?”

克里斯摇摇头,“我没事,没笑什么,别管我了。”

塞尔并不相信,看着他的目光仍旧是把他当做不正常的人。

敲门声忽然响起,片刻后门就开了,马丁走进来,忽略掉塞尔,直接对克里斯问道:“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

“我好了,马丁,我向你保证,我这几天会好好吃饭,明天就能继续带兵,不用担心下一仗。”克里斯笑着答道。他忽然感觉心情很好。

“不是,我是说这个——”他拿出一封信递给克里斯,“梅西要见你,他还提出要单独见面、没有第三人在场,他这是干什么?想趁着没有其他人在场杀了你吗?”

克里斯忽然不笑了。



马丁对这次见面警惕性极高。为此提出要求,如果梅西要见克里斯,就要到皇马军营里来,而且带队不能超过一百人。他原本连让梅西和克里斯见面都不肯,但克里斯说这次见面他也能探探梅西的意思,和他见面并无坏处,他同马丁商量了好久,马丁才同意。

梅西准时赴约了。他带了一队人马,只有二十人。他将众人留在军营外,自己进了皇马的营地,在皇马众将士的注视下走进城堡。

“很高兴又见到您,”马丁迎过去,和他握手,“我对米兰殿下的遇害深表遗憾,但战场上刀剑无眼,很多事都无法避免。”

梅西冷冷地望着他。

“你们的将军在哪?”

他仍旧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马丁瞪着他,面孔上的微笑也不见了。他还是五年前那个高傲的梅西,仍像当年一般流露着没有人能战胜他的姿态。

“他在会客室等您,因为您想见的是他,一开始我原本不打算露面打扰,但您既然来了,我也没有不迎接的道理。”

梅西仍旧只是望着他,也不回答他的话。马丁等着他开口,但梅西无意与他交谈。马丁被他看得浑身不痛快。

“带路。”马丁对一旁的仆人说。

仆人带梅西向会客室走去,马丁恨恨地盯着梅西的背影。

梅西走进会客室。克里斯站在壁炉旁。门关上后,梅西向他走过去几步。

“您好,”克里斯开口,尽管梅西面色不佳,一副对自己怒火冲天的样子,克里斯还是要对他问好,“希望您一切都好……我对米兰很遗憾。”

“既然米兰已经开始需要别人对他表示遗憾了,我想我也好不到哪去,”梅西说,他在几步之外望着克里斯,“你杀了他?”

他就是为这件事来的吗?亲口问米兰的死是否和自己有关?

如果按照正常顺序,克里斯应该先解释一番。他与米兰作战是真,但他们都别无选择,无论米兰还是他,见到对手都只能和他对抗,皇马占据优势,包围了米兰,但若双方位置调换,巴萨有能力包围皇马,米兰也没理由对自己手下留情。后来他见到米兰时米兰已经身中数箭、活不成了,他在极大的痛苦中,所以自己才下手,结束他的痛苦。但一开口就如此回答像是为自己找借口开脱,而且他相信就算母亲听他说了他对米兰下手的原因,母亲对他的态度也不会改变。

他已经看到了。母亲眼中只有恨意和愤怒。

“是。”克里斯答道。

“为什么?”

没有克里斯想象中母亲的怒吼和气到无法言语,梅西只是继续问道。

“他中了很多箭,救不活,一两个时辰就会死。他很痛苦,一直在抽搐……然后我拿出匕首。”

“所以你杀了他?”梅西问。

克里斯点头。

“你知道他是我的孩子,是吗?”

“我知道。”

“仅仅因为这一个理由你就不应该对他动手,”梅西望着他,“我不管你当时是如何打算、如何考虑的,但你不应该动手,你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应该去做这件事的人,他是你弟弟——”

“他很痛苦,让他多活一分钟都是煎熬——”

“你带兵包围米兰还不够吗?他已经身处险境,我不指望你会在战场上放他一条生路,可你不应该在他中箭之后再补一刀,这是你应该做的事吗?就算米兰会死,也不应该是你动手,难道你忘了他是你弟弟吗?”

克里斯感觉自己和血泊中的米兰一样痛苦。他不想听见母亲强调米兰是他弟弟。不,米兰不是,米兰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说过几次话,于是自己就要对他负责任了吗?米兰什么时候又把自己当做哥哥了?——而梅西,他又什么时候承认过自己是他的孩子?

“米兰在血泊里抽搐,他浑身都是箭,他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痛苦。他已经快死了还要承受这样的痛苦,我不忍心。”

“所以你是为了不让他受苦才动手的?”梅西问。

他不相信自己,克里斯苦涩地想。这句话他甚至不用回答。

“如果他还能支撑呢?”梅西继续问,“如果他还有活下来的希望呢?如果他只是重伤、只是会昏迷几天但最终还是能活下来呢?当年我把你从波尔多的战场上拖下来,我也以为你会死……如果米兰也是这样呢?他原本可以活下来,你却……”

“箭穿过心脏,人不可能活下去,”克里斯答道,“十几只箭穿过五脏六腑和四肢,加上流血过多,他不可能活下去,是我杀了他没错,但就算我不动手,他也一样会死。”

梅西摇着头,低声说道:“无论有多少理由,杀他的人还是你。米兰的侍从亲口告诉我这些,我还是不敢相信……”

“我并非出于恶意。米兰那时候生不如死。”

梅西仍是摇头。“这改变不了你杀害他的事实。他是我的孩子,我唯一的嫡子,他是巴萨的储君,未来的皇帝,你怎么能……”

克里斯无法感同身受。米兰是他的嫡子,而克里斯自己呢?一文不值的私生子吗?

“我很遗憾,很抱歉,如果您希望我偿命,我可以做到。甚至不用您动手。”克里斯没有感情地说道。

梅西看着他。又一次,克里斯后悔了。他说出这句话完全是自取其辱,梅西的眼中有不可置信和震惊,但克里斯也看到了其他东西。你怎么能和米兰相比。

他确实无法和米兰相比。

“我听从您处置。”克里斯说道。

“你的军队设下埋伏,你的军队让米兰中埋伏。”

克里斯几乎想笑了。若他真的笑了,眼泪也一定会笑出来。他要对梅西解释吗?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只是将军、而非皇马的继承人吗?难道梅西不知道军令如此他就只能这样行事吗?克里斯只能率军进攻而不是在形势大好的时候忽然撤退,梅西在指望什么?

“我们正在打仗,”克里斯应道,说出这句话他已经感觉十分荒唐了,“在战场上我必须打败敌人,无论是米兰、马代奥还是安德烈,任何人出现在我面前,只要他穿的不是皇马战袍,我都必须率队进攻,我不能因为看到前面的军队是米兰的或者是马代奥的就带兵后撤,我要保护我的将士和皇马的领土,就像米兰和马代奥要捍卫巴萨,这只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我确实包围了米兰,但我别无他选。如果是您,在战场上也不可能对敌人心软。”

“可你不能——”梅西激烈地驳斥,但说到一半又停下来,片刻后神色黯然,垂下头去。

克里斯已经把能解释的都解释了,但梅西根本不愿意听。

“他最后说什么了?”过了一会儿,梅西问。

听出他声音里的哀伤,克里斯感到一阵刺痛。这是他对米兰的温柔,如果是自己死去,母亲也会用这样苦痛的声音问别人自己最后说了什么吗?

“什么也没说。他的喉咙被……他说不出话了。”

梅西如散了架一般。他渴望知道儿子有什么遗言,只要有只言片语,那些话语都能变成他的慰藉,但这最后的希望也消失了。

他悲伤的样子让克里斯更感觉无望。自己原本就是他从没打算相认的儿子,现在还杀了他最爱的孩子,他对母亲已经不能抱任何指望了。

“是我的错,”克里斯说,“如果您希望如此,您会在几天后收到我的死讯,我会悄无声息地死去,您不会有嫌疑,这也不会给巴萨惹麻烦。”

“你在说什么!”克里斯再次如此答复时,梅西终于忍不住了,“为什么你反复说你想死?我不是来这里逼迫你自尽的,米兰已经死了,你再做任何事都于事无补!别再说你要偿命。”

“我以为这样您至少能原谅我,”克里斯淡淡说道,眼睛依旧无神,“我不怕死,也不在乎别人的死活。我不是因为任何见不得人的原因伤害米兰,只是为了终结他的痛苦。这是全部事实,我无法告诉你更多了。如果重新回到那天,我再看见米兰流血、抽搐、苦不堪言的样子,我还是会动手,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在我面前受苦却无动于衷、把他丢在血泊里挣扎、自己转身离开。”

“够了,”梅西抬起一只手制止他,“别再说了。”

梅西低着头,仿佛都无法抬头看克里斯一眼。克里斯一直望着他。自己在米兰濒死时补了一刀不假,带军包围他也是事实,但这些都是他必须要做的事,他没有理由避开母亲的眼睛。

“在北境的军营里,四年前,”沉默片刻后梅西说,“那时候你就拒绝和我回巴萨。”

“我是皇马人。”克里斯答道。

“但你也有一半属于巴萨!看看你现在干了什么!”

“从我拒绝和您回巴萨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天不可避免。我宁愿自己被兄弟们杀掉,至少这样我不用背负罪恶感。我没想到米兰会死,我也不希望看到他死。”

“知道会和兄弟自相残杀为什么还选择回皇马?”梅西质问道。

克里斯几乎要说不出话了。梅西失去了最爱的小儿子,和自己交谈后情绪激动,反复质问他,自己如何解释他也不听,就算回答他的问题,还会有什么用吗?

“不是我们以为什么样的决定最好就能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很多时候事情并不总是那么……尽如人意,”克里斯困难地解释着,“……您有了我的时候正是储君,我会影响到你的未来,您不让我出生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您并没那样做,不是吗?这不是最好的选择;您不能把我带回巴萨抚养,而在皇马,我只能做皇马人,我要怎么告诉别人我被罗纳尔多养大却是巴萨人?我怎么可能变成一个巴萨人?但您能为此就把我带回巴萨吗?在巴萨,我不是一样没有身份地位、还要做私生子吗?您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怎么选都是错的,现在过去这么多年,您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吗?我从小所知道的就是军营和打仗,这是我唯一拥有的东西,只有它们能让我有个身份、有归属感,我不能脱离军营,必须为它效力,如果离开军营,我就不再是我,我不喜欢打仗,也不喜欢杀人,但至少这算是我的……工作,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我是由军营和打仗构成的,如果没有他们,那么‘我’根本不存在。就像如果您不是巴萨的将领、皇帝或臣子,不能参政、带兵,您还是梅西吗?我没有和您回巴萨,因为那不是我,去了巴萨之后我就会变成另一个人,过另一种生活,或许衣食无忧,比现在好很多……但那不是我的生活,”克里斯看着母亲,声调颤抖,“如果我去了,克里斯这个人也就不存在了。我们都有坚持的东西,或许对,或许不对,但除了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没有其他办法。”

半晌梅西都没回答。过了好久他问道:“那你要走到什么时候?走到什么地步?”

“直到我不能再为皇马带兵为止。如果没有意外,这就是我的生活。就像您一辈子为巴萨而活一样。我不能两面三刀、背弃皇马。就算战争结束,我也会留在军营。”

“战争不会结束。”梅西说道。

当然了,当然了。我害死米兰,皇马害死米兰,战争如何会结束。

“我不想伤害他们,”克里斯说道,“米兰和您的任何一个孩子。”

梅西并不相信他。今天克里斯说什么也无法打动他。

“他被你包围,死在你的刀下。”

克里斯认命地点头。

“对,我杀了他。”

梅西闭上眼睛。他甚至恨自己为什么要让克里斯出生,如果那时放弃这个孩子……可是他不能,想到怀孕时对孩子的温柔和期盼,梅西还是无法狠下心来告诉克里斯他希望他从未来到这世界上。那被自己抱在手里的羸弱婴儿,那时他想要不惜一切留在自己身边的儿子,那个哭声让他心碎的孩子。

“是我不好,”克里斯轻声说,几乎在乞求梅西,“可您不要恨我好吗?我从没想过要伤害您的孩子……”

梅西摇着头,神色痛苦。

“原谅我,”克里斯抓住他的手,“原谅我,求您了,我不能一辈子活在您的怨恨里……”

“那我呢?我就应该活在失去米兰的悔恨中吗?”梅西反问,他眼中盈满泪水,“那把刀已经插在我心上了,我每天都想到他,我宁愿是我……”

“原谅我,”克里斯的声音更小了,神情绝望地乞求,“原谅我,母亲……”

“别这样叫我!”梅西像被烫伤一样甩开他的手,退后几步。

克里斯僵直地站在原地。梅西在盛怒与痛苦中颤抖着,他紧攥着拳头,让自己恢复常态后,他没再说一个字,推门离开了。

评论(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