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

凛冬拂晓43

真人无关 求放过

真人无关 求放过



定制文,足球同人,架空,各种拉郎



CP:哈梅、C梅、布梅、猪梅、皮梅



以及涉及到一些孩子们长大后的戏份



依旧是ABO,依旧有怀孕生子情节



创作需要,作者超级放飞,各种狗血、各种虐,但千万谨记真人无关!大家看看就好,千万别当真!



日更




+



凛冬拂晓




战役在黎明时开始,到午夜还没结束。

最初战事还算顺利,皇马军攻入巴萨的腹地,节节获胜,但进攻过于顺畅让克里斯开始怀疑他们是否中了巴萨的圈套,在巴萨军队再次大规模后撤时,克里斯没让军队乘胜追击,他不想让大军统统落入巴萨的埋伏中。而在巴萨发现他们并未跟上去时,南北两侧忽然冲出两支队伍,把皇马打得措手不及。

在被这两只队伍突袭后,战况急转直下,皇马军心涣散,一路败退。战事不顺利,克里斯想要后撤,后退的路却也被巴萨军切断。

第一战皇马被巴萨彻底打败。克里斯带领军队杀出重围,好不容易才让半数人活命回到军营。

遭遇到从未有过的打败,克里斯怒不可遏。刚刚回到军营他就把将领们召集起来,他看也不想看伤亡名单,只想立刻处死没能成功突袭的两个副将。

“科瓦西奇和卡瓦哈尔在哪?”

“他们的队伍在后面,”另一个副将小心翼翼地说,“他们两个好像都负伤了。”

克里斯不管他们受没受伤,他自己也被砍了几刀,但伤口不深,他还能支撑住。头上的一处伤正在流血。

“把他们叫来,抬也要抬过来!”他转向在场的众人,“你们丢了魂吗?巴萨第二次攻击确实突然,但我们的队伍怎么忽然连还击都不会了?设置了那么多埋伏,巴萨人频频中计,这种情况下竟然还不能取胜?我们的人在干什么?”

众人各自低声报告当时的状况,克里斯越听越气,正在气头上时,科瓦西奇和卡瓦哈尔被人扶进来了。

“你们的队伍呢?突袭的队伍呢?”克里斯问。

“将军,我们是按照原定计划突袭的,但忽然被米兰袭击了,他的队伍把我们打退,死伤严重……”

“被米兰打退?”克里斯怒喝,“米兰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孩子,你们竟然被他打退?我们等着你们的支援和突袭,结果你告诉我队伍竟然被米兰绊住?这一仗因为你们突袭失败我们死了多少人?”

“将军,米兰带了至少四千人——”

“你们分别带了两千五百人,一共五千人为什么还会输给米兰?”

“米兰不好对付,将军,他指挥军队切断我们的后路,又从侧面包围——”

克里斯气得眼睛都要冒火了。他派两个副将带队是要包围巴萨的,结果他们竟然被米兰包围?

副将们提心吊胆地讲述了当时的情景,米兰带的都是精锐部队,他带了重装骑兵、轻骑兵还有轻步兵,不同兵种组成小方阵袭击他们,巴萨士兵训练有素,对这种进攻方式很熟练,但皇马没应对过这种攻击,缺乏经验,混乱之下被打得手足无措。米兰的队伍分批应战,第一次冲上来的不是所有人,每隔一段时间他们的队伍就会忽然撤退、另一批冲过来,皇马的将士应对起来十分费力。

所以他们就是这样输掉战役的。克里斯攥着拳。马丁小看了米兰,连自己也小看了他。

在将领们详细叙述他们的失败和面对米兰的遭遇后,克里斯对自己的怒气更甚。米兰之前只打败过图卢兹这样缺乏攻击力的对手,他年纪又小,克里斯就算不至于轻敌,也并没把他放在心上。他以为米兰会跟在苏亚雷斯和马代奥身后,没想到他却单独带队在后方突袭,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克里斯遣散众人,马丁进来看了看他的伤势。克里斯打过许多胜仗,这一次虽然输了,马丁也并不着急。

“下一次就赢回来了,好好休息。我会让人守好夜的,伤员正在治疗,”他安慰道,“不用担心,我们还有后备军队,只要你准备好了,我们可以随时再开战。”

克里斯只点点头答应了他。马丁离开了,克里斯铺开地图,目光仔细探寻着上面的每一处标记。这一战他输了,下次绝对不能再失手。他防住了苏亚雷斯和马代奥,却忽略了米兰……波尔多战争的胜利或多或少让他冲昏头脑,他太坚信自己能取胜了。

下一战必须做出改变。这不是他最好的状态,也不是皇马最好的状态,他们原可以做到更好的。他可以输,但他不能连续输掉两次……





军队刚刚撤回巴萨军营,米兰立刻安排守卫、巡逻和防御,脸上的血和污迹也没来得及擦,他在军营里巡视一圈后才回到房间里。他刚脱下外衣,忽然想到自己还没去探望马代奥,扔下衣服后立刻去哥哥的房间了。

他进门时马代奥在椅子上坐着,一个医生正为他包扎脖子上的伤口。

“受伤了?”米兰匆匆走到他身边。

“就是脖子上有个小伤口,不碍事,”马代奥说,“你没事吧?”

米兰摇摇头:“怎么伤到脖子上了?”

“好几个人忽然围过来,没防住,被人划了一刀。”马代奥答道。

“是小伤,几天就好了,”医生说道,“我先回去了,明天给你换药再过来。脚上的伤注意点,一个星期别走路。”

医生出去了,米兰蹲下查看马代奥脚上的伤:“你这是怎么了?脖子上一下、脚上一下的,严重吗?”

“过一个礼拜就能走路了,不严重,”马代奥答道,“快站起来让我看看,受伤没有?”

“连碰伤手指头都没有,一点伤都没受,”米兰说,他自己看看胳膊和手,也觉得奇怪,“我都做好准备这次要被皇马的主帅从马上打下来了,没想到竟然平安无事。”

“谁让你做准备被打败了?”马代奥笑道,“自己打了那么多场胜仗,到现在还怯场不成?”

“可是他很厉害啊,”米兰说,“我感觉这次打败他只是侥幸,我们的战术被吃透,下次不能再这么用。这种进攻方式也很耗费体力,将士们需要很长时间休息,两个星期内无论如何不能再开战,不然对我们太不利了。”

“对皇马来说也是一样,撤兵逃走的是他们,要担心的也是他们,你安排好守卫和巡逻了?”

米兰点点头。马代奥摸着脖子上刚刚被包扎的地方,正想让米兰扶他站起来,米兰忽然说道:

“我看见他了,打仗的时候。”

“看见谁?”

“皇马的主帅,”米兰若有所思地望着马代奥,“以前我还在巴塞罗那见过他,他和那时候相比太不一样了。”

“怎么说?”马代奥揉着脚踝问。

“那时候知道他是身经百战的将军,他来的时候风尘仆仆,脸上还带着一道好长的伤疤,吓了我一跳。他确实是很出色的样子,但其实我很失望,之前我听人们说过好多次,说他有多可怕,如何杀人不眨眼、以残害俘虏为乐,还说他用一把长矛当做武器,曾经用它捅穿过上百人的头……”

马代奥脚上的伤正疼,听到他的话连揉都忘揉了,问道:“你从哪听来这些谣言的?”

“我不记得了,侍从或者其他士兵聊天时我听到的,在传说里他是个冷血怪物,知道他会来的时候我还很兴奋,以为自己要看到一个怪物……但我看到的就是一个和蒂亚戈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如果没有伤疤相貌还挺英俊,能一眼看出他是武将,是带兵作战的人,但他更多还是像个平常的同龄人——我说同龄人不太确切,但是觉得他就是像你和蒂亚戈那样的人,只是他开始打仗更早。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不同了。”

马代奥点点头:“然后呢?现在他怎么不一样了?这次我没看见他,我这边是科恩特朗带兵。”

“他完全不是原来的那个克里斯了,”米兰望着马代奥,“他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了。一开始看到他我还以为自己见到的是别人,但又看了一眼,发现那确实是他,他的样子没多大变化,但感觉完全不是原来的那个人。感觉像是……他整个人都好像没有感情一样。原来人们说他是冷血怪物、我见到之后还觉得人们胡说,但现在……他真变成那个样子了。”

说完话,米兰和马代奥有一会儿没说话。马代奥还记得自己和克里斯短暂相处的时间,克里斯不是那样的人,他不应该是个怪物。他甚至是个很心软的人,还会在缺少食物时主动把更多食物让给自己。到现在马代奥还记得他们在雪地里烤的兔子肉。

“你不是也没接近他吗?”马代奥问,“你感觉错了吧?”

“真是那样,哥,”米兰强调,“他甚至看起来都不像个活人了——”

“越说越夸张,那怎么可能,他还救过我两次呢,”马代奥说,“一定是距离远,你看错了。”

米兰坚称克里斯一定变了。他在波尔多打了四年,四年战争会给人很多影响,彻头彻尾改变一个人也很容易。但马代奥不以为然,克里斯两次救过自己,在那之前他已经在里斯本打了七年仗,七年的战争并没让他变成个混蛋,而且他自己和米兰都打仗,自己带军四五年了,米兰也在图卢兹打了一年,这一年他成长很多,但并没变成个冷血的小怪物。

“可这次他不一样了……等你见到他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他变成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就是感觉不同了。”米兰说道。

“都四年了,多少会有点变化……等我见到他的吧。”马代奥说,心里仍旧不相信。

仆人送进来点心和酒水,距离晚餐还有一会儿,米兰和马代奥吃了些东西垫胃,想着各自的事。米兰又说道:“他太年轻了。没有那么年轻的主帅。”

“现在我们不是就见到一个了?”马代奥反问。想起米兰刚刚的话,想到难对付的克里斯,心中也有些焦虑。虽然这次赢了,但如果对手是克里斯,他们还没有资格沾沾自喜和掉以轻心。

米兰还在出神地想着克里斯。自己今天竟然赢了,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克里斯看起来难以战胜,自己怎么能打得过他?他那样年轻就成了主帅,皇马竟然不担心他带不好军队……当然了,自己早听过他的传闻,他打过的败仗太少,已经是皇马的常胜将军了。马代奥在五年前和他交手也没赢,米兰几乎准备好了第一战失败、吸取经验、卷土重来的准备,可这次竟然赢了……

但米兰仍旧不敢大意,今天他只远远看到克里斯,若不是他,这一战巴萨一定会让皇马人全军覆没。在原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克里斯忽然带队杀出,像尖刀一样捅穿巴萨的防御,固若金汤的包围像纸一样被他捅破,米兰根本防不住他。克里斯左右手同时挥着盾牌和剑,动作利落迅速,巴萨的士兵一批批倒在他身旁,根本没人能和他缠斗,两三招就被他打退、击败甚至杀死,他出手迅速又冷静,眼睛无需四下环顾也能精准挡住周围人的进攻,他面无表情地斩杀身旁的巴萨士兵,有这样的主帅和将军,米兰很想象自己要怎么样才能阻挡他。

他可以继续应对皇马的进攻,他可以击败皇马的军队,但克里斯……只要有他在,巴萨就不可能彻打败皇马人,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劣势,那个人都能带着队伍杀出重围,甚至胜利反击。

米兰开始思索新的战术,但无论战术如何缜密,克里斯都是个难以战胜的存在,他绝不能掉以轻心。





两个星期中,克里斯两次推翻自己的战术后,终于决定了下一战的作战方式。这一次他让科恩特朗率军进攻,自己带领突袭的队伍。只要军队状态正常,皇马就不会输给巴萨,而突袭和包围会决定这一战的胜负。

马丁并未对他的失败恼火或气馁,而克里斯也很快让他看到自己对他的信任是正确的,一个月后皇马和巴萨第二次开战,皇马大获全胜,并在乘胜追击时险些捉到他们的太子米兰,那时克里斯正在击退马代奥带领的队伍,战事结束后他的部下禀告,说米兰他们险些抓到米兰,但最后还是被他逃脱了。

“又不用活捉,抓他干什么?直接杀了不就好了?”马丁叹道。

“想要杀他也不容易,殿下,想靠近他都不太容易……”副将解释道。

“这次已经赢了,让他跑了就跑了吧,”克里斯说,“不管怎么说,获胜的是我们。”

“当然,多亏了你,”马丁拍着克里斯的肩膀笑了,“这只是我们这次大胜的一点小遗憾,不耽误你们的功绩,也不耽误庆功宴。”

克里斯赶快阻止了马丁想要摆庆功宴的念头。这还只是第二战,刚获胜一次,还没有突破性的进展,这时候就大摆庆功宴难免让士兵轻敌。他提议让将士们伙食丰盛些就好,别做得太夸张了。另外也要注意守夜和巡逻的安排。马丁听从了他的建议,让克里斯换了衣服好赶快过来和他们一起吃饭。

他转头离开众人,回到自己房间去换衣服。这次的大胜让他紧绷了一个月的神经终于舒缓了,他可以战胜巴萨,可以战胜米兰。其实就算大肆庆祝也是应该的,这是他第一次打赢巴萨,但战事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不能太早得意忘形。

晚上他和马丁、塞尔、科恩特朗以及几个副将一起吃了晚饭,马丁喝得烂醉,克里斯还没觉得胜利在望,马丁已经宣布说这预示着他们的成功了。

“我们一定能很快获胜,克里斯,听我一句,把他们的头领干掉,”马丁喝得满脸发红,“让他们军心大乱,不然……你想想,巴萨,想打他们,就算他们再弱也不好对付,真要再打上三五年,我就算没被杀,烦也要烦死了……”

这一仗赢了巴萨,克里斯兴致好,也喝了很多。虽然精神亢奋,但他还能思考。他们曾有一次机缘巧合在战役开始时就杀了波尔多人的首领,那一战波尔多的士兵们果然军心涣散,一盘散沙,但刺杀头领并不容易,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单独派出一队人去刺杀,这样的指令执行起来也很困难,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在喝到有些发晕时克里斯就不想再喝了,但马丁兴致正高,到底把他和自己都灌醉了。克里斯迷糊着被人扶回房间,在侍从为他换了衣服、盖上毯子后,克里斯有些诧异地发现那侍从是他们的皇子塞尔。

他从来都不知道塞尔打的什么算盘。现在烂醉如泥,克里斯有些好奇。

“你打算杀了我吗?”躺在床上时克里斯迷糊着问,“你要是这时候杀了我……倒是个好主意,谁也不会怀疑你……”

塞尔没回答,脸上也没表情。

“睡吧,我的将军,都醉成这样了。”

“你要什么,塞尔?”克里斯问,眼睛迷茫地望着他,“跑到我身边来当侍从,你是皇子,到底打的什么算盘,直接说好了……”

“你想要什么?”塞尔没回答他的问题,忽然反问道,他漂亮的深色眼眸盯着克里斯,耳边一绺稍长的头发垂下来。

虽然醉着,克里斯却不会醉到说出不该说的话。

“我想要什么都得不到。”他含糊着笑起来。

“你见到马代奥了吗?”塞尔问。

“马代奥?”克里斯困惑,“没有……怎么,我应该死在他手里么?你收买了他?”

“你还在想着他吗?”塞尔问,即使克里斯醉酒,塞尔仍旧没流露感情,神色高深莫测。

克里斯忽然笑起来:“想着他?马代奥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你在想什么?”

“为什么你在乎?”克里斯醉醺醺地回问。

“我想知道。”

克里斯干笑几声,“把我的心挖出来,我也没有更多话要说。我们只有打胜仗这一件事要做,也只有这一件事要在乎。皇马不能输,在我还活着的时候皇马就不能输。我甚至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皇马人,但我的队伍就是不能输……我想的就是这个,只有这一件事重要,”克里斯咳嗽两声,闭上眼睛,仿佛喃喃自语,“我要都城再调军队过来,我要东境守在里斯本的队伍也调到巴萨来,我要更多人看好南境别让巴萨人趁虚而入、还要更多人镇守北境、以免波尔多人和巴萨甚至图卢兹联手……可陛下却在犹豫,不想调兵……”低声嘟囔着,克里斯回过神,又望着塞尔,“你怎么还在这儿?”

“等您睡着我再走。”塞尔说,还在想刚刚克里斯的话,那句“我甚至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皇马人”听起来有些蹊跷。

“你不能在睡梦里捅人一刀,”克里斯说,“就像不能在人背后捅刀子,太下作……”

“你喜欢打仗吗?”塞尔问,“你想以后一辈子在军营里生活吗?”

“打不走巴萨人,想不想也都只能留在军营里。”克里斯答道,巴萨,他想着,又是那个地方……早过了对他们手下留情的时候,也过了对马代奥或任何兄弟心软的时候,他不需要考虑兄弟或情分,他们都是巴萨人,他能做到一视同仁……都是敌人……统统杀掉就好了……

忽然间,克里斯想到母亲。在他醉酒且疲惫时,梅西仍让他忽然有了分清醒。他知道速战速决不可能,却也希望能让战争尽快结束。他不想见到母亲,他是唯一一个可能让克里斯对巴萨下不去手的存在。谁都可以来边境,克里斯不看对方是谁,只会干净利落地解决他们,但母亲不行,如果梅西来到边境,如果和他交战,克里斯无法对他下手。

“别来……”克里斯闭上眼,“别来……”

“你在说什么?”塞尔问,“什么‘别来’?”

克里斯不再说话了,迷糊着闭上眼。

塞尔第一次看到克里斯流露感情,他神色痛苦,语气悲伤,这一刻与他平常的样子大为不同,他不再是那个冷酷坚毅、寡言少语的将军。

“你刚才在说什么‘别来’?”他继续问,但克里斯不再回答了。

困意愈发浓了,克里斯想要睡着,大脑却清楚地知道房间里还有一个人,而他不肯离开,克里斯很难入睡。他睡过去片刻,忽然想起塞尔还在旁边,睁开眼看到他,眼皮撑不过几秒,又睡去,然后再度醒来。

在困意越发无可抵挡的时候,塞尔的话轻轻响起,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你想死,是吗?”

他问,声音轻微,如同水滴在冰冻的山洞中滴下,打在冷雪覆盖的石头上,回音也被吞得干干净净。

这句冷冰的话忽然割开克里斯的心。他看着塞尔,忽然间他被无可遏制的怒气与暴力控制,他只想扼住塞尔的脖子,撕开他的喉咙。

“你说什么?”克里斯沙哑地问,喉咙被火灼烧着。

“你想死,对吗?”塞尔重新问道。

克里斯抓着毯子,攥得指尖生疼。那句话直接戳到他心里去,拨弄着柔软的血肉,让他痛苦不已。

塞尔面色平静,眼波如水。望着他,克里斯感觉头越来越疼,眼睛也睁不开了。

“但你最好不要死,”塞尔说。克里斯迷茫地望着他。

“睡吧。”

这句话像个开关一样,话音刚落,克里斯被从未有过的疲倦和身体上无法遏制的苦痛死死抓住,睡了过去。





天气逐渐转暖,克里斯准备着下一场大战,他带着队伍在边界线处勘察了几天,并布置了新的埋伏。

回到军营时,仆人将他带进马丁的房间里。马丁桌上堆着信件,克里斯刚坐下,马丁就对他宣布了梅西正在考虑到边境来这一消息。他并非为了带兵来军营,而是想要继续和皇马签署新的和平协议。送来的信上说他们最近在讨论要如何用商贸上的让步换取国家和平,但事情还没定下来,同意梅西此举的人不多,事情还在商讨中。

但无论梅西是否会来,马丁都不准备退步。就算梅西肯退让,他所提出的条件也不会让马丁满意。皇马想要让巴萨在国境线上让出十公里,还要把沿线十五座城都交给皇马,梅西就算是疯了也不会这样做,所以和谈没有可能,和平已经结束,皇马只要战争。

在上一战结束后,皇马让士兵们休息三个星期,过了休息时间就开战。马丁打定主意要在梅西到来之前和巴萨再开战,打得他们翻不了身。

“三个星期,时间够吗?”马丁问。

“没问题,我们还有北境刚刚调过来的军队,”克里斯公事公办地答道,“另外还有一件事,如果梅西提出谈判,我不想参加。这些政治活动我都不想参与,我不懂,也不感兴趣,只能浪费我的时间。反正做决定的是你,你怎么决定我就怎么执行,没必要让我和他见面。”

按规矩来说克里斯确实应当在场,但这并不是必要条件。如果是别人,马丁很可能会忽略这要求,但克里斯是他的功臣,他当然要顺着克里斯的意思。他每天练兵、布置战术很辛苦,确实不该再多给他添烦心事了。

马丁答应了他的请求,和巴萨谈判时克里斯无需出席。两人聊起了为下一战做的准备,克里斯很快忘了他们刚刚提起的梅西。忘记和忽略梅西已经变成他的一种习惯。几年前两人分别后,克里斯在近一整年时间里都被对母亲的思念折磨。但战争磨光了他的想念,他见不到母亲,思念无用,只能让他痛苦。让自己在情绪上这样白白受折磨对他没好处,对战事也不利,这样下去绝非明智之举。

他这一生都在打仗,很少做无用的事。四年后与波尔多的战争结束时,他已经不会再想起母亲了。克里斯不惦念梅西是否安好,他身旁有孩子、有恋人、有大臣,他的安好不需要自己挂心。而且他们此生还会有几次见面也很难说。如果可能,克里斯甚至不想见他。结果总会是分离,见他一面两面又有何用?与其无用地惦念千里之外的母亲如何,还不如关心自己能不能活过下一场征战更实际。

战事一场接一场,他负伤,败退,养伤,卷土重来。一次次被打败,一次次打败敌人。在波尔多人彻底投降后的庆功宴上,克里斯滴酒未沾。将士们喝得酩酊大醉,庆祝他们的胜利,克里斯却感觉自己才是输家,他仍在原本的那幅伤痕累累的皮囊中,里面是折断过的骨头和日益麻木的心,他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战争没让他发疯,只让他彻底变了。

“我们不能用原来的方式硬拼下去,皇马已经拼了四年了,”马丁说道,“巴萨至少没有连年征战,他们刚打了一年,我们的队伍却受够了苦,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想尽快解决他们。”

“你是指什么?”克里斯问。

刚说出口,克里斯已经猜到了。

“我们必须要走捷径了,”马丁答道,“直路弯路走了太多,我们早累了。”

果不其然,他的捷径是从对方的将领入手,生擒也好,直接在战场上杀死也好,总之要在战事开始后一心攻击将领。皇马在里斯本和波尔多打了那么久,将士们早就累了,就算有再多休息,打了这么多年,谁都会撑不住。巴萨强盛,如果打波尔多都会用上四年,面对巴萨要用的时间就会更多,他们不说,将士们心里也有数,和巴萨的战争就算持续上十年八年也不稀奇,他们总不能就这样打一辈子、从生到死都在和红蓝作战。

皇马以前确实没这样做过,但连年征战之后又要面对强敌,马丁担心皇马挺不住,以前没尝试过的也该冒险尝试了。

“解决他们的将领吧,”马丁说道,“为了我们好,为了皇马能尽快结束战争。”

克里斯没接话,马丁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想用这种方式,但是……兵不厌诈,说不定巴萨也在想着用同样的方式解决你。有一个你这样的将领,如果我是敌人,也想首先杀了你、打乱军心。”

“真要这样做?”克里斯问。

马丁思附片刻,深吸一口气后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方式……但如果我们有机会能杀掉他们的将领,有什么理由让机会白白溜走呢?只要有一点希望,都要合力铲除将领,哪怕牺牲更多人也必须这样做。”

马丁向克里斯解释,这种进攻方式不会拖整个军队的后腿,他只是多安排一个进攻方案。攻击的重心仍旧是杀敌,杀死的人数越多越好,但是现在他们的进攻方向有一点调整,如果战势对皇马有利,而敌军将领又在可攻击的范围内,他们就把目标从士兵转移到将领上,合力除掉将领。首领不好对付,以前军队很少用这种方式,但现在敌人是巴萨,不用这种办法,取胜就更困难了。

“我们至少要尝试一下,不能从没试过就否决,”马丁说,“我已经决定了,下一战就这样做。你不用管,不用分心,还像以前一样带队就好,我会和副将们说,让他们吩咐下去。”

说完话,马丁叠起桌上的信件。“回去吧,早点休息。”

克里斯站起身,走到门口时回头望着他,犹豫地问道: “要不要再等等?过上几个月再用这种方法?”

“我们在等什么?”马丁笑道,“几个月后,我们的士兵一样会死,战争一样在继续,如果这种方法能让皇马少死几个人、能让战争早几年结束,我一天都不想等。”

克里斯思索片刻,他点了下头后离开了。

那夜克里斯少有地失眠了。一闭上眼就是马代奥惨死血泊中的画面。

但刺杀首领不那么容易,他在天亮即将睡去时迷糊着想,就像胜利一样,不是你以为这次会赢就一定会赢……

睡着时,他脑海中倒在血泊里的人变成了自己。

“你想死,是吗?”塞尔的话又在耳边飘荡。

评论(9)

热度(13)